当前位置: 首页
第320章 求证一下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这时感觉到眼前一热,他伸手摸了摸,这才发现脑袋流血了。他擦了擦流到眼前的血迹,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刘氓,关切道:“怎么样了?”

“安好!”刘氓笑了笑,咬牙说道:“接着干!”

“干!”

武修点了点头,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然后慢慢站了起来。

还没等武修动手,他的后背结结实实挨了一棍子。

“去你妈的!”

武修一咬牙,转身一棍子抡去,刚才背后袭击他的男子直接捂着脸倒下了。

武修和刘氓的目标很明确,都是直接奔着段聪而去。

两个人身上挨了好几棍子,连着打倒了几个人,这时段聪不知道从哪出现了。他手里拿着一根钢管,直接招呼到了刘氓的脑袋上,接着刘氓便被踹倒了。

这时七八个人朝刘氓围去,武修急忙冲上去,他连着打倒两个人后,被人一棍子抡倒了。

武修倒地的同时,看到齐远和晁仲也被人打倒了。而肖乐在又连续打倒几个人后,被三个人围着打倒了。

“大头来了!”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

操场上打群架的人急忙停手,四散而跑。

武修看到不远处彭军让带着十几个老师和保安正往这边跑,他咬了咬牙,用棍子撑着站起来,同时刘氓也缓缓地爬了起来。

二人看了眼齐远那边,齐远、晁仲和肖乐已经往他们这边来了。

五个人对视了眼,转身朝厕所的位置跑去。

从二中男生厕所旁边的墙角可以直接翻到校外,很多学生在没有走正常出校门手续还想外出的时候,都会从那里出去。

武修以前经常翻墙,而刘氓、齐远、晁仲和肖乐都对这里异常熟悉。五个人赶到这里后,毫不犹豫,手脚麻利地翻了出去。

————

————

台球厅。

段聪搂着蒋潇对正在打台球的付哲笑道:“可惜你没看到,那伙人被我打的可以说是毫无招架之力。要不是后来大头来了,我非好好教训他们。几个**崽子,仗着以前在学校有点势力,还反了天了。”

说着段聪看着蒋潇,得意地问道:“这下你满意了吧?”

“嗯,亲爱的你真棒。”说完蒋潇在段聪的脸上亲了一口。

段聪开心地笑道:“那肯定啊!无论床上还是床下,都必须让你满意。”

“那我们班的那个洪月……”蒋潇欲言又止道。

“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女的?不是说了吗,把她的帐记在那个武修的头上,大不了以后多打他几次。”段聪看着蒋潇笑了笑,解释道:“毕竟我们一帮大老爷们总不能跑到你们班去打一个女的吧?那样我们的脸上也挂不住啊!”

段聪边说边掏出烟盒,发现里面没烟了,他拍了拍蒋潇的屁股,说道:“去给我买包烟。”

看着蒋潇出去了,付哲这时说道:“你也是够可以,居然会为了这个女人和刘氓那伙人开战。”

“我靠!就她?值得吗?我只是和她玩玩而已。要真是为了她,我早就和刘氓他们开打了,还用等到今天吗?”段聪看着付哲,解释道:“这次是峰哥让我出手,听说那个叫武修的转校生,居然是峰哥一直难忘的仇敌。而且那小子胆子不小,竟敢去追咱们未来的大嫂。”

“噢?就是二中和一中大战那次,让峰哥吃瘪那小子?”付哲打趣道:“这该算是缘分,还是冤家路窄呢?”

段聪并没回答付哲的问题,而是说道:“其实这次动手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峰哥觉得时间宝贵,他不想等了。我们该摇旗了,否则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扛旗。

至于刘氓那伙人,毕竟是个威胁,想扛旗迟早要干他们。上次罗仕桐的事情已经暴露了他们的实力,所以这次肯定得打他们,也算是借他们正式摇旗了。”

“也是!对了,你刚才提到罗仕桐,你搞了人家的马子,就不怕他有意见?”

“切,他能有什么意见?他感谢我还来不及呢!高一单纯的小屁孩,还不知道二中的行情。他一直以为自己那是真爱,要不是我,他根本就不知道蒋潇是公交车。被人家耍的团团转,估计让人家卖了他还帮人家数钱呢!”

说着段聪突然笑了笑,一脸猥琐地说道:“不过说真的,这个蒋潇确实厉害,床上功夫一流啊!有空借你试试?”

“滚一边去,老子才对她不感兴趣呢!好了不讨论这个了,她快来了,让她听到不好……”

与此同时,在二中高三教学楼的天台上,杜峰眯着眼,一脸思索的表情,看着远处的风景。

天气已经逐渐变冷,不过他依旧一件白色衬衫,一副很潇洒的样子,显然是“为了风度,不顾温度”的表率。

“呼——”

杜峰抽了一大口烟,然后手指轻轻一松,手里刚抽完的烟蒂落在了地上。他用脚尖轻轻一踩,接着掏出烟盒准备再抽一根。

“峰哥,好久不见,听说你回学校了。正准备去看你,没想到你居然先找我了,有什么事吗?”

听到身后男子的声音,杜峰笑了笑。先是给男子递了根烟,然后才给自己点着,说道:“没事就不能和你聊聊啊?”

“峰哥这是哪的话,这可是我的荣幸啊!”男子笑了笑,将烟点着抽了一口,接着说道:“不过按照峰哥的性格,没事才不会找一个老男人谈心吧?到底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刚回校听说了一件事。”杜峰顿了下,一脸疑惑地问道:“有人说你被一个转校生落了面子?

当然我是不相信,毕竟你现在可是高二的大旗,‘雷政港’这个名字在二中也是很有影响力的。

可是听那些人说的有头有尾,甚至一些我的兄弟说是亲眼看到那晚你在操场的遭遇,我就有些疑惑了。今天叫你来是想求证一下,顺便看看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雷政港愣了下,脸上的表情变了变,解释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场误会。那个武修是刘氓的兄弟,之前我不知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