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9章 机会来了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很惊喜吧!我就喜欢看到你这种表情。怎么样?现在觉得舒服吗?”蒋潇一脸得意的表情,笑道:“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看得出来,你打心眼里不喜欢我。可是你又当自己是什么东西?还一副特拽的样子,我早就看你不爽了。”

接着蒋潇蹲下身子,低声在武修耳边说道:“对了,再给你一个惊喜。那天晚上雷政港打你,也是我安排的。只是没想到他会那么没用,所以我就放弃他了。你对这个还满意吧?”

武修这下更诧异了,同时他也真心觉得很无语。他仔细地想了想,自己只是没怎么搭理她,这就得罪她了?这个女人的心思太复杂了,太狠毒了。

青青蛇儿口,黄蜂尾上针。

两般俱不毒,最毒妇人心。

果然,宁惹小人,莫惹女人。为什么自己总会忘了这句“名言”?武修无奈地想道。

这时蒋潇似乎想起了什么,她转身走到刘氓面前,看着躺在地上的刘氓嘲讽道:“还有你,刘氓,到处传播我的谣言,我招你惹你了?我告诉你,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刘氓的表情已经从刚才的诧异变成了愤怒,他咬牙切齿道:“妈的,你这个贱人,老子真是瞎了眼,公交车就是公交车,不能当人看。”

“去你妈的!”

蒋潇被刘氓激怒了,她走到刘氓面前,照着刘氓的脑袋踹了两脚。

“罗仕桐是吧?虽然说你长的丑,可也不至于寂寞难耐到和这种女人混日子吧?你是得有多饥渴啊?”武修故意嘲讽道。

“妈的,你说什么?”蒋潇转身怒骂道,又照着武修踹了两脚。

“好了宝贝,让我来吧!”

罗仕桐将蒋潇拉开,他拿着棍子走到武修和刘氓面前笑了笑,接着朝二人招呼了上去。

“老师来了!”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周围的人均顿了下,只听到罗仕桐喊了一声“跑”,刚才打架的人便朝各个方向跑了。

没多久,四五个刘氓的朋友匆匆赶来,他们将武修和刘氓搀扶起来,而罗仕桐那些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时学校的老师和保安才缓缓地来到食堂,他们只是绕着食堂四周转了一圈,走了一个形式,很快便消失了身影……

“哈哈!我去,要是我们修哥也就算了,他是今年刚来二中。可没想到我们大名鼎鼎的氓哥也会被人打,而且还是在自家场子。”齐远打趣道。他看着正拿着镜子照脸上伤口的刘氓,笑的合不拢嘴。

“妈的,我也没想到啊!都破相了,靠!”刘氓憋屈道。

几个人正聊着,晁仲拿着手机走了进来。

刘氓急忙问道:“什么情况?”

“查出来了,那个罗仕桐在高一8班,是今年新冒出的刺头,听说他刚扛了高一。”晁仲说道。

“呦?那这小子可以啊,这么快就把高一拿下了。”齐远抽了口烟,接着说道:“难怪火气这么大,咱们去给他灭灭火吧!”

武修想了想,说道:“其实我感觉这个人的能力并不怎么样,他能扛高一,很可能是有人给他撑腰。”

“呵呵!管他后面有没有人,敢动我兄弟,那必须灭他。”齐远一脸霸气地说道,然后他看着武修,打趣道:“我也就服你了,居然让个公交车把你耍了。”

“准确的说,是两个大老爷们,被一辆公交耍了。”肖乐补充道。

刘氓没好气道:“你少在这说风凉话,你小乐子有能耐去办了她,我给你管一周烟。”

肖乐笑着摇头拒绝道:“我还是算了,免得惹一身骚。”

“不过我更关心的是——”齐远这时一脸不怀好意地问道:“这辆车你们到底上了没?是什么感觉啊?”

“——”

武修他们本来想直接去找罗仕桐报仇,不过晁仲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人看到罗仕桐一伙人翻墙去校外玩去了。于是众人商量了一下,打算下午活动课的时候再去找罗仕桐。

当武修和刘氓走进教室时,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毕竟二人中午在食堂挨打被很多人看到,而且校园的消息一直都传播的很快。

武修来到座位时,蒋潇还没来。他刚坐下不久,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到了他旁边。

“听说你被打了,转过脸让姐看看毁容没。”

武修瞥了眼女子,无奈道:“洪大小姐,我都这么惨了,你还忍心取笑我?”

“呦?还给我装可怜?谁让你自己不长点心的。”洪月看着武修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不过你这个同桌确实很有心思,看到刘氓经常跟你在一块,知道在高年级找不到人打你后,居然找到高一了,厉害啊!”

武修愣了下,疑惑道:“你怎么知道她还在别的年级找人了?”

除了刘氓、齐远他们,武修没再跟别人说过雷政港堵他的事,而他也是今天中午才知道雷政港原来是蒋潇找来的。

更何况蒋潇当时是很小声告诉自己这件事的,看得出来她只是为了打击和警告武修,让武修知道她多有势力。可是看此刻洪月的表情,似乎她早就知道了。

“那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喽?”洪月笑了笑,对武修说道:“你不要用这种警惕的眼神看我,想让我告诉你也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就行。”

“你想干什么?”看到洪月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武修下意识双手抱在胸前,一副防范的架势,说道:“我可告诉你,我是个有原则的人。”

“滚!你瞎想什么呢?”洪月打了武修一拳,然后说道:“我就是告诉你,我同桌要去和任阳坐一起。她和任阳已经说好了,让任阳帮她补习功课。

你知道的,离开你后,任阳便一直没有同桌,那这样我那张桌子就剩我一个人了。正好之前咱们前后桌,我觉得跟你挺聊得来,所以现在你的机会来了。”

武修正准备说话,洪月接着说道:“算了,你不用回答,我就当你已经答应了,现在告诉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