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四十四章-王彪之的视角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此时的建康,各部大员齐聚一堂,除了恒玄,没有人缺席朝会,今天之所以会这么热闹,是因为一个名叫高岚的秦国将领投诚献降表来了,这个高岚就是之前在林青山手里一败涂地的那个秦军西路军新统帅,在秦国爵位是千户侯,上将军,这人原本是五胡时期魏国的贵族,鲜卑人,苻坚统一北方的过程中,前魏国皇帝投降,他也由此转入苻坚麾下,然后跟随苻坚南征北战,虽说没有立下任何大功,但是兢兢业业十几年也没怎么败过,这种人就相当于是名将门槛守门员,遇到原来西部战区的那些少将军级别的愣头青,百分百胜率。遇到张翰这种的也能有来有回五五开,只要兵力或者武器占到优势也能赢,遇到陈庆之这种晋国第一名将,也能过上几招,要不是遇到林青山这种近乎于开了外挂的人,再混十几年说不定也能晋升名将之列。可惜命运就是如此不公,一脚踩进了林青山精心准备的大坑里,损兵折将近两万,回到长安多半也是一个满门抄斩,苻坚也算是一个明主了,开始也跟他明说了,输给林青山没什么好意外的,折兵六千以下都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但是一场败仗就输得连底裤都快没了,苻坚不杀他何以服众?于是他趁夜带着亲信投降晋国,这样他在长安的家人肯定会死,但是自己可以活命,司马濯看完降表之后,饶有兴趣的问道:“公原为秦国上将,在秦国也有千户之封,而今迷途知返,重归王化,朕心甚慰,然公之所请,不愿再涉沙场,而今我大晋正是用兵之时,以公之大材,为何不能为我效命?”,

高岚想了又想,磕头说道:“天朝有林大将军,横扫天下只需十年之功,末将乃是败军之将,输在林将军手中,心服口服,再去阵前效力也不过徒增笑谈耳”,

司马濯闻言大惊:“你输在林青山手中?”,

高岚:“正是!”,

司马濯:“你的降表中说损兵折将近两万人,这两万人全部都是折损在林青山手中的?”,

高岚疑惑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龙椅上的司马濯,看他表情好像真的不知情,再转头看谢安和王彪之两人,一个正在翻阅手中的公文,另一个正在批复前线送来的军件,都仿佛置身事外,什么都没听见,他突然想到,可能有人把林青山的军功吃了一部分,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从上次南侵之后,林青山在江北的声名之盛,几乎比肩庙宇中的神灵,连苻坚作为当朝皇帝都没有林青山那样的威望,林青山经常用劣势兵力完胜多于己方数倍的秦军,以一己之力打穿秦军的东部战线,这种级别的战功到最后只封了一个塖县将军,正四品偏将军,可想而知他有多少军功被吃了,如今既然还是这种情况,要想在晋国混下去,王家和谢家这种顶级世家也是万万不能得罪的,可是谢安他们究竟给朝廷报了多少,之前也没人跟他通过气啊。这下就难了,万一乱猜的答案跟谢安他们对不上怎么办,见高岚半天没有回话,司马濯转而向王彪之问道:“王爱卿,前些时候,前线捷报,说林青山在西部破敌四千,解救黎民百姓六千余人,莫非此报有假?”,王彪之镇定自若的说道:“捷报是前线元帅谢玄送回来的,虽说捷报经由谢玄转手,但是林青山也未上奏军功核算有误,待明日我直接给林青山去一封书信,询问核对一下即可”,听到王彪之这样回应,司马濯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可自此之后,朝堂上的窃窃私语就没停过,下朝之后,王彪之又和谢安走到了一路,到宫墙角一个僻静处时,王彪之对谢安说道:“谢丞相,想来之后几天我王府不会有空了,要不你今天去我王府坐坐?”,

谢安:“事情复杂吗?”,

王彪之:“说复杂也复杂,说不复杂也就那么一回事”,

谢安:“那就在这儿往简单了说吧!”,

王彪之:“昨天我收道了一封信,是苻坚写过来的,他跟我说林青山以两千人破两万人,十倍的兵力差距仍能取得全胜,这不奇怪,算算这样的仗他也打过四次了,苻坚说他本人对这样的结局也不感到意外,但是如今的林青山已经拥兵八千,还有三千耕夫随时可以为他所用,这样来算,他手里就等于有了一支十万人规模的精兵,足以搅动天下风云,好在这些降卒被收入麾下仅有不到十天,尚未被林青山归化为亲信,现在是收他兵权的唯一机会,若是我们的北伐之战继续打下去,林青山必定会在北境称王,前几日他在朝堂上问,林青山来势之凶,犹如猛虎下山,诸位可有良策守住西南一线?朝堂之上竟无人敢于应答,仅仅只是守卫疆土尚且如此,何人还敢与之在沙场一较高下,若是错过了此等良机,秦国自然不能长久,可我们前门驱虎后门进狼,林青山可要比苻坚要难对付得多,届时,别说荣华富贵,小命都难保”,

谢安:“这封信苻坚也给我写了一份,可能不止我们,上了台面的家族每人都有,你难道对此有何看法?”,

王彪之:““既然决定了让林青山出兵北伐,这些事情我们事先肯定有预计的,目前林青山做的有点过火,但是也还在我们的计划之中,我今天想跟你聊的是另一件事”,

林青山:“什么事?”,

王彪之:“这件事咱们沿着林青山的行动轨迹来说,首先,从西南海港撤军,那里那些个小姑娘们不但把年轻小伙们给留下了,听说还留下了两个胡子兵,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配三十多岁的军官,这样的婚姻听起来好像确实不太合适,但是考虑到双方的实际情况的话,也算是美满,但是林青山他就不这么认为,非要给他们一笔银子让他们离开”,

谢安打断道:“嗯,这件事我也听说了,挺奇怪的,当时我们也在一起议过,现在查到原因了吗?”,

王彪之:“一个月以前,又有一个小姑娘害相思病,跟那个叫秦婶的人诉苦,说当时也该随了一个人走,那个老妇说:老夫少妻要遭天谴,而且他还点名说这句话就是林青山说的”,

谢安:“天谴?老天爷日理万机,还能管这档子事?”,

王彪之:“反正说法就是这么个说法,这也跟林青山的诡异决择对得上,后来林青山出兵过江收缴战马一套流程没有任何问题,最后也分了五百匹战马给我们,从这一点来看,林青山也没把我们当外人,之后收拢的一千多新兵竟然全部被分到了丁本昌麾下,这让我一度以为林青山是想收了冯天佐的兵权,这样来看的话,之前林青山对那些小情侣的大度似乎也是这个意思,最后西南海港的最高权力也到了丁力手里,那段时间我就想不通,冯天佐虽说是秦国降将,但是自从跟了林青山之后,一直矜矜业业,为林青山出生入死,林青山也用人不疑,一度让他坐上了林家军的第二把交椅,之前行事没有半点漏洞的林青山竟然转了一手权谋,我也没有听说冯天佐在西南有任何不轨的举动啊,说他功高震主更是扯淡,这个谜底直到五月的徐州战役才真正解开,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谢安不厚道的笑着说:“林青山行事不会有任何问题,这句话是你给我说的,你想多了,庸人自扰耳”,

王彪之呵呵一笑:“呵呵,是是是!是我庸人自扰了,再说之后林青山选择在神头岭屯田,他选这个时间没有问题,林青山嘛,比我们快几拍很正常,但是他选这个位置咱们没看懂,选在那儿苻坚肯定忍不下去的,防守也不好守,直到现在我们才明白跟的是这样的后手,这些套路一个接一个,环环相扣,再联想之前林青山派他们去徐州,如果没有张翰同行,丁本昌他敢去救冯天佐他们吗?,如果没去救冯天佐,林家军死伤才七百多人,林家军折损了兵马退往西线修养生息顺理成章,这样一来神头岭一战林青山可用的兵力起码又要多八百,如果是这样的话,神头岭那一战很有可能是完吃,秦军两万五千人一个都走不了,咱们再回到刚才冯天佐那条线,如果冯天佐的脑子当时烧得不是那么厉害,去攻打敌军大营的时候,带上了张翰和赵去病的两部兵马,七百多林家军加上六千精兵,面对敌军一万三千人,绝对有一战之力,如果冯天佐和麾下众人决死一战,林家军的七百多人难免死伤惨重,但是胡人那边只要不跑,基本上都得死,从而引发的双方大会战,没有丁本昌率所有林家军以及超重型武器的参战,我们也不会赢得那么轻松,最后战果我们小胜,只赚了蝎人那一波精兵,这样的结局才能使林青山的利益最大化”,

谢安听到这里严重灵光闪烁:“你的意思是林青山早就料到了冯天佐会去找蝎人报仇,故意放他们去徐州的?”,

王彪之:“结合神头岭一战来看,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林青山行事不会有任何漏洞,作为统帅的他,当然不允许让冯天佐带林家军的士兵去做无谓的牺牲,可是他既然想到了这一层,却没有去阻止冯天佐的复仇,也就是说林家军这一战失利他本人也是负有责任的,林青山替部下抗下天大的罪过这不奇怪,因为他是林青山嘛,可是,问题来了,咱们跟蝎人有血海深仇,花多大的代价去报仇都不奇怪,但这跟他林青山有什么关系?如果他真的是想给冯天佐他们出头,直接亲自带兵去灭了那帮蝎人不是很简单的事吗?为什么要拐弯抹角的走这样一套流程?”,

谢安:“这件事确实有问题,不过想那么多也没用,只有从后面去寻找答案了,也许只是蝎人损阴德的事干得太多了,夜路行多终见鬼也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