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三十三章-奸商-推荐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同一时间的中军前线,谢安和王彪之等人早就到了此处,几万石粮草如期运来,再加上一大堆的朝廷重臣到来,粮草短缺的谣言自然不攻自破了,但是这几天的混乱期确实给了敌军很多机会,几个营寨和关隘失守,主力两次交战失败,都与士气不高有很大的关系,晋军一方算上疾风岭那边的阵亡人数总计达到了两万七千人左右,而秦军中西两线的损失不到估计才一万六左右,好在现在局势稳住了,后面的粮道打通了,东线的陈庆之一部从战损上来看是完胜,秦军等于在中部战区白让了三百多里,时间一长,东线的徐州也保不住,西部战区秦军进了几百里,但是西部战区的地形决定了西部战区让个几百里也不重要,敌军虽然可以从西部战区派出奇兵来袭扰晋军中部战区的后方,甚至东部的粮道,但是人来少了没什么卵用,人来多了,晋军中军往后一退就是一顿大餐,如果敌军依旧像以前一样派一只精锐的重骑兵部队来断粮道,谢安依旧会放他们进来,但是敌军第一是派不出第二只用于袭扰作战的重骑兵部队,第二恐怕也没人愿意来了,林家军以游击对游击,结果他们也看到了,这只精锐部队的损失一定程度上打乱了秦军很多部署,秦军统帅部一定很后悔派这只部队来袭扰粮道,这也跟前期的情报工作和第一次交战的战果有关,首先秦军一开始根本就不知道晋军前线有多少储备粮,如果秦军一开始就知道晋军的储备粮足有两个半月以上,就根本不会派兵来袭扰晋军粮道,第二是双方第一次交战,一战重创晋军重骑兵部队,这样一来就导致晋军正面作战疲软,进攻的锐利程度至少要下降一半,秦军正面作战完全没有压力,这样一来将一只精锐部队放在晋军后方就成了一个可行的选项。现在秦军统帅部应该把肠子都悔青了,话说回来,晋军现在也有一个大问题急需解决,那就是东线大军之围,今天王彪之以兵部尚书的身份召开了军事会议,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经过两个月的围困,敌军的防御工事肯定已经十分完备了,让陈庆之的大军独自突围难免会有较大伤亡,最好的办法就是派兵从外面打开一个缺口,这个办法想起来确实简单,但是实施起来却又很大难度,因为敌军已经先一步派兵驰援徐州了,如果晋军增加东进的兵力,秦军一方肯定会跟进,这样就把主战场从中部转移到了东部,东部是大范围的平原地形,虽然敌军的骑兵有机动优势,晋军的战车也不是吃素的,关键就在于徐州城,有这个城池做支点,敌军无论进退都毫无压力,而晋军一方要想进攻就必须要先攻破徐州城或者花三倍以上的兵力牵制住徐州城内的守军,这种战局毫无疑问是对晋军非常不利的,如果不去救,继续从中部战区推进,秦军早晚会将徐州拱手让给晋军,但是现在徐州城下的五万大军怎么办?放任不管吗?那可是五万主力,还有大量的战马,战车,为了一个东部战区白送三四万主力显然是不可接受的,经过一番商议过后,几乎所有人都同意大军转向东部,去接应陈庆之突围,毕竟其他的举措都有较大的风险,如今这一阶段的战役既然占了便宜,就没有必要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第二天一早,万玄风就来到了谢安所在的营帐,“谢丞相,林青山既然已经距离西部战区不到三百里,何不下令让他带兵继续西进,收复失地?”,

谢安:“我已经下令两万大军继续西进,昨天傍晚时分口信应该就送到林青山那里了,过一会儿,飞鸽传书应该就有回信了”,

万玄风:“林家军呢?”,

谢安:“安然兄,林青山能帮我们把虎豹骑这根钉子拔掉就谢天谢地了,如今让他出兵除非给他足够的好处,不然直接给他下圣旨都没用”,

万玄风:“你们是不是不想让林青山参加北伐?”,

谢安:“我们暂时确实不想让林家军参加北伐”,

万玄风:“王彪之也是这个意思?”,

谢安:“不光是王彪之,所有人在这件事情上想法都是一致的,在局势明朗之前,林青山绝对不能成势,他一旦参加北伐,在江北站稳脚跟,就再也压不住了,林青山这种人一旦得势,北方的胡祸肯定会平,但是这个天下能不能安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这点你心里也应当有数”,“唉!”,万玄风再度长叹一声,转身离去。又过了一天,林青山率军回到合肥,谢安和王彪之也来到合肥为林青山庆功,一个简短的庆功宴之后,林青山和谢安借机溜出营帐,谢安问道:“正好我也有事要和你单独商量,你先说你的事吧”,林青山说:“额,是这样的,海港那边出了点事,有很多人都回不来了,所以林家庄现在人手严重不足,正好前段时间您拨给我的那两万人中又有一千三百多人想要加入林家军,其中九成以上都是弱旅下属,您看这个事能不能行?”,谢安:“这事简单,我可以帮你办,但是这些人本身都是征召兵,没有军饷的,去了林家庄之后依旧由你提供军粮,朝廷不会管的,你缴获的那些战马伤了多少?”,林青山:“八百多,正好我也想请丞相帮忙请人医治一番,如果让它们带着伤赶路回林家庄,在路上可能要死一大截”,谢安:“找人帮你医治没问题,医好之后我还可以派人给你送回来,但是这些马我要买三百匹伤得重的,五十两银子一匹,你觉得怎么样?”,林青山稍微思忖了一会儿一口应下:“没问题,那些不能再用于作战的尽可一并拿去”,谢安:“那好,这事就这么定了,还有一件事情。张翰在接手了两万大军之后,打着你的旗号进攻疾风岭,敌军望风而逃”,“呵呵”,林青山两个字诠释一切。宴席散后,林青山等人离去,营帐里只留下王彪之和谢安,王彪之凑上来问道:“刚才你跟林青山神秘兮兮的说了什么呀?”,

谢安:“没什么,他又挖了点人,让我找人去给他医治伤马,我找他买了三百匹伤马”,

王彪之:“你出的什么价?”,

谢安:“六十两银子一匹”,

王彪之:“六十五两银子一匹,卖给我三十匹,二十匹公马,十匹母马”,

“咦?”谢安对王彪之的话似乎有点意外",

王彪之:“怎么了?有问题吗?你要是不卖给我,我就向朝廷检举你以权谋私,用军医去做私有的买卖”,

谢安:“不是,你出价都不凑个整?弄六十五两算怎么回事?”,

王彪之:“你这是无本的买卖,不用倒手就净赚五两还嫌少?”,

谢安:“五两银子自然是不少,但这不是你王家的风格啊。为了一百五十两银子跟我讲价讲这么半天”,

王彪之:“我王家的银子也不是摇钱树上摇下来的,都是百姓的汗水换来的,一百五十两银子也可以去买一千头小猪崽了,如今在打仗,各项开支花钱跟流水似的,不比从前,该省就得省”,

谢安:“好,成交,但是你这个价得给我保密,往外就说一百两银子买的,不然我这以后的买卖不好做。另外,把林家军那一战的详细战报给我抄一份”,

王彪之:“老狐狸,好,待会儿我让人把银子和战报给你送过来,这份战报远比那两千两银子值钱”,王彪之说完便笑呵呵的离开了,两个小时以后,王彪之答应的东西如期送来,谢安也为了等这一封战报深夜还未入睡,整个战报由三份军阵草图,一份拒马部署成功后的结构图和一份长达八页的文字说明构成,三份军阵草图分别画了林家军交战前中后期的三种变化,谢安对着三幅军阵草图把战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最后才将目光聚集在那张拒马结构图上。拒马这种东西很古老,也有很多种,但是林青山这种之前从来没见过,倒像是绊马索演化出来的东西,但是这东西在防骑兵冲锋的时候表现出了惊人的杀伤力,这也就是林青山敢以九百人对战敌军两千重骑兵的资本,一切早有预料,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空城计,这种拒马谢安没见过,胡人肯定也没见过,被逼入死胡同的胡人发动一波亡命冲锋是必然的,他们别无选择,然后结果也是注定了的,如果胡人用骑马慢行通过这些拒马,正好又被林家军的重弩完克,当地的地形也不允许胡人使用别的战术,也就是说当胡人退入西部山区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了,但是放眼天下,除了林青山,谁又能设计如此精妙的圈套呢?包括谢安调给林青山的那两万士卒,恐怕也在林青山的算计之中,事实上谢安当时处于各方面的考虑,也必须调兵给林青山,只是数量多少的问题。如果不够,张翰手下的四千人林青山也随时可以调遣,对于林青山来说无外乎多花点时间,

第二天一早,林青山虽然让林家军整军准备出发,但他本人丝毫没有要走的样子,他一直在和山长,马文才他们探讨如今的前线战局,两个小时之后,丁本昌跑过来问道:“公子,已经一个时辰了,还要等多久?”,

林青山反问道:“林家庄还是没有来信吗?”,

丁本昌:“没有,您之前也没有给林家庄去过别的信了吧!”,

林青山:“这几天江南是不是下过雨?”,

丁本昌:“不知道,卑职去打听一下”,

林青山:“让队伍继续扎营吧,等消息来了再走”,

丁本昌:“遵命”,

第三天早上,林青山终于收到了来自林家庄的来信,冯天佐在信里说回林家庄的路上下了一天一夜的暴雨。耽误了两天的行程,林青山随机下令全军整备出发,众人再次对林青山刮目相看,说有来信就有来信,说下雨果真就下了暴雨,只是没有人知道这封信的潜在含义,其实这也没有别的意思,林青山还是在防那些世家趁此机会两路截杀,只要冯天佐那一路回到林家庄,他们就不敢再渡江的时候动手脚了,山长也在此时写了一封信会书院,让师母去小慧那里,算算时间,两人应该到达的时间差不会高于半天,林青山这一路回去顺风顺水,都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四天时间就回到了林家庄,中途山长和马文才等人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