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四十三章-再次大胜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半个月之后,敌军慢吞吞的来到了神头岭外围的山区,林青山也率军在外围山区与敌军对峙,兵力悬殊十倍以上,但是敌军并没有任何要强冲的迹象,而是选择在山谷和山腰深沟高垒,筑起高墙,建立营寨,然后架起投石器朝林家军驻守的山谷投掷石块,林青山下令全军退出隘口两百步,退到敌军的投石器射程外,然后用己方的四台大型投石器跟敌军对射,敌军的劣质投石器原本就是粗制滥造的,不仅射程和精确度严重不达标,可靠性和耐久度也跟武器级投石器相差巨大,反观林青山这边的投石器,虽然只有四台,但是制造水平和工艺都远非精良二字可以形容,连续七天的交战,林家军零伤亡,仅有的损失就是前方被砸成废墟的一道寨墙,而秦军的伤亡超过一百,投石器损毁七十多台,秦军将领很久之前就被告知了林家军的投石器精度高得令人发指,用投石器攻击投石器也有前科,让他们注意防护,就这一句话,没有指出任何细节,投石器怎么防?连城墙都能被砸得稀烂,难道支几块木板就能防住?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让前线指挥官自己想办法,反正他们统帅部拿林家军的投石器没有任何办法。平均一天二十人的伤亡不算高,七十多台投石器损失也就那么一回事,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砍几棵树来打磨打磨又是一台了,可是这段时间内,林家军又分了五百人回去屯田去了,三个隘口,每个隘口只有四百多人防守,一千三百来人就把两万五千大军挡在一千步以外,这件事听起来多么令人不可思议,秦军统帅非常想不通,于是写信给苻坚请求决战,苻坚给出了这样的回应:“只要能阻止林家军屯田,伤亡控制在六千人以内可以接受”,

拿到了免罪金牌后,秦军统帅的心思也活泛了起来,正常情况下来说,林家军只有四百人守关隘,林家军装备精良,强冲难免会有重大伤亡,但是做点预防措施,估计也就一千多的战损,冲进平原后摧毁农田估计又要有几百人的伤亡,这一切的算计都建立在林青山不会选择跟他们硬刚,之前林家军就损失惨重,如果这一战再死伤个五六百人,即便伤亡超过了六千,回去也是大功一件,因为上一次战役全送一万三千精锐的那个秦军统帅侯景不就升官发财了吗,只是损失了手下的两千精兵,这个仗值不值侯景本人才具有发言权,反正他看起来对这个结果很满足,一比十的战损看起来很亏,实际上也确实很亏,但是苻坚对此很满足,作为高层将领,他对于其中的缘由也略知一二,林青山敢在晋国横着走,他手下的这一支林家军就是他最大的依仗,林家军战斗力强悍,足以 以一当十,林家军战斗力的来源主要来自武器,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些老兵,都是身经百战的战斗精英,从卫国战争的过程来看,林家军的战斗力一直在增长,根本原因就是每次战斗过后,那些老兵都活了下来,林青山一直不愿自己的部队有太大的伤亡,有些战役能打成一比三的战损他都不愿意打,开始没有人理解,但是直到上次杭州战役,一切的谜底才最终揭开,这些老兵才是他的最大的依仗,不但战斗力强悍,而且对他绝对忠诚,只要他这一波老兵在北伐期间伤亡太大,谢安他们再踩一脚不给他扩军的机会,等到北伐结束之后,晋国这边的人就该卸磨杀驴了,到时候林青山就算在军队内建立起了足够的威望,但是彻底掌控手下兵马或者肃清反对者都需要时间,这个时间或许只需要四五天,但是谢安和王彪之恐怕不会给他这么久的时间,更关键的是,林家军的武器制造中心是林家庄,谢安他们想要断开林青山和林家庄的联系简直不要太容易,所以只要林青山玩的不要太过火,苻坚都可以接受,给他列土封疆是早就承诺过的,只是林青山的野心太大,根本无法沟通,一旦林家军损失过大,林青山就极有可能投靠秦国,这就是苻坚的全盘考虑,坦白讲,从表面上的情况来看,他的预想没有错,但是他低估了那些上古世家,也低估了林青山,

又过了五天,林家军依旧派五百人屯田,前面镇守关隘的林家军这几天没事干,干脆就天天躺在山坡上睡大觉,这些都被秦军统帅看在眼里,这一天依旧双方投石器对攻,吃过早饭之后,战鼓声响起,原本也躺在林子里睡大觉的额秦军突然紧急整备,并在他们千户的带领下向左边的关隘急速集结,当第一部凑齐两千人后立马向隘口进攻,林家军看起来准备不足,仓促应战,但是训练有素的林家军依旧展现出了强大的单兵作战素质,一分钟的时间就拿起弓弩阻击,秦军事先对此准备充分,每个人手里都拿着简易盾牌,三公分厚的木质盾牌对于重弩都有完全的防御力,弓弩根本无法阻止秦军的冲锋,守在隘口的林家军被迫撤到两边的山坡上,用零星的重弩点射没有举好盾牌的士兵,秦军将领看见这个结果脸色挂满了灿烂的笑容,突破这个关隘兵力损失不到一百,远远超出预想,不一会儿,上万人冲了进去,这时候,秦军统帅变了脸色,这也太顺利了吧,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见林家军任何有效的反击措施,难道是林家军因为之前的战败元气大伤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这也有可能,可是情报显示林青山本人半个月之前就带着赵世安及其手下的五十精兵来到了前线,林家军的一二三四号人物此时都在神头岭,赵世安手下黑旗军的战斗力一直是一个传说,真的会这么容易就完成任务吗?难道林青山和赵世安此时不在神头岭?正在他忧心忡忡,艰难决择的时候,隘口里冲出一个千户前来向他发出警告:“上将军,我们冲进隘口之后,屯田的五百林家军全部撤到了神头岭的山上,但是我在神头岭的山崖上看到了林青山,而且没有看见林家军在上次徐州战役中使用的那种一次可以射出数十只箭矢的巨型床弩,我怀疑这是个圈套”,这时秦军统帅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除了那四台大型投石器,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看见林家军的重武器,如果林青山真的想守这个隘口,不撂下上千具尸体肯定是过不去的,这绝对是个陷阱,“战鼓手!赶快传令全军撤退”,秦军统帅大声命令道,战鼓节奏陡然一变,迟疑片刻之后,秦军开始逆向撤出,此时山坡上的林家军冲下隘口,不费吹灰之力就截断了秦军撤退的道路,秦军统帅命令外面的秦军冲击隘口,把通道夺回来,林青山此时站在山崖上用扩音器向下面的秦军喊话道:“不想死的人放下武器,到神头岭东面的小河对面去蹲下”,普通的秦军士兵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已经有几十个人扔下武器向东面的小河飞奔而去,林青山倒数三声之后,神头岭上飞出无数床弩箭矢和小石块,攻击目标正是现在秦军士兵最密集的隘口前一百米,五分钟之后,那片区域已经尸横遍野,床弩箭矢直接把那里变成了一片玉米地,箭矢密集到人都无法通行,然后超级床弩和投石器改变攻击目标向其他敌军集中的地方轰击,此时秦军士兵开始大面积的丢下武器向东面的小河跑去,隘口处两面的防线不但没有被冲破,反而被人数处于绝对劣势的林家军杀崩了,手持***的林家军重甲兵面对这些身着轻甲,拿着木质盾牌的秦军士兵,简直就是一面倒的屠杀,宝刀一挥,无物不破,五分钟的时间,那些重甲兵脚下尸体都垒砌了好几层,即便秦军的指挥官在后面厉声呵斥,但无人再敢上前,渐渐的,隘口处还在坚持突围的秦军只剩不到一千人,林青山命令冯天佐和钱闻道带两百重骑兵收割残局,十分钟之内,所有抵抗者都被肃清,隘口处林家军打开军阵,重骑兵冲后方冲出,杂乱无章的秦军士兵一个回合就被冲得七零八落,秦军统帅发出一条条命令组织反击,但是这些信息只传到到了佰长一层,下面的士兵只顾逃命,根本不顾基层指挥官的厉声呵斥,这时,山坡上集结的秦军也发生了骚乱,“山上有弓箭手!”,无数人在呐喊示警,秦军统帅回头一看,无数士兵接连中箭倒下,再回头看隘口一边,三个隘口的林家军已经全线出击,秦军节节败退,眼见大势已去,秦军统帅急令退兵,林家军又一路追出了十余里,秦军留下一路尸骸,最后仅剩七千余人回营。清点完手下损失之后,当夜秦军统帅率领手下二十多个亲信回长安述职,那些逃到指定地点的降兵约有六千余人,最后清缴战场又俘获三千余人,这场战役结束,打扫战场花了整整六天时间,这六天时间内,林青山也整编了降卒,钱闻道和冯天佐在这一战中身先士卒,作为重骑兵带头冲锋,杀敌均过百人,林青山也趁此机会给他们官复原职,石头率领他手下的那几十个人表现也很好,整场战役下来林家军的阵亡数才七十多人,重伤二十多人,轻伤三百多个,那近万人的俘虏,林青山整编了六千人,还有三千多人身份存疑,或者说不可靠,暂时让他们去耕耘农田,林青山也不急,看这个情况,到今年年底应该是没有仗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