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三十一章-轻松取胜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天,林青山一行拜别了谢安,林青山并没有按照昨天晚上说的那样兵分三路,而是率领大军一路西进,一天之后,他们终于看见了敌军的踪迹,双方兵力悬殊如此巨大,胡人当然不可能接战,连忙收起帐篷撤军,此时林青山才下令分兵,丁本昌率本部三百人加六千甲士走上路路,麾下副将孔茂领六百人加四千甲士和八千杂牌军走下路,林青山率领余下的九百多人加两千杂牌军走中路,马文才等人看见林青山这种分兵方式也被惊呆了,哪怕不懂排兵布阵的陈夫子都感觉林青山完全就是乱来的,然后裴夫子小声问道:“林远山,你这样分兵是不是有点不妥啊?”,林青山:“夫子看出什么不妥了?”,裴夫子:“上路六千甲士加三百精锐足以应付敌军的全力进攻,下路六百精锐加四千甲士也可以抵挡敌军的全力进攻,你中路只有九百精锐加两千弱旅,敌军两千铁骑冲杀过来,如何能挡?”,林青山:“放心,敌军只会去找上下两路,中路我用的是空城之计,敌军断然不敢来攻”,林青山这一通胡扯似乎有点道理,但是空城之计的核心是伏兵,如果一开始摆出这种阵型确实有可能是个圈套,但是疑兵一旦移动之后,要想维持原来的效果,则必须伏兵跟随着移动,但是伏兵一现身便不再是伏兵了,如果疑兵一动,周围的地形没有反应,那就肯定是空城计,林青山带着这一队疑兵追了敌军大半天,后面屁反应没有,敌军再傻也应该想到问题了吧,没过多久,黄昏时分,近两百名骑兵向林青山的队伍疾驶而来,林青山斜眼一看,正是赵世安一部,其余的人也从齐达等人的铠甲上认出来了这是林家军,一行人靠近之后,齐声拱手道:“参见林将军(林大人),卑职在此待命,请将军(大人)调遣”,这些人中有半数称呼林青山为林将军,还有一半称他为林大人,其余的人脸色没有任何异色,唯独马文才脸色出现惊疑不定的神色:“他们怎么把林远山也称为林将军?”随即一想林远山在谢安等人面前的表现,也很正常,他猜测林青山和林远山两人应该是一文一武,最高统治权在林青山手里,但是这个弟弟智谋无双,是实际上的林家庄一把手,手下的人称他为林将军,林大人或是林公子都没什么问题,监军都敢随便杀的狠人,手下人私下称他为皇上都合情合理。林青山瞟了这些人一眼,原本没把他们计划在内的, 现在既然来了,自然多多益善,“赵世安,你带你的人去援助孔茂,指挥权归你,齐达,你带你的人去找你们统领”,“遵命!”众人齐声领命而出,赵世安本来都打算走了,不经意间往林青山身后瞟了一眼,大惊失色,连忙回到林青山身边问道:“大人,新军全在你这儿?”,林青山:“怎么了?”,赵世安:“新军训练时间不长,而且没有实战经验,而且您也没有指挥过他们,就他们恐怕抵挡不了敌军啊”,林青山:“我心里有数”,赵世安:“要不然让吕铮带他的人和齐达留下吧”,林青山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最后吕铮带着三十六个人和齐达留下了,赵世安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新兵没有实战过战斗力无法估计,会严重干扰指挥官的判断,但是这些新兵的伍长,什长,小队长都是丁本昌手下最精锐的老兵油子,这些人都是林青山亲自带出来的,甚至每个人都能叫得出来名字,不然丁本昌对于林青山的分兵早就提出质疑了,赵世安他们走后林青山发现还有三个人在原地待命,林家军中的精英林青山不见得都能叫出名字,但是脸貌怎么会这么陌生?林青山向齐达问道:“他们是谁?”,没等齐达回话,那三人依次拱手道:“我等是张将军,高将军,陆将军麾下副将,我们将军的部队也已经整备完毕,请林将军调遣”,齐达此时在林青山耳边解释道:“张将军现有四千人,高将军有两千人,陆将军有一千八百人,麾下都是好手”,林青山拿出地图了,给他们随手画了两条进军路线,让他们按照既定路线往前绕就行了,吕铮此时才真正放下心来,三部兵力,林青山仍然将高盛和陆飞的兵马合在一处走了最偏远的路线,这说明了两点,第一,林青山并不相信这两只部队的战斗力,第二,林青山也没有对敌军那支残军掉以轻心,齐达没想这么多,因为后面的这些伍长,什长,小队长他都认识,信得过。又过了一天,敌军被逼到了西部山区深处,在一个较为宽阔的河谷内,敌军停下了脚步,昨天晚上他们也在不停地转移,林家军则扎营休息,但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并没有使他们逃出升天。包围圈在逐渐缩小,此时他们才意识到不该退到西部山区,他们面临的是整整三万人的围堵,只有在开阔地带才有可能借助骑兵的机动性杀出重围,可是此前他们的情报系统就已经崩溃,根本不知道西边张翰两部的围堵,直到包围圈逐渐缩小,他们才了解了战局,但是此时为时已晚。西边围过来的两路人马距离他们还有五十里,在这种地形想要堵住他们轻而易举,就跟之前几百个人就能封锁一个山口一样,而东方的局势也逐渐明朗,上路六千甲士,下路四千甲士,至于那些只有简易竹片铠甲或藤甲的人可以忽略不计,这些弱旅也没有任何反骑兵装备能阻挡重骑兵的冲锋,东方中路只有不到一千甲士,还有两千炮灰跟在后面,而林家军的整理战斗力他们在这两天的观察中也大致有数,林家军自从跟他们见面之后就清一色的换上了重甲,重甲兵无论放在何时何地都是精锐部队的象征,身着普通铠甲的士兵加上长枪对于重骑兵仍然具有一定的威慑力,晋军五路人马就林青山这一路看起来最为薄弱,但是他们心里也明白,这很有可能是个陷阱,毕竟之前他们跟林家军有过交战经验,只不过这次要面对的是林家军的重甲兵,之前他们一直在寻求短兵相接,但是如今林家军步步逼近,麾下士兵却毫无斗志。直到此时,他们必须要做出抉择,选择一个方向突围,之前十天他们就全军断粮了,重伤员和受伤的战马都被宰杀充饥,五天前最后一批伤马也被吃完,然后就各自凭借自己的本领捕猎和寻找野菜,如此庞大的队伍显然不是靠捕猎就能维持了,最惨的人已经饿了五天这五天中只能靠野菜,草根树皮充饥。很不幸的是这些人占总人数的六成以上。两天前林家军逼近,然后他们又不眠不休辗转了两天,这两天有些人连水都没喝上,如今整个队伍的体力保存不到三成,如果他们现在在全盛状态,或许还能选择其他的突围方向,但如今,林青山这一路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如果成功,饱餐一顿加满血复活,如果失败,后果就不用考虑了,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林家军的最高统帅好像在这一路,因为前天赵世安他们来找林青山的情节并不是秘密,然后仔细观察之下,果然发现一个没有穿着铠甲的年轻人在队伍中间,显然指挥这支部队的就是这个年轻人,后面还有几个身穿长袍的加几个年轻人加二十多个佩刀护卫跟在林家军之后,那两千杂牌军之前,这说明林青山这一路还有几个大鱼,如果把这几个大鱼抓住当人质,说不定还能回到秦国,诸多因素的考虑让原本混乱的胡人领导层达成了高度一致。然后胡人摆开了久违了攻击阵型,这个宽度大约两百米的河谷相对于其他地方还算开阔,也是现如今这个包围圈内最好的交战地点之一,林青山见敌军摆出了攻击阵型,也随即下令全军摆出防御阵型:“防御阵型,反骑兵六号阵”,重盾士兵加长枪被布置在第一排,战车装上尖刺被布置在第二排,其余士兵与战车站成一排,这样一看,林家军的反骑兵防线只有两道,前面一道只有一排长枪显然只是摆设,后面的战车天克骑兵冲锋,但是只有这一道,两道防线的纵深还不到二十米,后面的两千杂牌军林青山压根就没有安排,乍一看好像很有机会,林家军的新兵训练不错,整个防线在两分钟内就完成了,然后林青山再次下令:“前置拒马!”,然后林家军这边两百多人鱼贯而出,一半人手持中型盾牌和长枪往前冲站成一排,另一半人每人手里拿着一个锄镐样式的工具,镐头一边是五公分宽的锄头,另一边是一把小锤,背后一个简易背篓上装着七八个可折叠的反骑兵拒马,拒马展开后令后面马文才等人眼前一亮,从来没见过这种机关。拒马的主要部件是中间的那根横向的铁棍,铁棍距离地面只有十五公分,两边的支架也就只是一根纵向的檀木条加铁质的连接机构,檀木条上有六个向不同方位倾斜的孔洞,最后由铁钉把整个拒马钉在地上,全部拒马错落有致的安放完毕后,又用锄镐另一头的锄头在地上乱挖了几个坑,在林家军放置拒马的时候,胡人几个将领不等队伍整备完毕便下令往前慢速冲锋,这些胡人将领被林家军的整备速度吓到了,虽然前面有一排士兵阻挡,看不见后面的人在地上搞什么,但是闭着眼睛猜都能猜到肯定是反骑兵陷阱,时间越拖对胡人越不利,当胡人接近到七百步的时候,林家军放置拒马的人撤回到阵营中重新拿起狙击弩准备迎敌,林青山此行只有这一个目的,所以带的弓弩七成以上都是重弩。见设置陷阱的人撤回到军阵,胡人将领再度命令队伍停下整备,林家军放置拒马的过程也不到三分钟,速度同样令胡人绝望,眼见进攻时机已过,胡人将领只能把队伍停下做最后的整备,冲锋的机会只有一波,所以就算花半个时辰整备也没问题。该去天堂还是地狱,这一波冲锋之后就见分晓。十分钟之后,胡人再度前行,接近到三百步的时候,全军开始冲锋,“放箭!”,林青山一声令下,六百多张重弩开始向敌军射出密集的箭雨,连续五波,攻击速度堪比标准弓,床弩点射敌军的冲在前面的战马,箭匣射空之后,敌军也来到了七十步外,一部分人扔下重弩拿起长枪准备迎敌,剩下的人卸下箭匣,两人一组开始操作狙击弩点射,胡人一方自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使用弓箭,把除开一身铠甲和手中近战武器之外的一切都当做负担卸下了,面对林家军这种钟铠甲加全盾牌的队伍,弓箭本来就没什么用,三百米的距离骑马冲锋也就十四秒左右的时间,拿着弓箭也射不了几轮,还不如集中注意力躲敌军的箭矢,重弩的威力叠加敌军本身的冲锋速度绝对可以在任何距离穿透敌军身上的重铠甲,除非他们身上还有别的防御手段,比如盾牌和两层铠甲。大多数的胡人都没有这种配置,所以冲到距离林家军军阵七十步的时候,已经有五百多人倒下。敌军将领看见地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拒马和小坑,心都凉了半截,再度大声吼道:“给我冲,生死就看这一战(蛮族语)”,胡人骑兵高速冲过拒马阵地,八成以上都是以人仰马翻的结局过去的,场面极为壮观,少数人冲过去后纵马一跃直接跳过重盾防线一头撞到战车上,结局自然不用多说,人和马都免不了当场去世,敌军摔在重盾防线前的人和马很快都超过了重盾的高度,林青山命令道:“重盾兵后撤至战车,弓弩手瞄准点,别伤了我的马”,重盾兵很快撤到了战车一线,有几个士兵被冲过来的胡人骑兵撞倒,但是无伤大雅,直接放弃重盾退到战车一线,此时裴夫子竟然在后面大声喊道:“林远山,两军交战,不可儿戏!”,林青山回头看了一眼:“好吧,给我往死里射”,事实上林青山这句话说完,胡人的冲锋也到了尽头,有十几个耍小聪明的及时勒住了缰绳,没有闯入这些“死亡拒马”,眼见己方伤亡惨重,而林家军一边的战车防线还是完好无损的,连忙策马逃命,这个时候他们就算冲过去也是送死,逃走说不定还有一丢丢生机,那些被拒马绊倒的人,头先着地的肯定是当场死亡,就算没有头着地,从这种全速冲锋的马上摔下来也难免要吐几口血出来,能再站起来的命也去了六成以上,林青山下令收尾:“扫荡阵型,前进!”四个小队从队伍中出列,结成完整的阵型之后开始前推补刀受伤的敌军,不能动的用钢鞭,***等重武器往头上来一下,能动的直接用重弩射到不能动为止,林青山骑着马走到队伍前面去看了一眼,活下来的战马看样子有一千七以上,没有受伤的至少有一千,这趟出兵的路费算是赚回来了,吕铮来到林青山面前问道:“将军,要不要追过去?”,林青山若无其事的回答道:“用重弩慢慢射,不要近身,如果他们丢下战马,钻山逃跑,就由他们去吧,把马牵回来就行”,“遵命!我的人带上重弩跟我来”,吕铮带他手下的人追出去之后,林青山骑马来到马文才他们身边,对他们说道:“这仗就算打完了,诸位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回合肥吧,我把这边的事料理完就回来”,众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战斗就结束了,眼下确实也没有别的事了,于是纷纷向林青山告辞,马文才等一众年轻人本来想再到处逛逛的。但是山长他们要回去,马文才等人作为他们的半个保镖,也只能跟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