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一十章-林青山在书院的劣迹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次林青山带着赵幽兰去书院路过祝家庄的时候没有停留,赵幽兰心里还纳闷,以往放假,林青山跟祝英台基本上都是来往一路,若是没有林青山同行,祝英台只有坐船去杭州,话说坐船去杭州在路上比马车安稳,但是却要多花大半天的时间,也许是祝英台不在乎这大半天的时间吧,想想也是,祝英台闲人一枚,大半天的时间对他来说算得了什么呢?画一幅画的时间罢了,赵幽兰来到书院之后第一时间就去向山长等人报道,山长等人除了一番欢迎回来之类的话语,言语中有些欲言又止的意味,待他们走后,师母对赵幽兰详细说了她离开书院后的事情,赵幽兰听完师母的叙说,目瞪口呆,林青山竟然跟祝英台的姘头好上了,怪不得平时形影不离,好似亲兄弟的两人会成这样,按照她对林青山的了解,林青山不该是这样的人啊?如果说林青山孤身在外,时间一久就饥渴难耐?赵幽兰跟林青山相处那么久的时间,也没见林青山怎么样啊?难道是自己长得太丑,魅力不够?这一点绝对不存在,赵幽兰却是不算是国色天香,但是那小欢也好不了太多,至少还是比不过林小倩,既然如此,难道是那个小欢对林青山使了些手段?这想起来都够扯,林青山这种人是用阴谋诡计能对付的?林青山本人对阴谋诡计几乎完全免疫,想要对付他,只能靠阳谋,这一点已经无数次得到证实,这件事有必要深入调查,林青山想跟谁好赵幽兰管不上,但是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一定要查清楚,不然林青山以后的名声一定会迎风臭十里,虽然他本人并不在乎自己的声誉,

赵幽兰回到自己的住处,进门就被屋里的情形惊呆了,虽然师母早前就跟她说过她房间里乱的很,之前也不知道赵幽兰要回来,所以就没有好好收拾,屋里的大部分家具都被收拣起来了,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一张方桌和一把椅子,其余的家具全部都在墙角,屋里向阳的地方近期有打扫的痕迹,但是只是简单打扫了一遍,即便是这样简单的打扫,也不会是林青山做的,肯定是师母或者是书院的杂役,林青山打地铺的那个角落,他那一行的“装备”简直惨不忍睹,西南战役时期的军帐都比他那一卷杂乱的席子加被子整洁,至于被子和探子,可能赵幽兰离开书院过后就没洗过,扫把和除尘铲,垃圾桶就在他的“床脚”处,赵幽兰在这之前真的想不到这种地方还能住人,不对,应该是住林青山,换一个其他的人或许场面会比现在好一些,林青山应该是回来过了,他的背包也扔在了那个墙角,赵幽兰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始收拾屋子,不一会儿,林青山拿着三个拖把和一大圈抹布回来了,赵幽兰从林青山那人畜无害的笑容上看出了一点腼腆,显然他也明白他积累了多么大的一个烂摊子,接下来林青山倒是表现得异常轻快,很快就把大面积的阳面收拾了一遍,剩下的洗洗擦擦的事就交给赵幽兰了,剩下的事仍然不少,但是林青山已然帮不上忙了,然后林青山又一溜烟的没了踪影,

直至傍晚,赵幽兰把两套被褥和自己的卧室大概收拾了,今晚勉强可以度过了,至于例行的沐浴今晚应该是指望不上了,第二天,林青山去上早课,赵幽兰在家里把自己的卧室全部收拾了一遍,下午,他去找了师母,向她了解林青山,祝英台,小欢三人之间的之间的具体情况,面对赵幽兰的询问,师母眉头微皱,因为他们三人这出戏是何时开演的她都不知道,她是后来看林青山和祝英台关系交恶才注意到这件事,但是山长却让她别管这档子事,按理来说,书院内若是出现这种同学之间关系不睦的事,山长必定会出面解决,但是这次他却采取了作壁上观的态度,而且陈夫子和裴夫子也是同样的态度,其实不用细查她也知道这件事情漏洞百出,先是林青山这边,要说他贪恋小欢的美色才做出了这种挖墙脚的事是绝对不可能的,小欢勾引林青山更不可能,小欢本身的姿色还没达到那个标准,再就是祝英台的态度,祝英台是个受不得委屈的人,如果她心里真的在乎林青山跟小欢关系亲密一定会找林青山讨个说法,即便林青山要耍赖,祝英台直接休学回祝家庄就完了,还来书院顶着一顶绿帽子读书干嘛?祝家庄缺他一个功名吗?事出反常必有妖,当然这事山长也不是没管过,虽然没有要深究的意思,但是该走的流程还是不能少,那件事情发生不久山长便分别召林青山和小欢两人,但是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两人之间是正常关系,接着找来祝英台对质,祝英台竟然跟他们保持统一口径,然后这件事就成了一个死结,之后再也没有人过问这件事,师母这么一说事情确实有点诡异,但是事实又如何呢?赵幽兰问道:“除了这些,就没发生过别的事了吗?”。

师母:“没有了,从那之后,祝英台就再也没搭理过林青山,端午节之前,祝英台的内务倒数第一,我罚她一起跟林远山来打扫你的房间,这期间她跟林青山说了两句话”,

赵幽兰:“说了什么?”,

师母:“林青山想上去帮忙,祝英台让他出去,说她和银心两人收拾就行了,林青山问了一句真的不需要吗?祝英台回答两个字:你走吧,然后林青山就走了”,赵幽兰听完把头侧向一边思考,

师母接着说道:“虽然祝英台嘴上跟林远山过不去,但是凭这两句话也说明祝英台并不是真的恨林远山,只是不想搭理他或者不敢搭理他,是不是她知道了林远山什么秘密?”,赵幽兰闻言眼中生出一丝警惕,这倒是有可能,若是祝英台知道了林青山的真实身份,然后有了这些诡异举动就不奇怪了,但是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小欢又在这件事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师母温和的问道:“幽兰,今年你跟小惠可曾常有书信往来?”,

赵幽兰先是一怔,然后稍稍回忆了过往:“今年她的信件少了许多,我写过去的问候信件多数没有没有回应,应该是今年我离得太远了,书信传递太慢的缘故吧,她最近的一封信是七月初给我寄来的,信中问我造船造得怎样,还有跟蒋先生学艺学到了几何?”,

师母:“额,话说你跟蒋先生去学艺学得怎么样?”,

赵幽兰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学到了些皮毛,本来我想到年底跟蒋先生一起回林家庄的,但是他让我中秋之前一点要回林家庄”,

师母:“你也该早点回来,不然林远山这人闲不住的,你看,你才走这么些时候,他就搭上了一个”,

赵幽兰:“伯母,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林远山表面看着荒唐,但内心沉稳的紧,不会闹出这种糊涂事的”,

师母:“难得你对他这么放心,但是我觉得你还是看紧一点的好,不然你今后日子可不会好过”,

赵幽兰叹了口气:“不好过也只能过下去,只希望他长大些,能懂事些,不像如今这样胡闹,诶,小惠姐姐每次来信总问我的近况,但是我问起她的事,她总是说不详细”,

师母笑着说道:“她现在是成了家的人了,你现在还没有成婚,跟你一个大姑娘说起两个人的事总归不好”,

赵幽兰小脸微红:“对啊,是我没想清楚,伯母,我先回去了”,

师母:“晚上到我们家里来吃饭啊,昨天没有准备,害的你在匆忙收拾的厨房里做饭吃,今晚补一顿好的给你”,

赵幽兰:“谢谢,我们会来的”赵幽兰离开之后,打定了主意,若是去找祝英台询问究竟,祝英台肯定不会吐露只言片语,所以要从小欢那里入手才有用,林青山下了午课很久没有回来,赵幽兰也等了他很久,林青山回来慢悠悠的走在台阶上,一脸平静,但是可以看出来他心里有事,“你去哪了?”,

林青山:“跟马文才去逛了两圈”,

赵幽兰:“你们的会文不是散伙了吗?”,

林青山:“散伙了交情还在啊”,

赵幽兰:“他有什么消息?”,

林青山:“北伐军在徐州打输了”,

“什么?”,赵幽兰闻言极为恐慌,

林青山:“别慌,输了几个小场面,大局还在”,赵幽兰闻言松了一口气,也没有再问下去,若是情况紧急,林青山此时也不会站在这里跟她开玩笑了,“待会儿山长他们请我们吃饭”,

林青山:“占你的光,但是。。。”,

赵幽兰:“但是什么?”,“没什么!”,林青山想说的是,按理来说,这顿接风宴按理来说应该是在昨天晚上,时间放到今天说明昨天山长他们家里有事或者在请别的客人安排不了时间,但是昨天就林青山所知昨天书院并没有来什么贵客,陈夫子,裴夫子都是书院的常住人口,书院放假期间两人或许会外出会友或者游历,但是这个中秋假期他们二人应该没有离开过杭州境内,毕竟现在北伐战事已起,晋国国内也不太平,许许多多的山大王都想过一把皇帝瘾,社会阶级固化到如今这个地步,想靠正常的运营完成阶层跨越就跟登天一样,战争是最好的阶梯,即便最后不能成就霸业,在这乱世之中接受朝廷的招安,混个一官半职也比受人欺压的平头百姓好上千倍万倍。根本的社会问题还在继续恶化,又哪来的安稳日子呢?,晚宴除了一桌的美味珍馐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就跟师母说的一样,把接风宴延后到今天只是因为昨天时间太过仓促,没来得及准备,今天请他们吃一顿更好的,半年未见,一顿接风宴摆得隆重些也没什么不妥,林青山自己的稀饭都吹不凉,当然没闲心去管别人家的麻烦,所以林青山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听懂,只顾闷头大吃大喝,回到自己的住处后,林青山在桌子上研究自动飞行控制仪,赵幽兰在她屋子里洗澡,哗哗的流水声足以令一个正常男人咽下猥琐的口水,但林青山手里这个东西比一点点浴火更加重要,所以林青山也只能置若罔闻,

赵幽兰:“今天他们就跟小惠一样总是打听我的事情,但是几乎没有提到过小惠”,

林青山:“你跟了那么牛逼的一个师傅,受点关注很正常”,

赵幽兰:“要不是你把蒋先生捧这么高,他们也未必这样”,

林青山:“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不是说我捧他,他就是一个大师,我不捧他,他就是一个木匠,你觉得蒋先生这个木匠手艺如何”,赵幽兰隔着墙向声音的来源深深的看了一眼,木匠?有这种木匠?光是林家庄那个未完成的晶石就足以说明蒋易自身的能力绝对是站在当今天下最顶尖的数人之一,这种人能被称为木匠?但是蒋易的身份也是一个谜,他本事通天,他的师门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赵幽兰在见到蒋易之前都还不知道神州大地上还有这么强悍的教门,若是蒋易这一派人想要干一番大事,谁能压得住,木匠这个词用到这里就是满满的讽刺,讽刺赵幽兰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