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三十章-林青山带兵过长江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又过了一天,噩耗接连传来,先是疾风岭上的那些少将军们将一封求援信送到张翰手里,看到这封信张翰才明白现在疾风岭上的情况有多糟糕,再就是晋军中部战区内,由于前线交战激烈,前线的两个大营让运送粮草的部队留下凑了一天的人数,导致另外四个大营的粮草均晚到了半天或一天,大军粮草难以为继的消息不胫而走,秦军的细作趁机在晋军营中大肆宣扬晋军粮草已经消耗一空和粮仓被烧的假情报,导致晋军中路大军军心动摇,恰好在开会的时候,又收到张翰转达的求救信,信中一段提到粮草只够三日之需,一时间大帐里的各路将领都惶惶不安,一齐向谢玄和朝廷施压退兵,谢玄万般无奈之下跟他们公布了粮草的具体储备,还够二十天的消耗,但是这时谢玄才把这个数目说出来显然有稳定军心之嫌,几乎没人信他的,一封封请求退兵的奏折八百里加急通过各种渠道送往建康,王彪之这才急忙带一帮大臣去谢府商量对策,经过半天时间商量出了一系列的对策,包括让各作战部队保持五日之粮来稳定军心,还有筹备下一批粮草送往前线,五天内出发,还有让张翰出兵解疾风岭之围,一次性分发大量军粮确实有效的稳定了军心,疾风岭一边,张翰与赵世安,高盛等人商议过后决定张翰带本部人马去支援疾风岭,留下的空缺由高盛和陆飞的人马填补,现在各个隘口的路障都已经堆到了半山高,抽走一半兵力也没多大问题,张翰率军来援,秦军统帅肯定不可能放任到嘴的鸭子飞走啊,于是冒着两线作战的压力一攻一守,继续对疾风岭施压,而且攻势没有丝毫减弱,就这样,战局持续了两天,秦军攻上了疾风岭,而秦军面对张翰草草组织的防线也几近崩溃,秦军攻上疾风岭之后发现虽然还有不少晋军在抵抗,但是大多数都已经死了,满山遍野的尸体,但是这些尸体上大多数都没有任何伤口和血迹,秦军出动所有精锐部队上山清缴晋军的残余势力,晋军开始突围,由于秦军把用于包围疾风岭的大部分兵力抽调到疾风岭以东去抵挡张翰,所以山上残存的晋军大多数都从西面和南面冲了出去,秦军乘胜追击又使晋军伤亡过半,直至这些晋军逃进疾风岭周围的山上,秦军才放弃追击,这种情况下追也未必能有大的斩获了,秦军现在没有足够的兵力和时间来搜山,眼见秦军攻占了疾风岭,张翰也率军转向西南,接应成功突围的晋军,这一天,林青山写信回林家庄让丁本昌带林家庄所有兵力来尼山,这封信上林青山用暗码做了注释,丁本昌收到林青山来信之后,仔细核对了暗码,并把林小青和蒋易请示了个遍,最终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开始整军出发,调走林家庄的所有士兵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丁本昌不得不谨慎一些,最后丁本昌还是不放心林家庄的防卫,请示过林小青之后打开兵器库发放了三百套重甲兵装备和一千套标准装备给平民,这些事情做完之后立即整军出发,一天半之后,也就是林青山写信回林家庄的第三天,丁本昌率军来到尼山脚下,来到尼山之后,丁本昌迫不及待的上山找林青山辨明信件的真伪,但是此时正是尼山本年度的结课大典,丁本昌被拦在了书院山门外,焦急等待大约四十分钟后,结课大典结束,林青山来到了书院门口,林青山两手空空什么也没带,见林青山来到山门处,丁本昌连忙拱手问道:“公子,昨天你写回林家庄的调兵书信是否为真?”,林青山微微一笑:“我说的,她写的,怎么?你没按我说的办?”,丁本昌回答道:“赵统领留在庄内的十几个人没带来,余下我部一千一百三十七人,新军七百二十人,全在山下!另外我请夫人下令,打开武器库,发放了一千三百套装备”,林青山挥手道:“就这样吧!”,林青山说完便准备一起下山,没想到才走没两步,就被人叫住了:“林兄,请慢走”,林青山回头一看,马文才领着几个同窗追了上来,众人一一见礼过后,马文才拱手道:“林兄,看样子你又要去江北大展身手了”,

林青山:“没有,听谢丞相说江北有一批军马在到处乱窜,让我去把这批马牵回来”,

马文才:“呵呵,断我军粮道两月有余的敌军精锐竟被林兄说的如此云淡风轻,敌军这次倒大霉了,林兄可否带我等前去观摩一下?”,

听马文才这么一说,林青山脑袋里闪过‘观摩团’三个字,感觉有点晦气:“这有什么好看了,年假时间这么长,诸位所在的家族均有部队在前线作战,为何不亲自去试试手呢?”,

马文才:“明年毕业之后肯定要去的,还有一年学业未完,就这么投身北伐感觉有点遗憾”,

林青山:“好吧,诸位想去就去吧,但是最好自备坐骑和干粮”,

马文才:“没问题,要不要去把英台也叫上?还是老样子,我负责派人保护她们”,

林青山:“她都大半年没理我了,你能把她叫来?”,

马文才:“我去试试!”,

林青山:“好吧,我们大部队走得慢,你慢慢跟上来吧”,

马文才:“回见!”,

林青山一行下山之后,林青山没有等马文才他们,直接开拔,大部队的行进速度肯定不如马文才他们轻装快马,马文才耽误一个时辰都能在天黑之前追上来,大约傍晚时分,马文才一行人果然追上来了,这一行人令林青山有点意外,祝英台和银心不出所料没有跟来,除了刚才跟马文才一起的同学以及他手下的亲卫,山长和两位夫子都跟来了,马文才竟然能把这几尊泰山请动,嘴功当真了得,马文才一行追上来之后,林青山向山长四人见礼道:“山长,你们几位怎么来了?”,

山长回话道:“你们放年假了,我们也没什么事,正好也出来游走一番,回来的时候顺路去看看小蕙,马文才说你这一去最多半个月,不会很久吧”,

林青山:“不出意外的话,半个月差不多!既然去看小蕙老师,为什么师母不一起来?”,

山长:“她一个女子跻身行伍有诸多不便,而且她也想趁这个时间和赵老师处几天”,

林青山:“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代赵老师谢谢诸位”。

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队伍途径建康,林青山老远就看见远处的城外站了一大票人,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地足有两百多亩,官道前面没有分叉,想要绕路是不可能的,林家军全队不可避免的从人群中穿行而过,林青山没有下令,那些老百姓递过来的瓜果炊食都没人伸手去接,也就当是走了个过场,当林青山经过谢安等人面前的时候,全部下马向谢安等人行礼道:“下官参见王丞相,谢丞相及诸位大人”,谢安把它们身后给他们送行的一众官员都做了介绍,没想到的是皇宫里也来人了,但是这个场合,皇宫里来的总管根本就不够格,只能跟后面那些世家的代表站在一起,想来也好笑,后面站那一大票人中绝大多数都是三四品官和某某家族的重要人物,结果在这种场合连发言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当背景齐声给林青山见个礼,林青山难免要说一轮客套话:“谢丞相,王丞相,下官只是路过建康,怎敢劳动诸位大人为我送行?真是折煞小人啊”,

王彪之不屑一顾的说道:“哼,你倒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今天我们送运粮大军北去,正好跟你们赶上了,如此,我们正好同行”,

林青山:“同行,两位你们也要过江?”,

王彪之:“不光是我们,还有韩大人,柳大人他们也要过江去,我们去视察前线的战况,顺便交代一些事情”,

林青山:“这么说来我还占了几位大人的光了?”,

王彪之:“你们先走吧,我们很快跟上来”,有王彪之和谢安同行,渡江这一万分凶险的步骤变得十分安全,两天之后林家军同运粮大军到达合肥,到这儿,林家军就要和运粮大军分道扬镳了,夜里,王彪之做东,宴请众人,待众人齐聚之后,谢安向林青山问道:“远山,这次你带来多少兵马前来?”,

林青山如实回答:“两千!”,

王彪之:“现在敌军残存兵力也有两千以上,你有何妙计能够速胜?”,

林青山:“简单,兵分三路,从东至西,压过去”,

王彪之:“你两千人还兵分三路?若是敌军集中兵力反击你一路怎么办?”,

林青山:“跟他们打呀”,

王彪之:“你这么自信?”,

林青山:“赵世安说他们现在已经是一帮残废了,费不了多大功夫”,

谢安:“呵呵,这样,我助你一万甲士,再从运粮大军中抽出一万人,一并调给你”,

林青山:“那敢情好啊,多谢,多谢!”,林青山听完连忙举杯感谢,紧接着谢安叫来了十个千户,让他们从现在开始听从林青山的安排,这件事安排完之后就是吃吃喝喝的内容,

散场之后,书院这边来的人都有点懵,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林青山要以两千人兵分三路夹击胡人,然后谢安随手就给林青山划了两万人,好像林青山压根就没把胡人当人,谢安给他划拨两万人去围剿敌军,这才有了点打仗的样子,先前万玄风一万五千人的运粮部队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还在敌军手里吃了败仗,可想而知敌军的战斗力有多么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