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二十九章-南宁局势的处理办法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疾风岭战役的这七天,秦晋两军的中军也开始了剧烈摩擦,上万人的战役时有发生,中军战斗爆发的***就是疾风岭战役,秦军的西路大军统帅扬言不出五日就能全歼疾风岭上的守军,只要拔下了疾风岭这颗钢钉,西部战区就等于被彻底打穿了,由于张翰一部提前撤出,中路大军的大后方依旧是安全的,但是侧翼已经不复存在,既然西路打出了优势,那么秦军的中军自然不会让谢玄分兵去救疾风岭,秦军不知道的是,由于粮草问题,谢玄根本就不会去救疾风岭,东路还是老样子,秦军继续用战壕蚕食陈庆之的阵地。这一天,秦军的中军大帐来了一个蓬头垢面的胡人传令兵,说明了秦军那支精锐部队在敌后的处境,粮食已经吃完了,现在已经开始宰杀战马充饥,吕梁山一战,损失太大,从那之后秦军的那支重骑兵部队已经不再具备袭扰晋军粮道的能力了,那支重骑兵部队自吕梁山一战后,修整了两天,指挥官在这两天内重伤不治,最后沦为人肉干粮,修整两天后大军向西撤退,准备撤出战场,因为开始的情报显示秦军已经基本控制了西部战区,往西的通道应该是畅通无阻的,但是当他们到达西部山区的时候,发现所有向西的通道已经被彻底封锁,他们两次准备强行搬开路障通过封锁,结局当然是被山上的滚木雷石劝退,赵世安的人一直跟在他们后面,这下赵世安他们倒是也不放暗箭了,只有在胡人准备强行突破封锁的时候才会用重弩射击他们的战马,突围无望,于是只能派遣精锐士兵徒步翻越高山险川去西部战区求救,路上他还受到了一次截击,但是他凭借灵巧的身手躲过了那些暗箭,赵世安他们也没有要必杀的意思,所以也就放过了他,秦军西部大军的统帅部听到吕梁山有两千林家军,吓得魂不附体,连忙给了他一匹快马让他自己来中军求救,他走后秦军西部大军的统帅部所有人一阵后怕,当时如果真的脑子秀逗了选择去追击张翰,他手下这五万人有几个能活着杀出两千林家军参与的两面夹击?敌军的中军统帅部一听吕梁山有两千林家军,也被吓了一跳,但是情报不是这么说的啊,所有的情报都证明吕梁山的林家军只有两百来人,但是两百人能使秦军的精锐重骑兵伤亡如此惨重吗?精锐对精锐打出零比一千三的战损!这仗是怎么打的?这个胡人说的情报多半有假,这一点大家心里有数,但是能以这幅模样跑回来求救说明那支部队确实已经没有一战之力了,可是现在怎么救呢?中部战区现在双方近五十万大军对得死死的,想要从中部战区撕开一个口子过去救人简直难于上青天,东部战区倒是能走,但是合肥至少有三万晋军,想要截击这样一支残兵简直不要太简单,西路现在疾风岭马上就要攻下来了,如果这个时候抽兵去救他们,疾风岭之前的一切苦工不就白费了吗?如果不救,这支精锐部队向晋军倒戈怎么办?经过统帅部一番研究,制定了这样的作战方案,中中部战区再调一万人去支援疾风岭,打下疾风岭之后再去接应这支精锐部队,反正疾风岭也就只有几天了。

疾风岭被团团围困,张翰无法得知山上的确切消息,从外面看,山上的人像是勉强守住了,而且秦军的伤亡远大于晋军,但是是什么导致他们还不放弃呢?难道他们认为付出更多的伤亡就能攻占疾风岭?除非他们认为他们能赢,这是唯一的解释,胡人那支虎豹骑在赵世安设立的山口下漏过两次脸,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们也应该放弃了,断了粮食那么久,光靠捕猎维持不了两千人的补给,受伤的战马,受伤的战友也都快被吃完了,那些没受伤的战友和战马是他们冲出重围的唯一希望,光靠草根树皮维持不了体力,现在来冲关等于找死,西部战区的优势战局是支撑他们等待的精神动力,如果西部战区失败,他们将会拼死一搏,或者投靠晋国的某个世家门阀,次日正午冯天佐带手下一个卫兵一路轻装快马来到尼山,这时林青山正在吃午饭,书院的杂役便领着冯天佐来到了赵幽兰的院子里,赵幽兰的大门开着,林青山老远就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赵幽兰住这个地方相对偏僻,门前这条路的两头一头是学生的宿舍群,一头是书院老师们的住所,这就决定了这条路上基本不会有人路过,一般林青山坐在屋里听脚步声就能判断出来人是谁,反正也无外乎山长师母,马文才,裴夫子等少数几人,这次听脚步声一个是陌生人,还有一个是书院的杂役,林青山端起饭碗出门查看情况,当林青山到达门口,冯天佐距离这个庭院也仅有十五步左右了,冯天佐来到庭院外向林青山行礼道:“卑职参见林将军”,杂役看两人交上了话也立即离开了,

林青山:“虽然一年没见了也不能乱喊啊”,

冯天佐:“哦。林公子”,

林青山:“什么事这么急?”,

冯天佐:“很多事!”,这时赵幽兰也来到了门口,林青山转身回屋把碗筷丢下,再出门对冯天佐说道:“走吧,我们去下面慢慢说,赵老师你先吃吧!”,赵幽兰疑惑地问道:“什么事不能在这儿说吗?”,林青山回头笑道:“你自己说的你的房间不能让男人乱进!你忘了?况且这位浑身臭汗,只要进门一坐你又要堵好几天”,

冯天佐:“没事!让他进来吧!”,赵幽兰难得大度,大大出乎林青山意料,但是冯天佐支支吾吾的说道:“多谢夫。。。赵姑娘,有些事情当着你不方便说”,林青山笑容更加灿烂:“嘿嘿,赵老师你今天这大度卖不出去啊,我们走吧”,赵幽兰听完便转身回到屋内,林青山则领着冯天佐沿着台阶路下行七八十步,依旧在台阶上,但是这里足够清静,林青山招呼冯天佐坐下:“请坐!”,冯天佐一路赶来确实十分劳累,也毫不客气的坐下对林青山说道:“林将军,海港那边出了点变故!”,

林青山:“直接说吧!”,

冯天佐:“一开始所有人举手表决,那些姑娘没有一个愿意来林家庄,愿意回来的士兵也只有七八百人,但是之后我走的时候,有很多人也改变主意要回林家庄,总共有一千二左右吧!”,

林青山胸有成竹的问道:“有这么多吗?”,

冯天佐:“没有,大约只有一千一,但是只要您再下一个手令,没有人会违抗您的命令”,

林青山:“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要是我强行拆散他们,那些小姑娘终日以泪洗面,最终泪干而死,化成冤魂来找我索命怎么办?”,

冯天佐:“您都知道?”,

林青山:“昨年我好歹也在那边待过两个月,我又不瞎,怎么会不知道!”,

冯天佐:“正是如此,这才显得事情难办,军中少年,除了丁统领手下的人,基本上均已成双,而且因为今年的工期很急,没空给他们建房子,所以没有达成军婚的条件,这些事也就一直拖了下来,我来之前,她们派了代表来交代:如果人要走,起码要给她们一个正当的名分”,

林青山:“如果军规有问题,那可以改,可以特事特办,但是现如今你觉得军规有问题吗?”,

冯天佐:“没有!”,

林青山:“那就这样,规矩不改,所有已经具备婚姻事实的士兵,全部留下,接下来海港和海岛上的事情先放一放,先把这些婚事办了”,

冯天佐:“卑职替手下兄弟们多谢林将军!”,

林青山:“不用谢,还有呢?”,

冯天佐:“还有一些被那些姑娘们钟意,但是双方还没有见过面的,她们想请林将军给个机会”,

林青山转头难以置信的问道:“剩下的那些应该都有三四十岁了吧?这都能看上?”,

冯天佐:“大人英明,我也觉得此事不妥,但是一边是生死之交的兄弟,一边是可怜的小姑娘,也不好偏向了谁!”

林青山站起来双手叉腰在台阶上来回踱步:“这不光是不妥,还要出大事,冯天佐,你应该明白,那些姑娘们大多出身不低,就算出身卑微,样貌年龄都是上佳的,年龄差十岁以上,你说她们看上什么了?”,

冯天佐:“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她们都不是黄花大闺女了,但是我手下的这些兵依旧配不上她们”,

林青山:“原本那些年轻小伙们娶了那么多姑娘他们都赚大了,但是这种一本万利的买卖干多了要遭天谴的,这样,军婚有严格标准,这套规矩也没必要改,婚姻自由是写在林家庄公律里的,如果双方都有意思,先开除军籍和民籍,该给的东西按军婚的标准给,但是他们必须搬出林家庄的势力范围,不能再归于林家庄管辖,想要解决根本问题,就要改善海港那边的生活条件,生活水准起来了眼界才能更大更远,。。。算了,这些事情我来安排,你回去安排好眼前的事就行了,还有什么事吗?”,

冯天佐:“剩下的就没有了,撤军回林家庄路上还有哪些细节吗?”,

林青山:“没了,多余的重武器留在海港那边不用带回来,保护好蒋易,别的就没有了”,

冯天佐:“我还想请将军明示海港究竟让钱闻道还是丁力留守”,

林青山:“他们自己商量着来,要是商量不出结果就石头剪刀布决定”,

冯天佐:“刚才您说已经有婚姻事实的人全部留下,如果有人非要回林家庄效力怎么办?”,

林青山:“这件事没得商量,必须留下,必须成婚,离婚至少等两年以后”,

“卑职告退!”,冯天佐起身告退,

“等等”,林青山从腰间掏出十两银子递到冯天佐手里:“你们在山下找个客栈好好吃两顿,明天早上再赶路回去”,

“卑职此来之带了一个人,用不了这么多钱”,冯天佐说完感觉这句话说出去有点不妥,连忙补充道:“多谢林将军,西南海港诸多事宜都需要林将军这道口谕回去解决,卑职能否休息到今夜子时就出发赶回?”,

林青山:“好吧!但是我要提醒你,你这种熬夜赶路两程下来起码要少活一年”,

冯天佐:“多谢林将军,卑职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