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二十八章-疾风岭的激战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然后这件事就这么敲定了,于此同时,林青山也给丁本昌写信,让他整军,信中强调这次是反重骑兵作战,需要注重使用反骑兵器材,反骑兵器材林青山自卫国战争起研制了十多种,只是这种东西平时不纳入训练,提前几天拿出来练练是有必要的,更何况现在林家庄内还有一部分士兵在轮换务农,用几天的时间整备也是有必要的。这封信寄出去,赵幽兰心里总算有底了,原本林青山是否会出兵参与北伐一直是一个迷,现在差不多实锤了,林青山在书院的日子依旧逍遥,但是王彪之和谢安现在急的团团转,在多次隔空传书无果的情况下,王彪之领着一帮大臣来到了谢府,前线再次吃紧,而引发前线紧张局势的就是张翰撤离疾风岭的举动,秦军统帅亲眼看着张翰率军撤离疾风岭,没有选择追去与张翰一部交战,第一,张翰带走的人马也不少,足足八千人,而且张翰麾下毫无疑问属于精锐部队,高盛和陆飞两部也不是弱旅,再加上赵世安一部精兵,好像疾风岭上的守军更弱一些,第二,如果选择举兵东进,疾风岭上的守军攻击大军后方怎么办?而且狭长的补给通道就在疾风岭下,如果选择攻击疾风岭就不会有这许多战略上的考虑,唯一顾忌的就是地利,但是又一对比,两边都是山区,只是疾风岭更高更陡而已,于是秦军选择了进攻疾风岭,开始的一两天,秦军看到了希望,山上防守一片混乱,竟然有好几次攻上了山顶,张翰在的时候,这种事想都不要想,既然有机会肯定就不能放弃,于是围攻一直持续下来,秦军的战术也确实奏效了,第四天,山上的晋军各个都成了熊猫眼,数百人猝死,眼看猝死人数以坐火箭的速度赶超交战伤亡,山上的那些少将军们连忙调整对策,分出一部分人去休息,也打算用轮值战术对抗秦军,事实证明,一万人守疾风岭完全没有问题,之前他们太过于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紧张过度,比如寨门被攻下了,马上调两千人去抢回来,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之后还有好几道关隘才能上山,退守几个关隘完全没有问题,几个关隘守哪个都一样,不同的是,敌军在寨门被打退之后立马下山修整,然后另一波人接力攻山,如果放弃寨门,退守后面的关隘,敌军不可能退下山,要么原地修整,要么继续进攻,继续进攻的敌军只不过是强弩之末,晋军借助向下冲锋的地利在关隘下组织一次高强度的反击就能对敌军造成巨大伤亡,以及夺回失手的寨门,敌军原地驻守等待援军才是正手,但是这也是相对而言,寨门距离往后的第一个关隘三百步,海拔差距五十多米,晋军各个类型的投石器都能很轻松的够到秦军的营地,但是秦军只有大型投石器才能把石头扔到晋军的关隘上,偏偏秦军的大型投石器又运上不来,所以只能被白打,山上的石头储备绝对够一个月的用量,如果用完了还可以在山上就地开采,一座石头山上会缺石头吗?

再说敌军进攻下一道关隘,通道一边是下山的陡坡,另一边是近乎笔直的山壁,高度足有二十多米,如果秦军选择进攻,他们的攻击面只有一个狭小的关隘,宽度不到三十米,而晋军的攻击面约等于关隘的三十米加上山壁的长度三百米,投石器还可以叠加三百米以上的攻击面,这才是防守战的正确打法,往后也是一样的,秦军的攻击面不会变宽,而晋军的攻击面却是差不多累加的,这些并不是巧合和天然的地利,都是张翰苦心经营的结果,包括上山的路,如果敌军的大型投石器运不上来,那晋军的几台大型投石器是怎么上山的呢?闭着眼睛一想都知道这是张翰把投石器运上山之后才把路毁了的,山路的损毁和维修需要投入的工程力差距可以大到上百倍,再问那些少将军们为何不知道这些门道?第一,他们一开始就跟张翰不睦,张翰当然不会把这些事告诉他们,第二,敌军象征性的攻山根本就没有突破过寨门,张翰留下的这些后手自然也就没有施展的机会,他们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了,张翰离开疾风岭的时候并没有过多担心疾风岭的安危,因为疾风岭的防御力有多么强,他心里也是有数的,第二则是走得匆忙,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他离开后秦军会投入这么大攻势,

说回现实的交战,晋军一开始无奈放弃了寨门,退守第二道关隘,敌军趁势进攻,晋军士兵站在山壁上用石头攻击,秦军还没到第二道关隘就损伤过半,无奈撤军,晋军乘胜追击夺回了寨门。同样的剧情上演了三次,第四次秦军终于选择了正确的方式,攻占寨门之后原地驻守,待第二波援军到达一起向晋军进攻,有了前几次的教训,秦军也学乖了,紧贴着山壁向第二道关隘移动,山壁底部一定程度上是晋军石头的攻击死角,如果扔出的石头角度大了,无法命中山壁下的秦军,如果角度过小,扔到山壁上会被山壁弹开,同样无法命中敌军,不规则的山壁导致大多数地方都不能垂直向下投掷,由此,晋军的石头对秦军的威胁并不大,可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秦军一个巨大的破绽,如果这个时候晋军冲出关隘去与秦军交战,秦军这种无法变化分毫的一字长蛇阵又该如何应对?只是晋军一方暂时也还没想到这一层,这是两条大路的格局,其他地方的小路更不必说,路只有那么窄,秦军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攻上来太多人,这就导致秦军一直在面对数倍于己的晋军,战况可想而知。又过了两天,晋军猝死人数超过了两千,远超作战产生的伤亡,好在晋军越退越好打,就在第三道关隘和寨门之间跟秦军拉锯,秦军进攻卓有成效,但远远不足以取胜,连续七天的交战,那些少将军终于大致领悟了张翰设下的这些机关,但是为时已晚,全体将士的精神处在崩溃的边缘,不断有人撑不住倒下要小睡一会儿,其中相当大一部分一觉便睡到了阎罗殿,再也没有醒来,他们打赢了几乎所有的防守战,敌军的伤亡至少三倍于己方,但是不出两天,晋军的伤亡就会反超秦军,这是秦军统帅的阳谋,这些少将军们却没能想出破解的办法。归根结底还是太年轻了,年轻的资本就是几天几夜不睡觉感觉好像没多大事,但是手下那些上了年纪的士兵没有这么好的精力,而且这次战役已经持续了七天,他们这些年轻人也坚持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