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二十七章-南宁的局势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再说书院,也在同一天,林青山收到了蒋易的书信,战船全部建造完毕,而且已经全部试航,但是存在一个问题,士兵中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熟水性,在水面上颠簸几个时辰后便出现呕吐,伤寒等症状,而且蒋易也在信中明言,这些士兵的年龄基本上已经全部超过二十五岁,想要让他们适应船上的生活需要漫长的时间,一般来说都需要三年以上,读完来信之后,赵幽兰便开始出谋划策:“既然他们不熟水性就把他们调回来吧,再从林家庄挑选一些人换过去”,

林青山点头道:“好办法,给蒋先生回信,让冯天佐把队伍中谙熟水性的人和愿意留下的人全部挑出来编成一部,由丁力或者钱闻道统领,具体选谁他们自己决定,然后把船开到葫芦岛上去,海港依旧保留,但是重点发展海岛,其余的人全部撤回林家庄,蒋先生也一起回来!”,

赵幽兰疑惑地问道:“不从林家庄再调一些人过去吗?”,

林青山摇头道:“不用,有三五百人就够了”,

赵幽兰:“那武器呢?如果要用不到五百人防守一座海岛,起码要给他们足够的投石器和床弩”,

林青山:“也不用,后面我会安排”,

赵幽兰:“你这个时候把他们调回来是什么意思?”,

林青山:“没什么意思,正事做完了就应该回家,喜欢海洋的人我也给了他们选择”,

赵幽兰:“如果司马洪起了异心又该如何”,

林青山:“等他的战船造起来再说吧,葫芦岛距离海岸有一百四十多里,想要横渡这么宽阔的海洋作战,仅凭他现在那几条破船还远远不够”,

赵幽兰听完再也没有异议了,林青山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做出这么周密的安排,说不定在南征之前这些事情就早已计划好了,西南乱战之后,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林青山是为了那个海港才出的兵,但是现在又不一样了,事实证明海港只是一个跳板,真正的目标是葫芦岛,葫芦岛是以两个紧靠着的大岛为中心的群岛,周围还有几个小岛和数十个环礁拱卫,就两个大岛的地面面积就要比整个海港大三倍多,两座岛屿之间的夹缝也是两个天然的海港,赵幽兰去过几次所以对那里的情况还是十分熟悉的,因为试船的标准就是从海港到葫芦岛一个往返,可是就现在的情况看来,谁又能知道葫芦岛是不是下一个跳板呢?林青山究竟在图谋什么?吕梁山一战的战报前几天也寄回来了,几乎跟王彪之的回信前后脚到达,林青山心里毫无波澜,但是赵幽兰却显得大松了一口气,由于这件事,林青山第一次直接向王彪之求援,林青山愿意欠下这个人情就说明事情可能有点严重,没想到最后却是虚惊一场,两天之后,冯天佐收到林青山的书信,连忙按照林青山在信中的指令调整部署,这件事林青山之前没有跟任何人透过风,冯天佐他们只是感觉到林青山对于葫芦岛有些关心过度,但是由于海港的田地产业都还远远没有完成,所以葫芦岛上的事情冯天佐也没想那么多,起码暂时是有心无力,如果按照林青山的指示走,重点发展葫芦岛,那海港内接近完成的农田该怎么办?海港里不光有林家庄的士兵,还有两千多名平民生活,这些平民八成以上都是女人,林青山在信里也没有明示要怎样安置他们,如果按照以往的标准,林青山没说的事情就可以不管,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这些女人中有相当大一部分已经跟林家军的士兵有了事实上的家庭关系,本来按照林家军的军法,这种事情是禁止的,但是这些女人年岁都不大,而且亲人几乎都死在了西南战争中,是蒋易过来点过头之后才会有这些事,因为冯天佐手下的士兵大多数都是秦国降卒,现在基本上也都是孤家寡人,论起条件并不比这些女人高多少,都是乱世之中的苦命人,这么重大的变革光蒋易点头当然不行,写信给林青山询问对策,林青山是这样回复的:“婚姻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但是必须满足军婚的条件,这是铁律,以后这种小事蒋易做主就行了,不必上报”,林青山简短的回信详解了一切问题,婚姻自由,但是由于林家军的军法,现在只能名义上成婚,问题出在哪儿冯天佐心里当然有数,林家军的军法规定,林家军所有人成婚必须要有足够的生活物质基础,这一点非常好理解,为了婚姻的稳定,肯定要有足够的物质基础,这些事情在林家庄内根本不是个事,不管是不是军人,每个人成婚都会受到来自林小青的一份大礼,礼物的厚重程度取决于两人的家庭条件,条件好的只有标准的两匹好布,两百斤大米,五十斤白面六两银子,如果条件不好的,这个量会加到一个瞠目结舌的地步,没有房子的还会调人力给新人盖几间房子,但是海港内的情况就跟北伐结束前的林家庄差不多,全是草庐帐篷,连半片瓦都没有,这显然不能满足最基本的居住条件,其他的粮食,衣服,银钱的都好说,写一封信给林家庄,林小青雇几个商队就能送来,但是海港这边的房屋和农田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建起来,这是产能的问题,只有这么多人力,在建造船只的同时开垦经营出这么多农田已经是极限了,在这段时间中根本就不可能抽出多余的时间和人力来盖房子,但是这些事情只要再过两至三年,自然而然就解决了,林青山突然要求撤军回林家庄,和建设葫芦岛这件事完全超出所有人的意料,这意味着原来海港的建设差不多全白费了,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林青山调兵回林家庄摆明了就是为了北伐,所以海港这边不可能留太多人防守,这也跟林青山重点建设葫芦岛的指示相符,如果兵力不够,就只能依靠岛屿的天然地利来维持防御,可是现在海港的生活正在慢慢变好,会有人愿意搬到葫芦岛上去吗?如果大多数人需要撤回林家庄,那些跟士兵们有家庭关系的女人怎么办?受伦理思想的束缚,她们现在属于不洁的人,现在海港里绝大多数的人跟她们都是一样的,林家军也跟她们相处近两年,相处也很好,但是让她们这种身份搬到林家庄去生活,这怎么可能?冯天佐越想越头疼,连忙召集所有什长以上的军官开会,不多时,大多数人包括蒋易和那些闲下来的女人们都来到了大帐外的空地上,之所以这么迅速。一则海港不大,二则冯天佐是以紧急军情的名义召集他们的,参会的人太多,只能在大帐外面举行,冯天佐从营帐里搬出一把椅子给了蒋易,蒋易接过椅子之后随之坐下了,他也明白他如果不坐只是图耗时间,没有任何意义,其他的人或原地站在,或坐在地上,包括冯天佐也是站着的,再者,看这架势这会一时半会儿也开不完,他也大致想到了这场会议跟前些天写给林青山的报告有关,冯天佐朗声宣读了林青山的来信,所有人目瞪口呆,蒋易也投来了异样的眼神,林青山的来信非常简短,全书不到一百个字,但是信中的内容太过惊人了,仔细一想,林青山也没说什么,只是很常规的调整部署,但是现在海港里的情况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在场的人沉默了整整五分多钟才有一个什长站起来发言:“冯统领?林将军说只留谙熟水性的三五百人,这就真的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了吗?”,丁力在一边回答道:“竖起你的耳朵仔细听,林将军也说了想留下的可以留下”,这个什长好像是丁力手下的人,听完那人便坐下去了,冯天佐大声问道:“各位,先把你们属下有意回林家庄的人估计一下,从右至左,累加报数”,冯天佐说完之后下面哄乱了一阵子,然后开始有人报数,同时下面也平静了下来,“三”,“五”,“九”,“十五”,“十八”。。。。。。从右至左,全部统计下来,竟然只有七百多人愿意回到林家庄,这时海港内除了留在外面的警戒哨,所有士兵和平民都凑了过来,今天的会议很大程度上会绝对他们中大多数人的一生,他们有权利来发表自己的看法,也应该有自己的意见,见此情形,冯天佐又问:“所有人坐下,港内的百姓们,愿意去林家庄的站起来看看有多少”,此言一出,所有人连忙坐下,面上站着的竟然一个都没有,冯天佐再问:“留下的人,愿意去海岛上的又有多少,站起来看看!”,这句话落地,陆陆续续有几十个人站起来,全是林家军的士兵,紧接着,又有几十个女人站起来,“坐下吧”冯天佐在原地辗转踱步了半晌,想了又想,没什么好问的了,现在这个局面已经很清楚了,真心想走的只有这么点人,甚至更少,无话可说,赵世安挥手道:“散会吧!”,然后低声对左右说:“各位统领和蒋先生跟我来帐里议事”,冯天佐令散会后,没有几个人真的离开,渐渐的,近四千人聚成许多个团围,在一起切切私语,也有一部分林家军士兵依旧坐在原地,等待营帐里商量出最后的结果,营帐里冯天佐先问了所有人对这件事情的看法,蒋易首先发表意见:“林青山也在信里明说了,想留下的可以留下,这点不用勉强,就算是林青山在这,多半也是这一句话”,冯天佐回答道:“这一点我当然知道,林将军宅心仁厚,肯定不会拆散任何一个家庭,但是林将军调兵回林家庄是为了北伐,如果我们只有几百人回去,林将军北伐势必会调走林家庄内所有兵力,届时,林家庄的安危又该怎么办?”,蒋易不确定的说道:“只要王彪之还没死,林家庄应该不会有问题”,蒋易这句话让所有人都不能理解,天下谁人不知林家庄和谢家现在是事实上的同盟关系,但是在蒋易眼中,似乎王家比谢家还靠得住,若是以往,众人肯定会询问个因由出来,但是上次杭州一战,蒋易向就给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意见:“王彪之肯定会保护林青山”,当时没人听他的,但后来事实证明蒋易的判断完全正确,冲击禁军,王彪之若是心存歹意,当场就能以叛乱的名义杀了林青山,结果王彪之当场庇护了林青山,随后在朝堂上帮林青山脱罪的也是王彪之,谢安在这个过程中反而没什么建树,当然,这也是因为有王彪之主事,只要谢安不存心坏事,他说不说话倒也无所谓,后来王彪之又带头,百官罢朝,可谓给足了林青山面子,从那时起,整件事情的真相才浮出水面,城里周家,陆家等世家挑衅是受人挑唆,后来陆鸣也供述这些人就是马文才和一些不明身份的人,而太守府的刺杀一度将林家庄的怀疑引向了王彪之,后来所有人才想到,掌管禁军的除了王家,恒家外,还有皇室,所以王家和林家庄之间虽然没多少交际,但是王彪之确实对林青山很好,这是一件没办法解释的事。所以蒋易这么一说,好像也是一个事,王凝之的事情最多也就算是王家对林家庄不放心,也没什么大问题,毕竟双方都不熟。可是就算有着天大的理由,王谢两家再靠得住,也还是不如把林家庄的安防放在自己人手上。所以冯天佐摆手道:“此事关系重大,只能由林将军裁决,还有一个问题,若是真的遵从自愿的原则分兵,现有的建制会乱,而且会很乱,回林家庄的,有林将军安排,不妨事,但是海港这边的事情需得我们先建一个草案,起码要维持这边的稳定,林将军如果有后续的安排,也会容易一些”,然后所有人三言两语的开始讨论起来,没过一会儿,外面传来一个老妪的喊声:“冯统领,草民高氏求见”,紧接着,又有叽叽喳喳的拜见声传来,看样子那些女人们派了代表前来,“进来吧”,冯天佐无奈的招呼道,这么大的变动她们肯定会有话说的,冯天佐话音落地,两个老妪领着十多名少女进到营帐,由于此时营帐里也不得许多空闲,那些年轻女子见状只得赖在门口,两个老妪上前问话:“老身高氏,秦氏拜见诸位统领,蒋先生”,

冯天佐问道:“婶子,直接说吧!”,

那个姓高的老妪往前一步,满脸无奈的说道:“冯统领,林将军下令撤军回林家庄,此番举动要拆散好多好多的家庭眷侣,老身斗胆前来一问,此事可否商议,或是有何转机?”,

冯天佐亦无奈的回答道:“林将军不会拆散任何一个家庭,这一点,我就可以向你保证,他们也是我们的麾下,是我们的兄弟”,

高婶:“冯统领,道理我也明白,林将军断然不会做出这种棒打鸳鸯的恶事,可是现如今,许多军爷都坚持要走,我们这些妇人那里留得住,可怜那些姑娘,先是被蛮族**,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嫌弃她们的知心郎君,如今又要分走两路,之后又有何人能接济她们啊?”老妪说道此处,竟是声泪俱下,冯天佐在军案上重重一拍,立身而起,眼神中流露杀机:“何人胆敢行此三心二意,丢妻弃子的禽兽之事,天理难容,林家军的军法亦难容,所说何人,我必杀之!”,此时营帐里诸位统领的脸色也不大好看,这种事情不但严重影响林家军的名声,也违反了林家军的军法,必死,那老妪连忙解释道:“统领息怒,非军爷们三心二意,他们执言要回林家庄效忠林将军,也曾苦劝他们娘子随他们一同回到林家庄,可是这些姑娘身子不干净,若是去了林家庄,岂不污了那片净土,也生怕污了林将军和两位夫人的眼目啊!忠义难两全,冯统领勿要错怪了他们”,

冯天佐一听随即释然:“不至于此,她们现在也是林家庄的子民,林将军临走时再三嘱咐,若敢妄言损人名誉者,必杀之,林家庄也不讲究从一而终,大家好聚好散,另行婚配者少说也有数十例,断断不会跟她们提起过往之事”,

高婶:“统领,你不要说了,越说我们越伤心,她们也不知是上辈子伤了几许阴德,要遭此横祸,此生蒙林将军搭救收留已经无以为报,怎敢僭越了分寸,只有等来世投胎投到林家庄,当牛做马以报大恩!”,冯天佐长叹了一口气,整个营帐沉默了下去,只剩那些女子的低声哭泣,这个结果不光冯天佐早有预料,所有人都能想到的,想让她们自愿去林家庄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林家军的士兵们想要回去效忠林青山又有错吗?难道真的忠义难两全?想不出别的好办法?众人刚这样想着,那高姓老妪继续说道:“冯统领,若军爷们要以忠义为上,我们也不敢强求什么,但是许多木已成舟之事需得有个名分啊,男人远行,总也得给姑娘们留个念想不是?”,

冯天佐大手一挥:“这个请婶子放心,待会儿我马上把所有姻缘悉数上报夫人,不会遗漏一人,先前无法正婚,实属无奈,若此事半月之内不能办妥,我冯天佐以死谢罪”,

那老妪长叹道:“要如此,我们也无所求了,多谢冯统领的大恩大德”,说完,众女一齐向冯天佐跪地叩首,

冯天佐连忙上去扶起两个老妪:“两位婶子请回吧,今晚我会差人将此处情况上报林将军,请林将军定夺这诸多事宜,请诸位宽心”,两个老妪起来之后面露为难之色,

磨蹭了近十个呼吸才缓缓说道:“冯统领,老身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冯天佐疑惑地问道:“无论何事,今日都可以说与我听,我也好一次办完”,高婶“哎,那些姑娘们虽然蒙难,但终究是女儿之身,抹不开面子,之前军爷们各自都挑选了钟意的姑娘们结成眷侣,但有些姑娘们心里也有钟意之人,冯统领能否顺了姑娘们的心意,让他们见见,成与不成全凭天意”,

冯天佐摆手道:“高婶子,这件事我万万不能答应,现如今,军中的年轻小伙们该配的差不多都配了,剩下的人均已过了而立之年,而姑娘们大多数都还不满二十,年岁悬殊太大,且这些人征战沙场十多年,身上多有伤病,姑娘们大好的年华,不可耽误了她们”,

高婶:“冯统领,苦命之人只要有个安身立命的所在就知足了,哪还敢奢求称心如意种种?”,

冯天佐:“哎,高婶子,这事我真的帮不了,姑娘们无论是样貌还是年龄,都是上上之选,且不说还有很多读过诗书,我手下这帮人是什么情况我比你清楚,识字过百的半数都在这个大帐里了,他们就是一帮泥腿子出身,祖上就没富贵过,投靠林将军之前,也是屡战屡败,是跟了林将军之后才渐渐活出了个人样,婶子不要多想我们比那些姑娘们高贵多少,说实话,那些年轻小伙们高攀上姑娘们我心里就很过意不去,我作为他们的统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成了这么多的荒唐事,此事万万提不得,往后的时间还长,姑娘们一定能遇上一个好的归宿”,

“这。。。”,两个老妪又求了几句,但冯天佐均断然拒绝,眼见没有半点希望,众女才缓缓退走,然后又是一个沉默期,过了多时冯天佐才问道:“各位,别光我一个人说啊,你们也提提意见!”,

众人齐致一词:“没意见,冯统领定夺就好”,

冯天佐转而问道:“蒋先生,您有何良策?”,

蒋易摆手道:“我只是一个工匠,这个会议我本都不该参与,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林青山既然在信中提到了想留下的可以留下,就说明他已经考虑到了这个情况,愿意留下的肯定能留下,其余的直接去问林青山吧,这事有点复杂,我们说了也没用”,

冯天佐点头道:“好吧,事情紧急,你们和蒋先生料理后事,我即刻亲自去找林将军,问清事情的处理办法”,

丁力问道:“时间怎么办?你一来一回起码要三天,我们三天之后再动身,回到林家庄至少也是六天以后的事了,你要知道,林将军调我们回去很可能跟赵世安那边的事有关”,

钱闻道插话道:“这样吧,明天派三个小队先送蒋先生回去,我们晚回去几天应该不妨事”,

冯天佐叹气道:“也唯有如此了”,

冯天佐说完立即动身离开,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很多,但是在众人的商议下都很快得到了解决,唯有一件事,那就是让谁留守西南,林青山让他们在丁力和钱闻道两人中自选,两个人选的客观条件都没有问题,冯天佐是肯定要回去的,刘胜熊处理起非军事政务来脑子可能有点不够使,就只能在钱闻道和丁力之间选择,两人勉强都有统领一方的能力,钱闻道的能力要强于丁力,这一点从两者主管的部队上也能看出来,钱闻道和冯天佐统帅的都是中军,丁力是右军统领,可是钱闻道长期都是冯天佐的副将,两人私交好,从来没有分开过,两人的合作也从来没有出过问题。要是强行把他们分开,冯天佐那边肯定会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影响,而丁力在林家庄有家室,姑舅堂表一应俱全,未婚妻也早就说好了,婚期就在明年年初,这个时候把他留在海港这边似乎不大合适,以后也不大合适,毕竟在林家庄还有一大家子人,最后还是丁力点头接受了这一重任:“钱统领,打仗我不及你和冯统领,希望你们回去之后不要辜负林将军的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