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17章 亲自吃饭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那倒不至于。”武修尴尬地笑了笑,他对任阳说道:“我的意思是这样,你帮我把这道题做了,我帮你介绍女朋友怎么样?”

“真的?”任阳瞬间精神了,不过他转念一想,有些疑惑地问道:“可是以你认识的那点资源,你有人选吗?”

“你觉得她怎么样?”武修用手偷偷指着洪月,小声对任阳说道。

“不行!”任阳毫不犹豫拒绝了,他转头看了眼洪月的方向,发现她并没有看自己这边后,这才接着小声说道:“她太虎了,我怕她打我。”

“——”

“不过我觉得瞿依依就挺好的,只是我担心她看不上我。当然这不是我的问题,是她眼光的问题。”

“——你放心,只要你把这道题做了,我肯定给你介绍别的女孩。”

“我可以相信你吗?”

“我用刘氓的名声保证。”

“刘氓有名声吗?”

武修想了想,摇摇头说道:“那以我的名声保证。”

“你有名声吗?”

“我——”武修忍住想动手的冲动,保证道:“只要你帮我做了这道题,我不给你介绍女朋友的话,就让我这辈子找不到女朋友。”

“我靠!这么狠?”任阳有些诧异,他笑道:“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相信你。”

“——”

任阳从武修手里接过习题册,问道:“哪道题?”

武修使劲平复了下自己的呼吸,然后给任阳指了指。

任阳的学霸之称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他只是大概看了看武修手里的题目,很快就拿出草稿纸和笔开始写了。

没过几分钟,一份题目的答案便呈现在了武修眼前。

而至于给任阳介绍女朋友,武修还真想不到合适的人选。他本来想把洪月介绍给任阳,但任阳担心会被洪月打而直接拒绝。可是他认识的女生又不多,不得已只能让洪月给任阳介绍了。

毕竟武修把题目的答案拿到手后,洪月就输了。

洪月也很豪爽,在武修提出这个要求后,她当下就答应了。

刘氓是在下午最后一节课前才回来的,再次看到武修,他一脸幽怨的表情。这让武修很郁闷:又不是我让你留在周连海那里的,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本来武修想跟刘氓讨个说法,不过转眼一想,要不是刘氓,自己也不可能那么容易逃过一劫。

“算了,就当打平了。”

这么想着,武修突然又觉得生活美好,心情愉悦。

一转眼,下午最后一节课下了,又到了吃饭时间。

武修并没有选择和刘氓一起去吃饭,而是坐在座位上,随手拿起洪月带来的一本杂志心不在焉地看着。直到眼角偷瞄到旁边的瞿依依做完题准备去吃饭,武修这才不远不近地跟着。

很快,瞿依依来到了食堂。

看到瞿依依去打饭,武修想了想,在另一个窗口打了份饭。他决定一会等瞿依依吃饭的时候,自己便跑去瞿依依吃饭的桌子上跟她“偶遇”。

没错,这也是武修没有直接跟瞿依依打招呼或者约她一起吃饭的原因。毕竟二人还不太熟,而且他曾听刘氓分析女孩子,说女孩子特别相信缘分,“偶遇”会比直接约的印象分更高,将来的成功率也更高。

武修一边打饭,一边思考着等会吃饭的时候应该和瞿依依说的话题。他可不希望到时候和瞿依依大眼瞪小眼,而且人家还不一定瞪他。

“帅哥,你要的蛋炒饭好了。”食堂阿姨喊道。

“噢!”

武修点点头,端着自己的饭转头看眼,不远处的瞿依依也正好打完饭。

“现在她应该要找餐桌了吧!”武修小声嘀咕道。

这时武修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瞿依依并没有找餐桌,而是直接朝食堂的出口走去。

“我靠,她居然打包了。”

武修这才看清楚瞿依依手里拎着的饭盒,不过都已经跟她这么久了,武修觉得必须要有点收获——最起码的“偶遇”不能错失,于是他赶紧跟了上去。

在食堂的旁边是开水房,当武修看到瞿依依时,她刚好从开水房出来。

和瞿依依四目相对,武修愣了下,眼神不自觉地看向一边,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正好看到瞿依依一只手拿着饭盒,一只手拎着水壶,武修开始没话找话,说道:“那个——邻桌好!这么巧啊,没想到你还亲自打水。”

说完后,武修才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这时瞿依依冲武修翻了一个白眼,看着武修手里还端着的蛋炒饭,她冷笑了两声,说道:“真巧,没想到你居然也亲自吃饭。”

“——”

看着瞿依依逐渐远去的背影,武修直接郁闷了,他觉得这一次制造的“偶遇”实在是太失败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刚才两个人正面接触,自己居然不知道要跟她说些什么。

明明之前设计了很多面对她的搭讪台词,可刚才怎么一句都想不起来?

武修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他低头看着手里的饭,突然觉得有点饿了,于是转身又走进了食堂……

上晚自习后,武修一阵胡思乱想,迷迷糊糊中便熬到了放学。不过他并没有着急离开教室,而是告别刘氓,依旧默默等着瞿依依。

半个多小时后,武修用眼角瞄到瞿依依开始整理东西,然后拿了几本书准备离开教室,他一下来了精神。

来到走廊上,武修看到瞿依依刚好走到楼梯口。他赶紧追上去,假装一副惊讶的表情说道:“真巧啊邻桌,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我刚做完最后一道题。”

瞿依依转头冲武修笑了笑,问道:“这次怎么不在后面跟着我了?”

“——”

武修突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他很想问问瞿依依:既然你知道我跟着你,那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不过在看到瞿依依对着自己笑的时候,武修又觉得无所谓了。他隐约记得某年某日某历史老师在讲课的时候提到过一个君王,说那小子为了博得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结果导致自己的国家被灭了。而现在自己只是尴尬了点就让美女笑了,他觉得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