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二十六章-疾风岭的大战开始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很快,敌军开始在山下集结,在夜幕降临前发动了一波攻势,走在后面的两个年轻人站在远处遥望一波又一波的秦军呐喊着往山上攻去,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他们跟随张翰离开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那个长期没怎么说话的年轻人问道:“这难道就是张翰急着离开的原因”,

另一个摇头道:“不是,是秦军眼见张翰全军撤走,对疾风岭的一次尝试性进攻,若是敌军早有准备,不会连投石器都不带,敌军的阵型杂乱无章,他们也是临时决定进攻的”,

“他们守得住吗?”,

“如果连这都守不住,他们也不用打仗了”,

“进攻疾风岭如此艰难,为什么不来追击我们?”,

“可能是因为畏惧张翰,也有可能是畏惧林家军”,

“林家军就只有几十个人,有什么好怕的?”,

“昨天晚上就是这几十个人差点让敌军伤亡过千”,

“昨晚那一仗敌军输得这么惨?”,

“我刚好在山崖上巡营,看见了全过程,林家军的伤亡不会超过二十,甚至可能连个受伤的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林家军是当今天下最精锐的野战军,而他们是林家军中最精锐的,昨年你们陆家的五百精锐对战林家军一百多人,结果如何你比我清楚”,

那一个少年脸色逐渐沉了下去,他的家族也因此地位一落千丈,他怎么可能不清楚,那个开朗的少年见这个少言的少年脸色不太正常,拍了拍他的肩膀:“之前我们聊过了,你堂哥陆鸣可能还没死,但是你现在过去问他们,他们肯定不会承认劫夺钦犯的罪名,如果这次我们能帮林家庄一个忙,说不定陆鸣的事还能商量”,“我明白!”

张翰也驻足观看了一会儿疾风岭的战况,见战况稳定过后才跟着大部队一起前行,齐达骑马凑上来问道:“后面那两个是什么来路?”张翰认真的回答道:“这两个人应该没问题,一直都很顾大局,大一点的那个是梁城高太守的儿子,名叫高盛,另外一个不怎么说话的那个是豫章陆家的陆飞,这个豫章陆家跟你们林家庄还有点渊源,上次你们大闹杭州城,当时指挥几个家族联军的人就是他的堂哥陆鸣,但是你们放心,如果陆家的这一波人再没了,那他陆家恐怕就彻底走下坡路了,所以他们现在绝对不敢再背后捅刀子的,陆鸣是陆家重点培养的下一代家主,这个陆飞是他的副手,方先生说这个陆飞很有可能是陆家唯一可以指望的接班人了,其他的后辈难堪大任,他自从带兵参加北伐以来,行事一直都十分低调,他什么时候跟高盛搭上的不太清楚,但是这两人一见面就像是粘在了一起,两人的脾气也对得上,都很低调,爱好文艺,识大体,也有胆识”,

齐达:“那个高盛能说详细一点吗?”,

张翰:“这个人看不穿,行事很有条理,他来疾风岭之前先率军在疾风岭周围转了一圈,上山的时候还有八天的军粮”,

齐达:“你的意思是他有可能在疾风岭外面还藏了军粮”,

张翰:“就算有也不会太多,指望不上”,

齐达:“既然他这么重视军粮储备,那就让他去运输军粮吧!”,

张翰:“一千石吗?”,

齐达:“王丞相做事,只会多,不可能少,他的人准备好了之后,小旋风会去给他们带路”,

张翰:“好,我去跟他们说!”,说完张翰就把运输军粮的事告诉了高盛他们,陆飞质疑道:“现在天都快黑了,还让我们去运输军粮?”,张翰无奈的说道:“林家军这边的事情有点急,能早点尽量早点吧,如果你们确实有难处,我可以让我的人去”,高盛呵呵一笑:“这事我应下了,运粮这种美差轻松安全,多谢张将军关照,我即刻准备,一刻钟之后让林家军的兄弟过来带路吧”,高盛说完还不忘教训陆飞:“陆贤弟,粮草乃为征战之根本,能多不能少,运粮能快一刻便是一刻,我们虽然才离开疾风岭,但是身上只有一两天的军粮,若是粮草运得慢了,明天断炊的是我们,张将军他们还有一天的储备”,张翰见高盛应下就离开了,

张翰离开之后陆飞才问道:“他们为什么让我们这个时候去运输军粮?”,

高盛:“因为我们身上只有一天的军粮,而军粮运到这儿起码要一天的时间,军粮晚到半天我们手下的兄弟就要饿上半天,这也是为什么张翰他们选择带两日之粮离开,而不是一日,三日,让我们的人去运粮,可能在回来的时候正好用运输的军粮续炊”,

陆飞:“那我们岂不是?”,

高盛:“没什么区别,我研究过林家军作战,他们从来没有断过军粮,现在我们靠上了林家军,不用担心断粮,我也正好可以看看林家军的储备”,

小旋风带着高盛手下的两千人前往庐江北岸运输军粮,其余人则在齐达的带领下来到一处山脚,赵世安把张翰和高盛与他们请到山上,此时夜幕已然降临,几人趁着夜色上山,赵世安面前的地上摆着一副现化的地形草图,张翰他们来了之后赵世安直入正题:“这幅图上一共画了二十七个点,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二十七个点全部堵上”,

高盛疑惑地问道:“封锁这么多通道至少需要三万人”,

赵世安摆手道:“不用那么多, 每个点有二十个人就足够了,只需要砍树搬石头做路障,把这些路全部封死,让战马无法通行就行了”,

高盛再度问道:“让战马无法通行?那人呢?”,

赵世安回答道:“人无所谓,可以放他们过去”,

张翰:“如果他们要移开路障怎么办?”,

赵世安:“用弓箭和石头拖延他们的速度就行,我选的这些点地势都很好,站在山上可以向下投掷石块,只要准备足够的石头,就没有人能从这些地方过去”,

张翰:“如果他们不计伤亡强冲怎么办?”,

赵世安:“还是那个办法,拖,切记不可与他们短兵相接,这些人每一个都能以一当十,我的人会一直跟着他们,他们不管到哪,我的人都能在半个时辰之内赶到支援,所以你们设置的路障一定要能拖延半个时辰以上的时间”,

张翰:“明白了”,

最终张翰选了十七个点,高盛和陆飞一起选了十个点,散会之后张翰三人便给手下人分配了任务,并连夜将人手分散到各个点,明天天一亮就开工,第二天,虽然晚上大多数人都没有睡好,但是一大早就起床开工了,按照他们各自将领的说法,只要把手里的活干完,剩下的事就是躺在山上天天睡觉,平均两百个人一组,上面安排下来的活计最多五天就干完了,然后就可以休息十天以上的时间,相比赵世安这边的咸鱼生活,疾风岭的情况可谓乌云压顶,山上的少将军们大清早就被警钟惊醒,来到山头一看,敌军已然全部来到了疾风岭下,各种投石器,攻城梯,床弩等武器摆满了整个河谷,现在山上所有人都在不停的咒骂张翰和赵世安,他们能想到的肯定是因为张翰提前得知了敌军将要大举进攻的消息,所以才急匆匆的离开了疾风岭,敌军从上午九点开始进攻,然后直到傍晚才收兵回营,鏖战一整天,由于刚刚接手防务,很多事情都还不适应,第一天的防守战山头上乱成了一锅粥,而这些少将军之前都是各自为战,没有统一调度,一度差点被敌军攻上山来,疾风岭地势险要,但总有几个薄弱点需要重点防御,那些薄弱点仅有一部人马是远远不够的,但是有的地方地势险要,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是也部署了一部人马,这就显得兵力有点多余,可是将自己麾下的人马调度给别人使用,任谁都不情愿,但是很多事情不是不情愿三个字就能化解的,为了守住这些薄弱节点,必须进行总体调度,几个少将军为此在议事厅围着一张地图合计了一宿,终于敲定了最终防御方案,没有分兵,而是调整了各自的防区,上山的两条路由最强的两部人马各守一条,后面部署一部人马作为后援,用于抢修工事和填补兵员空缺,其他的人马很好安排,扼守险要地形只要有脑子和半只手就行,他们手下的士兵也跟着他们的糊涂将领们一起熬了通宵,第二天敌军来袭时,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但是生死关头,也没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秦军似乎发现了晋军精神状态不佳,这一天的进攻一直持续到深夜,等秦军人马也坚持不住了才缓缓撤军,然后秦军转换了思路,正面两条大路强攻,其他小路慢慢往上蹭,多梯队轮换,就在晋军的寨墙下跟晋军对耗,二十四小时不停的进攻,不得不说,秦军找到了机会,将他们的兵力优势发挥到了极致,两天以后,疾风岭已经是狼烟四起,战斗最为激烈的两条大路稳住了,但是其他的小路数次被敌军突破,好在这些小道实在太过艰险,不能快速输送兵力,不利于秦军扩大优势,每次都被晋军堵了回去,现在的局势如果放在张翰手里,只需稍稍做出调整,即可稳住这摇摇欲坠的局势,只可惜疾风岭上的年轻人们似乎不具备这样的能力,疾风岭激战三天过后,疾风岭上的守军伤亡还不算大,但是连续作战三天产生的精神力消耗使这些人正处在一个崩溃的边缘,如果秦军的攻势再持续两天以上,晋军一方的猝死人数绝对会超过伤亡,秦军一边由于人数优势,用两梯队的方式轮流进攻,精力消耗很一般,而这时,赵世安一边的二十七个路口差不多全部被封住了,原计划二十个人的活计实际上增加到两百个人,效率肯定要高出许多,再有两天,这些路口关隘便可以用固若金汤四字形容了,前一天中午,运粮部队从江边回归,刚好接上了大军的炊火,王彪之一共筹集了一千三百石的军粮,战马基本上不用参与作战,所以用放牧的方式就能维持,近八千人的军粮供给,不出意料的话,这些军粮够大军一个月了,而林青山预计的出兵日期是十三天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