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一十六章-张翰的实际情况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万玄风清晨下山,甚至连早饭都没有吃,林青山等人在根本就不知道他走得这么匆忙,所以送行一事也就无从谈起,

第二天,赵幽兰也没有给林青山这个自私的小人好脸色看,倒是中午时分,祝英台趁着林青山出门来找到了赵幽兰,这可真是奇事一桩,平常祝英台见到赵幽兰都会绕道走,根本不敢接近分毫,怎么今天找上门来了,“林远山他出门去了,你有什么事让我转达吗?”,

祝英台:“不是,赵老师,我是来找你的”,

赵幽兰目光一冷,瞧祝英台这鬼鬼遂遂的模样,必定说不出什么好话:“要是公事,你敞开了说,要是私事,你就请回吧”,

祝英台:“我是想请您帮我给林将军寄一封信”,

赵幽兰:“你说谁?”,

祝英台:“他的哥哥,林青山”,

赵幽兰:“给我吧!”,

祝英台:“谢谢!”,“祝英台把信放下之后就离开了”,不久之后林青山回来,祝英台拿出信件在他面前晃悠了两圈:“你祝贤弟写给你哥的信”,林青山:“信上写些什么?”,赵幽兰此时才拆开书信念到:“林将军,我是你弟弟的同学祝英台,您现在一定知道了万玄风老先生正在为北伐大军运送粮草,他在书院对我们说林家军可以帮到他们大忙,所有我向请您派兵协助万先生,我相信你是一个忠义爱国的大英雄,一定会帮助万先生的”,林青山听完信里的内容表情有些不大自然,赵幽兰则是一脸坏笑:“莫名其妙的成了大英雄。这些可怎么是好”,林青山细想了一圈,然后淡然的说道:“所以一定要让她明白,我们林家庄不是开善堂的,写信给赵世安,让他们千万不要掺和进来,保持之前的准则,不要产生伤亡,另外再写一封信给祝英台,过几天再交给她,就写我考虑考虑,这样就行了”,赵幽兰皱着眉头问道:“难道在你看来做一件好事是亏本的吗?”,林青山:“那当然,没赚就是亏,更何况这种还是义工活动,投资巨大,半点回报都没有,一个好名声拿来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能当钱花吗?”,

张翰所在的前线,自从那两次战役打完之后,敌军便收缩防线不肯出战,张翰他们再也没有找到机会,于是就准备打道回府,但是北伐大军的决策层对此却有了另外的看法,张翰手下的部队战斗力如此惊人,分派在西线战场担任防守任务太屈才了,谢玄对此没有发表看法,表示上报谢安,让谢安裁决这件事,张翰他们回不回去都有说法,回去了可以确保大军的侧翼安全,留在中军多了一支精锐部队,但是大帐里的其他人或许还有别的想法,那就是让张翰打头阵,他们在后面收战功。就看准了张翰和赵去病两个人没有后台,也是因为如此,谢玄才拿不定注意,而张翰本人却很想返回西部战区,出于各种原因他都想回到西部战区,况且他本身也没想过在中央战区待多久,只是打算过来帮帮场子,好在不久之后,圣旨下达,让张翰回到西部战区防守侧翼,这下张翰想走没人拦了,但是中央战区的大局又起波澜,敌军的先头部队遭受重创,但是敌军十万大军还是到达了前线,危急二字暂时还不存在,但是两面夹击的态势让晋军压力陡增,同时军营内有传出即将断粮的谣言,军心动摇,尚未交战,晋军便先输一阵,敌军派来的这十万援军可不是善茬,其中有两万是苻坚的御前龙武卫,苻坚两大王牌之一,货真价实的精锐部队,地位相当于晋军的虎贲军,眼看大战一触即发,张翰若是在此时离去,中军诸位将领心中难免不安,现在没人敢强留他们,但是各路将军和监军之类的人频频来访,想让张翰以‘大局’为重,暂时留在中军,谢玄此时往中军大帐里一看,俱是能征善战之辈,但是能挑大梁的只有张翰一人,所有人对张翰都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仿佛派他去镇守一个关隘便万无一失,让他带兵出击就一定能凯旋而归,回想张翰光辉的战史,自从跟了林青山之后未尝一败,赵去病一直猛冲猛打取得的战果反而不如张翰,

夜深以后,张翰与方魁密议:“方先生,如今的局势你怎么看”,

方魁摇了摇头道:“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趁早脱身为好,你难道还指望他们会像林青山那样把军功向丢破烂货一样一脚踢给你们?”,

张翰:“这个我明白,可是当下我们如何才能脱身?”,

方魁:“中军情势危急,但是跟我们这些小人物关系不大,我们回疾风岭守住那一亩三分地,到时候即便兵败,我们也可以脱身,不至于背黑锅当替死鬼,至于中军,这是个建功立业的好地方,但是风险与收益同在,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林青山一直在准备北伐,但是谢家和王家不想轻易动用林家军,毕竟每次打仗,林青山都能大捞一笔,这次他磨刀霍霍整整一年,所图甚大,若是情势危急,自有谢丞相和王丞相与林青山去周旋,有他们在,这天塌不下来,咱们没必要为了眼前这点过眼云烟冒这么大的险,升官除了那每年增加的几百两银子的俸禄,什么好处都没有,不值得,现在这个情况我们直接走了也会落下话柄,只能等西线有战事,我们趁机请战返回疾风岭”,

张翰:“好,就这么办”,

再说万玄风这边,离开尼山书院之后他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建康与谢安会面,见到谢安之后,谢安问道:“万兄,难得你主动上门来找我,有何事相告?运粮队还需要什么配置吗?”,

万玄风:“尼山书院的林远山给我们提了一个方案”,

谢安:“林远山?”,

万玄风:“对,他建议我们将交战地点放在平原上?我想过了,按照敌军前两次的突袭来看,他们的将领也不是傻子,若是按照我们原有的计划进行布置,敌军未必上当,毕竟他们可以选择任意一个点进攻,没有必要冒任何风险,而且林远山他似乎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敌军的骑兵在狭窄的山区地带通行不便的情况,这恐怕也是我们计划的漏洞,敌军虽然以骑兵为长,但是运粮大军在狭窄的山区道路上同样面临战线太长的致命弱点,敌军未必会放过这个机会,如果敌军统帅是林远山的话,八成会把截击地点放在山区地带”,

谢安:“可是敌军战斗力太强,若是运粮部队在平原上受到冲击,稍有不慎就会全军覆没”,

万玄风:“不妨事,我们以长枪拒之,四万人对四千人,十对一难道还打不赢?若是敌军真要死战,我们换了他们这支精锐也值得”,

谢安:“没必要,林青山好像对这支部队动了心思,年前很有可能对他们动手,在此情况下跟他们死磕已然没了之前的意义,而且我们之前派出五千精锐铁骑加三千步兵截击敌军这支部队,即便在现实的战场上遭遇了诸多负面的客观条件,但是我军阵亡五千却只换得敌军数百人的伤亡,敌军这支部队不可小觑啊”,

万玄风:“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尽量保全人手不要损失太多,我计划在交战地点选在提督原”,

谢安:“可以,万兄,回来之后,准我请你吃一顿便饭?”,

万玄风:“我若还能活着回来,必定前来赴宴,十几年的粗茶淡饭,也吃腻了,今年来你谢府吃一顿好的”,

谢安:“万兄,你如今已经年过五十,不可再像年轻时那样率军冲锋了,大军也需要你的调度”,

万玄风:“习武之人不似你这般文弱,才五十五而已,还能再打十年,行伍之人死于沙场也算死得其所”,

谢安:“哎,万事小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