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零七章-其他人对赵幽兰的看法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回到林府后,赵幽兰进门对林青山所在的院子喊道:“公子,我回来了”,林青山立即回应道:“你自己搞自己的事吧,今天没有别的安排”,赵幽兰闻言便抱着资料回到自己房间开始整理,上午平安无事,中午的时候林小青出来帮着赵幽兰煮饭,但是到了下午,赵幽兰的噩梦开始了,林青山的院子里不是传来巨响,那是金属的摩擦声和子弹的破空声,受到这种程度的干扰,赵幽兰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专心做事,后来索性放下了手里的正事,出府去散心,蒋易曾经多次跟她说过,林家庄处处透着诡异,有很多连他都看不懂的地方,比如,林青山在东南方向修了一道城墙,东北方向是一条蜿蜒的山路,这条路也是林家庄早些时候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时至今日,林家庄的道路已经是四通八达,但是由于林家庄所处的地理位置太过尴尬,这些路除了目的地林家庄的人或者商队,其余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林家庄,东南方向的城墙外面倒是一副好天地,若是不论军事威胁,外面条件比林家庄内要好得多,地方比林家庄内部要宽敞三倍有余,林家庄的运河从这里流向远方,滋养了沿途的沃土,林家庄现在四周山上的农田也开垦得差不多了,按理来说城墙外面的河谷地带便是林家庄未来的发展方向,事实也确实如此,站在城墙上已经可以看见大片的农田,一路向下足有千亩之多,但是林青山为林家庄定下的发展方向却并不在此,林青山为林家庄定下的发展方向是东北方,林家庄地处深山,除了东南方向基本上没有一块好地,东北方除了更加接近官道和有一条河流之外,于其它方向毫无优势可言,于是在这个问题上,林青山的意志首次和林家庄的意志发生了分歧,林青山定下的方向没有人能够更改,但是连续的生产计划不能同时运作东北方向的农田建设,更加容易的东南河谷地带在数月间被开垦了上千亩,用于种植喂养牲口的粮草,这大片大片的良田开垦出来了就没有再荒废的道理,林家庄内的人口已经达到了一万五千人,离林青山预算的满配两万三千人还差得远,但是新来的住户更愿意在林家庄外安家,原因无人知晓,可能只是想落个清静,最后的结局就是已经有上百户新人在东南的河谷建房安家,东北方向至今没有一户人落足,赵幽兰去军营借了一匹马,然后就在林家庄内到处溜达,林家庄地方还算宽敞,但是相对于一路碎步的马来说太狭窄了,于是赵幽兰便骑着马向山上走去,林家庄四周的山看着陡峭,但是环山的路却没有那么难走,这令赵幽兰感到很诧异,这种坡度的山路,马车通行或许会有障碍,但是驮运一些货物上山却没有问题,比如现在赵幽兰就骑着马上山来了,这条山路人工开凿的痕迹很明显,最窄的地方也有标准的一丈宽,路上的两条亮痕表明长期有马车在这条道路上行走,一路走来,赵幽兰隐隐约约能感到这条路的设计者不俗的眼光和判断力,在这么陡峭的大山上修建这么一条山路绝非易事,一个好的路线规划绝对能让之后的施工变得事半功倍,这条山路有两个源头,一条路盘山在山下绕行一圈,到达半山腰的一片树林,这个树林在整座山上算是一个平缓地带,连接着山上山下,这条路的另一个源头就在河谷,这条路如同细蛇一般蜿蜒上山,到这个树林跟另一条路交汇,或许是这条路中的几个地段过于陡峭,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计划马车通行的功用,整个道路不过三尺宽,只是人马通行无阻,若是以林家庄的河谷地带为中心,这条路将来必定是连接山上山下的干道,原因无他,快捷,这条路的全程才相当于另一条大路的六分之一不到,两条路在这个树林交汇之后,并成一条路穿过树林在山崖上蜿蜒,然后从山崖上的一个隘口扎进去,通往山顶地带,事实上,林家庄附近所有山峰的构造几乎完全一样,平缓的河谷,略微陡峭的山腰,到了半山腰之后就是几乎隔绝山上山下的断崖,断崖之上便是山顶地带,说它是山顶地带是因为这里还远远不是山顶,山顶还在更高的地方,相对于山的最高点而言,这里才是真正的半山腰,山顶地带的平均坡度超过二十度,但是相对于山体的其他地方,这已经算是平原了,且这一地带面积相当于整座山占地面积的三分之一,或许这个比例不算多高,但是比较一下,林家庄四周每座山的占地面积起码相当于河谷地带的一点五倍,

进入山顶地带之后,赵幽兰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路走来,路边成片的梯田茂密的树林,错落有致的房屋,一切都显得那么生机勃勃,如果用偏僻和宁静来形容山下的林家庄,那么这山上便是一片世外桃源,夕阳西斜,赵幽兰无法将这条路走到终点,站在一处裸露的山坡上眺望山下的林家庄,农田和运河是河谷的主旋律,房屋点缀其间总面积不到整个河谷的五分之一,而且这五分之一还是公用建筑占了多半,比如军营,工坊,粮仓,从这里同样可以看到林府,林府的位置及其特殊,林府在这座山的山脚下,而且这个山脚下只有林府一栋建筑,林府面前是运河,左边是一片菜园,右边是一块荒地,再往右就是一个鱼塘,这个鱼塘也有意思,赵幽兰来的时候才开始挖,林青山在鱼塘中间留了两块立足之地,面积都只有一丈方圆,为了巩固这两块飞地,周围还打了石桩,料想林青山以后可能想在上面修两个茶亭,左边菜园过后不远处,林青山在那里种了大片的竹子,经过两年的生长,现在已经初具规模,再往左便是一大片斜坡,斜坡上生长着许多年份超过五十年的大树,林府的后方也是一片荒地,再往后便是陡峭的山壁,虽然山壁上长满了各种杂木和大树,也有一条通往山上的山间小路,林府所在的位置距离山壁约有四十米,这个距离也不用担心山上的落石和别的东西滚落下来,综合来看,林青山选的府邸住址确实不俗,

看到这里,赵幽兰便驱马下山,赵幽兰下山选择了那条更近的路,走到三岔路口的时候她选择下马步行回去,因为这条路确实太陡了,她的骑术也才刚刚入门,骑在马上还不如牵马步行来的安稳,赵幽兰在路上遇见了一个老人,赵幽兰看着有点眼熟,便上前去打招呼:“老伯,你好!”,老人显然没想到赵幽兰会主动上来打招呼,略微错愕的拱手作揖道:“赵姑娘,小老二有礼了”,

赵幽兰:“老伯不用行礼,折煞我了”,

老人:“诶,你进了林府,也算林家庄半个主人了,这是应该的,姑娘,你这个时候从山上下来,是林大人有事交代?”,

赵幽兰:“没有,我随便逛逛,老伯你现在住在山上吗?”,

老人:“是啊,昨年我们一家搬到山上去了”,

赵幽兰:“是公子让你们搬上去的吗”,

老人摆了摆头:“林家庄从来就没人让人搬家这个说法,是我们主动搬上去的”,

赵幽兰:“为什么呢?山上山下来回跑不累吗?”,

老人:“在山上住下了谁还天天往山下跑啊,十天半月能下来一回就不错了”,

赵幽兰:“你们不用下来做工吗?”,

老人:“额,你不常在林家庄住,林家庄的情况你可能不太清楚,山下确实需要很多人做事,但是山上的事也不见得少啊,光是开荒一项,现在这座山上才二十三户人,把预定的两千多亩田地全部开出来就要至少三十年时间,以后要是不来人的话,光靠现有的二十三户人守这三百多亩田地都够呛,开荒就更别提了”,

赵幽兰:“是这样啊,您今天下山做什么?”,

老人:“老李头家里的萝卜种放坏了,我今天给他送下来一些”,

赵幽兰:“一点萝卜种而已,至于让您从山上送下来吗?”,

老人:“我下来当然不止这一件事,我下来顺便也带一些别的种子给粮仓送过去,要是别的人家里有缺,也可以直接去粮仓领,还有来山下看看,盐运回来没有,话说赵姑娘,您跟蒋先生在海边煮盐,那里收成怎么样?”,赵幽兰腼腆的摇了摇头,这个老人背篓里除了一把镰刀空无一物,看来没有领到食盐,这就是赵幽兰他们那边任务没能按照标准完成引起的连锁反应,

赵幽兰:“听老伯你说的话,你们山上人的日子要比山下人好过啊”,

老人:“今年确实是这样,养了那么多猪,还得存粮食,山下人日子肯定过的紧,我们山上放牛羊只要早上赶出去,晚上撵回来就行了,猪食随便种几亩豆子就有剩余了,下面的人都说我们山上地无三尺平,但实际上我们山上地方远比山下宽敞,要不是亲自上来看上一遍,山下的人都说我们在吹牛”,

赵幽兰:“你们山上也在养猪吗?”,

老人:“是啊,每户人养两头,后来见我们山上饲料有剩余,又给每户人增加了两头,还赶了两群羊上来”,

赵幽兰:赵幽兰:“一家人养四头猪,你们也够辛苦啦”,

老人:“虽然负担重,但我宁愿每年都这样”,

赵幽兰:“为什么?”,

老人:“因为养四头猪年底可以自己留一头啊,按照约定,四头猪年底林家庄分大的三头,最小的可以自己留下,我养的那四头猪,两头大的已经有一百五十多斤了,两头小的也有一百斤,我估计年底小青夫人不会把那头小的拉走,还会继续养下去,现在猪崽不好买,不到一百五十斤杀了太可惜,诶,话说蒋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赵幽兰:“大概年底吧”,

老人:“那也没有多久了,我还想等蒋先生回来帮这山上布置一下”,

赵幽兰:“蒋先生还管这些事吗?”,

老人:“山上的事,只有这条路是林将军设计的,山上的农田规划是蒋先生设计的,最后由小青夫人安排执行,现在山上也发展了一年多了,很多问题等着蒋先生回来解决”,

赵幽兰:“什么问题?找公子解决不了吗?”,

老人:“找林将军当然能解决,但是这种事情对于林将军来说,只是一件琐事,做起来很简单,但是要花费很多时间,林将军日理万机,我们不能给他添麻烦了”,

赵幽兰闻言心中冷笑:“林家庄有比林青山还清闲的人?”,心里这样想,但是背着林青山说他坏话是不可能的,林青山在林家庄的地位不是几句坏话就能动摇的,“我先走了,老伯,来日再见”,

老人:“好的,姑娘,你慢走”,

两人道别之后赵幽兰满心筹措的下了山,而老人在她走远之后却变了脸色,微微苍老的脸上满是失望,不久之后,老人背着空空如也的背篓回到家中,什么事都没做,就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眼睛盯着对面山腰的一处地方看得出神,不久之后一个青年背着一大筐青菜回来了,看见这副场景过来细声说道:“爹,这次没拿到盐,下次去肯定有了,这离屠宰年猪还有两个多月呢,不着急”,老人:“我知道,我在想别的事情!”,“额”,听到老人回话之后,青年便将一筐青菜放在门前进了屋,又过了没一会儿,一男一女两位老人背着两筐青菜从他门前的路上经过,一位老人对另一位老人说道:“你先回去吧”,那位老奶奶没有回话,往这位老人这里看了一眼,然后就背着一筐青菜回家去了,那名老人将背篓在老人门前的台阶上放下,然后对这名老人招手道:“老齐,过来我问你个事”,这名老人几乎没有经过思考便走了过去,一起在他家院坝外的台阶上坐下,

老人2:“今天回来遇见赵姑娘了?”,

老人1:“是啊”,

老人2:“你不是一直想见她吗?今儿个见到了怎么就这副表情”,

老人1:“说实话,小青夫人掌管林家庄挺好的”,

老人2:“是挺好的,但是,如果把赵姑娘换到她的位置上去,或许林家庄会更好”,

被称为老齐的老人失落的摇了摇头道:“蒋先生说得没错,聪明人不一定能把事办好,甚至有可能成为祸害”,

老人2:“谢家是天下名门,谢丞相德行,才能都跟林将军一个层次,谢丞相府里出来的人应该不会差吧!”,

老人1:“我总感觉她没把她的聪明才智用到正道上,林家庄现在其实只要严格按照林将军制定的路线往前走,路一定能越走越宽广,根本就不用她做别的主张”,

老人2:“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身上带着傲气很正常,更何况她还是天下第一才女”,

老人1:“那又怎样呢?小青夫人除了人品,每样都不及她,还不是在照样把林家庄管理得井井有条”,

老人2:“现在林家庄才多大点地方,林将军以后一统天下,当上皇帝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到那时,她能管多大地方?”,

老人1:“林将军说过,只要想把事做好,就能把事做好,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老人2:“也对,不试试怎么知道?你也别想太多了,咱俩在这说破大天也就是两个快入土的农民,林府里的事咱们最多也就只有插嘴的机会,人微言轻,说了连个臭屁都不如,臭屁还能听个响,呛个人,说句话出去人家都不一定能听见,瞎操心,走了,明天见”,

老人1:“知道了,你家里二胖要是回来,问问盐到了没有”,

老人2:“要是到了他会带回来,有消息会告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