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一十五章-万玄风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九月份的月假,有客人来拜访山长,山长顺便对林青山和马文才下了请帖,山长不会无缘无故的请客,尤其是请林青山他们去还是当陪客的,对林青山来说,有大餐吃,而且还是免费的,肯定没有错过的道理,林青山这种文化水平低下的人在山长那种高层次的讨论中几乎不会有开口的机会,闷头吃自己的就行了,林青山跟赵幽兰一路哼着小曲赶到山长那里之后,发现祝英台竟然也在这里,这就令林青山大感意外了,师母来请客的时候只说请了他们跟马文才,没说祝英台也要来啊,林青山凑上去打招呼:“英台,你也来了”,祝英台转过身去,依旧不想搭理林青山,不一会儿,马文才姗姗来迟,山长及两位夫子在屋中会客,林青山他们这些年轻人不想进去掺和,所以就一起在外面等着开饭,马文才的情商很高,有他在,外面的场子也不比里面清闲,说来也怪,马文才十分关心前线的战局,这一点令林青山非常不解,马家派去的那一千多号人有那么重要吗?马家军原本想去西部战区跟张翰一起混混军功,但是随着双方兵力逐渐向徐州倾斜,马家那一拨人也被调到了中央战区,战斗力并不强的马家军只能担任一些要塞据点的防守任务或者工事修建任务,任务可以说是十分轻松且风险极低,就跟林青山一开始在草石城的处境一样,这种情况下马文才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站在林青山的角度,马文才这种焦虑是毫无道理的,但是林青山忽略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隐私,那就是林青山与当下的时代差距,林青山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属于一个高阶文明的入侵者,换个更容易理解的例子就是林青山敢以一个人口不到两万人的林家庄俯视天下,这在古往今来都是不可想象的,若是谢安或者王彪之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能达到林青山的一半又当如何?林青山还能像现在这样嚣张的在书院迈八字步?把林青山和王彪之换一个位置,林青山直接就驻军到会稽去了,王彪之走路姿势不对都给他打断一条腿,还想出门来搅动风云,那肯定是想多了,林家庄现在也就依靠着科技优势和这一波兵才能勉强站着,说实话,林家庄跟王家的体量对比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王家在资源和人口两个指标都能达到林家庄的一百倍,今天的许多事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林家庄现在各种批次的战车不到两千辆,但是谢家在北伐战争开战前就造了一千两,现在早早肯定突破了两千的数量,王家的建造规模不会低于谢家的两倍,在北伐战争开始前就有了五千辆战车只是林青山的保守估计,毕竟前不久,王坦之扔给陈庆之两千辆战车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好像扔了一堆破烂过去,重甲兵受限于现在的矿产开采水平和金属加工工艺,短时间之内规模起不来,但是在重武器的产量上超林家庄两倍还没有问题,轻武器更不必说,妥妥的十倍差距,

夜幕降临,终于开饭了,林青山他们也见到了这位来客,来人剑眉星目,四肢孔武有力,呼吸平和,眉目间透出一股**的气势,这位恐怕就是传说中那种文可提笔安天下,武可上马定乾坤的全才,林青山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人已经在外奔波许久,晨暮的洗漱洗不掉万里的风尘,瞧这一身朴素的打扮绝不是爱慕名利之人,平时怕也是那种坐在孤山做学问,练力养气的世外高人,什么事能把这种高人惊下山呢?放眼天下,恐怕就属现在的北伐大战了,山长他们一出来,林青山他们齐刷刷的对他们鞠躬致敬:“山长好,两位夫子好,拜见这位先生”,那名中年男子拱手道:“老夫万玄风,字安然,幸会诸位小友”,“拜见万先生”,来回的礼节过后,山长开始对双方引荐介绍:“这位万先生是我的老友,今日路过杭州,来与我叙叙旧,这三个是尼山书院本届的学生,这个是林远山,塖县林青山的弟弟,这个是马文才,马太守的长子,这个是祝英台,上虞祝家庄,祝公远的小儿子,也是你要见的人”,万玄风对三人点头说道:“果然是一表人才,尼山书院这一届要出不少大人物啊”,当他目光扫过祝英台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林青山内心叹道:祝英台这伪装太低级了,稍微有点眼力劲的人一眼就能看穿,内心如此单纯的人生在这乱世之中,后半生可怎么过啊!介绍完毕之后,山长大手一挥,开饭,有什么事,在饭桌上说肯定比站在这里闲聊有趣,山长动筷之后林青山便闷头苦吃,毫不关心耳边之事,为此万玄风又多往林青山这里看了一眼,山长等人显然已经习惯了林青山这种状态,所以也没当一回事,山长对林青山等人说道:“安然是我朋友,本来是一位跟陶渊明一样的隐士,只因与谢丞相旧时有过一段约定,如今被谢丞相请下山来担任粮草押运官,前些日子,他押运粮草经过上虞之时,祝员外慷慨资助大米五千石,由此听闻祝员外有子在尼山学习,所以顺道叫来看看,英台啊,安然兄说要送你一桩造化,这位先生可是一位文武双全的高人,你所请必能如愿,说说吧,你想要什么?”,祝英台闻言连忙起身一拜:“学生资质愚钝,哪敢承继先生大业”,万玄风呵呵一笑:“我大业有,小业也有不少,你先说说看,我也不是什么都有”,祝英台紧张的站在原地想了一圈,这种局面直接推掉万玄风面子也挂不住,而且又要多费许多口舌,所以挑一个小点的恩惠才是上策:“白老先生曾今送给我一本行记,里面写了很多关于上古的神话传说,但是这些传说太杂太乱了,虽然被白先生整理过,但是还是显得有点乱,先生你有这方面的书籍吗?有的话我可以加进来整理一番,看看能不能补上那些缺口”,

万玄风几乎都没有经过考虑便回答道:“你换一个吧,白储年在博文广知这方面放眼整个晋国都可以排进前五,如果他有他都没有收录的书籍,我也不会有的”,祝英台急忙问道:“那这些书籍哪里有啊?”,

万玄风:“那些传承自上古的世家或者谢家”,

祝英台:“谢家?”,

万玄风:“谢安是当今天下第一才子,他早年随恒温辗转南北,北方有很多大族被这次战祸连根拔起,谢安有心收藏过不少残卷,他本人又有过目不忘之能,且才思敏捷无人能及,若是一张书卷残缺个一两成他都能靠自身的才华补齐”,

“啊!”,祝英台被万玄风的话惊呆了,林青山也被他们的对话惊呆了,上古的神话,这是个什么鬼?接下来万玄风的话更加令他震惊:“有些事情不要了解太多了,在这条路上走得太远的人大多没有好下场”,

祝英台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她眼睛又转了几圈,继而说道:“那有没有好的诗集啊?比如陶居士诗集”,

万玄风:“这个有,但是你别抱太高的期望,不会比白储年的藏书丰富多少”,

祝英台连忙叩谢:“学生先行谢过了”,

此时马文才开始发挥他的高情商和交际能力:“万先生,此次谢丞相请你出山押运粮草,想必这趟差事不好走吧!”,

万玄风:“两拨粮草被劫,前线二十万大军难以维续,大军的粮草存粮最多只有一个半月,必须要在这一个半月之内把粮草给他们送过去,迟则生变”,

马文才:“这次送往前线的粮草有多少啊?”,

万玄风:“十万石,大军一月的军粮”。

马文才:“押解部队有多少人?”,

万玄风:“谢丞相调拨了五千精兵还有合肥,定川二镇各三千兵马,总共一万一千人的押解部队和三万人的运输部队”,

林青山惊疑的问道:“如此兴师动众的运十万石粮草过去,运到前线还剩多少啊?”,

万玄风:“粮草总共有二十万石,我尽量保留十万石以上到前线”,

林青山质疑的说道:“恐怕有点勉强吧!”,

万玄风:“只要不遭到敌军的拦截,路上的损失我会想办法避免”,

林青山:“这么多人护送还怕拦截啊?”,

万玄风:“从合肥到顺义,两地相隔千里,路上险关多也就罢了,还有一段长达三百里的平原,敌军骑兵来去如风,而我军战马不到两千匹,纵然有数百辆战车和几千张强弓硬弩,但是想要抵挡敌军重骑兵的冲锋,难呀!”,

山长说道:“这也是我请你们两个来的目的,书院出身将门的人有好几个,但是只有你跟马文才领过兵,谈谈你们的看法”,

马文才摆手说道:“败军之将,哪敢妄言,林兄用兵如神,林家庄又刚好擅长战车,弓弩和步兵战阵,林兄你来给万先生出个主意吧”,

山长开解着说道:“上次杭州战役你纵然失败,但主要原因不在你,我在尼山之上看你指挥作战,颇有条例,只是缺乏实战经验罢了,我相信,如果杭州战役重来一次,你一定能大获全胜”,

马文才:“承蒙山长抬爱,那我就先抛转引玉,说说我的看法,我认为敌军的那支孤军是以骑兵为主,我们无论是战马数量还是质量都要远远逊色于敌军,所以我的建议是,放出大量哨骑探路,若遇到敌情,收缩己方阵型,并排除一支以长枪兵和弓弩兵为主的部队抵御敌军,无论敌军如何引诱,绝不出击,缓慢前行通过危险路段,敌军数量只有四千,而我军光押解部队就有一万一千人,我们有更多的兵力来调整部署,敌军的重骑兵虽然锐不可当,但是想要冲击步兵的长枪战阵必定也要付出不菲的伤亡,若是敌军非要亡命冲锋,干脆弃粮草不顾,动员三万民夫重创敌军”,万玄风闻言凝重的点了点头,马文才说得不错,用步兵防骑兵,而且己方还是运输队,想要彻底防住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的,放弃物资打战损或许才是正途,若是能将敌军歼灭两千人以上,这几万石军粮的代价是值得的,可惜这样的战损很有可能达不到,因为前两次的例子活生生的摆在面前,五千人的押解部队以伤亡过超过两千的代价都不能使敌军付出一百人的阵亡,没有身临其境很难想象这种战损是怎么打出来的,但是敌军战斗力强悍是不争的事实,要打起来才知道己方和敌方差距多大,

山长对林青山问道:“远山啊,我看张翰一代名将,身居将位,但在你面前却犹如下属,想来你必定有不凡的领兵能力,说说你的高见?”,

马文才也起哄道:“是啊!林兄,我见你在西南战役之时用兵如神,此番定要为万先生出一条妙计啊”,

众人将目光聚集到林青山身上来,林青山想要保持低调已然是不可能的事,只得发表一番高论:“马文才说得没错,敌军是重骑兵,我军基本上全是步兵,在平原上其实还好,几万人聚成一团,以长枪迎战敌军未必敢冲,但是到了一些狭长路段就很棘手了,几万人的押运部队必定绵延数十里,敌军用分兵用数百铁骑分攻多点,基本上是个死局,所以如果敌军有心要打,避是肯定避不了的,所以就要选个对我军有利的地形,险要之处就不要考虑了,敌军也不是傻子,所以只能选平原地形,平原地形对骑兵有利,但是我们人多,可以抵消敌军的袭扰优势,至于怎么引敌军来战和交战之后的细节就多说无益了,谢丞相请您出山,一些基本的军事常识您肯定是有的,摆开阵型打就是了”,林青山语惊四座,即便是身处行伍之外的山长和两位夫子都递来肯定的眼光,林青山的说法虽然是马文才战术的延伸,但是相比起马文才的方案,这个方案更加具有可行性,原本被万玄风担忧的平原地带竟然是解运大军唯一的生机所在,今天书院一行来得太值了,

山长拍手赞到:“妙计啊,若不是远山点醒,这趟押运恐怕不会太顺利”,

万玄风深沉的看着林青山:“怪不得谢丞相会这么看中你们兄弟,你的方案跟马文才说得大体一样,方向也一样,都以跟敌军交换战损为主,但是马文才说得是被迫应战,而你竟然在这种局面下都能把主动权夺过来,名将风姿在一席话之间便显露无疑”,

林青山不厚道的笑道:“万先生谬赞了,我只是随便说说,记得多带点盾牌啊,他们虽然是重骑兵,但是骑兵部队的骑射也是一个大问题,防住了骑射,短兵相接,敌军骑兵对长枪占不到多少便宜的”,

万玄风: “我听谢丞相说,你们林家庄有一支游骑兵在袭扰敌军?”,

林青山若有所思的回答道:“我听说好像有这么回事!”,

万玄风:“你不知道吗?”,

林青山:“这些是都是我哥在管,我现在只是闲人一枚,现在出门在外,哪还知道那么多事啊”,

万玄风:“像你这种将才不去北伐前线建功立业太可惜了!”,

林青山:“前线猛将如云,不缺我一个,前线时候不是说大军在前线大胜了两次吗?”,

万玄风:“这种大战不是这一两次大胜就能定局的,张翰这次偷偷来中军敌军没有防备,敌军有了防备之后,不会这么顺下去的”,

林青山:“仗本来就是这么打的,趁其不备,攻其不意,避实击虚嘛”,

山长饶有兴趣的问道:“林家庄不是没有打算参加北伐吗?安然兄为何会这样问起?”,

万玄风::“我原本并不知道这件事,只是他们搞的事情太大了”,

山长:“什么事?”,

万玄风:“那支游骑兵听说只有几个人,却能把敌军那四千人马搅得鸡犬不留,出门放牧还要披挂重甲,才半月时间,敌军便被折腾得筋疲力尽,奄奄一息”,“游骑对游骑,敌军已经损失了两百多匹战马,但是他们却无一人伤亡,敌军上千人在营地外围潜伏数天也无功而返”,“竟有这等事?”,众人皆是一惊,以零伤亡的代价杀伤敌军两百多匹战马,而且这只是一个开始,以后战损比还会扩大,万玄风下一句话说出了他提到这件事的目的:“这支游骑兵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战斗力非同小可,谢丞相派给我的这些兵马虽然也算是精兵强将,但是他们缺少战斗经验,跟敌军的精锐部队交手,需要一些像张翰那种身经百战的前线指挥官,你们林家军的那支小部队即便不擅长军阵对决,但是以他们的战斗经验指挥一些小战阵应该不成问题,而且他们侦查敌情肯定也是一把好手,有他们在,起码不用担心敌军的大规模偷袭”,

林青山笑着摆了摆手:“这事我管不了,但是万先生既然赏脸,我写信给我哥,把这事给他说说”,

万玄风点了点头:“好吧,有你们相助,护送任务会容易很多”,

林青山:“那当然,北伐我们林家庄也有份,出兵相助也是分内之事”,饱餐之后,林青山率先离去,显然对之后的事没有半点兴趣,这种高端会谈场合,马文才和赵幽兰显然是不想错过的,祝英台或许是碍于情面,也没有离去,万玄风说的话林青山有点想法,如果赵世安的在战报中对敌军的描述没有夸张太多,那么万玄风这一趟运粮只路会十分忐忑,明面上看双方战斗力差距不大,但是士兵的单兵战斗力和作战意志以及底层士兵之间的配合还有万玄风提到的军队基层领导,这几个方面敌我双方的对比可能会致命。这种混战一旦打起来,几万人的战团想要做到令行禁止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绝大部分的应对要靠基层领导随机应变,而这方面就需要丰富的作战经验,谢安派给万玄风的这些人名义上参过战,但实际上水平恐怕比预想得要差很多,如果这些部队战斗力有那么强悍,就不会被分配到后方运粮了。万玄风心里大概也是有数的,所以他才会将事情看得这么难,林青山给他指的那条路是一条明路,反正大体的局势已经给他们安排到位了,具体怎么操作就看万玄风的本事了,至于林青山这边,压根就没想过派人去支援,林家军的单兵战斗力对比那些胡人可能还不到一比三,林家军的优势是武器和战阵,这些都要人数达到一定数量才有用,人少了过去就是送餐,如果晋军这一战能把平时的训练水平打出来至少能运五万石军粮到前线,如果打不出来的话,那就没有后续了,只是这万玄风是个人才,就这么死了有点可惜,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山长那里也散场休息了,

赵幽兰回来之后对林青山说道:“你不打算给赵世安写信吗?”,

林青山:“给他写信干嘛?我又没打算掺和这件事”,

赵幽兰:“整整二十万石军粮,相当于整个杭州六郡一年的岁贡,而且前线的北伐大军已经断粮一个半月了,若是再没有粮草运抵前线,士兵难道空着肚子跟敌军打仗吗?淝水之战的时候,谢丞相该给你的粮草没少过你一分吧”,赵幽兰说到这里,脸上浮现起盛怒,

林青山微微一笑,“解决的办法是将这股敌军彻底歼灭,但是这就需要一只精锐部队,如果北伐前线抽不出来就只能从各大将军府抽,还有建康的城防营,御林军,他们的地盘距离合肥地界可比我林家庄近多了,他们都没急,我急什么?”,赵幽兰闻言竟无言以对,林家军现在的总体规模只有不到四千,而那些将军府的府兵少说也有精兵两千,轻甲兵三千以上,他们派去北伐的如果出动了精锐部队,那剩下的轻甲兵也差不多都是倾巢而出,就像陈庆之,要是无心北伐,最多派轻甲兵和几百人的精兵去前线掌控军权,府里的精锐部队根本就没动,这些将军府把王家和谢家等几大家族除开也还有十多个,其中大半都比林家庄更加靠近北伐前线,他们等着最后摘桃子,林青山又为什么要去出这个头呢?况且林家庄现在府里根本就派不出兵,就是之前说的那个情况,只能等到年假林青山亲自带兵去收割,还有一些大局赵幽兰肯定是不懂的,跟她说一遍要说至少三天,更关键的是说了她还不一定能听进去,另一边,万玄风和山长来到一处庭院中赏月,万玄风对山长说道:“刘兄!尼山书院这一届不得了啊,两个将才,在这乱世中,一身武艺和武略比满腹经纶有用得多啊”,

山长:“林远山没什么好担心的,此子心智坚定如山,也在往正途上走,那个马文才,早年心术不正,如今跟林远山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仿佛有了改邪归正的迹象”,

万玄风:“他真的是林远山吗?”,

山长:“万兄此话何意?”,

万玄风:“林青山这种领军奇才五百年有一个就不得了,现在还一下子来了两个,而且刚好是亲兄弟,你觉得这可能吗?”,

山长:“怎么不可能?两兄弟都有这么高的军事天分说不定就是从他那两个什么神秘的父母那里继承过来的啊”,

万玄风:“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情的概率”,

山长:“管他林青山也好,林远山也罢,只要他有心平定天下,恢复中原,我都愿意教他一些他或许并不需要的学识,有教无类嘛”,

万玄风:“谢丞相为了北伐忙得不可开交,林家庄还在西南造船,好不容易等到各大家族合力,林青山又掉了链子”,

山长:“林青山是把双刃剑,林家庄的发展速度太吓人了,若是再让他在北伐之战中捞到好处,数年之后恐怕几大家族合力都压不住他”,

万玄风:“你太低估那些世家的底蕴了吧!”,

山长:“也正因为如此,林青山才不敢闹得太凶,他既想北伐建功立业,还要防着我们在后面捅刀子,他也不容易啊”,

万玄风:“呵呵,他是不容易,但是要是真的放开他几年,他还不上天?”,

山长:“你这可是旧闻了,昨年他就已经上天了,从那座山的练马场飞到书院里来了,还在林家庄造了一个大风筝满天飞”,

万玄风不可否置的微微一笑;“那更要防着他了,他这种就跟那些世家的底蕴一样,能不用还是不用得好”,

山长:“我听林远山的语气,你这一趟似乎有点不好走啊”,

万玄风:“我十年之前最多只带过两千人,四万多人的运粮部队,我没有丝毫把握”,

山长:“这批军粮很要紧吗?”,

万玄风:“前线大军的军粮只够维持一个月的了,如果这一趟再运不过去,大军危矣”,

山长:“既然情况已经这般紧急,谢丞相为何只派这一万弱旅护送军粮,整整二十万石军粮啊”,

万玄风:“这一点谢丞相比我们考虑的深远,但是一定要在前线大军断粮之前运一批粮草过去,至少要送过去八万石”,

山长:“为何是八万石?”,

万玄风:“不知道!”,

山长:“呵呵,万兄早些睡吧,明早我送你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