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零四章-前线战况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七月初,双方经过近半年的准备之后,徐州会战正式拉开了帷幕,在长达一百公里的战线上,双方开始剧烈摩擦,万人规模的战役时有发生,但这只是双方的试探,主要目的是试探对方部队的战斗力,这种级别的大规模战役,晋国一方的谢玄和秦国一方的符融都不是酒囊饭袋,双方指挥官水平没有明显的差距,所以双方的军事部署都偏向保守,在这种局面下想从敌军的军事部署上找漏洞意义不大,只能在人这个因素上下功夫,双方三十余万大军汇聚于此,各个部队之间的战斗力和装备水平多多少少是有差距的,双方部署在前线的部队肯定有一些软柿子,这些软柿子就是突破口,双方都在不断的调整部署,部队战斗力在短时间内很难有较大提升,只能通过换防的方式来迷惑敌军,以及给敌军制定进攻计划制造难度,移动靶肯定比固定靶难打,

八月底,晋国一方首次集结了五万兵力攻向徐州东部,符融一边派精锐部队沿途阻击晋国大军的进攻,一边派出两万部队进攻晋军西部,而更大意义上的西部战区秦国也兵临城下,双方既然打成了这个局面,那决战虽是可能爆发,因为双方主要兵力向相反的方向倾斜,整个战区便不再具有稳定性,任何一方防御崩盘的那一刻就是决战的开端,胜利的一方不可能错过这种天赐良机,肯定要趁此机会扩大战果,失败的一方也不能做出让步,战局劣势的情况下继续做出让步只会让局面变得更糟,所以只能主动接战打开局面,只有在战局彻底失败之后才会考虑撤退,在平原上,只要起了撤退的心,敌军想要彻底歼灭己方十几万大军是绝对不可能的,胡人善骑,在追击战和撤退战中拥有绝对优势不假,但是徐州一面靠海,往后不远就是长江,用骑兵去断数万大军的后路是不可能的,这次战役短短半月就结束了,战役以晋军一方小胜收场,五万大军抵达徐州城下,反观秦国一方,被突破了数个关隘,但总体来说无伤大雅,双方战损五千对八千,晋军作为进攻的一方,打赢了,战损也不会太好看,这一轮打完之后符融收回了秦国深入西部战区的兵力,回到原来的防线,而晋国一方则在徐州城下安营扎寨,这个局面北伐军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将一个大营放在徐州城下,给了秦国一方先手的优势,秦国在徐州城下可以做出多种选项,但是晋军一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攻城,要么撤军,两个选择都是不明智的,只能被动的随机应变,双方这一轮的平静期只持续了短短的三天,然后双方又躁动了起来,晋军一方天天在徐州城下叫嚣决战,秦军一方虽然没有真的出来打,但是嘴上也没有落下风,反叫晋国一方攻城,其他地方也摩擦不断,战局又开始升温,为了保险起见,谢玄将赵去病调到了徐州战场,晋国的北伐军约有二十万人,大大小小的将领也有两百余人,但是能达到张翰和赵去病这个级别的屈指可数,张翰和赵去病的履历放在整个晋国仅此于王坦之,刘牢之,陈庆之,林青山等少数几人,谢玄虽然长期带着几万人的军队,但是战绩真的比不上张翰他们,面对十倍于己的部队还能战而胜之,这种战绩放在谢玄和陈庆之身上可以被吹成白起韩信等兵圣,也就是他们背后没有家世支撑,不然现在军衔何止一个裨将军,他们现在欠缺的只有大兵团作战的经验,虽然他们之前经历了不少数万人规模的战役,但是他们手下的兵力从来没有超过一万,这一点是硬伤,人多了,打仗打起来固然好使,但是上万人吃喝拉撒睡,训练和指挥难度也随着升上去了,张翰他们带几千人没有问题,但是上万人要试过才知道,谢玄调赵去病过来也是有后续考虑的,张翰跟赵去病两人作战风格悬殊很大,张翰更加稳重,而赵去病则是个不折不扣的战争狂人,将张翰留在西部战区防守侧翼肯定没有问题,而赵去病调来东部战区之后,一则手下又多了一股劲旅,二则需要这种悍将去打开局面,

八月十号,中秋节假期来临,书院又开始放假了,山长安排林青山送祝英台回祝家庄,因为北伐战事一起,晋国内部也开始动荡了,北伐调走的都是主力部队,留下的都是二线部队,战斗力比一线部队差距很大,林青山这种武勋贵族和杭州这种地区属于特例,反正现在朝廷对这些大大小小的山大王是有心无力,只能尽量维持军粮的运输,平头百姓走在路上就只能只求多福了,林青山回到林家庄之后,赵幽兰也刚好回来,赵幽兰中午回到了林家庄,而林青山则是深夜才回来,林青山在路上跟祝英台同坐在一个马车上,祝英台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也没有把眼睛闭上过,到达祝家庄之后,祝英台向林青山道谢,这种生硬的鞠躬礼,令祝家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安,林青山这次在祝家庄同样没有停留,只是在祝家庄将祝英台和银心卸下之后便立即继续行程,当天夜里林青山匆匆洗漱之后便倒头睡去,

第二天中午,林青山终于起床,三女准备好午饭之后便坐在桌子的一边等待林青山训话,赵幽兰表情有些苍白,当她深入了解了机关术之后,才真正认识到林青山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存在,林青山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他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他的行程也并非一帆风顺,但他不知不觉间就走向了终点,仿佛他做的一切选择都是对的,虽然林青山现在很饿,但是他还是先问了林家庄的情况,林小青报告了林青山交代下来的主要任务,六千头猪养得很顺利,粮食供应也很充足,并且她还提到了一个问题,这么多猪如果在短时间之内屠宰,腌制需要大量的食盐,林家庄目前还没有储备,而且后续的烟熏和放置也是个大问题,一般来说腊肉的制作需要长达数月的烟熏,若是林家庄同时几千个烟铳同时开启最大排量,林家庄不可避免的会迎来一次严重的工业污染,好在林青山并没打算按照正常流程做腊肉,林小青说完只有林青山心里也有数了,然后转头对赵幽兰问道:“小幽幽,你这半年跟蒋先生学得怎么样了?”,

赵幽兰唯唯诺诺的回答道:“禀告公子,我跟蒋先生半年时间,学了一些基础的木艺和机关设计,而且参与了船舶的建造”,

林青山:“蒋易在信里说你学得很快,那些战船有一半都是你主持施工的?”,

赵幽兰:“有您的图纸和蒋先生的指导,我只是照着做而已!”,

林青山:“也可以了,能主持建造十艘战船不出差错,这个水平也达到中等工匠的水平了。可喜可贺啊,我让你们建造的两个盐田顺利吗?”,

赵幽兰:“我们不懂这个,您也没有详示,所以进程不是很顺利,一个月前才产出了第一批粗盐,按照您提供的方法精炼之后只有四石”,

林青山:“目前我也没办法,煮盐也是一个技术活,我年初去那里的时候还把这个项目忽略了,写信给冯天佐,让他在十月底之前准备五十石精盐送回来,盐不是重点,重点是船,盐不够我们可以买,但是船造不出来就没了!小青,这个月底把那些猪先宰杀两百头给冯天佐那边送过去,另外,我们现在有多少存粮?”,

林小青心有成竹的回答道:“稻谷五万石,其中糯稻八千石”,林小青的回复把赵幽兰吓了一跳,林家庄截止现在也不过一万三千亩的田地,这么多人口消耗,再加上今年养了这么多猪,哪里还有这么多剩余?林青山对这个回答也略感意外,他给林小青她们安排的计划是今年种两季稻,昨年的存粮不动,今天林家庄产出的粮食除了供给林家庄的内部消耗以外,喂养牲口全部用外购的粮食和前年的陈粮,林家庄昨年存粮才一万七千石,这一万七千石还包括前年的陈粮,今年林家庄第一季的粮食产出估计能有四万石,把账算满也没那么多啊,事出反常必有妖,林青山有必要深问:“哪来这么多粮食,即便现在第一季早稻刚刚收获不久,也不该有这么多存粮?”,

林小青:“今年早稻丰收,总共收获了三万九千一百石,林家庄的庄户有很多都没要今年的分成,总共有七千多石,还有四千石是祝家庄送过来的,虽然您已经吩咐外面购来的粮食不用留,但是我们即便养了这么多猪羊,祝家庄送过来的粮食也用不完啊,所以我就把多出来的那些存起来了,那些粮食都是晒过才入库的,颗粒饱满,比我们林家庄的粮食都要好得多!”,

林青山:“跟祝家庄约定的合同上还有多少?”,

林小青:“不多了,还有七千多石就完了!”,

林青山:“这么快?”,

林小青:“我们跟祝家庄那边写信沟通过几次,他们说粮食他们有的是,运输速度完全取决于车队!”,

林青山:“我们从外面买了多少粮食?”,

林小青:“从外面买的粮食,每一笔账目明细都寄给你了,总共两万五千石”,

林青山:“就只有这么点?六千多头猪吃什么?不会全痩成排骨了吧!”,

林小青:“怎么会?那些猪每天喂四次,长得可肥了”,

林青山:“粮食从哪来的?”,

林小青:“我们想了一个好办法,在林家庄方圆十里的地方临时开拓了七千亩菜地,种了很多蔬菜,专门用来喂猪!”,

“七千亩?”林青山和赵幽兰大惊失色,林小青连忙解释道:“其实也算不上菜地,我们只是开了荒,耕过一遍,挖坑埋下种子,从来没有使过肥,赵统领他们偶尔安排士兵们去浇一次水,长出来的各类粮食其实也只能喂牲口”,

林青山调侃道:“杂草是不是长得比庄稼高啊?”,

林小青嘿嘿一笑:“也还可以,就只是收获的时候要费些事”,

林青山:“给庄里每人发三两银子,作为今年的奖励”,三女皆惊,

林小青细声问道:“是每个人吗?”,

林青山:“包括你跟林小倩”,

林小青:“可是,我们没那么多碎银子啊”,

林青山:“这是个问题,我晚上给工坊做一个模板,闲的时候就让他们铸造一些银币,慢慢发吧!”,

林小青:“明白了”,

赵幽兰对此提出了疑义:“私自铸造货币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林青山:“灭九族?,虽然那皇帝老儿现在又强行续了一波命,但这只是暂时的,过不了几年,满地都是皇帝,满地都是王法,到那时,你想听什么王法我给你写什么王法,话说你有没有兴趣过一把皇帝瘾啊,这个思路不错,我的一个小丫鬟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帝!”

赵幽兰连忙惊慌的摇头:“我不想当女皇帝”,

林青山:“有点梦想好不好?有句话说得好啊,人要是没有梦想,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赵幽兰:“我没有梦想”,

林青山:“真的假的?”,赵幽兰沉默不语,林青山没有问到赵幽兰跟蒋易的学习成果,这令她有点小失落,这跟她预想得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