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两百二十一章-吕梁山危局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前线战事如火如荼,建康城中却是一派安静祥和,茶坊酒肆对前线的战事多有议论,但人微言轻,所言之事也只能作为茶前饭后的谈资,仅此而已,茶坊酒肆如此,各处的红门朱阁内也是如此,比如一处无比气派的大府邸内,一群身着罗琦的贵人围在一张大地图前讨论着,“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上次敌军劫夺粮草,赵世安他们不仅在边角上放暗箭偷袭,而且还找到了他们藏匿的粮食,并运回了吕梁山,敌军修整了两天之后便开始西进,前天晚上趁夜进军到吕梁山下,赵世安他们好像没有发现,第二天中午才开始尝试突围,但是几次尝试都被敌军挡了回去,敌军现在正在完善山下的包围圈,我估计明天就会发起进攻”,

另一人摇头说道:“赵世安他们的侦查能力有目共睹,怎么可能让敌军接近到吕梁山都没发现?”,

“说的不错,这是一个疑点,但是实际情况就是他们已经被敌军重重包围”,

“这多半有诈!”,

“有诈是肯定的,不光我们知道,敌军肯定也知道,但是这个诈能有多大,坑有多深,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重点”,

“他们只有两百人啊!而且敌军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赵世安他们只是腿上工夫好,打起来占不到便宜”,

“那你估计,这仗打完,双方战损会是如何?”,

“他们既然在吕梁山设了圈套,敌军若是强攻,伤亡不会低于五百,他们本身伤亡也不会低于五十,如果他们想死战的话,敌军能以八百人的代价全歼他们,可是敌人也不傻,他们肯定也知道山上有陷阱,如果他们慢慢往山上蹭,那些陷阱很难起到作用”,

“赵世安他们也不是傻子,既然敢使出请君入瓮这一计,肯定有后招”,

“他们只有两百人,连封路的人手都不够,只能做靠着深山密林跟敌人游斗,也不会有援军,怎么打?”,

“在这之前你想过敌军会去攻打吕梁山吗?他们身处我军后方,只要断了我军粮道便是大胜,顶着密密麻麻的陷阱去围攻去围攻另一伙游击队乃是下下之选,即便打赢了对于战局也影响甚微,作为搅乱我军后方的奇兵,尽量避免自身损失才是正确的选择,赵世安他们的偷袭固然可恨,但是要不了一个月,此次徐州战役便会落下帷幕,一个月的时间,赵世安他们又能偷多少?打算一天二十匹,到战役结束也才六百匹,而现在,为了消灭赵世安他们,却要付出五百到八百人的伤亡,他们的人显然要比马值钱,这个账他们算不来吗?明知山有虎,不得不向虎山行,赵世安是个人才啊”,

此时建康城中的另一处豪门中,一个中年男子气冲冲的推门而入,门口守卫跟随者劝了两声,并问他有何急事,他并未多言,只说了一句话:“我来找谢安”,问出了这人的来意,门卫连忙向身边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缓缓退向偏院,一出院门便飞也似的在各个院落中飞奔,竟是要赶在来人前面去禀报谢安,最终他凭借对这府中路线的熟悉抢先一步将情况报给了谢安,但是没起多大作用,他刚刚把事情说完,谢安所在院落的门外便想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那名门卫连忙躲向一边,中年男子一进这院落便看到谢安手持一支中号毛笔在练习书法,还未走到谢安面前他便指着谢安问道:“谢安,大军撤退以后,西路军如何脱险”,

谢安神色平淡,带着些许忧伤思忖了片刻,然后淡然回答道:“我会安排刘牢之带兵去接应他们”,

万玄风:“什么时候?”,

谢安:“等大军脱险之后”,

万玄风:“大军何时才能脱险?”,

谢安:“大约一个半月”,

万玄风:“可西路军的粮草只够一个半月!”,

谢安:“没有别的办法了!”,

万玄风:“能不能让大军在前线坚守,不要东移,我们再想办法给前线运粮”,

谢安:“不行,有敌军的那支奇兵在,运输耗损太大了,我们拖不起”,

万玄风:“一个月后,林家军会去歼灭那支奇兵,我们另外拨给他两万步卒,将那支敌军奇兵歼灭,林远山即便不能歼灭他们,也必然使他们元气大伤,不能再来袭扰粮道”,

谢安:“林家军,林远山?消息确切吗?”,

万玄风:“林远山亲口说的,他说是林青山的命令”,

谢安:“我考虑考虑吧,安然兄,现在该吃我们的庆功宴了吧!”,

万玄风:“庆功宴,中路大军的危机是解了,西路军还危在旦夕,庆什么功?”,

万玄风说完拂袖而去,谢安坐下思考了很久,然后召唤车驾前去拜访王彪之,王彪之等人正在仔细研究吕梁山即将爆发的战役,侍卫前来禀报:“丞相,谢丞相来访”,王彪之与众人对视一眼:“万玄风今天进城的时候脸色有点不太好,直冲谢府而去,怕是在尼山书院听到了什么,有请”,

王献之向侍从招手道:“来人,撤去地图!”,

王彪之挥手道:“慢着,待会儿再摆起来又要花一番功夫,不用撤了”,

王献之:“那我们换个地方吗?”,

王彪之:“不用,正好请谢丞相来给我们参谋参谋”,不一会儿,谢安快步来到这个院子里,王彪之等人起身迎候:“谢丞相,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坐”,开始侍从把谢安往花园里引的时候,谢安还以为王彪之在花园里赏花,请他去同赏,没想到王家一帮人全在这里研究前线军情,“参见谢丞相”,众人一齐向谢安行礼,王彪之挥手介绍道:“他们你都认识,我就不用介绍了,这位,是我们王府新任的内务管事,名叫章芸,你或许听说过”,那名女子上前一步再次躬身见礼:“上次承蒙谢丞相搭救,还未曾上门道谢”,谢安微笑着摆手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姑娘也不必放在心上!”,王彪之走过去,将手搭到谢安肩膀上,邀他来到地图前:“这件事,你那边收到消息了没有”,谢安往地图上刮了一眼,最后将目光聚集到一块红旗黑旗密布的区域,那里标识着三个字:吕梁山,

谢安:“昨天的消息是,敌军前天夜里连夜向西行军,一路不点灯火,也没人大声吵闹,好像在图谋一件极其隐秘的事,他们去了吕梁山?”,

王彪之:“地图上不都摆着吗?”,地图上一群黑旗包围着一堆红旗,其中一张红旗上写着一个赵字!

谢安:“赵世安他们没有转移?”,

王彪之:“最后一次运粮,赵世安趁他们疲惫之时,用弓弩袭扰了他们,他们损失惨重,赵世安一伙人不但偷袭了敌军两百多匹战马,而且还找到了他们临时隐匿的军粮,将军粮运回吕梁山之后,大摆篝火庆功三天,好像连暗哨都收回来了,昨天早上才发觉已被包围,连续尝试突围三次,都被挡了回去”,

谢安:“不应该呀,赵世安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让敌军接近到吕梁山的大本营都没有发觉,这怎么可能?”,

王彪之:“我也觉得不可能,但事实确实就是这样,赵世安给林青山写信,问他战还是不战?”,

谢安:“林青山怎么说?”,

王彪之:“现在这封信还在我手里,还没寄出去”,

谢安:“你敢截了林青山的战报?”,

王彪之:“你想多了,我哪敢截林青山的战报啊,要不赵世安他们损失惨重的话,林青山必定会将这笔账算到我的头上,只是昨天下了雨,路上不好走,所以驿卒便在驿站停留了半日,待会儿我就给他还回去,耽搁不了时间,只是赵世安的这个信也有意思啊,敌军在昨天凌晨包围了吕梁山,他们的人下午才把信送到合肥,好像真的是昨天早上才知道被包围了,而且赵世安在信里只问战或不战,对此的描述是:若选择战,吕梁山上有无数机关陷阱,无惧敌军兵多,若是不战,敌军封锁要道,又有快马作为脚力,强行突围的伤亡恐怕要超过据守,而且吕梁山上的战马,战车,粮草和各类重武器都要抛弃”,

谢安:“赵世安说这话,好像他们没有选择!”,

王彪之:“没错,按理来说的话,今天休息一天,明天 天一亮敌军就会攻山,而正常的飞骑传信,从合肥到林家庄,再转到尼山,从尼山再发往合肥,都要三天半的时间,从合肥传信到吕梁山又要半天,中间什么都不耽搁也要四天时间,也就是说,就算林青山回信让他们避战,时间也来不及啊?”,

谢安:“收信地址是林家庄?不是尼山书院?”,

王彪之:“你要看一眼原件吗?”,

谢安:“不必,我明白了”,

王彪之:“谢丞相对这件事有何看法?”,

谢安:“我能有什么看法,这件事赵世安的决定才是至关重要的,林青山的消息太晚了,你是说,赵世安想打?”,

王彪之:“现在看起来是这么一回事”,

谢安:“你要帮他们一把?”,

王彪之:“这回恐怕帮不上!时间太仓促了,你此番前来,莫非也是因为这件事?”,

谢安:“差不多,安然兄刚才来访,带来了一个绝好的消息”,

王彪之:“怎么说?”,

谢安:“林远山说年假之后,他会带兵去歼灭敌军这支精锐”,

王彪之:“你以为他胜算几何?”,

谢安:“我们助他两万甲士,他林家庄出一千精兵,林远山亲自领兵,至少有八成的胜算”,

王彪之:“你连这点信心都没有?”,

谢安:“林家庄现在最多只能派出一千五百精兵,林家军的战斗力我不怀疑,但是敌军也是精锐,敌军全是重骑兵配置,林家军过往战绩没有参考价值“,

王彪之:“要依我看,林远山必胜,你打算怎么办?”,

谢安:“我打算趁此时机,运一批军粮过去,这次是林远山领兵,即便不能占到便宜,也必定重创敌军,使敌军再无一战之力,这样以来,前线便可以继续维持,不用再行退兵之策了”,

王彪之:“这倒是一条上策,也是一条万全之策,但是,还是那个问题,你对林远山没什么信心啊”,

谢安:“我不知道你的信心从何而来,但是作为领兵者,将事情的预期放得太高乃是兵家大忌,这一点你难道不知道?”,

王彪之:“我当然知道,只是我对林远山的军事才能盲目自信,可不可以?”,

谢安:“为什么?”,

王彪之:“你以后会知道的,今天这事就按你说的办了,咱们先来看看眼前这档子事,现在赵世安与敌军一战,有四个可能的结果,一,败,这个结果对大局影响不大,最多会促使林青山调遣更多部队去围剿,二,平手,这一点对大局也没什么影响,三,小胜,如果是这样的结局。敌军就会考虑撤军,而林青山则很有可能提前用兵,第四,大胜,如果是这种结果,咱们就要帮忙堵门了”,

谢安:“两百人对三千五百人,还有大胜这种结果?”,

王彪之:“要是战损达到了两百比一千,这算大胜吗?”,

谢安:“在我们看来自然是大胜,但是在林青山眼里未必”,

王彪之:“在他眼里这肯定是亏了,但是这战局就不一样了,林青山出了这么大的血,敌军这支精锐部队还能活着回去吗?”,

谢安:“我回去等消息,如果胜或者大胜,我摆宴庆功”,

王彪之:“你这顿饭请定了”,

“回见!”,谢安离开以后,王彪之与众人合议之后,派出一波七十多人的精锐部队前去作为林家军的外援,如果战局恶化或者赵世安一部有撤出的意愿,立马接应他们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