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九章-准备北伐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天一大早林青山便迫不及待的找来几根竹子和木棍来实验木剑的威力,经过实验,威力一般,这把木剑没有用多么高级的特种材料,原因林青山也能想到,要是使用高级材料,那么木剑的加工难度就会成倍提高,这把木剑目前拥有的属性作为一把练习佩剑完全足够了,等到体能和剑术上去了,再给她们做一把更高级的佩剑才是正道,第二天谢安一大早就去工坊继续向蒋易请教,方魁来告诉林青山,说陈庆之想在林家庄内逛逛,林青山同意了他的请求,然后陈庆之,张翰和方魁便三人骑着马组队在林家庄到处闲逛,也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山上山下到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他们不知道是故意骑着马还是无心之举,骑着马就意味着他们去不了林家庄真正藏有机密的地方,所以根本无需防备,宝库,兵器库和机关控制室他们没有允许进不去,军营随便他们看,反正他们能看见的也不是什么秘密,中午吃过午饭之后谢安一行人依依不舍的告辞离开林家庄,临走之际还邀请林青山他们有空去建康做客,谢安态度诚恳至极,丝毫不像是场面话,林青山也只能用有空一定来的客套话回应,事实上林青山有计划去建康一趟的,只是现在还没有排上日程,若不是年关将近,谢安一定会在林家庄逗留几日,

谢安离开之后,林青山也要筹备过年的事,今年跟昨年不一样,海边还有一拨人回不了林家庄,要筹集一些过年的物资给那边送过去,这一天林小青向林青山汇报了今年的整体发展情况,林青山定的各个指标都超过了很多,在安排明年生产计划的时候,林青山直接将猪的产量定到了六千头,牛羊各五百头,相当于往年的三倍,所以林青山也将整个计划给林小青说给了林小青,首先,林家庄就算拿出往年的存粮都不可能支撑这么大量的牲畜产量,单单明年一年,各种粮食饲料缺口至少在一半以上,所以必须外购,林青山首先想到的是祝家庄,如果谢安借武器北伐的消息早一点告诉林青山,林青山当时在祝家庄的时候就能把这件事情跟他们谈妥,祝家庄的那笔军购价值一万两,现在看来需要全部折算成粮食支付给林家庄了,粮食每年都会长出来,而想把粮食变卖换成银两则需要很多周折,林青山同意以粮食折算是祝家庄那边应该不会有异议,价值一万两银子的粮食应该就能勉强够这些牲畜的消耗了,如果不够再从别的地方补,这样问题也不大,但是几千只猪崽和牛羊的幼崽从哪来呢?买空整个会稽郡都不见得有这么多,林家庄昨年的近千只猪崽都跑了好远才凑齐这个数,为今之计只能派人出去走走,先把附近能买到的猪崽定下,不够的再让谢安帮忙想想办法,谢安刚刚回到陈郡不久便听说了林青山大肆收购幼猪崽,甚至把那些还在母猪肚子里的猪崽都定下了,谢安随即召来刚刚分开不久的陈庆之过府议事,陈庆之在路上听说了谢安找他来是商量林青山准备大搞养殖的事不禁非常奇怪,一是奇怪林青山这奇怪的举动,二是对谢安的态度感到不解,林青山准备养猪关他们什么事?,陈庆之一来便直接问道:“丞相,何事将我紧急召来?”,

谢安:“军中之事,我也知道不少,但是我毕竟不是行伍之人,所以想问你一些事情?”,

陈庆之:“何事?跟林青山那边有关吗?”,

谢安:“嗯,不错,这次去找林青山借武器,为了和他讨价还价,所以我在张翰要求的基础上额外加了一些,没想到林青山这么大度,根本就没跟我还价,战场之上,刀来剑去,我们要的这些军械除了弓弩都是消耗型的武器,一场北伐起码耗时两年,两年之后,这些武器能剩下四成就不错了,可是林青山只字未提归还武器的相关事宜”,

陈庆之:“这个?不对吧,那个***怎么说?难道林青山没打算要回去了?”,

谢安:“林青山的意思很简单,只要能还给他等量的黄金就够了,其他的东西,说是借,实际上跟白送没什么区别,那一柄***上面起码用了一斤重的黄金,说实话,异位而处,我恐怕不会像林青山那样好商量”,

陈庆之:“是啊,这么好的武器,连我军中都没有一把,若是士兵知道这把刀里有那么多的黄金,一些狼子野心之辈不免生出歹意,林青山他是怎么想到用黄金来铸造兵器的,他完全不计成本的吗?”,

陈庆之:“呵呵,每个人的想法不同,如果没有上次他从杭州劫走的那批黄金,这几十把***我们无论如何都是借不来的,但是我今天找你过来不是说这个事的”,

陈庆之:“额?”,

谢安:“我之前从军北伐,主管粮草军械调配,军中士兵的粮食以大米面粉为主,战马的饲料以黄豆和小麦为主,酒肉一般都供给给军官和精锐部队,你长期领兵,你觉得长期吃肉的士兵和不吃肉的士兵区别大吗?”,

陈庆之:“这个嘛!差别还是蛮大的,只要能每天吃上二两大肉或是猪油,人的体力会有极大的提升,无论是爆发力还是后劲,提升都蛮大的,我第一次参加北伐的时候,领一队骑兵追击敌军,那场追击战持续了两个月,我带领的两百亲兵全是精锐,开始的时候我们势不可挡,一路上斩杀了近千名胡族蛮兵,到后来的时候,由于孤军深入,补给不畅,我们别说是酒肉了,连白饭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后来作战的时候,我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力下降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激战便使我气喘吁吁,这在开战之初,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追击战之初,我带领亲兵不吃不喝连续行军两天也没感到体力下降这么严重,现在回想起来这事也挺有意思的,我在那两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二十余斤,其他士兵我没注意,但是估计情况比我好不到哪去,除了体力下降严重,饿得快也算吧,总之吃肉的士兵和不吃肉的士兵战斗力差距还是蛮大的,主要体现在后劲上”,

谢安:“是这样?那你估计能影响多少战斗力?”,

陈庆之:“对比那两个月的追击战前后,大概四成左右吧!”,

谢安:“这么多?那携带呢?干肉和干粮哪个携带起来更方便?”,

陈庆之:“分季节,如果是冬天,带肉干要好很多,但是只要稍微暖和一点的天气就只能带一般的干粮了,肉,不管是生肉还是熟肉,坏得太快了,盛夏的天,肉干最多两天就不能吃了,要是冬天的话,肉干能带大约半个月,这样就跟普通的干粮携带时间一样了”,

谢安:“有没有办法让肉带得久一点呢?”,

陈庆之想了想:“没有?想要在盛夏的天运输肉食,一定要保持足够的干燥和低温,这样一来,就只能用草纸包起来放进散热箱,可是丞相你也知道,散热箱自身的重量至少有箱中肉食的两倍以上,根本就不可能驼在马背上当干粮”,谢安听完陷入沉思,陈庆之补充说道:“肉食虽然是很重要的军备物质,但是生猪前期喂养需要大量工时和粮食,战时将生猪运到前线再行宰杀,补给线短倒是没什么,但是北伐之战,补给线蜿蜿蜒蜒动辄两千里往上,这途中生猪还需喂**粮维持肉膘,一路上即便没有天气原因耽搁,一头猪一路上消耗的粮食都够二十个士兵半月所需了,所以这样算起来得不偿失啊,或者说后勤补给压力太大了”,

谢安:“我明白了,你回去在你家族里张罗一下,明年多养点猪,我去帮林青山搜罗点猪崽?”,

陈庆之:“啊?帮林青山搜罗猪崽?林青山把整个会稽郡的猪崽买完估计都有两千头了,林家庄养得了那么多吗?”

谢安:“我估计林青山明年想要养殖的生猪不低于四千头,会稽地区根本找不到那么多猪崽,所以不久之后他必然会来向我求助,我早做准备免得耽误了他的计划”,

陈庆之:“这样有用吗?”,

谢安:“我们没办法不代表林青山没办法,林青山打仗从来没缺过粮食,关键就在于他总能防患于未然,而且他出前招就必定想好了后招,这一点我信得过他”,

陈庆之:“既然这样,那好吧,我们明年多养多少?”,

谢安:“你陈家多养八百头,我谢家养一千五百头,你那边的养出来的生猪年底出栏我全数收购”,

陈庆之:“丞相哪里的话,北伐大业,人人有责,何况我陈家乃将门世家,报效国家死于沙场的前辈数不胜数,区区几百头肉猪,何须谢丞相破费,年底我让人送过来便是”,

谢安:“好,那我就提前谢谢了”,

琅琊山下的一个大庄园中,王献之走进一个大堂,对大堂里一名正在写春联的中年男子说道:“大哥,谢安和陈庆之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将这个陈郡和杭州的大部分猪崽全部收购了,谢安还在建康张榜收购猪崽,数量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五千头,我们怎么办?”,

王彪之:“林青山那边有动静吗?”,

王献之:“事情就是从林家庄起的,林家庄现在已经把这个会稽的猪崽都订完了,连还在母猪肚子里的都不例外,而且还将祝家庄那里价值一万多两武器装备全部折算成了粮食,年关将近,林青山只是派人去打了招呼,没有跟祝公远商讨细节,祝公远口头上答应了,而且先送去了两千石粮食,运送粮食的队伍在林家庄卸下粮食后即刻返回,林青山收下了这第一批粮食,看来用粮食支付军费的事情已经定格,只差最后敲定各类粮食数额了,我们这也要跟吗?”,

王彪之:“谢安和林青山积极筹备北伐,我们王家能落于人后?先去准备两千头,去打听谢安那边准备养多少,他谢安养多少,我王家一定要比他多一倍,如果粮食不够的话,敞开了买吧!”,

王献之:“是,我马上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