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八章-谢安再访林家庄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林青山听到这些消息心情有点不好,林家庄的规模现在是硬伤,要是跟他们拼运营天然劣势,科技这玩意靠不住,十年的差距也许只隔一个灵光一闪,林青山对这个局势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按照自己的流程往前发展,输赢全看天意,林青山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保持自己这边节奏不断,给别人使绊子林青山暂时不考虑,在文明的进程上使绊子代价很大,大到不能承受,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林家庄的扩张路线实际上已成定局,林家庄的势力范围最多扩张到塖县一县之地就到极限了,并非林家庄无力继续扩张,而是塖县周围迄今为止没有发现大的矿藏,林家庄现在向外扩张只能获得土地,人口,粮食产能,战略纵深,土地和人口和不是林家庄发展的必要因素,粮食产能和战略纵深有用,但是从塖县往外扩张是一条大弯路,直接向海外扩张才是正途,海洋才是一个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地方,林家庄地利条件够好了吧。但是想要稳守仍需两万人的兵力,海上就简单了,几门大炮,几挺重机枪,几架飞机,百十号人便能防守千军万马,两艘战列舰就能将有限的武力延伸到天涯海角,海域之外,农牧交界之地也算是一个好地方,背靠着的农田能提供源源不断的粮食,一马平川的大草原上,骑兵和战车都能将自身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山地和丘陵地带真的养不出好马,这是没办法的事,谢安写信来找林青山借兵器,明年的北伐看来已成定局,只是林家庄现在的状态根本分不出一兵一卒参战,若是明年条件允许,还要再扩一次军,抽点兵力去北伐,原因有二,第一是这场战争是国战,林青山现在作为晋国的一员,自己也有份,应该派兵参战 ,第二是林青山想再派兵去历练历练,没有经历过实战的新兵林青山始终无法委以重任,其他的原因倒是次要的,林青山现在已经决心往海上发展,北边的大局只要能维持稳定就行,跟林青山之后的发展关系不大,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逝,建康方向不时便有大新闻传来,王家在一个月的时间之内便建立了一支两千辆战车为核心的半机械化部队,谢家的综合实力比王家差很多,一个月的时间,建造出的战车数量仅仅只有七百辆而已,但是七百辆战车规模的部队在演练的时候,军队声势之盛,憾天震地,林家庄现在拥有战车数量超过一千辆,但是最新式的四代战车只有不到五百辆,王家在一个月之内就建造了两千辆战车,荆州恒家那边具体情况还不知道,但是规模一定比王家更夸张,林青山对此有点想不通,古代的战车跟现代的坦克不一样,数量的增加并无法增加直接的战力,战车部队对统帅的要求极高,稍有不慎就会弄巧成拙,远不如骑兵用起来方便,而且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建造了这么多的战车,起配套的车载重弩,床弩,和投石器肯定没有满编,王家和谢家具体的进度林青山无法判断,因为掌握的情报太少了,只是根据他们建造战车的速度开推断他们的产能,

这一天,谢安按照约定来到林家庄,林青山原本打算年前去西南看看,但是建康那边的情况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林青山的部署,林青山知道他们的战车绝对是照抄林家军遗落在杭州那辆战车的,那辆战车是林青山最先进的第四代战车,只要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能从林青山这辆战车里看出许多门道,所以王彪之和谢安他们根本就无需怀有任何后顾之忧,原样照抄即可,在杭州出这个风头代价太大了,这次谢安依旧只带了两百多号人过来,领头的是谢安,陈庆之,张翰和方魁四人,陈庆之参加过卫国战争,但是跟林青山没有过交集,林青山只是初到前线的时候在谢安帅帐里见过一次,陈庆之现在是二品中军大将军,当今朝廷的制度,从一品和正一品官职大多数都是荣誉性质的虚职,正二品已经是实权官职的顶尖了,他现在跟谢玄的官阶一样,但是军阶比谢玄高一级,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位高权重且手握重兵的大将军今天就静静的跟在谢安身后,比谢玄上次来林家庄的时候还规矩,谢安这次来林家庄似乎有些匆忙,下午来到林家庄,林青山应谢安的请求领着他们在林家庄内逛了一圈,晚上吃饭的时候谢安便向林青山提起了借用武器的事,谢安也清楚林家军的武器有很多都是保密的,所以承诺从林家庄借来的武器全部给张翰和赵去病的部队使用,他们不得再向外转借,这一点使共识,没什么好说的,真正需要谈判的是武器的数量,谢安先是开出了三百台重弩和一万支重弩专用箭,林青山想都没想就同意了,接着又提了二十台床弩和四台轻型投石器,林青山也同意了,谢安第三次提出了一百套重铠甲以及配套的盾牌刀枪,也就是一整套的重步兵装备,林青山也答应了,但是林青山也说明了这些是林青山已经淘汰的那部分二代铠甲,那些铠甲在设计上有先天的缺陷,林青山拆了一部分,留了一部分,之所以留下这部分铠甲就是为了应付今天的这种局面,这些铠甲其实跟之前在西南战役中借给张翰他们的是同一批,从外形上看来没什么区别,但是这批铠甲的材质只是最普通的百炼钢,而且透气性较差,当然这个较差也是相对于林青山现在的四代铠甲,比起一般的皮革加铁片的重铠甲以及好了不知多少倍,防御力比起四代铠甲之弱了百分之二十左右,重量差不了多少,谢安闻言面露为难之色,但张翰和方魁则一脸骇然,那么先进的铠甲竟然还只是林青山淘汰下来的二代货?方魁向张翰瞟了一眼,张翰重重点头,随后方魁便向谢安进言这样就行了,那些铠甲完全够用,最后一项,谢安笑着对林青山说道:“青山啊,你掉在杭州的那把轻刀被我们捡到了,我本来想看看便还给你,但是张翰和赵去病总在耳边说这刀如何神奇,经他一番演示,此刀削铁如泥,无坚不摧,果真是一把神兵,一般来讲想要铸就一把神兵,天下难觅的一块神铁便是一道难关,我看你这刀也造了不少,不应该有这么多的神铁,于是便让工匠融开来看,兵器里的秘密我们大概也都知道了,我想你么***制作工艺应该跟它差不多吧!既然无法保密,能借我们六十把吗?”,林青山听完陷入了沉思,若是谢安真的将那把轻刀中的秘密破解了,借给他几十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如果是诈术怎么办?虽然这种局面下谢安完全没有必要来哄骗林青山,但是林青山仍然不能冒这个风险,谢安似乎知道林青山在想什么,拍了拍手,一名护卫捧着一个木匣来到林青山身边,打开之后,轻刀的残骸落入林青山的眼中,外层的百炼钢已经全部被溶解,木匣里只有两片护具和刀具的金质主体,刀具的主体部分形状保持非常完整,林青山一眼断定这确实是遗落在杭州的那把轻刀,既然谢确实已经知道了轻刀里的秘密,***这件武器便没什么保密的必要了,林青山随即答应了六十把***外借,但是林青山也给出了条件:“既然这样,那六十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种武器太过贵重,若有折损,须得原价赔给我,这武器什么价格丞相心里应该有数,张翰,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把这种武器借给了你,你也要有个心理准备,要么在战争结束之后把残骸还给我,要么用每把五十两黄金的价格还给我,而且我只要黄金,别给我提什么白银折算,这个秘密既然已经被谢家知道了,即便谢家保密措施做得再好也瞒不了多久,一旦秘密传开,黄金就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到那时,就算拿一百两银子也不见得能换到一两黄金”,

张翰闻言点头道:“卑职明白!”,

谢安笑着问道:“用其他重金属折算也不行?”,

林青山愕然道:“这个嘛,看是什么东西,不是所有的重金属都比黄金好,放心,咱们这关系,我不会敲你们竹杠,要是有其他的重金属,我会给个合理的折算价位。”,

谢安:“你的大厨怎么还没来?”,

林青山闻言将头转向林小青,林小青将头转向厨房方向:“是啊,这么久了小幽幽为什么还不出来?”,

说完林小青便丢下碗筷去厨房找赵幽兰,不一会儿,林小青快步来到林小青身边,附在林青山耳边小声说道:“小幽幽她突然有点不舒服,回房去了”,

林青山听完大摇其头:“哎,这小幽幽命薄啊,她说这桌子上几个将军和一个丞相,她不敢出来,算了吧,我们吃我们的,她在后面也饿不着”,

谢安闻言往桌子上扫了一眼,一张满座才十人的长桌上,坐了一个丞相,一个大将军,一个都副将,还有一个林青山,这阵容确实能把一般的人吓到墙角去,谢安也没有继续关心,林青山这边的事情谈完之后谢安竟然向蒋易请教起了机关术,连续几个问题说得有模有样的,林青山从谢安的话里听出了几个破绽,但是没有答话,蒋易见谢安诚心请教,于是也‘据实回答’,不一会儿,谢安额头上便冒出丝丝冷汗,他来林家庄之前补了不少功课,也自己动手操作了几个项目,就是为了跟蒋易这种行家交流,但是蒋易一番话说出来,谢安感觉自己之前看的那些书都没什么用,蒋易这一路的机关术竟是跟世上流行的常用路数天差地别,蒋易开篇便说机关术的核心是炼金术,即为现代科学的材料学,随后又说了一些连杆机械传动和机械齿轮变速的应用方式,蒋易一番理论说了足足半个小时,但是到半场的时候真正的听众便只剩了林青山一人,谢安和方魁等人虽然听得十分认真,但看他们严肃的表情,应该只听懂了不到两成,谢安老于世故,不懂机关术但是见识非凡,之后还能勉强跟蒋易提几个疑问,能提出问题说明谢安还能勉强跟随蒋易的进度,但实际上效果如何就只有谢安自己知道了,这一顿饭吃了近两个半小时,直到月冷风清,桌上的饭菜均没了半点热气之时谢安才叹息着结束了请教,但是分手之际仍然向谢安讨要了一本机关术相关的书籍,听完蒋易的高论,谢安才知道之前他看得那些木艺书籍有多么低端,说是垃圾都一点不为过,蒋易还长篇大论中提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他说之前曾做过一把木剑,檀木的剑身,双刃竟然用刚融了进去,注意,是融而不是镶嵌,前者的工艺水平起码是后者的十倍,用檀木做剑身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减重,说实话,木剑跟铁剑比,差距最大的就是耐久度跟剑刃的强度和锋利程度,若论剑身的整体强度和韧性,木剑一般情况下都是完胜,而且木材天然的强度和韧性配比这一优势,几乎没有任何金属可以与之相比,毕竟几亿年的风吹雨打进化出来的身板,这本身也算是文明的另一种进程,蒋易的这种操作等于将木材和金属的优势最大限度的整合到了一起,蒋易将这个过程说得很详细,一般的金属熔点都要远远超过木材的燃点,想要将两种材料融合在一起几乎是不可能的,其难度相当于一个人将融化的铁水从嘴里喝进去,然后再长出铁质的指甲,理论上讲,这种操作跟人吃钙片长骨骼原理是一样,可是。。。。。真的有这种可能吗?蒋易的方法是一个折中的方案,所谓将木材与金属相融实际上使用了一种类似于胶水的介质,这样一来这个流程就能理解了,参考水,一个杯子里灌满一杯水,然后用一张隔板隔开,再用颜料将两边的水染成不同的颜色,取开隔板之后两种颜色的水相互溶解成为一种不同颜色的水,这就是粒子的扩散效应,这种现象不但存在于同种物质,任何物质之间都有这种现象,接下来扩散的进阶,不同物质相互之间有概率产生化学反应生成一种全新的物质,蒋易那边说的大概就是这个原理,但是林青山依旧不信,这种操作跟使用503胶水有什么区别,蒋易在这把木剑上的高端操作远不止这一种,还有一种更花哨的,他说在这把木剑的成型阶段还需要用专用的鼓槌敲击剑刃,加强剑刃与木材的贴合度,这种操作跟混凝土振动装置差不多,可是这真的是人能办到的嘛?手上的操作就不说了,鼓槌的材质也撇开不论,单凭细微的回响来判定下一次敲击的力度和着力点,这是人能办到的?蒋易来林家庄除了随身携带的一些小工具,根本没带任何书籍,所以只打赢将他近几个月整理的一份手稿送给谢安,谢安个蒋易他们离去之后,林小青和林小倩吩咐着几个帮厨的人收拾吃完的桌子,林青山去探望了赵幽兰,第一次敲门里面没有回应,第二次敲门里面传来一句病恹恹的回答:“我睡了”,除了这三个字以外,再无其他应语,林青山躺在床上想起蒋易说的话,喃喃说道:“他十有八九是在吹牛,不,他一定是在吹牛,哪有这么牛叉操作?”,

林小青转过头了问道:“公子,说什么呢?”,

林青山:“我说蒋易啊,把钢铁和木头融在一起,怎么可能?还不如直接用胶水沾”,

林小青:“是吗?但是蒋先生没有说谎啊,这种剑他给我和小倩都做了两把”,

林青山大惊失色:“什么?”,

林小青:“是真的啊”,

林青山:“拿来我看看!”,林小青笑盈盈的下床将放在角落里的四把佩剑拿来给林青山过目,林青山一 一抽出先粗略看了一遍,四把剑有两把是纯木剑,而且没有剑刃和剑尖,模样是剑的模样但实际上是一把钝器,另外两把就有意思了,这两把剑跟蒋易刚才描述的一模一样,一把木剑双刃被百炼钢取代,林青山用手指在上面敲击了一下,根据回音和振动判断,剑刃确实已经和剑身融为一体,或者说契合度极高,林青山起床拿着剑在房间里演示了一番,这把剑的重量只有铁剑的四分之一不到,作为林小青和林小倩这种初级剑客的练习工具是再好不过了,由于这房间里没有东西可以让林青山试验威力,林青山只得将剑放下,留到明天再试,这一晚林青山睡得很忐忑,如果今天蒋易说的这些操作都能实现,再加上他隐藏的那部分技能,如果林青山能解决核反应堆的问题,蒋易或许能徒手焊一个核潜艇出来,至于其他的纯手工火箭,纯手工电子计算机更是不在话下,林青山虽然瞬间有了这个想法,但是他心底里知道这些东西也只能想想,即便蒋易有这个能力,但是这些项目要用纯手工将所需的零件一个一个的打磨出来所需的工时何止十年,自动化工业相比手工,精度上的差距虽然很大,但是最大的差距还是体现在产量上,蒋易现在四十来岁,整天活跃在工坊里和熔炉旁边,与养生之道背道而驰,能活个八十岁便算是奇迹了,还有不到四十年的时间,万吨级的核潜艇最多造四艘出来,或者四支土星五号那样的运载火箭,这种成就即便放在宇航时代也很了不起了,但是又有什么卵用呢,凭这点东西堆不出一个宇航时代,过不了那根线,一切都将被时间腐蚀,一切仍将于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