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九十七章-林青山粘上小欢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天,祝英台和银心一番分析,觉得还是要下山,即便她们很不想去见小欢,但是如果她们不下山去,小欢十有八九会找上门来,两者权衡之下,祝英台几乎没多想就选择了前者,一起下山,起码还有林青山在身边,跟林青山在一起,她完全可以将小欢晾在一边,事情从一开始就和祝英台预料的一样,祝英台一直跟林青山并肩而行,没有给小欢接近的机会,小欢和银心跟着后面脸上带着丝丝微笑,看不出丝毫不悦,吃过午饭之后,一行人难免回到今天的主题上来,给小欢找房子,古代房地产并不发达,即便是排名前十的杭州房价都低得离谱,三十两银子就能买一个小四合院,究其原因还是环境问题,杭州地界并不太平,孙恩隔三差五的就要下山打劫一波,士族之间因为一些田边地角的事引发的械斗也不是稀罕事,再加上在大城市里谋生,收入不见得多高,税赋可是实打实的,而且还不存在农民那种收一千斤报八百斤的情况,一个普通人的收入基本上是透明的,根本做不得假,每年会有各种各样的人抱着各种目的来到杭州,每年也有各种各样的人收拾行囊离开杭州,这其中不乏一些豪门大户,他们在杭州的落脚点也不能长期维持,所以林青山他们有很多选择,林青山他们对杭州这地头不熟,林青山正起心去找个房产中介之类的地头蛇寻个门路,马文才的书童就带着几个本地做房屋租售的老板来到林青山他们落脚的客栈,马文才看起来今天应该有要紧的事要办,否则他一定会亲自前来,有马文才这个杭州头号地头蛇帮忙,林青山他们连续看了好几处院子,感觉都还可以,但是他们本着看看还有没有更好的选择,所以就多看了几处,最后他们挑了杭州城外围,离尼山最近的那处住所,院子只是一个一层的小四合院,一共六间房子加一个院子,总面积大约两百平,付钱的时候林青山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小欢本来都打算掏钱包了,但是被林青山当场制止,并向祝英台使了个眼色,然后祝英台就掏了四十两银子把这个院子买了下来,随后小欢又把林青山和祝英台一并谢了一次,林青山目测这个过程充满了诡异,随行而来的马奉英和几个掌柜都一阵尴尬,这算什么事?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添置家具,又是一大笔开销,虽然这个房子里原本桌椅板凳,床榻被褥都是齐全的,只是放得久了,上面积了一些灰,总体看起来还有五六成新,但是这些东西落在祝英台这种千金小姐眼里,跟垃圾也没什么两样,然后祝英台又花了近二十两银子为这个小院子添置了一整套家具,

几人收拾到夜幕降临,这个荒废了不少时日的房子总算可以居住了,见一切收拾妥当,祝英台尝试着问道:“我们去吃饭吧!”,林青山点头道:“嗯,这里离客栈不远,今天想要在这所新居开锅是决计不可能的,那我们走吧!”,小欢想了一下,然后对林青山说道:“两位公子,我看这里还有不少东西要收拣,你们先走一步,我收拾完就来找你们!”,林青山笑着说道:“那是当然,这样的机会每个月才能有一两天,不能空下啊”,祝英台听完又是一身的鸡皮疙瘩:“好吧,我们点菜也要等一会儿,我们就在客栈等你吧”,林青山奸笑着说道“英台,你先和银心去点菜吧,我跟小欢一起收拾,多一个人,快点收拾完也可以早点来找你”,祝英台没多想:“好吧,我们走了,回见!”,

祝英台说完就带着银心出去了,银心转过身的时候才漏出极为震惊的表情,林青山是什么人她心里也是有数的,在书院的时候就因为把赵老师的房间搞得一团糟隔三差五的就要被师母一顿训斥,而且林青山还属于那种屡教不改的类型,他帮人收拾房间?联想到刚才林青山那诡异的笑容,银心突然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难道小欢和她们之间的事被林青山察觉了?细细一想,祝英台他们这点小把戏放在林青山面前几乎不可能藏住任何秘密,那他想对小欢做些什么?想到这里,银心不由得为小欢捏了一把冷汗,虽然她们跟小欢的关系谈不上太好,但是小欢也不是那种能惹人讨厌的人,祝英台她们走远之后,林青山走到门前将门关上,一件封闭的房间里只剩下了林青山和小欢两人,小欢同样从刚才林青山说要帮自己收拾房间就察觉到不对了,但是自己并没有任何办法应对,至少在有限的时间里想不出多么好的办法,果然,林青山转过身来,一张奸笑的脸,贪婪的目光和阴险无比的笑声构成了此时的林青山,小欢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问道:“林公子,收拾房间不需要关门,我们还是把门打开吧”,

林青山:“把门打开也行啊,对我来说无所谓,但是对你来说,不太好”,

小欢:“公子说笑了,小女子虽是女流,但也不惧朗朗乾坤”,林青山走到小欢面前,用右手勾起了小欢的下巴,摆出一副要大肆调戏的前奏,小欢此时终于变了脸色,她曾今无数次奢望过这种局面,但是这进度太快了吧,而且林青山能看上她哪一点?自己长得很美?比起之前那个出现在他身边的赵幽兰自己的容貌确实要好上一些,但是跟那个小蝶一比又没有半点可比性,莫不是林青山对自己起了歹意?这更不可能啊!林青山自从第一次见面,帮过自己不少次,根本就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恶意,那林青山现在的状态该怎么解释呢?难道是与林小蝶分别半月饥渴难耐?这个解释也太扯了吧,自己现在明面上可是祝英台的未婚妻,而他又是祝英台的结义大哥,想不通这许多,她索性直接问道:“林公子,你有话直说吧,小女子这点小伎俩自知瞒不过公子的慧眼,公子有问小女子必定如实交代”,

林青山:“如实交代?”,

小欢:“小女子孤身一人,双亲自小便将我卖入青楼,公子应该清楚,小女子这种出身的人不会有什么背景”,

林青山:“那可难说,要说杭州哪里的达官贵人和士族公子最多,答案恐怕不是声名显赫的太守府,而是闻名天下的花满楼才对!”,

小欢:“公子说的极是,杭州物尽天华,人杰地灵,又是千年古城,但是如今杭州最出名的确然是花满楼无疑,不止杭州一郡,晋国许许多多的世家公子,名人雅士都是花满楼的常客,甚至还有不少是建康来的大人物,但是以小女子的姿色,在那种场合能递上几盏热茶,当个伴舞已是天大的风光,哪有攀附贵人的机会?即便是有贵人,也不敢指示小女子把主意打到您头上来吧”,

林青山:“嗯,坦白,但这不是我想问的”,

小欢:“公子还有什么疑问,但问无妨”,

林青山:“你。。会写信吗?”,

林青山突然,表情变得一本正经,小欢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表情瞬间木然,楞了好久才痴痴的点头道:“会!”,

林青山:“读过不少书吧”,

小欢:“为了伺候那些名人雅士,张妈妈教我们在琴棋书画上下过不少苦工,四书五经也能熟读”,

林青山点头道:“额,我们试试!”,

林青山说完从腰间掏出四封书信递到小欢面前,小欢半信半疑的接过书信,然后随意打开一封,定睛一看,她瞬间就被信中的内容惊呆了,这竟然真的只是一封寻常的家信,只是信里的内容一言难尽,林青山看到小欢的表情心里也开始打起了鼓:小青和小倩不会在这种信里写了什么机密事件吧?,“快!念给我听”,在林青山催促下,小欢开始一字一句的念起了信中的内容,两人还是面对着面,距离仅有两尺之遥,“公子,上一封信写给你,你没有回信报平安,是不是小幽幽不在你找不到人给你念信啊,你在那边过得好吗?我跟你说啊,今年我们林家庄可热闹了,整整六千六百六十一头猪啊,整天从早吵到晚,就跟五月的青蛙一样,小青姐姐已经安排在庄外找地方建猪圈了,过不了多久就能把这些猪全部安置了。。。。。。”,连续四封信念下来,小欢心里也有底了这几封信应该都是林小蝶写给林青山的,但是奇怪的是,信中有些话明显出自另外一个人的口吻,那个人的身份估计跟林小蝶差不多,林青山听小欢把几封信念完略微思考了一会儿,听起来小欢是把信上的内容一字不差的念了出来,并没有隐瞒之处,但是她刚才的那个表情算是怎么回事?林青山思忖片刻之后到书房拿来了笔墨纸砚,并让小欢带他写一封回信;“小蝶,现在小幽幽不在书院,我只能找人代念代写书信,所以,那些肉麻的话就少说两句,我在书院好着呢,现在蒋先生不在林家庄内,但是他教你们的剑法也够你们练上一年的了,你们在家里可要好好练习!端午节我回来找你们比试”,书信写完之后,林青山又在后面留了一串暗码用于描述信件的大致内容,随后林青山就把信收了起来,

林青山:“好了,事已经办完了,我们走吧”,

小欢:“可是房间还没收拾啊”,

林青山:“过了这几天,大半个月的时间还不够你收拾的?难道你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在婚前还要跟公子分居?”,

小欢:“的确,多谢公子提醒!”,

林青山:“额,顺便问问,你那边的事了断清楚了没有?”,

小欢:“多谢公子挂怀,原本祝公子已经给了我二百两银子回去赎身,但张妈妈见我遇见了贵人,竟然坐地起价到五百两,小女子自知轻贱之身值不了那么多银子,所以也没敢再跟祝公子提起,祝公子也以为我已经赎得自由之身,后来杭州发生了战乱,我随楼里的姐妹们去建康避难,知道年尾才得以返回杭州,刚回来不久,张妈妈便同意了我以二百两银子赎身,想必也是托了贵人的福,为此,我一直想向那位公子道谢,但是一直没有机会”,

林青山:“额,是这样啊!那就免了吧,这个谢我帮你带去便是了”,

小欢:“多谢公子!”,

林青山和小欢来到客栈之后,祝英台她们点的菜还没上齐,见林青山他们这么快回来,祝英台也感到有点意外,小欢回来之后自觉的坐到祝英台身边去了,祝英台依旧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晚上就寝的时候祝英台和小欢果然住进了一间客房,房门关上之后,祝英台疑惑地问道:“今天林兄找你说了什么?”,祝英台能够领悟林青山今天与小欢单独相处的奥义令小欢颇为意外,原本她以为祝英台只是一个傻白甜的大户小姐而已,怎么会有心计想到这些事呢?实际上祝英台的智商属于偏高的那种人,至少比林青山和小欢要高一些,只是她的见识和经历决定了她的思维极限以及反映时间,意外归意外,小欢还是将情况如实对祝英台说了:“林公子让我帮他读了几封书信,顺带着写了一封回信”,

祝英台:“什么书信?是家信吗?”,

小欢:“对,是小蝶姑娘写给林公子的,信中言语暧昧,这恐怕也是他不想让你知道的原因,至少这些私事让一个男人知道不太好”,

祝英台:“可是他为什么要选择你?”,

小欢:“这个我也很纳闷,吃饭的时候我才想通,现在林公子身边也只有我一个女人了,不找我,难道也像你一样,再去雇一个人来专门帮忙念信,写信?”,说到这里小欢诡异的一笑:“如果你对他坦白你的身份,我估计他也不会绕这么大的弯子来找我代写家信了”,

祝英台:“他跟你又不熟,为什么要找你代写家信,难道他不怕泄密吗?”,

小欢:“几封家信而已,哪来那么多机密,那些真正的机密他们全部是用一些我看不懂的符号在传递,再说了,我确实没有泄密的动机!除了你,我看也没人敢打听他的家信,就算是马公子都没这个胆子”,

祝英台:“不就是几封家信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小欢:“对你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好了,我们歇着吧,明天还要早起去放风筝呢”,

祝英台:“你真的要跟我睡一张床?”,

小欢:“咱们都是女人,你还怕我占你便宜?”,

祝英台:“我三岁开始就是一个人睡,我不习惯跟别人睡在一起!”,

小欢:“那现在正好跟我一起慢慢习惯,不然等以后嫁了人,你还能把你丈夫赶去打地铺不成”,

祝英台一听小欢说这么露骨的话,又是一身的鸡皮疙瘩,:“好吧,我们一人睡半边,你别离我太近啊!”,

小欢微微叹气道:“奴婢记下了,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