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六章-解析武器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另一边的建康城中,经过半个多月的研究,被张翰捡去的那把佩刀也被谢家的工匠翻来覆去的研究了个遍,这一天,两名中年男子便拿着十几幅巨大的图纸走进了内堂,谢安,张翰,方魁,陈庆军等人都在这里等待他们二人的到来,他们来了之后先把这十几张大图展开悬挂在房间四周,原本典雅庄重的房间挂上这十几张图纸之后,瞬间变得科技感十足,张翰和陈庆之顿时被吓了一跳,谢安也大感意外,原来这把佩刀交到工坊主事储飞虎手里的时候,他说三天便有结果,但是三天之后谢安去询问进度,褚飞虎直接将时间再度推迟了十天,谢安不懂其中的门道,只是看着当时已经被褚飞虎绘制出的第一幅大图便明白事情没那么简单,所以谢安也没有勉强,知道今天,褚飞虎才将成功呈到他们面前来,谢安笑着问道:“褚师父,辛苦了,本来你也辛劳多日,应让你修养几天再来回话的,但是日后本官的日程有点紧迫,便只能再叨扰你一天了”,

褚飞虎:“谢丞相哪里的话,此乃卑职分内之事,而且事关重大,即便您让我休息,我也不会依从的”,

谢安:“看先生脸上,这一柄小小的轻刀之中,究竟暗藏了什么玄机,令你表情如此凝重”,

褚飞虎:“说来惭愧,当日第一次见到这把轻刀的时候,我看起外形,只当是林青山用了点好料,并没把这柄轻刀放在眼里,因为兵器表面的缕空是兵器配重的重要手段,这柄轻刀两边的纹路十分普通,造型上也并不出彩,所以卑职才敢答复三天的时间,但是第一次的熔炼卑职才知道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你们看这张图”,褚飞虎说着走到一副模糊不清的透视图前说道:“你们看,这就是我将刀烧红之后看到的内部结构,一般的刀具内部结构都比较均匀,而这把刀十分诡异,这幅图上很明显有三个结构,主体结构是这个锯齿状的东西,这是刀具的主体,也是核心,刀刃也是从这部分上延伸出的,第二部分是这两条贯穿刀身的护具,从图上看着幅护具只有一半,但实际上却是两部分,这一部分是作为主体的护具镶嵌在刀具两边的,,第三部分就是除了这两个结构之外的填充部分,填充部分的材料最简单,是普通的百炼钢,但是这一部分只占刀具总重的两成,两边的护具主要材质是黄铜,这里面还混杂了一些其他东西,这两幅护具的柔韧性很高,两寸的瞬间形变无法对刀身造成丝毫影响,这部分重量约占刀具整体的三成,主体部分,柔韧性,强度都高得惊人,实际上两边的护具用在一般的刀具上都能将武器的品质提高一个档次,但是用在这把刀上只是为了保护中心的主体以及配重,其主要材质是黄金,重量占比达到八成以上,工艺方面更加复杂,我从没见过这种工艺,大致的方式是将一块金属先压成一块薄板,然后切成丝,再重新熔炼,如此往复至少三遍,金属内部就会呈现斑竹一样的纤维结构,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大大提升金属的柔韧性,缺点是会损失一些强度,强度的损失视压接工艺而定,压得越紧,强度越高,这张轻刀的主体和两边的护具都是使用的这种工艺,而且其强度损失不到一成,想要做到这种程度,相当于每次的锻打都需要用二十斤重的大锤在同一个位置捶打十次以上,这把刀长两尺七寸,至少需要两百七十记重锤,如此往复五次,总管一千三百余此重锤,在这过程中,任何一锤失误都会对刀具造成永久性损伤,届时前功尽弃,需重头再来,总结来说,这柄轻刀总重两斤六两,其中黄金占比约四成,其他不知名目的多种金属占比约半成,其他的百炼钢和黄铜没有大问题,造一把这样的轻刀,至少需要三名大匠十日之功,算上超高的报废比例,可能需要旬月有余,刀的各种内部图都在这里,每张图上都有详述”,

谢安吃惊的思忖了一会儿,接着问道:“依你之见,这柄轻刀已是神兵之属了?”,

褚飞虎:“这倒不然,这把刀的结构和工艺上看不出瑕疵,但是在设计上有先天的缺陷,比如背部的锯齿结构,这柄刀采用的是极不常规的凹槽类锯齿,这样的结构会稍微影响刀身的重心,刀身重力下劈之时极有可能会侧偏,若是改成常规的三角形锯齿加刀具中缕空设计会更好,还有,由于采用了两边护具贴合主体的结构设计,当刀具的两点同时受到来自两个方向的横向重击之时极有可能对此刀的内部结构造成损伤,若是将两边的护具做成一块就能有效减轻这种损伤,其他方面倒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还能做一些细微的改进”,

谢安:“铠甲那边呢?”,

褚飞虎:“铠甲只是设计思路有些另类,藤甲轻便,对箭矢的防御力也不差,只是对刀枪的防御力略低,而且经不住长期劈砍,耐久度比金属铠甲要差很多,林青山只是用钢丝钢片替代了一部分藤条,这样一来,藤甲的各方面防御力能得到很大的提升,而且林青山还有一个十分奇特的设计,那就是藤甲处于半密封的状态,由此导致铠甲的透气性极佳,奔跑起来比穿着布衣还要凉快,这一点使士兵们反应报告的,而且这套铠甲也有全密封的形态,防御野外的毒物不在话下,铠甲外部还有很多可以披挂额外装甲的设计,总的来说这套铠甲设计非常不错,但是作为藤甲,其致命弱点依然存在,对近战武器的防御力略低,耐久度不高,而且十分惧怕大火,不适合大规模装备,可以少量制造作为奇兵使用”,

谢安:“仿造难度如何?”,

褚飞虎:“这个铠甲仿制要简单很多,经过了准备阶段之后,一个熟练的工匠平均五天可以做一副,跟普通铠甲的制造时间差不多”,

谢安:“张翰,你现在明白为这么优秀的藤甲,林青山只是少量装备了吧”,

张翰拱手道:“多谢丞相解惑,卑职明白了”,

谢安:“这种轻甲暂时制造一千幅,张翰和赵去病各两百幅,剩下的六百幅给谢玄,让他建一支轻骑兵部队,褚先生?现在林青山的***有眉目了吗?”,

褚飞虎皱着眉头说到:“大概明白了”,

谢安:“我会调集你所需的一切人力物力,在北伐开始之前,尽量赶制出一百把,这种武器对骑兵应该有奇效,刀具样式就按照林青山的直刀原样仿制,改进的事宜先搁置吧,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产量,你将事情安排完先休息两天吧”,

褚飞虎听完欲言又止:“是,卑职立马去安排”,众人散去之后,陈庆之跟随谢安来到谢府的湖心亭中,谢安此时看起来心事重重,

陈庆之疑惑的问道:“丞相所虑何事?”,

谢安:“今天听完储先生的高论,你有何想法?”,

陈庆之:“难道他的结论有问题?”,

谢安“褚先生是匠作世家出身,沉沁铁艺已有三十余年,他在铁艺上的造诣不说天下第一,也是当今世上有数的高人,这点你可以放心”,

陈庆之:“那丞相你所指的?”,

谢安:“林家庄建庄至今短短几年时间,除了蒋易,哪能有什么高人,上次我去林家庄的工坊看过,里面只有工匠数十人,那些的手艺倒还说得过去,但是要真如储先生所言,锻造一把轻刀便要耗去三人十日之功,而这种轻刀在卫国战争结束之前林家军都没有装备过,分明是林青山回到林家庄之后才着手制造的,到西南战役发生之时,这种轻刀已经装备了近两百把,四个多月的时间,若是日夜赶工也能造得出来,但是林家庄在这段时间之内可不光光做了这一件事,重铠甲,***,战车,弓弩,投石器,一样没落下,每一样都是大工程,而且林青山在这段时间里还做了一个会飞的大风筝,若是褚先生所言不错,所有的工程排开,全部做完起码都要两年的时间,二十四个月对四个月,这个差距比例有点大了”,

陈庆之:“这,依丞相所见,莫非林青山会什么妖法?”,

谢安:“这个我就说不清楚了,只是林青山的这个妖法有点夸张了”,

陈庆之:“所以丞相刚才让褚先生按照林青山的***原样仿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谢安:“起码现在看来,林青山的工艺确实比咱们要高出一大截,他既然已经走在前面,我们便没有必要再去走那些弯路了”,

陈庆之:“丞相觉得褚先生所说的那些缺点莫非也有门道?”,

谢安:“林青山最擅长的是机关术,铁艺并非他所长,有些许瑕疵属于正常现象,但是我也会一些武艺,他说的那两种情况在对决之中发生的概率很小,而且只要注意一点,想要避免这种情况也很简单”,

陈庆之:“是啊,同时受到来自两个方向的横击,在混乱的战场上,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本来就很小,即便有这种情况,只要将刀身倾转,便可避免,所以褚先生说的这些事情几乎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况且装备这种武器的部队是侦察兵,他们很少与敌军正面交锋,佩刀大部分的用途都是在深山野林中披荆斩棘,想到这个用途,这种短刀确实是上佳之选,林青山难道真的将这方方面面全部都考虑到了?这也太可怕了吧”,

谢安:“很难以置信,但事实确实如此”,

陈庆之:“丞相,你真的要请王家那两个外侄过来做客吗?”,

谢安:“我好想没有别的选择,回到建康之后我便着手打探那两个晚辈的消息,他们的来历没有查到丝毫线索,就跟林青山一样,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但是却查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他们去了王府之后,王彪之对他二人视如己出也就罢了,恒家,柳家,韩家,这些当今世上顶尖的豪门大族也纷纷登门拜访,而且行踪十分隐僻,推算时间,去王府的些人里,各大家族的家主竟然一个没落,连恒玄这种眼高于顶的人都亲自登门拜访,推测出的结果更加惊人,柳家首先登门,请两个年轻人过府做客,去了一遍之后那两个年轻人便再也不想出门做客,随后来自恒家,韩家的邀请便落了空,然后恒玄和韩立竟然没有放弃,直接将宴席摆到了王府之内,就着王府的场子摆了一副宴席,也算是尽了一份地主之谊”,

陈庆之:“这算哪门子的地主之谊?”,

“是啊,这算哪门子的地主之谊?”,谢安似笑非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