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九十四章-林小青对赵幽兰的告诫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天,林小青趁林青山出门的时间找来了赵幽兰,林小青坐在长桌的一端,看上去很正式,当这张长桌被造出来的时候就被赋予了一个特殊的意义,那就是召开家庭会议,这张会议一半是决议性的,即便林青山在林家庄内一言九鼎,但是很多时候林青山还是会在这张桌子上征求林小青和林小倩的意见,虽然林小青今天表情依旧,但是赵幽兰还是从林小青微笑的面容中看到了一些不同于往日的风采—决断,要是林青山在场,基本上不可能看到林小青这个模样的,“你坐下吧”,赵幽兰诚惶诚恐的坐下,林小青温和的说道:“小幽幽,你来我们林家庄也有一年了,虽然你大多数时候都不在林家庄内,但是你也应该对林家庄有一些了解了吧”,

赵幽兰:“嗯”,

林小青:“林家庄各方各面跟别的地方都不一样,比如我们林府,一般来说,每个大户人家都少不了丫鬟家仆,但是这一点在我们林家庄内确实有些不同,一方面是公子好静,不想被外人打扰,二是公子仁慈,无论对谁,都一视同仁,不管是他的近侍,还是一个士兵,或是一个毫不相干的普通村民,万事帮理不帮亲,这就是我们公子,别看他平时护着我和小倩,但是这是建立在我们没有犯错的基础上,或者有时我们犯错了能及时改正,或者公子帮我们弥补了,说个笑话,我跟小倩私下里没少挨公子的板子,就像教书先生打学生一样,这也算是公子的恩赐了,想想林家庄其他人,犯了错要多做多少工务才能被公子赦免,甚至严重的直接被公子处死,我们犯这些错公子只是不疼不痒的打了我们板子,你觉得呢”,

赵幽兰:“是!”,

林小青:“公子常说无论是谁,无论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些代价大多数都被时间磨平,只有少数的执念能积累下来,这些执念有些是有害的,所以就需要一些额外的行动去化解,比如挨一顿板子长个记性,上次那个石头被带回林家庄的时候,公子只是暂时解除了他的职务,并没有对他施加任何处罚,我后来知道他是因为得罪了司马洪才被送到林家庄来给公子发落的,于是我就劝公子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得罪一个王爷,结果公子不但打了我板子,还罚了跪了一个时辰,他对我说:石头是为了保护我才硬着头皮去打这场仗的,我应该对他怀有感恩之心,我很不理解,公子解释说还有晋国上千万人因为石头的奋力抵抗免于战祸,石头这样的人有六万,而我则是被保护的千万人之一,公子最后还警告我说,如果我今后还想不通这件事,就把我扔到战场上去,公子在这些事情上几乎是说到做到,没有人能违抗他的意志,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想明白,只是担心我离开之后,小倩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很可怜,你也不懂得照顾人,担心你们伺候不好公子,后来我想明白了,杭州战役之时,他们不到两百人面对一个驻军上万人的杭州城也没有退缩,林家庄没有我和林小倩,公子可以随便再找两个听话的丫头,我跟小倩有多大本事我们心里有数,起码现在我们除了能把公子伺候的舒服一点还不如一个种田的老伯重要,一个老伯每年能种出一千多斤粮食,可以给公子上交两百多斤,有了这些粮食,公子就不会挨饿了,我跟小倩厨艺再好,也要靠这些粮食来填饱公子的肚子,外面那些人,什么王爷啊,将军啊,丞相的,平时跟公子看起来关系很好,但是到了紧要关头还是不如林家军的一个士兵靠得住,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也明白,你写的那些日记我都仔细看过了,你在书院给公子做饭算是大功一件,但是也没少给公子找麻烦,但是根据公子对你的态度来看,公子应该已经放弃你了,公子不好琴棋书画,你的学识在林家庄派不上多大用场,如果数年之后,你还不能帮上公子的忙,无论公子对你如何,我都要帮公子换一个丫鬟,你明白吗”,林小青一番话把赵幽兰说的双脸通红,自记事到现在,她第一次被人说得这么一无是处,但是林小青说的却是事实,这些事她自己在之前也想过很多次了,她擅长的文艺根本不被林青山重视,林青山重视的机关术自己一窍不通,原本有林青山悉心教导她应该能很快追上林青山,这一点林青山也毫不质疑,但是结果如何呢,一年时间过去了,差距越拉越大,这次林青山带林小青和林小倩去西南的海港,赵幽兰也提出想要随行,但是林青山只是轻飘飘的说了四个字:你留下吧,很寻常的一句话,但是每个字就像一块千斤巨石一般砸在赵幽兰的心头,林青山根本就没给赵幽兰商量的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赵幽兰在林家庄的地位只会越来越轻,被扫地出门似乎只是时间问题,林小青今天也把话说明了,想要留在林府,最低要求是不能拖林青山的后腿,林青山的水平是在不停成长的,所以林小青她们也要拼命追赶避免差距扩大,赵幽兰这里也同理,没有人想一辈子拖着一个累赘,区别在于这个人能忍受的底线差距多大,说实话,赵幽兰心里也明白,她这种隔三差五就不给主人好脸色看的丫鬟放在别处都被打死好几回了,从这一点上看林青山的脾气真的算是很好了,见赵幽兰没有回话,林小青继续说道:“我和小倩太笨了,公子手把手教了我们那么多东西但是我们始终学不到精髓,原来蒋先生刚来林家庄的时候公子立马把他奉为上宾,并将他最重要的宝库交由他管理,当时我也是有意见的,毕竟蒋先生当时还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外人,但是事实再次证明了公子是对的,蒋先生的才能几乎能与公子并肩,来到林家庄近一年的时间里明面上没做多少事,但实际上蒋先生的功劳只有少数人知道,蒋先生没来林家庄的时候,工坊里很多事基本上都靠公子亲自决断,我们只能帮公子整理记录一些资料,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不知道公子把那些石头翻来覆去的熔炼是为了什么,也是上次杭州战役,我终于明白了公子做的这些事多么正确,林家军的武器能无坚不摧全靠公子的周密筹谋,公子能交到我们手里的事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就这么点事我们还是办不好,蒋先生来了林家庄之后能从公子手里接手工坊的宝库这本身就证明了蒋先生的无双之才,一年之后,我随公子再去工坊,很多公子梦寐以求的材料都被炼制了出来,公子的脸色终于出现了发自内心的笑容,有时候我就在想啊,要是我和小倩也有蒋先生那么大的本事,公子该会多么喜欢我们啊,你觉得呢?”,

赵幽兰:“我明白了”,

林青山:“我希望你能真的明白!今年事情很多,公子即便不在林家庄内也不会闲着,我本来想让小倩去杭州伺候公子,但是被他拒绝了,我知道公子是不想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呆在林家庄,可是公子做的决定我也没法违抗,今年恐怕也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今年截止现在的预算林家庄的净支出就超过了两万两白银,按照往年的情况估算,今年的总开销可能还会翻一倍,这意味着公子恐怕又在谋划一件大事了,这种情况下,我不希望因为我们这些小人物导致公子的整个计划落空,四万两白银可以买很多听话的丫鬟”,

赵幽兰:“我明白!”,

林小青交代之后就回到厨房和林小倩一起准备午饭,赵幽兰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想了很久,现在自己还能回家吗?来到林家庄之前,她从来都是以才女的身份自居,琴棋书画笔比起当今天下的名士都不落分毫,但是来到林家庄之后扫地就成了她的主业,在书院的时候她的主业是给林青山做饭,是林青山没给机会还是自己能力不够?恐怕两方面的原因各占一半,若是林青山能像对林小青她们那样毫不藏私的倾囊相授,赵幽兰一定能很快追上林青山的水平,但是林青山有义务教自己吗,无论哪行哪业,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教会了徒弟会饿死师父,所以师父在传艺的时候大多数都会留一手,防止饿死师父的事情发生,就凭这一点,林青山又凭什么要教自己?教会了自己,自己就能帮他分担多少压力吗?学会了带着一身工艺回娘家岂不是很尴尬,林青山又凭什么相信自己?蒋易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蒋易本身的才能就是顶尖的,与林青山相比,很有可能是各有所长,蒋易有很多东西水平是超过林青山的,林青山交给蒋易的事也都是蒋易擅长的,林青山擅长的东西至今还没有在人前显露一丝一毫,所以蒋易在本质上就没了泄密的可能性,这也是林青山从一开始就对蒋易推心置腹的根本原因,想到这里,赵幽兰恍然大悟,林青山并不是火眼金睛,一眼便能辨别忠奸,所有的事情都是经过周密思考有充分事实依据的,那么现在自己的出路在哪里?蒋易!如果林家庄除了林青山以外还有一个人能在短时间之内将自己的机关术水平快速提高,这个人只能是蒋易,但是现在蒋易去西南造船去了,怎么办?赵幽兰稍稍一想,把心一横,反正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走这条路去碰碰运气,至少要从蒋易那里学一些机关术的总体架构和核心思想,剩下的可以在书院去慢慢研究,林青山还会被一些杂务耽搁,但是自己在书院却有大把的时间自己研究,这就是唯一的出路,一旦自己这边的研究能引起林青山的兴趣,一切就可以回到正轨上来,

想通这些事之后,赵幽兰在吃午饭的时候就向林青山提出要去西南海港找蒋易学艺,林青山郑重的告诉她:“小幽幽,有些事情是不能开玩笑的,今年海港那边的事对我很重要,那里绝对不能出问题,蒋易帮了我这个忙,我也因此欠了他一个大大的人情,如果今天他那边的事出了问题,或者时间耽误得太多,代价都是不能承受的”,

赵幽兰站起来恳求着说道:“我不会给蒋先生添麻烦的,请相信我”,

林青山:“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哪里值得我相信?”,

赵幽兰:“你可以给蒋先生和冯天佐写一封信,让他们监督,要是我给蒋先生添了麻烦就杀了我”,

林青山:“除非对方持有武器或者怀有敌意,三十岁以下妇女有不被伤害的权利,这是林家军的战争守则”,

赵幽兰:“如果我给蒋先生他们添了麻烦,我自己离开”,

林青山:“这乱世之中,任由一个二十岁的少女孤身离开等于蓄意谋杀!”,

赵幽兰:“我回家!”,

林青山:“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开饭!”,

两天之后,赵幽兰跟随向西南海港运送物资的车队离开了林家庄,林青山换上短袖短裤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闭目养神,手持蒲葵大扇慢悠悠的摇道:“她终于走了,这个世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太美好了”,不多时林小青和林小倩端着一盏茶水来到林青山身边,林小青接过林青山手里的扇子给林青山打扇,林青山转头在林小倩脸上亲了一口,林小倩稍稍退缩了一下,然后满脸爱意的在林青山的脸色也亲了一下,随后将脸贴在林青山的额头上闭上了美目,看起来十分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