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一章-出乎意料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那个倒在地上的小队长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便吓得魂不附体,他原本以为自己的话能镇住他们从而谋一条生路,但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因为这句假话预谋进攻太守府,抓了谢安和王彪之。如果说三千林家军尽数在此,这件事情或许会显得正常很多,毕竟林家军曾以六千人挑战苻坚的数十万大军,但是现在他们这里还不到两百人,十步一个排成一排才勉强能有杭州的西城墙长,双方实力悬殊如此巨大他们竟然敢起这么大的心,他此刻才想起苟且偷生已然太晚了,林家军出兵之时,齐达上来砍断了他的双手双脚祭旗,不过他此时还能借着疼痛保持知觉,但是最多十分钟他就会因为流血过度而死,远处的暗哨虽然完整观看了这个过程,但是距离太远,根本不可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只能将林家军拔营起兵的消息迅速回报,林家军为了保持体力迎接即将到来的鏖战,只是保持着普通的行军速度,所以林家军出兵的消息传到杭州城内之时,林家军还有半个小时才能到达杭州南城门,消息传到太守府,周家,陆家几人陆续离席,林青山距离他们的席位太远,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状况,但是坐在中堂的王彪之和谢安都往那里看了一眼,王彪之向身边一个护卫使了一个眼色,那名护卫随即退场,周宗仁几人退场之后来到一间偏房,那名暗哨向他们汇报了林家军的行动,听完整件事情的经过之后,周宗仁解气的笑道:“哈哈,那些果然都是一群莽夫,被骂几句就忍不住来杭州送死”,陆家的统领陆鸣不安的说道:“不对啊,林家军来参加比武那么早穿上重甲干嘛?而且,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换***和钢鞭这种用来破甲的武器?”,周宗仁不屑的说道:“你在想什么?林家军就两百号人,他们这么点人能干嘛?直接来找我们麻烦还是想要攻打杭州城?”,周宗仁说完房间里一阵哄然大笑。两百号人来攻打现在驻军起码两万的杭州城,这个笑话未免太冷了吧,周宗仁继续吩咐到:“待会儿我回去缠着林远山,陆兄,你就先接待接待他们,记得不要出手太重额,要是一轮就被打得爬不起来就太扫兴了”,“有那么简单吗,林家军的赫赫威名都是打出来的,不说别的,光那一百多个重甲兵都够头疼的,诶。。。。***和钢鞭这些重武器比武根本就不能用啊”,陆鸣正陷入疑惑,旁边一人开销到:“陆兄,你在想什么呢?他们肯定是未战先怯,拿着那些重武器给自己壮胆呢,要不然待会儿我去打头阵,虽然我的白家长枪军比不上你们周家的苍狼卫和陆家的青锋营,但我的长枪军论起防御力可是天下顶尖的,即便不能取胜,也可以搓搓林家军的锐气”,陆鸣闻言只能不安的点头,林家军手里的武器选择太怪异了,钢鞭这种钝器是大战的标配,但是比武的时候根本就不可能上场,因为威力太大了,钢鞭砸下来,即便隔着盾牌都可以把持盾人的手震骨折,打到人身上非死即伤,就因为如此所以才会被比武条例明令禁止,***的破甲效果虽然不如钝器,但是毕竟也有近二十斤的重量,周宗仁回到宴席上之后显得分外得意,他似乎已经看见了他带着苍狼卫在比武场上将林家军暴打,从此扬名立万,踩着林家军晋升名将之列,他现在的思想跟杭州战役之前的马文才差不多,认为自己并不比林青山差多少,只是没有机会让他施展才能而已,再不济,一个出身平民阶层的张翰也跟林青山一路混了个将军,刚刚过去的杭州战役,将杭州官军打得落花流水的孙恩精锐四堂又败在了张翰手中,张翰成了杭州炙手可热的明星人物,王献之与他们同处之时把他们视作客卿,但是对张翰却奉若上宾,这巨大的待遇差距让他们这些士族出身的二世祖如何能咽下这口气,所以他们急于证明自己,并不比林青山和张翰他们差,手下的精锐府兵也不弱于闻名天下的林家军。

半个小时之后,全副武装的林家军来到杭州南城门外,齐达向门前的守吏通关:“林家军奉命王丞相之命来杭州参加比武”,此时城楼上的守可不仅仅只有杭州的官军,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王彪之同样也派了一个小队在城楼上望风,他可不是周宗仁那些只会纸上谈兵的世家公子,他早年就参加过两次北伐,上一次的卫国战争他也全程参加,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瞬间就将目光聚焦到了林家军的武器上,钢鞭,***,重盾,这些重武器对于老兵来说,只要瞟上一眼就会牢记他们在战场上的位置,这份本能是在纷乱的战场上活下去的关键,因为不管自己身上是什么铠甲,只要自己手里没有重武器,看见手持钢鞭的重甲兵只能跑,没有别的选择,长柄钢鞭是一种十分特殊的重武器,头上有尖,当像长枪一样刺击,挥舞起来有***的效果,用来对付重甲兵威力仅次于铁锤,但是钢鞭还有另一个大多数没经历过实战的人不知道的巨大作用,那就是破坏敌军的兵器,两三下就能把木盾敲成破板,铁盾好点,但是敲变形也是很简单的事情,那些看起来很风格的利器就很尴尬了,刀剑之类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一下一个,而且如果人家拿钢鞭往你身上砸,刀剑最多只能挡下一两成威力,有弹性的木质枪杆还好点,但是也能把人的虎口震得脱臼,***的破甲效果不如钢鞭,但是对轻甲士兵的杀伤力十分巨大,大刀一挥,杀伤半径内的所有人连人带铠甲砍成两截就是这种武器的标志性威力,周宗仁他们不相信这两百人能掀起多大的浪是因为他们没见过一百多个重骑兵把两三千人的步兵追的满地跑的场景,但是这个小队长见过,而且见过不下十次,其中有四次是他以重骑兵的身份去追击敌军,那些披着轻甲的士兵在重骑面前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唯一能让步兵依仗的就是重盾和长枪,而且还要聚在一起才行,三个条件缺一不可,看完武器再看其他装备,重甲兵,重弩,床弩,投石器,还有十几个重骑兵,这支部队的威力已经可以扫平一个小规模的武勋世家了,任何人都不会想到这两百号人的目的是太守府,城楼上的这个小队长也一样,只是多年征战的直觉让他对这支部队心生警惕,陆鸣他们早就跟看守城门的小吏打了招呼,这个守吏看见全副武装,基本上只有眼睛漏在外面的林家军早就瑟瑟发抖,那里还敢阻拦他们进城,守吏放行之后齐达等人松了一口气,如果眼神稍好的人一定能注意到,通过城门的时候,林家军都把手里的武器攥紧了几分,眼睛里也透出阵阵杀意,大约十分钟之后,陆鸣等人正在演武场等待着林家军的到来,算着时间,林家军恐怕还要十分钟才能到达这里,但是陆鸣的手里还是捏了一把汗,他们杀那个前去传令的小队长时应该就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还要来杭州?难道是林远山的命令?不像啊,刚才在宴席上,王彪之和林青山的一唱一和把人搞懵了,诚然他们确实没有物证,但是王彪之都不下令去查一下,反而赐座让林青山坐在中堂之内,坐席地位与建康来的诸位高官平级,陆续发生的事情都充满的诡异,下一个又是什么,陆鸣正这样想着,一个派去监视林家军行踪的人慌慌张张的回来报信:“报!”,陆鸣见那人慌慌张张的,料想果然有恶报传来:“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慌张”,“禀告陆统领,林家军没有往演武场过来,直接去太守府了,说是林远山的命令,引路的牙将劝阻他们不能去太守府,告诉他们若是没有通传,任何人不得携带兵器进入中央城区,起料林家军的那个领头的中队长长枪做棒,一把将那引路的牙将扇开,现在他们正朝太守府而去”,白家的那个统领疑惑的问道:“他们去太守府干嘛?就算到了中央城区,那里的防务可是由钦差卫队和王谢两家的府兵负责,他们过去也是被晾着”,陆鸣此时已经脸色铁青,虽然他现在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但是事实就这样发生了,陆鸣急促的传令道:“传我军令,周家,陆家,白家,上官家的府兵全部随我去阻截林家军,另外通知查家和韩家的府兵赶来支援”,

白家统领不安的问道:“怎么了?陆兄?”,

陆鸣:“你还没看出来吗?林家军是冲着太守府去的”,

“他们怎么敢?”,

陆鸣:“这帮疯子,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一旦让他们跟钦差卫队交上了手,最后即便林家军被歼灭,我们也罪责难逃,这样一来,我们也算彻底跟林家庄翻脸了”,

白家统领闻言立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陆鸣说得一点都没错,一旦让林家军跟钦差卫队交上了手,最后追查追查原因肯定会查到他们头上,三千林家军即便少了两百人也算不上多大的损失,尤其是现在林家军还在扩军,即便他们对林家军抱有很大的成见,但是那三千府兵的规模可不是说着好看的,私军规模上了三千之数的家族放眼整个晋国也不过区区三十多个,三十之数不多,相对于两万之数的世家门阀,已经十分夸张了,他们周家,白家,陆家等虽然也是武勋世家,而且发迹的时间也比林家庄早很多,但是到现在为止,他们的府兵规模也才在两千左右徘徊,战马数量不到五百,对比林青山的三千林家军和两千多匹战马,不考虑武器装备和兵员素质都有很大的差距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现在才回想起这些早已被广传天下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