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九章-赵世安的到来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天后,赵世安乔装打扮成一名平民观众混进书院的练马场,由于书院演武的消息传开,十里八乡的人都会来练马场凑一回热闹,不为别的,只是对书院的这些学子感兴趣,这里的学生大多数都是平日里很难见到的世家公子,而且演武这种场面在别处不多见,就算有也不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可以旁观的,而书院就不同了,书院不会拒绝任何人来课堂旁听,无论何时何地,就算是林青山他们正常上课的学堂外人也可以进入,这条规定就写在书院门前的石碑上,林青山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还特地去问赵幽兰这是个什么 规矩,既然任何人都能来书院听课怎么平时不见有人上山,赵幽兰的解释很详细,因为这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书院一开始的形态类似于一个武侠门派,从来就没有收学费的先例,而且高度开放,听课的学生必须接受书院安排的杂务,这一点在现在的尼山书院也有体现,林青山他们每一个月都会被安排一次大扫除,还有轮流帮忙挑水,听说以前还有组织学生一年一度上山砍柴的传统,只是这些规矩后来都失传了,杂务逐渐被雇佣的杂役取代,现在的大扫除和挑水也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实际上书院每天都有专人打扫,学生只用负责自己的住所就行了,就连房屋漏雨家具损坏都有专门的工匠负责维修,这放在以前都是学生自己动手的范围,两种制度的分水岭在汉武帝时期,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认为读书人高贵,不应做太多的杂务,所以颁布法令,每到农忙时节,由当地的官府出面组织人力帮忙耕种,对书院补贴和书院收取学费这个规矩远在孔孟之前,原因很简单,国家或君主重视教育,出钱补贴,这没什么好说的,就算是在神级的高阶文明体系中教育支出都会占到税收的百分之二十以上,抛开投资的比例不说,既然这个补贴在神级文明都能存在,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学费这个从古至今都没什么变化,可交可不交,交多少全凭自己心愿,只是经过长时间的演变,学费成了一项攀比的指标,在自尊心的作祟下,不断有寒门子弟在书院门前三扣头之后无声离开,发展到东晋这里,社会阶层固化十分严重,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是这个时代的真实写照,一方面,士族子弟有充足的时间和金钱去做各种事,而寒门子弟不到十岁便要为了家庭的生计而不停的奔波,书院逐渐成为了他们不敢前往的圣地,两个阶层的人共处一室,那么来自灵魂的刺痛比千刀万剐有过之而无不及,有很多穷人天真的认为这是他们与上流阶层沟通的机会,但是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将要付出的代价,也没有人想知道,直到审判日的到来。其实在这一方面,历史已经给出了结论,书院真正成了贵族的专属,连梁山伯这种最底层的学生都来自一个没落的士族,他在开学之时拿出的十两黄金是大多数平民一生都无法累计的财富,林青山有些时候稍稍计算了自己在书院的开销,他这种玩法并没有越过标准流程,但是依旧花费了白花花的五百多两白银,这笔钱看起来不多,但是这几乎是两年前整个林家庄整年的开销,林青山一个人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支出了整个林家庄近万人的花费,相比之下,收益仅仅只是见了一回世面,学到了很少的知识,还不如赵幽兰带给他的惊喜,很明显来书院的收支处于严重的倒挂状态,但是现在真的是猫抓糍粑脱不了爪子,林青山一旦离去,祝英台身边一定会围过来不少人,林青山现在已经可以断定现在书院至少有十个人已经知道了祝英台的真实身份,大部分人都在怀疑,包括山长和几位夫子,三年的时间足以让他们看穿祝英台的伪装,至于为什么没人揭穿祝英台,原因说出来很简单,也很可笑,撇开对祝家庄声誉的影响,对于书院来说,山长和两位夫子本着有教无类的态度,就算下面听课的是一只猴子,一条狗,一只猫,他们照教不误,学生们这里就更简单了,说是书中自有颜如玉,但这只是一个说法,祝英台则是一个活生生的颜如玉,揭穿她之后她回到祝家庄,书院就少了一个开心果,他们何必呢?客观的说,祝英台颜值身材都是一流,那一口沁人心脾的甜音更是世间少有。

中午休息时间,赵世安慢慢凑到林青山身边来,林青山转头一看,见到赵世安略感意外,他现在还不知道赵世安来了杭州,甚至林青山一度认为赵世安没有来杭州,因为时间对不上,赵世安如果来到杭州一定是收到消息之后的两天之内,而现在林家庄的杭州战役已经过去了五天,林青山随着就跟赵世安来到练马场边上的一棵松树下,“你现在才来?”,

赵世安:“禀告将军,卑职三天之前就来了,当时局势不明,我率领的先头部队伪装成百姓和商贾向杭州分散向杭州而来,到达杭州之后才知道事情早已平息!”,

林青山:“你们来的路上没有遇见齐达他们?”,

赵世安:“卑职唯恐路上有阻,所以没有走大路,并没有遇见沿官道返回林家庄的齐达余部”,

林青山:“额,原来是这样,你们既然已经知道杭州的事情平息,为何不返回林家庄,也没来见我?”,

赵世安:“卑职原本是想来书院看看便回林家庄的,但是前天早上,钦差卫队押解那些人犯前往建康,在北城门盯梢的人听到了一些十分惊人的事情,当时钦差卫队已经启程,卑职料这一队人路上不会停歇,行军速度也不会太慢,所以卑职觉得事态紧急,只得先去截下,而后再来回报”,

林青山:“没我的命令去截钦差卫队?听到了什么?”,

赵世安:“当时马文才去给他们送行,那个陆鸣跟他搭了两句话,其中含义,卑职实在不敢大意,所以才不及汇报直接先斩后奏”,

林青山:“说!”,

赵世安:“陆鸣说是马文才在中间挑唆他们跟我们林家庄之间的关系,才有了这次的事情”,

林青山:“就这点屁事?”,

赵世安:“这等小事当然瞒不过将军的神目,后来陆鸣又说:似你这等奸佞小人,早晚死在林青山手里,你会比我死得更惨,和:林青山与林远山两兄弟果然是天人之姿,在这乱世之中竟然还能将你这等人渣度化成谦谦君子”,

林青山闻言面露古怪之色,双手一摊:“我看起来像好人吗?”,

赵世安:“这。。。。”,赵世安低头支支吾吾的不回林青山的话,

林青山:“你回去吧,那个陆鸣要严加看管,别让他死了”,

赵世安:“那周宗镜怎么办?”,

林青山:“周宗镜?你截了几个人?”,

赵世安:“两个”,

林青山:“为什么选他?”,

赵世安:“因为卑职是以周家的名义去救的人?”,

林青山:“周家的名义?好,看来你跟了我大半年的时间也学到了我不少的真传啊,两个人分在两个囚车里,不可能偷出来,跟钦差卫队动手了?”,

赵世安:“是的,卑职选了一个山谷伏击”,

林青山:“王家上次没少照顾我,你这样搞,我怎么跟王彪之那里交代?”,

赵世安:“他们只有几个人受伤,我用我们林家军独有的穿甲箭射穿了他们的盾牌,领队的统领也是个懂事的人,可能想到了什么,所以就把人交给了我们,实际上我也就只是吓吓他们,若是镇不住他们也只能作罢,我们只有三十多人,根本就无法与他们接战”,

林青山:“还是那句老话,把弟兄们活着带回来才是真本事,我林家庄的一条狗都值十个陆鸣”,

赵世安:“卑职明白”,

林青山:“那个周宗镜就别带回去了,林家庄现在又要多几百张嘴,没多余的粮食养他”,

赵世安:“卑职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