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章-城外又生变局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此时杭州城外,林家军的军营门口来了一队趾高气扬的披甲士兵,走到军营门口也不报关,吊儿郎当的朝军营里喊道:“王丞相传令杭州举行比武会演,杭州境内所有官军都要派出代表队参加,速速让你们统领出来见我”,这一嗓子吼下去,军营里的人都只是朝军营外看了一眼,根本没把这队人当回事,那队长见自己的宣令无人应答,当即破口大骂:“你们都是聋子吗?速速让你们统领出来见我”,不出所料,林家军的军营里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哨楼上,该睡觉的还是睡觉,军营里的训练章程也没有任何改变,但是这个队长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充分发挥了他泼妇骂街的看家本领,一骂就是半个小时,效果十分显著,不少人来到军营门前隔着护栏注视着他们,那个队长见此情形越骂越起劲,而且还将周宗仁对他交代的话抛之脑后,各种不堪入耳的话从他口里传出,而且完全没了目的,直接是为骂而骂,

大约十分钟之后,石头手持强弓来到军营门前,二话不说,捻弓便射,那队长还算机警,见箭矢迎面而来,闪身躲过,结果他身后的一名士兵躲闪不及,强弓的巨大威力直接击穿他身穿的青铜鳞甲插进胸膛,随即那名中箭的士兵发出一声哀嚎倒了下去,那名闪开箭矢的队长见石头竟然直接动手,即时惊慌失措的喊道:“你竟敢!我可是奉王丞相的命令前来传令,你们要造反吗!”,当他这句急促的话说出口时,石头的第二发箭矢已经出弦,他连忙再次躲闪,这一箭被躲开之后,数十只箭矢从军营里飞出,军营外来挑衅的这队人中有一个眼尖,丢下手里的长枪连忙飞奔而逃,其余妄图抵抗的人都在三轮箭矢之内被射成了筛子,毕竟他们身上的青铜鳞甲防御力只能算一般,而且这一队十五个人只有一匹马和两张小圆盾,不能抵挡箭雨的攻袭那个率先跑路的士兵背后也被射中了一箭,但是因为箭矢威力不足和两者相对速度不快等原因,箭矢并没有击穿他的铠甲,但是被这一箭射到之后,他原本就很快的速度再度加快,连吃奶的劲的使出来了,一轮冲刺跑出一定距离之后,他连忙脱下身上的铠甲继续跑路,在逃命的时候,这副铠甲作用不大,体力和脚力才是活下去的关键。石头等人见他逃走也没有追赶的意思,因为这几天在军营附近已经查明的暗哨就有五六处,这消息根本就没法封锁,所以灭口一个小兵没有任何意义,这个小队长从身边抢过来了一张圆盾护住了身躯,但是盾牌挡不住全身,三轮箭雨之后,双腿各中一箭,倒在地上缓慢的向外蠕动,石头走上前去一脚踢飞他的盾牌,踩在他脸上:“杂碎,你再骂一句给我听听?”,那名小队长在惨叫的同时考虑了一会儿,料定若是下跪求饶也未必能够活命,硬气一点使个诈数或许才有机会,他惨笑着说道:“哼,你敢杀我吗,你们要是杀了我,消息传回周统领那里,林远山也得给我陪葬,我一个大头兵,换林青山一个兄弟,不亏,来呀,杀了我啊”,他这句话说完果然起了效果,石头等人大惊,难道林青山真的在杭州城内出事了,联想到林青山昨晚的传信内容:军营门前若有挑衅,杀之不必上报,没有他的命令,不得进入杭州城,固守军营,这是个什么意思呢,一半的可能是林青山要在杭州城内搞什么事情,不想他们进去坏他的计划,毕竟他们这群人中没有高阶军官,林青山基本上没有给他们交代过任何计划,这就导致了现在的局势只能靠猜,这个小队长的话半真半假,因为现在谢安在杭州城内,即便有人要对林青山动手,林青山只要跑到谢安身边坐着就没事了,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林青山在杭州城内孤身一人,现在的杭州又是各路豪杰英雄际会,像现在被他们踩在脚下的这个小队长一样不知轻重的人不在少数,若是真的动起手来,且不论林青山的武艺如何烂,单人数上就占不到便宜,市井之中又没办法发挥弓箭游击的优势,所以现在从他们眼中看,林青山是陷入了龙潭虎穴,性命危在旦夕,石头想了半天都看不破这个死局,正准备下手从这个小队长口里逼问出更多的细节,不料卫队队长思绪更快:“把他削了”,现在军营里一共有三波人,一波是长期驻守在杭州的野战卫队,这支部队属于丁本昌管辖,林家庄的标准卫队是赵世安手下的侦察兵,但是由于林青山太过倚重,所以赵世安手下的这支部队经常‘不务正业’被林青山派去搞些副业,比如上次杭州战役中的黑吃黑,大多数时候,包括赵世安这支特种部队组建之前,林家庄的防务都是由丁本昌及手下的部队负责,当时丁本昌手下共有六百多人,后来组建护卫队,丁本昌手下被抽走了一百多人,这也是特种部队的底子,严格意义上讲,丁本昌手下的卫队属于野战军,(这支部队的前身本来就是林青山在卫国战争中训练出来的精锐部队),现在林家庄的防务,只要是赵世安不在庄内,基本上都是丁本昌在负责,赵世安手下的部队也归丁本昌差遣,第二波人是这次被林青山调过来的石头一伙,林青山为什么调他们过来之前已有详述,石头手下的人基本上都唯石头马首是瞻,他们一起出生入死,年龄并不占优的石头已然成为他们心目中的大哥,最后一拨人是这二十多个侦察兵。他们也是被林青山随同调过来的,目的有两个,第一是石头和他手下的部队之前在重武器的使用上没有实际经验,派他们一起过来,主要是协助操作投石器,床弩,重铠甲,重骑兵等重武器,但是他们实际上归属在赵世安手下,三波人聚集在一起林青山也没有明确指挥权的统属,三波人平时是原本就驻扎在杭州的卫队中队长齐达在发号施令,毕竟客随主便,这个军营是他们建起来的,他们在杭州的时间也最长,对杭州的事情也比较熟悉,但是现在出了能威胁到林青山人身安全的大事,这个时候恐怕就不是他这个中队长能独自裁决了,侦察兵那一拨的小队长吕铮皱着眉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但是石头却勃然大怒:“齐达,现在还没问清楚情况,万一他说的是真的怎么办?要是林将军有个闪失,我们如何能回林家庄交差”,

齐达冷酷的回答道:“我没办法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我只能当他说的是真的,昨晚收到林将军传信之后我就做了最坏的打算”,

石头:“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齐达:“他不过是一条恶狗而已,他说他能换林将军一命,你信吗?”,

石头:“你有什么打算?”,

齐达:“我第一次来杭州保驾,临行前丁统领曾对我说,如果事关重大,只要能保林将军周全,可以采取一切手段,若是林将军身临险境,必要的时候可以把林将军绑回林家庄,造成的后果丁统领他一人承担,我认为现在的情况,足以启动这条命令!”,侦查兵那边的吕铮也附和着说道:“赵统领对我也有密令,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石头一头雾水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石头对他们的话大为骇然,听他们这话里的意思,要造反吗?造林青山的反?不像,倒是有点要起兵另立大王旗的意思,吕铮叹着气对他说道:“跟你说多了你听不懂,如果情形紧急,林将军不会让我们做无谓的牺牲,其实这个事情是小青夫人告诉我们的,有一次小倩夫人对林将军说,让他不要出去打仗,林将军回答,他打仗不是为了功名利禄,只是为了能够活下去,不光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两位夫人,也是为了我们,为了林家庄所有人,你回想一下你为什么会拿起刀枪,难道打仗好玩?在这乱世之中,为了活下去,很多时候只能主动进攻,若是没有我们一次次出征,林家庄工程建设和我们的武器装备,这么大的开销你以为光凭现在的林家庄就撑得住吗?上一次我们奉命劫夺金银,林将军给的任务很轻松,只有一万两白银,但是赵统领在远离林家庄之后对我们说了他的计划,如果有可能,至少带五十万两白银回林家庄,不为别的,起码不让小青夫人为了那点药钱发愁,上次小青夫人生的病其实并不是什么大病,只要少操劳家务,多吃点补药就没事了,可惜林家庄当时的存银不过五万两,今年年初,林将军购进矿石花费了近万两白银,而且浩大的工程不断展开,这样的情势下,小青夫人才想省下这几十两银子的药钱,上次赵统领给我们说的原话我给你转达一遍:一万两银子是林将军给我们的命令,我们必须完成,而五十万两是我对你们的请求,拜托各位了”,石头听完眼咕噜一转:“好,我不认识几个字,昨晚林将军的传信我看不懂,你们说怎么办吧!”,吕铮也把头转向齐达,他既然要削了这个小队长,说明他心里已有定计了,齐达缓缓说出自己的计划:“直接去太守府,抓了那些从朝廷来的大官,如果林将军还活着,我们就拿他们换人,如果林将军死了,我们便在杭州杀他个天翻地覆,反正也没脸再回林家庄了,最次的结果,我们强冲太守府,一路杀过去,让他们知道我们林家军不是好惹的,到那时,我们虽然死了,但是即便林将军在他们手里,他们也要考虑林家庄的报复,从而不敢对林将军下手”,

石头:“我们这么点人去冲杭州城?”,

吕铮:“你怕了吗?”,

石头:“哼,我知道你们这些参加过大战役的人看不起我们这些散兵游勇,但是放心,我们绝对不是孬种,有需要的话,我们冲前面,等我们死光了你们再替上来”,

齐达:“我们现在人手不够,即便我们能稳住前排,但是也没有分身术去操作那些重武器,所以需要你们当中军来操作重武器和使用弓弩压制,昨晚我想过了,只要能进入杭州城,杭州城的巷道不适合战车和弓箭发挥,但是同样也可以抵消他们的人数优势,我手下的七十多人守前后两条战线勉强够用,有机会重铠甲和重骑兵先把他们的兵力灭一波,吕铮,你们箭法好,如果进攻局势不顺,需要你们上两边房顶用弓箭为我们提供支援”,

吕铮顾虑重重的点头道:“没问题,但是我们怎么进杭州城?我们带着这么多重武器,恐怕。。。”,

石头大手一挥:“如果他们不放行我们就打进去”,

吕铮瞟了他一眼:“我们这么点人大白天去攻城?”,

齐达叹了一口气:“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们现在不可能等到晚上”,

三人议定之后立即着手准备,这一战意义重大且双方兵力悬殊十倍以上,他们只能采取紧急预案动用所有还处在保密阶段的武器,石头在外面忙前忙后的整理武器装备之时,齐达和吕铮在营帐中密议,吕铮对齐达说道:“没有见到林将军之前,即便谢安和张翰出面止战,我们也不用给他们面子,有机会连他们一起擒拿”,齐达:“虽然现在已经不在乎多树下一个死敌,但是你似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向谢家求援,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吕铮:“还记得几个月前那个逃婚的谢道韫吗?”,齐达:“你是说。”,吕铮:“没错,赵幽兰就是谢道韫,谢道韫逃婚让王谢两家丢尽了脸面,尤其是王家,带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这仇怨恐怕是不好化解了,谢家也一样,起码现在不能指望他们”,齐达:“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