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七章-林家军的战车和王家的怪事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谢玄来到杭州有成为了一个大新闻,谢玄在卫国战争之前只是一个中郎将,一个标准的大世家公子军阶,卫国战争期间他收拢北方难逃的流民组建了一支忠于自己的部队,加上原本从谢家带出来的府兵总兵力高达两万,但是在这两万人的兵力并不集中,五万虎贲军守虎牢关,谢玄手下这两万人一直作为机动兵力存在,性质跟林家军差不多,只是打得没有林青山那么猛而已,虎牢关战役后期的追击战,谢玄带领麾下的一万余人追过长江,并顺带着攻破了长江北面的数个小城,凭此战绩,谢玄在卫国战争之后一举被封为北冲府骠骑将军,上将军衔,官居二品,谢玄来到杭州之后,他就是仅次于王彪之和谢安的三号人物,一个手握重兵的上将军驾临杭州,仍在杭州城内的士绅都感觉到了压力,在这乱世之中,手握重兵的武将地位等同于朝廷上的丞相,而且谢玄本身就出自三大世家之一的谢家,林青山听说谢玄来了杭州,不禁觉得一阵头痛,按理来说,书院正在练武,这种兵家的大领导来了难免会来指导一番,林青山本来是和谢玄平起平坐的两个巨头,这种情况下见面一定会十分尴尬,林家军刚刚在杭州大显神威,想让张翰忽视林青山则是不可能的,难道又只能使出装病的绝技躲过这一阵?

事实证明林青山想多了,即便接到山长的邀请,谢玄也没有来书院指导,两天之后,谢玄再次与谢安,张翰,方魁四人汇集一堂开始谈论这两天的成果,谢玄先说了战车的事情;“战车那边已经看清楚了,王彪之没有要对我们保密的意思,林青山的战车设计的确十分精妙,如张翰所说,林青山的战车跟一般的战车区别很大,林青山在设计之初似乎就没有考虑过冲击步兵战阵,这本来是战车的主要用途,但是林青山确确实实这么做了,不知他这样做是不是有什么考虑,除了这一点,战车其他方面都十分优越,尤其是多功能性,我只是在一边旁观,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有所保留,将战车别的形态没有展示出来,就目前已经展示出来的五个形态都十分惊人了,第一种形态,常规战车,可以加装顶盖和车载武器,比如重弩,床弩,投石器,第二种形态,也就是林青山在此次杭州战役中使用的形态,将战车上的四块护板展开遮蔽两边,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防御箭雨,而且护板的中间还有一根轴承可以让护板旋转,这个设计非常奇妙,当顶部承受的箭矢达到一定数量之后可以将承受箭雨的一面翻转下来,这样便可以将护板上的箭矢收为己用,这个设计,诸葛亮的草船借箭也不过如此啊”,

谢安笑道:“何止是不过如此,简直是天差地别啊,继续说吧”,

谢玄:“第三种形态很简单,整个战车全部拆成零件,然后组成一个小板房,还自带一张三尺宽的床,板房外面蒙上一层篷布便是一个帐篷,一个完好的帐篷,十分坚固,若是不吹大风,三块板就是三张床,比地上睡着舒服多了,我也上去体验了一番,效果真的不错,第四种形态,还是一样把战车拆成零件,然后组装成一条宽三尺,长两丈有余的板桥。坚固程度可以通过战马和战车,第五种,最绝的一种,卸下战马将整个战车向后倾斜,然后撑开两边的护板并固定住,这样一来战车便成了一块巨大的盾牌,坚固程度可以抵挡中型投石器和床弩的巨大威力,而且由于底下有车轮,后面的士兵可以推着这张大盾牌往前走,这样的战车只要聚集十来辆就是一道寨墙,这在野战中可太有用了”,

谢安点头问道:“那你的意思呢?”,

谢玄:“先以这个战车为蓝本,仿造两百辆,之后先试试效果,如果成功,一次性造他一千辆”,

张翰闻言大惊:“一千辆?”,

谢玄:“我原本没打算造这么多,但是看了这辆战车之后我改主意了,就按照林青山这个路数走,就算不能像林青山那样用的出神入化也能当做一支不俗的运力,一千辆战车只需两千匹战马,而且对战马的要求不高,我现在的北府军有四千匹战马,留两千人的骑兵做突击部队足够了,张翰,你那边情况如何?”,

张翰:“也一样,这套轻甲效果十分惊人,轻便就不用多说了,穿上十分舒适,铠甲的关节处都有一个夹层,非关节处都是栅格状的混编护甲,材质以钢丝和藤条为主,对近战兵器的防御力丝毫不逊色与青铜铠甲,对箭矢的防御力达到了铁甲的水平,而且栅格状的设计还有进风的奇效,奔跑起来比穿着布衣还凉快,而铠甲的内外都有薄布片和深兜,内层全是丝绸,外层是黄麻,有栅格设计的地方,两面的布条都能放下来遮住,这样一来,防御蚊虫不在话下,而且透气能力也比不同盔甲好,盔甲外面的深兜应该是加装额外装甲的,我看赵世安他们最常用的是竹片,只有少数时候会加铁片,关于防御力和重量之前的权衡可以自己选择,这简直就是一件神衣啊,我都已经打算让我的部下全面换装这种铠甲了”,

谢安沉思了片刻:“你为什么会这么想?这种铠甲在林家军内都是少量装备,若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林青山为什么不推广呢?”,

张翰:“这个我考虑过了,林大人这样做的考虑无外乎三点,第一是这种轻甲防御力比起钢制板甲还是有很大差距,不附加装甲的情况下对普通兵器的防御力仅仅相当于青铜鳞甲,只是对箭矢的防御性能超出了而已,加装钢板之后,抗打击能力能达到普通的铁甲水平,但是比起林将军设计的制式铠甲肯定还有不小的差距,第二点就是林大人现在发展的方向是重甲兵,只是侦查兵的特殊身份才让林大人特意设计出了这种轻甲,最后一点,虽然林大人设计的所有铠甲穿起来都很舒适,但若是要长期穿着,还是这样的轻甲为佳,这些大概就是林大人的考虑,我的考虑只有一点,就是我没有能力像林大人一样装备那么多的重铠甲,相比而言,这种轻甲要便宜许多,防御力则要比我部队现在普遍装备的青铜铠甲要好得多”,张翰和谢玄说完谢安悻悻的笑着点了点头,方魁则把头偏向一边,张翰转过头来看见方魁的表情,立马察觉到自己话中有误,连忙闭上了嘴不再说话,谢安最后说了一句很公允的话:“你们先不要操之过急,你们在机关术方面的造诣远远比不上林青山,所见不过只是皮毛而已,张翰你也说过,林家军的战车已经四次改版,第一和第二个篮本的战车已经全部被林青山退出现役,这说明林青山的设计也并非完美,他本人都是如此,更别说我们这些门外汉了,你们先一步一步的来,谢玄你先造两百辆战车用着,之后边用边改进,张翰你那边也不要着急,藤甲的制作工艺是个大问题,你想要仿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你趁着这段时间先研究制作工艺的问题,明年的军费拨下来之后也不要急着花完,先保持一支侦察兵规模的轻甲兵部队,至少要用半年的时间来检验这批铠甲的真实使用情况,若真有效果,再批量制造”,张翰与方魁闻言纷纷点头,

谢玄却疑虑的说道:“叔父,我们的时间恐怕没那么充足了”,

谢安:“北边怎么了?”,

谢玄:“昨年苻坚退回长江北岸,虽然大败而归,但手下仍有数十万之众,回到长安之后苻坚立即着手平定四方的叛乱,但是效果很不理想,鲜卑人大举南下侵吞了黄河以北的大片土地,内部的胡人和那些汉人士族也拥兵自重,十余年前被打下去的蝎人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若要用兵,明年开春便是绝好的良机”,

张翰也疑虑的问道:“明年是不是太仓促了,林大人现在分兵西南,已经无法出兵支援北伐,你手下的北府军现在不过四万人,赵去病的部队在西南战役中折损严重,现在只是补充了兵力,武器装备和兵员素质都还远远达不到战前的水平,而且,朝廷上怎么说?”,

谢安深吸了一口气:“明年确实是一次机会,中秋之时,我与王彪之也恒冲曾商议过此事,王彪之一反常态,对北伐之事全权赞成,听恒冲所言,恒玄那边似乎也松了口,答应可以给恒冲两万偏军作为支援,如此一来,西府军至少可以出兵三万五千人,东府军这边第一波应该可以集齐二十万大军,用来破开长江防线绝对够了,之后的事情就全靠你们这些小辈了”,

张翰激动的说道:“若是林将军再领两千林家军参战,我们至少可以增加两成的胜算”,

谢安摇头道:“可是现在林家军加上新募的七百新兵也不到两千人,西南那边林青山也没有要放手的意思,要林青山出兵,难啊”,

张翰:“林大人即便不能分兵参战,我们也要借一些武器过来使用”,

谢安:“嗯,年前我再去林家庄看看,你需要多少武器?”,

张翰:“重铠甲两百套以上,重弩一百台,轻型投石器八台,床弩二十台,林家军的***若是有可能,借一百件来用,胡人善骑,用林家军的***克之,必有奇效”,

谢安:“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啊,我试试吧,谢玄,你那边缺床弩吗?”,

谢玄:“缺,现在我军中床弩不到两百张,但是这个不急,对付大规模的骑兵集群勉强够用,而且就算床弩数量上去了,箭矢的供应也是个大问题,倒不如从林家军多借点重弩出来,林家军的车载重弩很不错,若是能借三百台出来我便可以再建一个前锋营和一个中军营”,

谢安:“四百台重弩?嗯。。。好吧!借不到的话就花钱从林青山那里租用,但是张翰,***和重铠甲这两样我恐怕无能为力,这些东西林青山不太可能长期外借”,

张翰:“末将明白,丞相跟林大人提一下就好了,能借出来当然最好,要是借不出来也没什么,我也知道这两样东西关系重大”,

谢安正点头沉思,谢玄略带疑惑的问道:“叔父,我昨天去看战车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件怪事”,

谢安:“什么怪事?”,

谢玄:“前天那辆受损的战车是由王大人派亲卫重新组装起来的,我看他们只修整了一些明面上已经确定的破损,对于轴承和带有机械装置的地方丝毫未动,直到昨天,我早上过去的时候便看见王彪之已经带着两个年轻人到了现场,那两个人看上起大约二十出头,女的姓蒋,名叫蒋婉,男的姓谢,名叫谢柱,王彪之称他们为贤侄,而那两个年轻人,蒋婉叫他叔叔,谢柱称他为王丞相”,谢安与张翰三人闻言脸色都是一变,

方魁惊疑道:“谢柱?是你们谢家门人吗?”,

谢安摇头道:“谢家有几个叫谢柱的,但是应该不是他们,你继续说”,

谢玄继续说道:“叔父说的没错,那个谢柱除了跟我们同姓,实际上跟我们谢家没什么关系,这一点我有深问,但是谢柱对他的过往似乎有意隐晦,只是说生于荆州,别的便不肯多说,这两人看上去便不是平日里养尊处优的人,两人在战车上纵身跳跃,习以为常,身手极是不凡,而且这两人在机关木艺上的造诣似乎十分高深,仅用了两个时辰便将整个战车拆得七零八落并重新组装,那辆战车五个形态中变化最大的帐篷,板桥和巨盾都是由他们二人指导重组的”,

谢安听完眼中灵光一闪:“还有什么,说仔细一点”,

谢玄:“还有?还有就没什么了,我们在那儿主要是研究那辆战车,别的事情很少提及,额,有一件事,王彪之对那个叫蒋琬的女孩十分上心,蒋琬爬到战车顶部的时候王彪之关切的喊道:婉儿,小心点!别摔着!后来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们正打算散去,王彪之笑呵呵的对我说要请我一起吃个饭,好让我们这些年轻人相互认识认识,那个谢柱没有说话,我跟蒋琬都婉拒了,之后王彪之又对蒋琬说:你应该去见见谢安,晚上我带你们去,那个蒋琬做了个鬼脸撇向一边,王彪之也没说什么,昨天晚上他们没有过来,看来蒋琬没有给王彪之面子”,方魁和张翰听完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谢安脸上则浮现起阵阵笑意:“王彪之这两个侄儿挺有意思的,既然他们不想来见我,回到建康之后我去拜访他们”,

谢玄:“叔父,这如何使得?即便他们与王彪之关系匪浅,但是对于您来说还是两个晚辈,哪有长辈登门去拜访晚辈的道理?”,

谢安:“相比之下,能见到他们更重要,我很想知道,这两个娃儿有多可爱,能让王彪之如此关切”,

谢玄:“叔父不可啊,,这样吧。回到建康之后,我下请柬请他们一并来谢家做客,若他们不来再行此计如何?”,

谢安:“也好,今天的会议就议到这儿,你们都下去忙吧”,谢玄三人闻言陆续告退,三人离去许久,谢安脸上笑意丝毫不减,似乎对王彪之这两个来路不明的侄儿侄女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