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六章-林家军的武器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谢玄听说杭州出了事,立时马不停蹄的往杭州赶来,见到谢安之后果然见平日里心平入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谢安神色古怪,脸上挂着淡笑,又有一些玩昧,更多的是疑惑,谢安见谢玄到来,淡然的说道:“你来了,坐吧,正好有事情跟你说!”,

谢玄:“叔父想说什么?这次的事情不是已经了结了吗?难道王家还不肯罢手?”,

谢安闻言摆手道:“我要说的事情跟王家有关,但是不是这个,这次事情的详细经过你听说了吗?”,

谢玄:“在路上听说了,王家这次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折损了几个武勋世家还得向林青山赔偿一笔巨款”,

谢安:“事实上这次的事情跟王家没多大关系,说王家损失多么惨重也谈不上,毕竟那些武勋世家也不是对王家忠心耿耿,只是一大助力而已”,

谢玄:“可我在路上听说王彪之还安插了钦差卫队对林青山刺杀,但是不料林青山扮猪吃虎,以一身武艺化解,王彪之为了铲除林家庄都不惜动用钦差卫队了,最后林青山又是如何化险为夷的?这种局面我们恐怕也护不住林青山吧”,

谢安:“呵呵,这件事听起来好像只能是这么一回事,但实际上可差得远,周家和陆家受到奸人挑唆去找林家军寻衅,却不曾想林家军误判林青山在太守府出了事情,竟然直接举兵攻打太守府,林家军这样的举动把我都吓了一跳,我本以为王彪之会趁此机会给林青山扣一个大逆不道的罪名打压林青山一番,却没想到王彪之对林家军这样的举动毫不在意,对于钦差卫队的刺杀也对林青山多加维护,似乎生怕林青山伤着,之后又和以前一样对林青山不管不问,毫无招揽之意,让我汗颜啊”,

谢玄:“维护?难道钦差卫队的刺杀不是王彪之策划的?”,

谢安:“不是?”,

谢玄:“难道是恒家?”,

谢安:“恒冰那时也可以对林青山落井下石,但是他也没有那么做,似乎受到了恒玄的特殊嘱咐”,

谢玄:“除了王恒两家还有谁能在钦差卫队里动手脚?被歹人使了李代桃僵之计?这不可能吧?”,

谢安:“呵呵,你别忘了,钦差卫队可不光是王恒两家主宰的”,

谢玄:“不是王恒两家,那会是谁?皇上?”,

谢安:“这个倒不一定,也许是那个皇子或者宫里不甘寂寞的某位娘娘!”,

谢玄:“这样说的话王彪之他们的行为也太诡异了吧?”,

谢安:“是啊,周宗仁当时说要拿下林青山去要挟林家军,还被王彪之一顿训斥,说什么两千精锐府兵加五千禁军都挡不住两百林家军,还有脸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为兵为将当决死于沙场,你出身的是武勋世家,周树安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谢玄:“这果真是王彪之的原话?”,

谢安:“一字不差”,

谢玄:“怎么会这样?”,

谢安:“你也认为很不可思议吗?”,

谢玄:“王彪之突然说出这么正义凛然的话,难道是因为在场的人太多?”,

谢安:“或许有这一方面的原因,但是就这个原因还不足以把周树安搬出来,周树安的为人倒是忠耿,上次在卫国战争中表现也还可以,拿周树安跟这个周宗仁作比较似乎有些不妥啊”,

谢玄:“叔父有何看法?”,

谢安:“王家对林青山的态度一直如此,这次的事情也没有影响王家的决心,对林青山依旧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这一点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王家与恒家传自上古,历经千年,肯定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大秘,林青山恐怕就是这个情况”,

谢玄:“那我们今后应该怎么办?林青山那边是不是也要做出一些改变?”,

谢安:“当然,今后我们不能跟林青山走得太近了,王家和恒家干什么我们就跟着学,跟在他们后面即便吃不到头草也能求个安稳”,

谢玄:“这样的话,张翰和赵去病怎么办?”,

谢安:“看起来林青山也没把他们当成自己人,不妨事,但是这一次的事情也让我看到了一些别的事情”,

谢玄:“何事?”,

谢安:“原来张翰和赵去病总是说林家军装备精良,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以为林家军的武器就算要比常规的武器精良许多也无关大局,但是这一次经过实战检测,林家军的武器真不是吹出来的”,

谢玄:“武器的好坏主要要看材料,林家庄建立不过短短数年,那些精铁矿石都是有价无市宝物,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了,就林家庄这短短几年的积累,又能装备多少?”,

谢安:“这个用话说不清楚,你跟我去看看再议吧”,谢玄闻言疑惑的一路跟着谢安来到一个院子里,张翰和方魁和几名亲卫正在整理院子里被杂乱摆放的各式武器,这些武器大多数都被毁坏,损毁程度很严重,谢玄先在院子里走了一圈,路过一处摆放着禁军腰刀的地方时停了下来,他拿去几把腰刀仔细观看了一番,这些腰刀要么是受到了钝器打击重度变形,要么是刀口上留下了一个两寸深缺口几近折断,这种损失最多,还有几把则被利器一刀两断,之后他又陆续查看了一些受损的盾牌和***,他回到谢安什么对谢安震惊的说道:“禁军的腰刀都是精钢锻造,被钝器击毁可以理解,但是刀口上那些缺口明显是利器所为,而且缺口处刚屑向两边偏折,这说明与之对攻的利器毫发无伤,这怎么可能?难道是精钢锻造的***?也不可能啊,即便是同等材质的***与这种强度的腰刀对攻,自身也会有不小的损失,起码刀刃肯定会卷,也不对啊,林家军起初便与周家和陆家的联军大战,那可是两千人的精锐府兵,林家军一路冲杀过来手中的兵器必定已有损失,怎么可能还能对禁军的武器造成如此损伤?”,

谢安:“你说对了一半,造成这些破口的武器确实是***,林家军的近战重武器也十分简单,就三种,铁枪,***和钢鞭,铁枪和钢鞭的攻击方式主要是砸和刺,只有***的攻击方式是劈砍,但是林家军的战马刀是长直刀,刀尖也可用于突刺,只是这个影响也不大,张翰,你过来给他详细说说吧!”,

张翰闻言放下手里的断兵来到谢安和谢玄面前,“林家军的这种***不是在卫国战争中使用的那种,应该是林大人回林家庄自己动手研制的,在西南战役期间已有少量装备,但是连林家军都很少使用,并且从不外借,我之前对这种武器也了解不深,林将军不肯外借的武器肯定是大杀器,这一点毋庸置疑,可今天亲眼所见,我才知道这种***的杀伤力竟然如此惊人,你看到的那些缺口只不过是***随意一挥造成的,林家军在此战之前确实已经被周家等家族的府兵消耗了大部分的体力,但即便如此,手持这种***依然有如此威力,那个石头,就是上次我们在林家庄见过的那个小伙子,他一人手持***竟然杀退了陆鸣的整个正面防线,他身穿的铠甲并不是重铠甲,所以他有更多的体力来使用武器,据亲历者描述,刀锋所向,无物不破,无人可挡,有一回他举刀将一名士兵连人带手里的铁皮盾牌一刀斜劈成两半,还有一刀横劈直接将一名重甲兵的围脖砍穿,禁军手里的腰刀已经算是很精良的武器了,他全力一刀仍然可以连破禁军手里的钢刀和身上的铁甲,将人劈成两截,至于一般的木质枪杆,有人见六名重甲兵冲进右街的军阵,几入无人之境,那些重甲兵仿佛视对手手中的武器和身上的铠甲于无物,一刀劈下,非死即残,他们手中的木质武器和青铜铠甲就像那一堆东西一样”,张翰说完用手指向另一堆被劈成碎布般的铠甲,谢玄顺着瞟了一眼,刚才那堆东西他也看见了,只是一般的***全力一击也能造成那样的损失,所以他并未在意而已,现在听完张翰的讲述之后,这件事情就不一样了,身穿铠甲的士兵被人像砍瓜切菜般砍成这副模样,足以说明林家军的武器确实非同凡响,明白了这些之后他继续问道:“混战之时,难免会有遗失,这种武器有样本吗?”,张翰摇头道:“这武器威力如此巨大,一个倒下之后,必定会有另一人接手继续持刀战斗,所以这种武器没有遗漏下来的”,

谢玄:“难道林家军一件武器都没留下?”,

张翰:“这个也不尽然,林家军也留下了一些秘密武器,比如侦察兵专用的穿甲箭,林家军的制式腰刀和残破的铠甲,盾牌等等,还有一辆废弃的战车,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捡到了一把侦察兵专用的轻刀”,

谢玄:“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张翰:“你先看看吧”,不一会儿,张翰领着两人来到一间内房之中,这里摆放着几口箱子,里里外外有六名谢家亲卫把手,张翰一一将这几口箱子打开,相比起这空间足有一个立方的箱子,里面的东西少得可怜,每个箱子里都只有零零散散的几样东西,张翰从一个箱子里拿出几支林青山为侦察兵新研发的铁芯箭,谢玄拿在手里仔细观察之后满脸骇然,这种铁芯箭比一般的箭矢更细,但是重量丝毫不差,通体贯穿箭身的钢芯赋予了这支箭矢两倍以上的穿透力,这种威力足以射穿禁军的铁质铠甲,林青山原来设计的箭矢就有穿透力强大,但杀伤力略小的‘通病’,没想到林青山非但不改,反而在穿甲这一边愈加走火入魔,这种箭矢射进人的身体之后,只要不是致命部位,身中数箭仍能保持一定的战斗力,后续的治疗暂且不论,但是这在战场上是非常致命的,但是现在这种箭矢却发挥了奇效,几乎与免疫了普通箭矢的禁军铠甲面对这种穿甲箭仍然无能为力。两者比较,普通箭矢杀伤力大,但是面对铁甲造成的伤害为零,这种穿甲箭杀伤力小,但对于各种铠甲一视同仁,接下来张翰又陆续观看了林家军残破的铠甲和兵器,这些东西没有前面的穿甲箭那么震撼,但是同样可以看出林家军的装备之精良,最后一件东西,一把侦察兵专用的刺刀,张翰拿在手里看了半天,除了感觉配重比例很好之后没看出所以然来,“这把直刀有何奇妙之处?你竟如此在意?”,张翰咧嘴一笑,并未回答,转身去门外拿了一把禁军保存还算完好的腰刀进来:“我们对砍试试!”,谢玄闻言便与张翰挥刀对砍,张翰那边像是出了全力,而谢玄这边只出了八成的力气,两刀交锋,谢玄意料之中的刀身剧阵没有发生,张翰手中的腰刀被一刀两断,刀尖部分被击飞出去,在不远处的墙上和地上弹跳了几下,发出清脆的金属刺击声才落在地上一动不动,谢玄再度观察刀身,刀身上多了一条小划痕,刀刃毫无损失,不禁点头称赞道:“好刀,这刀说不定比我的佩剑都要好”,

张翰:“这种刀,林家军的侦查兵人手一把,这把刀是有一个侦察兵在房顶上为街道上的军阵提供弓箭点射支援的时候不小心从他身上掉下来的,我的人一直在外围围观,所以便找了个机会去将这把刀捡了过来,只可惜刀鞘没有一起掉下来,应该是在激战之时保险扣被抖掉了,他俯身接箭匣的时候从刀鞘里掉了出来”,

谢玄:“刀鞘有那么重要吗?”,

张翰:“一般情况下刀鞘不重要,但是林家军侦查兵身上的东西每一样都是林大人自己亲手设计的,比如这把刀的刀鞘,刀身抽出来之后可以将握把插进刀鞘,这样一来这把刀的刀把就有四尺长,加上两尺七的刀身总长度接近七尺,可以当一把短枪或者轻型***使用”,

谢玄:“这个设计很常见啊,我们谢家有很多护卫都是这样的”,

张翰:“这个我知道,我是想拿林将军设计的原版来看看,说不定还有另外的惊喜”,

谢玄:“张翰,平时也没见你对这把刀这么上心啊,刀都有了,一个刀鞘再好又能好到哪去?”,

谢安笑着对谢玄说道:“你有所不知啊,张翰刚刚从林青山那里购置了二十件侦察兵的轻型铠甲,正好缺这套刀具就凑齐整套了”,

谢玄:“原来是这样?你总是吹嘘这套铠甲怎样神奇,现在使用起来如何?”,

张翰:“正在测试!”,

谢玄:“一件铠甲有什么好试的?拿弓箭射几发不就完事了吗?”,

张翰:“不不不。这铠甲的防御力我没抱多大希望,关键是其他的用途,比如西南战役时期,我派去的侦查兵不到几天就死伤怠尽,造成伤亡的不是敌军,而是森林里的毒虫,但是林家军的侦查兵进去却几乎免疫了毒虫的侵害,我观察他们大部分的时候都将这身铠甲穿的严严实实的,即便烈阳当头也不肯脱下,我想必然是这套铠甲可以防止毒虫的缘故”,

谢玄:“就算是普通的铠甲,只要浑身洒满驱虫粉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铠甲能防毒虫?从没听过这么稀奇的事情”,

张翰:“不试试怎么知道,要不你留下来多呆两天,不出两天,必定会有分晓”,

谢玄:“好,我也正好在杭州四处看看,你不是说还有一辆战车吗,我近来也想组建一支和林家军一样的重步兵部队,所以想去看看林家军的战车,他们的战车在哪?”,

张翰:“这里毕竟是王丞相的地盘,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帮忙打扫战场的时候收集起来的,能拿到这把轻刀已是万幸,像战车这种大件肯定是没法跟王丞相争的”,

谢玄:“好吧,我去找王丞相,过两天再来看你的战甲,叔父,侄儿告退!”,

谢安:“你去吧,回来顺便也给我说说那辆战车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