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七章-书院演武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久之后,书院开始了一个活动,为了提高学生的军事常识,山长下山请马太守帮忙调一波精锐部队来教学生军阵,马太守欣然同意了山长的请求,计划的内容是学生们一边观摩他们的演习一边在裴夫子的带领下练习自己的阵法,熟练之后再跟他们展开多个科目的对决比试,比试的科目多达十一个,最后一项是双方用木质武器对抗,介于学生中有的体力太差所以官军一方只派三十人对阵书院的五十多名学生,这段时间之内,文课被削了一半,课制也做了改变,模式为第一二三四天全天练武,等学生的体力实在跟不上了再连续上两天的文课,而且这两天的文科依旧是早课由陈夫子教四书五经,午课的音乐课,地理课照样一节不落。

第一天,书院的所有人都来到了练马场,一直规模仅有一百人的官军早就在这里等候,这支部队军容整齐装备精良,一看就是杭州太守府的亲兵,学生们全部到位之后,随着领队的一生令下,这一百人便开始演练演练军阵,那些人的动作整齐划一,熟练度极高,相比这个阵法应该是他们练习得最多的阵法,林青山说实话并不懂奇门遁甲之数,所以丝毫看不出其中的奥秘,只是以他的眼光看来,有很多华而不实的内容,比如前排的重盾立起来之后,第二排的士兵蹲下举起盾牌,第三排的刀盾兵踩着这些盾牌跳出去一通花里胡哨的操作,这个一整套的动作虽然看起来很流畅,但是如果在战时这样搞,那些士兵跳出去根本就落不了地,直接会被敌军的前排长枪插死在空中,看完第一轮表演之后,裴夫子便让学生们拿着刀枪盾牌,随后亲自带队围着马场跑了一圈,林青山这次也像个大头兵一样拿出一根长矛和盾牌混迹了一圈,这一圈下来估计有一千米远,书院的学生们在路上就倒了一半,祝英台也是其中之一,坚持到终点的这一半也有一些人累得气喘吁吁,只有像是林青山和马文才这些平时就经常习武的人感觉压力不大,这下裴夫子就犯了难了,学生们的素质参差不齐,制定训练课程肯定要重点照顾那些体力不好的人,毕竟最后一个科目考的是团队合作,这次练武的目的也并不是要争什么名利,重点是让每个学生都全程参与,其原因还有另外一方面的考虑,论起带兵打仗,这里只有林青山和马文才两个人实际上掌过兵,还有些出身武勋世家的学生从下受到的教育肯定也是偏武学的,他们的军事素质未必比裴夫子低,裴夫子虽然理论很高,但是没有实际的带兵经验,所以科目若是制定得太难了,那顶尖的十余人依然不会感到有丝毫的压力,但是下面的那些学生就彻底沦为了背景,连配角都不够资格,这样一来就严重违背了这次活动的初心,这一圈跑完之后,裴夫子让学生们休息一个小时来恢复体力,在这过程中,那队官军又表演了一个阵法外加一轮箭术,林青山这些人肯定是闲不住的,林青山安置好祝英台之后便走进这支部队近距离观摩,马文才和其他人也拿起各自趁手的兵器练了起来,林青山转身一看,我擦,这些人都是武林高手啊,刀枪剑戟在他们手里舞得炫目如花,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似乎还不过瘾,两两之间就对练了起来,虽然林青山看出来了他们都是点到为止,以对练为主,但是,不得不说,这对练太他吗精彩了,比电视剧里的武打戏要精彩得多,这恐怕就是蒋易所说的武学小成境界了,林青山正看得起劲,马文才拿了两根木棍走了过来:“林兄,来练练?”,林青山接过木棍尴尬的说道:“你可是知道的,我拳脚工夫烂的跟什么一样,你可要让着点哟”,马文才:“放心来吧”,

随后两人便摆开架势立即开始“对战”,实际上,由于双方实力悬殊巨大,林青山的动作大开大合,加上马文才也很配合,攻击动作基本上都摆在林青山的视野内,而且前摆时间较长,林青山不管是挡还是躲都能应付,所以他们的对战在祝英台这种对武艺一窍不通的人眼里还算那么回事,但是落在裴夫子眼里却直摇头,林青山的拳脚工夫太差了,差到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原本这些拳脚刀枪上的武艺应该是武勋世家的看门工夫,林青山怎么会练成这样?莫不是林青山之前的时间都拿去研究机关兵器去了,之前他见林青山脚步轻快,手上的微动作也很敏捷,箭法高超,体能一流,竟然还真没看出来,与此同时,书院也有不少人在闲暇之余投来异样的目光并大感惊讶,林青山平时看着像个高手,没想到只是一个大头兵的水平,莫不是他那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哥哥林青山和林家军也是浪得虚名?是不是浪得虚名,在场的只有马文才和赵幽兰心里有数,即便在武力值上林青山是个渣,但是谋略和机关术才是林青山吃饭的家伙,下午的训练,裴夫子临时改成了低强度的弓箭和结阵训练,

傍晚回书院的时候,祝英台差点躺在了马车上,现在人多眼杂,山长和两位夫子都在,祝英台没法像放假期间那么自在,下马车的时候,祝英台双腿触地的一瞬间直接栽了下去,林青山眼疾手快连忙扶住她,接着银心便接手扶着祝英台一路颤巍巍的向宿舍走去,银心和祝英台两人在前面走着,马文才和林青山跟在后面聊着今天的见闻,林青山对于今天这支部队的表演给与了很高的评价,马文才却直言:“林兄说笑了,你应该能看得出来这些都是华而不实的招数,看着好看,但是实际上没什么用,不然之前与孙恩的交战我们就不会输得那么惨了,而且我跟随张将军见识过匪军的军阵,刚开始的时候,双方第一轮交手我以为我们已经输了,但是看着看着,我们这边整齐度不如匪军一半的军阵竟然打赢了,虽然说起来我们占了人数的优势,但是两军交战的那部分兵力是对等的,我军有至少五百人从头到尾一直都在观战,从未出手过,可见这些花哨的招式没什么用,之前我跟你去西南战役期间,看见你们林家军的练兵方式不以为然,但是能让张将军和赵将军纷纷效仿的训练肯定是有用的,林兄可否抽空找时间教教我?”,

林青山:“这有什么好教的嘛,反正目的就是两个,一个是体力,一个是敏捷,这两个基本功练好了比什么都有用,那些花哨的招式一对一有大用,但是双方人数一旦上了规模,反而会要了自己的命”,

马文才:“有道理,我们与匪军交战的时候,平时的训练也就是体力帮了大忙,那些花里胡哨的阵法和武艺一样都没用上,还是在用最简单的方式打仗,用长矛乱捅,用刀乱砍,我一身武艺自认不俗,但是截至战役结束,我也才杀伤了四十多名敌军,这其中还有一大半是用弓箭射出的战果”,

林青山:“现在这个场合不适合我们讨论兵法,月假的时候怎么样”,

马文才:“那感情好,我恭候林兄大驾”,

林青山:“英台,走快点啊,我们掉队了”,

祝英台:“我走不动啊,腿麻了”,

林青山:“来,马兄,帮忙送她一程”,接着林青山便和马文才一左一右的将祝英台架走,虽然在路上满脸的不情愿,但是到了家门口祝英台还是向两人道了谢,祝英台怕在床上向银心问道:“银心,你说明天我该怎么办呀,如果明天的训练还是和今天一样,我恐怕要被林兄背回来了”,

银心:“山长和夫子们一片好心我们不能不去,但是从今天的情况看,问题应该不大,实在跑不动了就停下歇一会儿,裴夫子也不会跟你计较的”,

祝英台:“裴夫子他当然不会跟我计较,我体质差又不是什么秘密,我是怕裴夫子要是为了我开后门会对其他同学也有影响,要是我们这些拖后腿的都跟不上训练,岂不让外人看了笑话,而且这样也会影响我们书院的名声”,

银心:“小姐,你想多了,书院还用得着你帮忙撑场面啊,有林公子和马公子他们两个在,谁敢说我们书院武功差?”,

祝英台:“林兄?今天他和马文才对战,开始的时候我看着还行,但是后来觉得他们俩比起其他人,有点不一样啊”,

银心:“我看出来了,林公子的拳脚棍棒比马公子差很多,但是他们俩的体力差距不大,打了一个半时辰,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也没见消停,休息半个时辰又跟个没事人一样”,

祝英台:“是啊,我原来还以为林兄很厉害呢”,

银心:“再怎么样也比你好多了,跑步的时候你就拿了一把最轻的木剑,结果还是最先倒下的,周公子,启公子他们虽然停了一下,但是最后还是跑到了终点,路上也没有作弊,你可是唯一 一个走到终点的人”,

祝英台:“哎呀,你别说了,越说我心越烦”,

银心:“明天我们要不要把林公子给你做的那张弓带过去?今天在练马场上,你连那儿最轻的弓都拉不动”,

祝英台:“啊!只能这样了”,林青山回到家后,赵幽兰见他回来只是不耐烦的撇了他一眼,满满的蔑视,林青山心中暗道:冷兵器时代这么现实的吗?交配权完全凭赤果果的武力获取,赵幽兰现在一定对林青山极度失望,一场“比武”竟然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怪不得冷兵器时代武将单挑之风如此盛行,相比起苦逼的林青山,马文才回家的路上显得十分淡然,春风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