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六章-两位丞相组团考察杭州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们出门雇了两辆马车,银心和祝英台坐一辆,林青山和马文才坐另一辆,由于今天杭州城内的人大多集中在东城,原本应该很拥挤的南城区就显得很冷清,路上不但没有几个行人,沿街的商铺也有半数关门歇业,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杭州,来到了一个名为兰园的庄园,这个庄园占地面积十分惊人,左右一望,正面宽度竟有两百丈有余,纵深多少不得而知,可是奇怪的是,这个庄园里并没有多少高层建筑,起码就目光所及,二层阁楼只有寥寥五处,还有一栋三层的大阁楼,看起来也不像是居所,倒像是酒楼,客栈,马文才向门口的仆人递上令牌之后,守门的仆人连忙毕恭毕敬的将他们请进庄内,绕过一堵石墙隔断之后,林青山被眼前的景致惊呆了,这竟然是一个大花园,一条宽约一丈的石板路笔直的通往那栋三层大阁楼,沿途又有数十条分支通往其他地方,包括门口这里,左右也有一条小路蜿蜒通向两边的花园,现在已经是十月中旬,大多数的鲜花花期已过,但是这里还有不少被精心照料的鲜花盛开,鲜花种类以菊花为主,五颜六色的菊花和尚未过期的金银花灿烂的盛开在这兰园之中,林青山和祝英台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之后纷纷赞叹这花园太大,太精致了,马文才得意的解释道:“这个兰园本身就是杭州的一处盛景,最早由罗万忠,罗老员外修建,罗员外人过中年突然喜欢上了花草,为此不惜重金建立了这一兰园,从天下收集各种花苗花种,以保一年四季鲜花盛开不断,你们看那儿”,马文才边说指着远处的一片“枯木林”:“待九月十月的菊花过后,那里的梅花也要陆续盛开了”,林青山点头说道:“这罗老员外会玩啊,只是这个庄园的造价怕是不菲至极啊”,“谁说不是啊。就能算到的大笔开销都不低于二十万两。最后罗家因此陷入资金困境,无奈之下在这兰园之中修建了几处茶楼酒肆,比如那个***,若不是今日有特殊事情发生,你我可能看不到如此清静的兰园,说来也是一件憾事,如此奇景今日被迫沾染上了这么重的世俗气,这也是我之前没有请你们过来的原因”,祝英台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我要是知道有这么个地方,每次来杭州必定要过来看看的”,“呵呵你跟林兄每次来杭州都沉迷于杭州的奇山异水之间,半数时候都在西湖和杭州划船,所以我想你们一定喜欢清静,这个地方虽然景色宜人,但是平时难见清静”,林青山走过去跟搭着马文才的肩膀说道:“马兄啊,还是你想得周到,这么好的机会,不说百年难遇,十年也难得有这么几回吧!”,马文才点头道:“嗯,自我有记忆以来,除了每次的匪乱,就只有今日,这兰园才有这般清静”,祝英台俏皮的挥手道:“不跟你们说了,我去前面看看”,说完就一路小跑冲着右边的一株紫色菊花跑去了,马文才和林青山对视一眼,也漫步跟着边说走过去,待他们走到那株紫菊花前,祝英台已经跑了很远了,马文才思虑再三,凝重的对林青山说道:“林兄,待会儿离开兰园之后你就回书院去吧,或者直接回林家庄,反正现在离年假也就二十来天了,英台这边我会帮忙照看的”,

林青山:“怎么了?听到了什么风声?”,

马文才:“偶尔听到的,周家,陆家和白家的几位统领前天晚上在清柏酒家会宴,酒后房间里有人大声说要在谢丞相和王丞相面前揭穿你伪造官凭一事”,

林青山淡然一笑:“我伪造官凭这个事情谢丞相肯定是知道的,王丞相那边我原本还没有消息。不过从上次王献之大人的语气看来,作为兵部尚书的王丞相怎么可能不知道林家庄多了一个冒牌的轻车都尉林远山?”,

马文才:“话虽如此,但是王丞相作为兵部尚书,主管天下的武将兵马,谢丞相作为吏部尚书,主管天下的文臣官吏,这两位可都是你哥的直属上司,你伪造的官凭也在这两位丞相的职责范围内,若是当众拆穿,即便两位丞相有意袒护,也难免会把你一顿训斥,大庭广众之下受此羞辱,颜面何存啊”,

林青山:“难道你还不知道我?脸面什么的,不重要,说实话,我并不想去见谢丞相,但是马兄你一番好意,我也不能辜负,尤其是还有两顿大餐,记得到时我们桌子上可要上几道好菜额”,

马文才:“林兄,我不知道你有何计划,但是我奉劝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回到林家庄之后,大不了让你哥带兵去他们门前走一遭,让他们也就知道轻重也就罢了,在杭州地区,我们马家虽然作为地主,但是这种事上帮不上忙的”,

马文才:“放心,不会让你们为难的,你看着,他们要是不提这茬还好,要是提起我直接坐在谢丞相旁边去,他们能把我怎么着,再者说了,张翰也在杭州,我跟他可是老朋友了,他一定会站在我这边的”,

马文才:“哎,你自己珍重吧”,马文才说完神色凝重,似乎很担心明天林青山的困局,这时已经跑了很远的祝英台回头挥手喊道:“林兄,文才兄,你们快来啊”,“来了,平时不见你跑这么快”,林青山说完招呼马文才跟了上去。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启程去城东,有马文才的身份在,他们从东城的城墙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正门上的城楼,看着下面分列两边的人浪,祝英台暗自庆幸:“自己该有多么幸运啊,要不是马文才帮这个大忙,她估计只能跟林青山去爬房顶了”,

四人再次静候了一个小时之后,那支庞大的车队终于出现在众人眼中,大约二十分钟之后,车队来到杭州城下,车队停下,仪仗列好之后,马车上的人纷纷走下马车,一行十几名高管以谢安和王彪之为首,向着城门下的马敏正等士绅官吏与两边的人群分别鞠躬致辞,释义感激众人的迎接,大约二十多分钟的流程走完之后,车队缓缓驶进杭州城,城门前的杭州官吏士绅退到两边拱手而立,城楼上的林青山四人也一样退到右边,拱手而立,与他们一样在暗中敬礼的还有一处酒楼的客房内,十数人在房间里对着窗外远隔几百米的车队拱手而拜,为首一人虔诚至极,待车队远去之后,马文才带着三人东绕西窜,游走在大街小巷之间,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们来到一个府邸的偏门,守门的仆人见是马文才领头,连忙拱手道:“公子,你回来了!”,说完便打开大门让四人进了府,

不多时,马文才领着他们来到一个厢房,这里可以依稀听到不远处有一大波人正在往这个方向走来,原本林青山还在想难道马文才这么神通广大,能找个一墙之隔的偏房观礼,事实证明林青山想多了,谢安一行人从门外的走廊穿过,然后声音逐渐渐行渐远,最后在距离这个房间大约一百米的地方驻足,等他们停下之后三人纷纷趴在窗户上观望远处盛况,第一次见到谢安的祝英台眼睛几乎都没眨过,马文才站在哪里也看得十分认真,而林青山则心不在焉的思量着待会儿的大餐,大约闲扯了一个半小时之后,终于开席了,林青山激动的喊了一句非常不应景的话:“开饭了,终于开饭了”,林青山说完立马回到桌子前用手指把桌子敲得像拨浪鼓一样,马文才和祝英台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继续把目光转向窗外,林青山对这些客场话完全没有兴趣,经过十来分钟的准备之后,一盘盘美味佳肴终于传到林青山这个房间里来了,林青山不等谢安传令便立马开动起来,而马文才跟祝英台两人则是等谢安传令开席之后才动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