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四章-上古世家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宴会肯定是开不下去了,王彪之和谢安对此倒是没什么遗憾,因为这次的宴会本身就没什么用,只是一个基本的礼节而已,早点结束了也好,腾出手来马上办正事,林青山率军沿着林家军一路攻来的街道退出杭州城,所过之处,大战的遗迹触目惊心,齐达他们这么彪悍?这次林青山也算开了眼界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带出来的林家军有这么强的战斗力,林青山在退出杭州城时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经过一个街道的时候远处有一波箭雨向林青山乘坐的马车袭来,这波箭雨有二三十支,但是这种远距离的攻击太好防守了,站在林青山旁边的齐达举盾就挡住了对林青山有威胁的几支箭矢,其余的箭矢有些射到了林家军的身上,但是只是在林家军的身上敲了个响而已,林青山并没有理会这次攻击,很显然,这些人就是冲着林青山的命来的,但是没有机会近身行刺,只能用这种方式碰碰运气,林青山带着林家军走出杭州城十公里之后才停下,林青山把士兵们集结起来,“齐达,这一战战损如何?”,

齐达:“我手下阵亡七个,伤二十多人,吕铮手下阵亡一人,受伤五人,石头手下阵亡十七人,伤三十三多人,敌军伤亡不详,估计阵亡人数超过一千,其中陆鸣带领的世家联军八百,禁军两百”,

林青山坐在马车上沉思了片刻,然后对齐达说道:“从战损上看,我们好像大胜了,但是这场战斗对林家庄来说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你们歼灭的也不是敌军,所以敌军的战损应该是零,你明白吗?”,

齐达:“属下明白,属下愿意对此负全部责任,请将军以军法处置,卑职绝无怨言”,

林青山:“是你强迫他们来打这一仗的吗?”,

齐达低头沉默,吕铮带头回答道:“卑职并未受任何人胁迫,而是对陆家人的挑衅心怀怨恨,所以才跟着齐达一起去杭州寻仇的,不光是我,所有弟兄们都是一样”,

林青山转头对吕铮说道:“你代表不了他们”,林青山说完,所有士兵便争先恐后的将吕铮的话重复了一遍,

林青山见状躺回椅子上对齐达问道:“看来这件事情的起因确实跟你没有关系,但是话说回来,不是说你们人多就有理,这件事情的本质还是错的”,

齐达:“卑职知错”“那你以后有没有打算改呢?”,

齐达再次沉默,林青山把目光转到吕铮身上,吕振也低下了头,林青山再将目光转到石头身上,石头同样不敢跟林青山对视,现场雅雀无声了许久,林青山站起来对众人说道:“将弟兄们的尸体带回林家庄安葬,有家人的每人抚恤五十两银子,让林小青代我祭奠两天,你们每人写一份检讨交给你们的统领,回林家庄吧!”,众人拱手齐呼领命,

林青山长叹一声骑着快马向书院赶去,杭州城发生的事情要是传到赵幽兰耳中,她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而林家军这边,林青山看出来了,这件事情不是他们几个小队长能策划的,打进太守府想要抓谢安和王彪之,他们还没这个脑筋,但是丁本昌和赵世安又是吃了哪门子猛药想出这茬,今天幸好王彪之数次放水,不然林青山今天真的走不出太守府,当然,今天的事情林青山也要负很大责任,首先是林青山并没有告诉齐达他们自己今天的计划,导致他们对杭州城内的情况完全不了解,只能瞎猜,听了几句风言风语就认为林青山在杭州城内出事了,其次就是太守府内的刺杀,那几名禁军绝对不是混进来的细作,只是林青山完全没有想到,那个平时跟空气一样的司马家突然跳出来刷一波存在感,这也是林青山自己轻敌了,怨不得旁人,今天最大的收获不光是为林家庄立了威,更重要的是王彪之的怪异举动,今天王彪之帮了林青山很多,包括最后时刻,王彪之会放林青山离去绝对不是迫于林家军的威胁,但是王彪之对林青山似乎比谢安还要坦然,谢安虽然嘴上没有明说,但是手上的动作还是在拉拢林青山加入谢家的集团,而王彪之的态度十分诡异,不想与林青山为敌,也没有要拉拢林青山的意思,将王凝之派到会稽去只是防止林青山的恶意膨胀,如果林家庄按照正常的运营流程走,王家到一定时候说不定会撤出会稽,这个举动可以强行解释为王彪之和王家有宗师风范,不屑于跟林青山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有足够的信心跟林青山拼运营,只是一个长期放大招打一波的人突然跟你拼运营打后期,这个转变几乎在瞬间之内完成,林青山一时之间感到难以置信,就算是被真实大帝附体也不可能转变得这么彻底吧,而且他训斥周宗仁的时候说的话也有问题啊,他对周宗仁说还有脸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和你出身的是武勋世家,当王彪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坐在中堂里的所有人包括谢安都对王彪之微微侧目,显然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王彪之平时也用过不少,他突然说出这种豪言壮语引起众人侧目是正常现象,但是这种事情一般都用来维护家族的脸面,只有在外人面前才会这么说,今天太守府内高朋满座,外人着实不少,但是王彪之针对的主要是谁?那些士绅还是林青山,亦或者在场的还有别的什么人?第一种很有可能,第二种,若是王彪之查到林青山的身份可疑还不纠集这个世界的所有势力趁林青山羽翼未丰把自己按死,反而无视林青山的存在,这个有点说不过去吧,若是说在场的还有别的什么人,有这个有可能但是可能性很小,果然,当杭州发生的事情传到书院时,赵幽兰整个人都吓傻了,林家军进攻太守府象征意义太明显了,她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决定拿着林青山给她做的那把玩具弓和一把匕首赶去杭州,当林青山带领林家军撤出杭州不久赵幽兰才赶到现场,现场血肉模糊的惨状令人作呕,于是她只得换一条路去太守府,但是却在路上听说了林家军已经攻进太守府并且撤出杭州的消息,之后她没有立即离开,直到听说王彪之和谢安解散了宴席,遣送各位士绅回家才动身回书院,当她回到书院的时候林青山已经躺在门前不知睡了多久,赵幽兰在他旁边坐了一会儿,然后便进屋去给林家庄写信报平安,把信寄出去之后又回到门口坐在林青山旁边,林青山醒来之后见赵幽兰坐在旁边便问道:“你刚才去哪了?”,

赵幽兰不经意的回答道:“我去杭州买东西了”,

林青山:“杭州的事你都知道了?”,

赵幽兰:“听说了”,

林青山:“今天可真是精彩的一天”,

赵幽兰:“精彩?”,

林青山:“是啊,周家和陆家那帮人向王丞相举报我伪造官凭,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场就被王丞相骂了一顿,之后他们竟然还要跟我的林家军比武,然后我的林家军直接把他们手下的府兵打成了残废”,林青山把这么严重的事说得这么轻松,明显是在让赵幽兰宽心,赵幽兰并不知道当时的确切情况,所以也没有多问,

赵幽兰:“你伤得怎么样?”,

林青山:“你看我受伤了吗?我一人单挑四个武林高手,不但毫发无伤还全灭了他们,怎么样?不试我还不知道我竟然有这么强,从今天开始,我也是一员能单挑敌军千军万马的虎将了”,

赵幽兰:“那你背上的血是哪来的?”,林青山闻言一惊,“血?哪来的血?”,林青山一把将衣服扯到前面来一看,衣服上果然有一团殷红的血迹,林青山惊奇的说道:“额,你说这个啊,这血不是我的,你看,这就是我单挑四个武林高手的证据,感快拿一套新衣服来给我换上,你要是不说我还要把这衣服穿一整天!”,赵幽兰自己一看,见林青山身上的衣服并无破损,这才放下心来。山长他们也在傍晚时分回到书院,不久之后,书院山门就贴出了一张开除周宗镜等人的通告,理由是他们背弃同学之义,林青山知道这件事也是第二天的事情了,从此以后,林青山倒是再也没看到周宗镜等人再来书院,第二天林青山见到祝英台的时候,祝英台告诉林青山马文才在昨天傍晚请祝英台吃完晚饭之后亲自送祝英台回到书院,直到看见祝英台和银心进到房门才转身回杭州,马文才离去之时已是漫天繁星,不用多想林青山都知道昨晚杭州发生了许多大事,周家等世家的家主或家中主事之人听闻了杭州的事情之后连忙马不停蹄赶往杭州,第二天晚上,王彪之的卧室内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这些人风尘仆仆,待所有人到齐之后便立马来见王彪之:“卑职参见王丞相!王大人”,

王彪之:“不必多礼!”,

“王丞相,竖子无礼,胆敢在圣人面前搬弄是非,实在是死不足惜,可现如今我们已经惹恼了林青山,还请王丞相看在我等平日里鞍前马后的苦劳,帮我等的家族度过难关”,

王彪之:“年轻人气势盛了些可以理解,但是这次的篓子捅的实在太大了,林家军跟钦差卫队交手,钦差卫队阵亡三百零七人,重伤一百四十五人,轻伤无数,这些事情无论如何都是瞒不住的,而且林青山那边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王丞相,区区两个百夫长都敢领兵进攻钦差卫队,欲对两位丞相不轨,这是何等的猖獗,若再不打压,日后必成大祸”,

王彪之:“王家传自上古,立足华夏至今已有千年,该怎么做需要你来教吗?”,

“卑职不敢”,

王彪之:“活得久不代表掌握了真理,但是比起那些百八十年就短命的家族总还是有些道理的”,

“卑职妄语,请王丞相恕罪”,

王彪之:“多年之交,我奉劝你们不要去招惹林青山,你们也别想着把王家拖下水,言尽于此,珍重吧”,

“王丞相!这次面前的事该如何过渡?”,

王彪之:“朝廷上的事,我可以帮你们拦下来,至于林青山那边,你们自己想办法吧,林家军这次莫名其妙的死了人,林青山不会善罢甘休的”,

“林青山表面上看似贪财好色,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心系深空的红尘仙,钱财美女不能动他分毫,我等实在无能为力,请王丞相为我等指一条明路”,

王彪之:“听说林青山今年年初四处搜罗重金属矿石和奇珍异宝,但是他开出的价格却低得可怜,想来所得也不多,数月之前他还斥资向苻坚购买重金属,还花了两千两银子的‘巨款’,这个方向可以去试试,还有他的两个夫人似乎身体不太好,而且林小青目前还名义上掌管着林家庄,若是林小青能开口替你们开脱一二,或许能有些许效果”,

众人闻言大喜过望,齐声谢到:“卑职等多谢王丞相为我等指路,大恩大德,我等必当以死相报”,

王彪之:“退下吧!”,

这些人退下之后少数人回到的自己临时的居所,大部分人都去了杭州的监牢里探监,这次的事情太大,如果不死几个人,根本就平息不了这么一桩震惊天下的大案,很显然,林家庄那边动不了的话就只能从他们这边下手,王彪之刚才的话说得也很清楚了,朝廷那边的事他可以挡下来,但是不可能让他赤手空拳去挡,他们作为武勋世家,家族枝繁叶茂,即便是几个最出众的嫡子相对于整个家族而言也微不足道,而在他们手里折损的那些精兵才是家族的支柱,即便不拿他们去挡罪,平白无故的在外面折损这么多人马回去也会按家规处死,一将无能,祸及三军说的就是当下的情况,这一波精锐部队的损失导致他们家族在十年之内都恢复不了元气,这在乱世之中是十分致命的,没了这一波军队,他们的家族就无法对辖区内的各种资源进行有效的掌控,往上说,王家的府兵总计超过七万,其中骑兵就占两万,但是就王家一个家族就能负担得起这么庞大的一支军队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王家有一大半收入都来源于其他家族的上供,若是没有这些岁贡,王家起码要裁掉五千匹战马才能以一郡之地堪堪养起一支三万人的军队,若是发生战事,则直接进入吃老本的状态,当老本吃完的时候军队规模就会进一步萎缩,恒家等家族也一样,林家庄在家族结构上相对于常规的世家门阀就算很另类了,但是林青山即便如此精细的运营都还是有一些十分致命的缺陷,比如钱财的收集,林家庄现在生活水平好是事实,但是缺钱也是真缺,还有一个就是林家庄打造军备的重要资源,金属矿石,卫国战争期间朝廷赐给林家庄一个铁矿用于制造武器,可以说林家庄大部分的武器都来源于这个铁矿,但是就生铁和刚材两种资源来说,林家庄之前一直是没有存量的,直到今年年初林青山斥巨资收购了一批金属矿石,这才全面完成了林家军的重铠甲满装备,所以林家庄自给自足实际上是个伪命题,林家庄的金属资源严重依赖进口,这些东西都是需要花真金白银去购买的,还有食盐,药材等等,花钱的地方很多,但是收入的渠道几乎为零,这就是目前林家庄最大的弱点,农业时代的人还不知道金属矿对林青山来说意味着什么,否则王彪之他们就不会这么忌惮林青山了,杭州的监牢中,一名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走进关押着周宗仁的牢房,周宗仁见到那人,神情悲愤,重重的跪下给他磕了一个响头:“父亲,孩儿对不住周家!”,

“你来杭州之前我就多番告诫你少在杭州惹事生非,还额外告诫过你不要去招惹林家,你当时满口答应,你真的把我的话没有听进去半句吗?”,

周宗仁闻言头颅再度重重扣下:“孩儿不孝!”,“

哎,年初之时王丞相召集我等对此事再三嘱咐,但是在场的人却没人放在心上,我也大意了”,

“父亲,林家军如此胆大妄为,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要冲击钦差卫队,丝毫没把朝廷放在眼里,此事虽是我们挑起,但是林家军的叛逆之心才是主因”,

“你认为什么是叛逆?”,

“。。。”,

“这乱世之中哪来什么正统叛逆之分,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十二年前,恒家临门一脚便是皇族,若不是谢安冥顽不灵,拖着不给恒丞相九锡,现在坐在龙椅上的就是恒玄,你告诉我,若是十年前恒家登上皇位,入主建康,现在恒家和司马家谁是叛逆?自始皇帝以来,礼乐崩坏,皇位更迭频繁,改朝换代犹如宴席之上推杯换盏,哪还有什么叛逆之分”,

“父亲,你是说林青山他?”,

“流水的王朝,千年的世家,那些传承自上古的家族能立足千年之久,你以为仅仅是靠运气吗?不只是王家,恒家,柳家,韩家竟然也是同样的做法,丝毫不敢与林青山交恶,恒家王霸西北,坐拥荆襄九郡之地,西府兵二十万尽归恒家麾下,恒玄的为人可比你冲动多了,连他都不敢与林青山争锋,你们算个什么东西?”,

“什么?”,

“原先我也不太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对林青山如此畏惧,此战林家军以两百人力战三千精锐完胜,放眼古今,何曾有过这般惊天的战绩,而林青山他现在才不到三十岁,林家军从创立至今也不过数年时间,事实证明他们依然是对的,我们还太年轻,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你放心的去吧,下辈子别投在这种乱世了”,

“父亲,孩儿知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