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六章-谢府内对战局的分析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天马文才终于来了书院,在众人的追问之下,他如实讲出了这次战役的经过,讲述到杭州沦陷的时候,他神情悲痛,对于自己的失误非常痛心,然后故事到张翰等人收复杭州之后就截止了,后面的事情,他只是做了简述,对于交换战俘的事只字不提,最后总结双方战损,马文才报上来的数字竟然跟林青山昨天估计的相差不过千人,这次战役对于马文才来说,价值不可估量,从大局上看,官军一方被匪军打得完全没有脾气,可是对于马文才来说,有了这次的教训,孙恩下次再来杭州,恐怕再难从马文才手里占到半点便宜,下午的会文,马文才向林青山请教了很多这次战役中的细节问题,除了几个绝密的问题,林青山都是有问必答,比如战役之初,孙恩率大军来犯,官军大可出城迎敌,不必畏战,官军占着后勤和地利的优势,可以选择的战略有很多,可以跟着孙恩调兵防御,孙恩派兵攻北面,官军防北边,匪军攻南边,官军再救南面,也可以选择大规模的主动出击,直接率领大军直逼孙恩主力,战役初始,官军的选择也算是一条中策,只是后面发生了重大失误,连续的战胜虽然让官军士气高涨,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官军的战线已经拉了很长,导致战败之后不能撤回杭州,当然,这也并非大错,导致战败的根本原因是他们击溃匪军“主力”之后的分兵,黄昏时分按照正常情况下来说都要收兵回营,无论战胜或战败,夜幕降临之后,分散追击的官军看不见中军帅帐的令旗,匪军又在周围呐喊混淆视听,导致孙恩的四堂精锐进攻之时,顶在正面的官军仅有两千余人,而且这两千人还只有不到五百是精锐亲兵,从这之后,官军便彻底失去了战场的主动,战局再也不可挽回,林青山说的虽然是马后炮的话,但是句句都点明了要害,之后马文才又虚心请教了战役过程中的一些细节,比如最后时刻面对孙恩的四堂主力时,两千人真的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见识过张翰指挥的那场军阵作战之后,马文才当时就在想,如果当时换做林家军,轻而易举就能击溃孙恩的四堂主力,面对当时的情况,其实最好的办法是留一千人边退边打断后,其余的人快速赶回杭州组织守城,当时杭州城内仍有一万以上的守军,只是缺少统一的指挥,这才导致杭州这座坚城面对数千匪军,在几个小时之内便易主他人,但是两千人面对八千人,也并非不能一战,在夜里,官军像个无头苍蝇不假,但是匪军也是睁眼瞎,这座情况下,无论是进攻还是撤退,兵力必须沿着一条轴线行进,不能分兵去两边,所以敌军的行进路线大部分是可以判断的,在这种情况下,先撤退十几里,消耗一些敌军的体力再逐步抗击,最后的结局依旧是逐步退回杭州城,但是这种策略跟之前的分兵撤退有根本的区别,前面的那个办法最稳妥,可以力保杭州不失,但是基本上放弃了反击,之后的这种方式若是在撤退中敌军的阵型出现破绽可以组织局部反击,这样的反击多有几次就有机会反败为胜,马文才听完林青山的论断之后受益匪浅,林青山说得一点没错,但是当时的第一步走错之后,紧接着的第二步也出现了重大失误,面对匪军的冲击,他们几乎没有细想就躲向两边,这就导致了他们彻底丧失了仅剩的半分胜算,马文才按照林青山的说法回想了一遍战局,在这场战役中他们的失误太多了,幸好对面是孙恩,要是换做那些只会烧杀抢掠的胡人,这场惨败会至少导致杭州周边六郡之地沦陷,届时,马文才他们将会沦为千古罪人,

杭州之危解除之后,王家的三千步兵取代了三千铁骑驻扎在杭州,张翰从建康带来的部队也撤回了建康,只剩下了张翰手下的亲兵,但是他本人却回到建康述职,撤退只是一个方面,介于这次孙恩部队展现出的战斗力,外加官军一方损失的兵力,在这七千人中大约有一半是有编制的正规军,劣势的一方,打得最凶的也是死得最快的,因为那些战斗力不强的士兵在战局不可挽回的情况下都会逃跑或者偷袭,王家这次调来的三千步兵训练还可以,但是完全经历过实战,所以短时间之内,杭州地区还需要补充兵力,杭州这块肥肉不是一般人能够染指的,能来的肯定是排名前十的大家族或是这些大家族的附庸,另外来的人马共有八路,每路人马的人数很均匀,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似的,每路人马都只有五六百人,既然是来帮助杭州防守山贼的,所需粮饷当然是杭州出,这次杭州府库里的粮食被洗劫一空,但是其余没有被山贼看上的小仓里还有约两万石粮食,百姓家中的存粮几乎没动,再加上秋收将近,粮食的缺口不是很大,等这次秋收之后,粮食供应问题应该就能得到解决了。张翰回建康的路上顺道先去陈郡拜访了谢安,由于杭州郡与陈郡毗邻,杭州战乱期间谢安从建康回到了陈郡亲自整顿陈郡的防务,虽然孙恩来捋谢家虎须的概率不大,但是仍然要防着有些宵小之辈趁乱做诡,

张翰来到谢家之后,谢安立即在后堂设小宴招待了他,同席的还有谢玄,陈庆之,方魁和赵去病,酒过三巡之后赵去病便迫不及待的询问杭州这次的战乱,张翰如实陈述了所见所闻,众人听完之后只有赵去病有惋惜的表情,看来对这次官军的战败很不理解,其余人都很淡定,赵去病气愤的说道:“西南战场上我看那马文才也是一个人才,没想到只是虚有其表,居然会犯这么大的失误,三万人对三万人都能打成这样,张翰不赞同的反驳道:此次战败的主要原因在马敏正身上,马文才虽然也是一个将领,但是所辖部队不过五千人,若是从战役开始,杭州的三万兵马便倾巢而出,孙恩不见得能讨到这么大的便宜。”,

张翰说完谢安镇定的问道:“你最后曾与孙恩的精锐部队交手,感觉如何?”,

张翰:“他们的训练水平很高,甚至比我手下的部队都要精良,一开始的时候,结阵和变阵都很熟练,只是战局陷入胶着之后,他们的反应就跟不上了,当阵型被我们打出一个小缺口之后,敌军指挥官显然慌了手脚,甚至出现了不少的瞎指挥,但是,说实话,那场战斗能打赢非我之功,主要是我带去的那两百个老兵在局部击破了敌军的阵型,挡住了敌军最致命的第一波进攻,还有,那场战斗,我军的兵力也占了不小的优势,三千人对两千人”,

谢玄问道:“你的意思是,敌军的训练比官军还好,只是实战经验不足?”,

张翰:“没错,确实是这样,据我多年的领兵经验来说,训练时间超过一年之后,若是没有经历实战,之后的训练会打很大的折扣,很显然,孙恩的这支精锐部队训练时间肯定都超过了三年,而我当时带去的兵马,看样子,就只是比我军中的新兵好一点,这种情况下我们都能打赢,足以说明实战经验的重要性”,

谢安问道:“如果是只受过三年训练,没有实战经验的林家军又如何?”,

张翰:“这,若是按照林家军的训练方式,当时我们绝对打不赢”,

谢玄问道:“这又是为何?”,

张翰:“刚开始看到林将军的训练方式时,我感到非常不解,一度认为那种训练方式没有丝毫用处,因为来来回回细数下来不过十三个姿势二十多个动作,可我后面亲自测试之后才发现,这种简单的训练方式实际上非常有用,因为在实际作战中,由于敌情的限制和自身的心理素质,很难把平时训练的内容发挥出来,大多数时候,能够做的动作就是这些简单的动作,甚至,不会其他的动作导致那些慌乱的新兵只能这么做,要是平时的训练内容太过花哨反而会起到不好的效果”,

谢安和谢玄,陈庆之听完纷纷点头道:“有道理”,

谢安继续问道:“如果有了丰富的作战经验之后,训练内容是否能做出一些改变呢?”,

张翰:“卑职认为,可以不变,但是变的效果更佳,这一点,从林将军后来的训练上也可以看出来。不过林将军倒是更倾向于培养部队的其他本领,比如骑射,弓弩,战车作战等等,这些训练在我看来是没有必要,因为,这些东西都不是短时间之内能学会的,再加上一些士兵资质有限,训练时间过短根本不具备作战能力,林将军花了那么多时间训练普通士兵骑马,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丝毫的亮点”,

谢安:“那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林青山的做法是对的,只是这些本领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呢?”,

张翰:“这点我相信,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训练成果不佳,林将军看在眼里也没有丝毫要改变主意的意思,所以,我和赵去病平时练兵也会抽一定的时间出来训练士兵这些科目,只是相对于林家军,不那么重视而已”,

陈庆之疑惑的问道:“你既然如此迷信林青山的领兵之道,林家军的战马绝对比人多,他却放着当今天下主流的骑兵不用转而发展战车,你为何不学”,

张翰:“实不相瞒,我见识过林将军战车的威力之后曾多次尝试使用战车,但是效果着实差强人意,战车的使用限制太大了,第一次尝试,十余辆战车竟然被路上的一个小坑挡住了去路,我虽然知道我对地形的掌控远比不上林将军,但是这种事情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之后我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借助战车运载量大的特点,在车上携带一些木板。这样,即便有一些跨度很大的沟,也可以用这些木板来搭建浮桥,后来我细细回想才知道,林将军设计的战车,两边的护板都是可以拆卸的,十辆战车的二十张护板拆下来,再砍几根树,搭一座三丈长的浮桥丝毫不在话下”,

陈庆之:“可是这样的战车,强度应该很差吧!”,

张翰:“没错,这种战车的强度比起普通战车差很多,但是林将军很少使用战车冲击敌军军阵,大多数时候都是把战车当做运载工具在使用,一辆两匹马作为拉力的战车,一般运载量都能轻松达到五匹马的驮运量,更不用说林将军还擅长使用床弩,车载重弩和轻型投石器,重盾等武器,这些东西显然不是骑兵能带走的,我第二次尝试战车,被一个不到两丈长的陡坡难住了,我用了很多办法都不能顺利通过那个陡坡,之后我也一直没有想到好的办法,之后上次的西南战役,我才知道林将军是用一组机械来解决这个问题的,那组机械平时带在马车上,遇到陡坡的时候架在坡上,用人力把战车拉上去,我亲自上手试过,四个人竟然就能轻易把战车拉上来,而且还不用卸下战车上的负重,之后的几次遇到的问题跟这个问题相仿,战车使用的局限性太大了,所以我便放弃了战车,还是继续用骑兵作为主要突击力量”,张翰说完陈庆之不以为然的问道:“就算他林青山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把战车开进荒野和树林吧”,

张翰:“陈将军所言甚是,可是上次的西南战争,我又看到了一个变数”,

陈庆之:“什么变数?”,

张翰:“此次出征西南,我发现林家军有了很大的变化,多了几个兵种,最为出众的算是赵世安和他手下的侦查兵,这支部队的情况我在之前便跟谢丞相提到过多次,他们在敌后活动那么久,杀敌至少上千,自身却无一伤亡,之后还以不到两百人的兵力突袭夺下了嘉陵关,还有三百多人重甲步兵和五十多人的重甲骑兵,这估计就是林将军发展战车的后手,如果再考虑到隐藏的那部分战力,林家军当时的重铠甲至少有六百具”,陈庆之闻言低下了头,如果按照林青山的思路从战车这个方向去发展重甲兵确实是一条上策,战车完美的弥补了重甲兵机动性不足的致命缺点,无论是重甲步兵还是重甲骑兵,战马运输一整套的重甲兵装备都会感到吃力,但是战车可以很轻松的胜任这一任务,甚至可以再额外携带一些粮草或者弓弩盾牌,这么说来,林青山的最终目标是组建一支三千人的铁甲军?还别说,林青山距离成功已经不远了,用三年的时间建立这么庞大的一支铁甲军,至少以他们的眼光看来,以林家庄的基础是不可能的,这不光是财力的问题,还涉及到人力,工艺水平等多方面因素,林青山竟然奇迹般的凑齐了这全部条件,张翰继续说道:“这次杭州战役,我还发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情况,有人在杭州城东黑吃黑,夺走了大量的财物,据后来收拢的情报估算,他们至少夺走了黄金白银总计不下于三百万两”,

谢安微笑着问道:“那你可猜到此人是谁?”,

张翰:“那只部队箭法高超,身手上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关键是,他们的作战经验十分丰富,以不到一百人的规模劫走这么多的金银竟然还能全身而退,这等战力,着实令人震惊,还有,他们能料敌于先,早早的在那里守株待兔,似乎早就料到杭州会沦陷,要知道,杭州往东并没有豪门大族,外地的势力若是想在那里设伏,起码要提前两天动身,杭州的战况传递出去起码也要半天的时间,两天半之前,双方正打得如火如荼,官军正在连胜状态,这种预判能力,末将所知之人,只有林将军,而且林家军中的那支侦察兵也具备完成这次行动的能力,这一点,我并不怀疑”,张翰说完,谢玄和陈庆之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方魁和赵去病脸色带着尴尬的笑容,谢安反而笑开了花:“你猜得没错,是林青山干的,领队的人就是你说的那个赵世安,此人确实是个人才啊”,

张翰大惊:“怎么,你们见过他们?”,

谢安:“没有,只是他们满载四十余车金银从陈郡路过,第一道关卡亮出了南右军校尉赵世安的官凭,之后我遣人送去了一份过关文书”,

张翰:“这?那为何丞相对他有如此评价”,

谢安:“他们带着那么多金银一路狂奔来到陈郡,马匹都已力竭,所以在过了第一道关卡之后就停下歇息了半个时辰,第二道关卡来报,说他们少了一辆马车,多出了一个骑兵,所以我派人顺路逆行下去寻找,没想到,分别在三个十分隐僻的所在共计找到了七十多万两白银,呵呵。。”,

谢安说完谢玄没好气的说道:“看他们做的那些伪装,想必还想着之后悄悄前来取走”,

张翰闻言心想:林家军怕是在藏好这些金银之后才收到了谢安的过关文书,不然,他们定然不会放下这么多金银,万万没想到谢安坐在家里都有人送钱上门,这运气简直屌爆了,谢安笑着问道:“这一情况,你又有什么想法?”,

张翰冷静的说道:“恐怕收获这么大完全出乎林将军的意料,否则,林将军绝不会只派这么点人过来”,

谢安点头道:“是啊,三面围城,只有城东一条出路,这些零散的金银让他们自己拿出来也省了那多余的工夫去找,孙恩和林青山想到一块去了,只是,林青山定的计划恐怕没有这么多,按照他的秉性,肯定捞点边角料就走了,这个赵世安倒是心大,匪军装车之后再出手直接把车拉走,趁着马匹一开始精力充沛把多余的金银带到我陈郡的地界上再扔,幸好信息的传递需要时间,不然若是过关文书早一步送到他们手里,我恐怕也捡不到这么大的便宜啊,哈哈。。”,

张翰:“那林将军那边?”,

谢安:“我给他写了一封信,把他和赵世安以及手下的那几十个勇士重重夸奖了一番,还赏了他们每人一百两银子,若是不给他回信,还怕他惦记这批银子生出相思病来”,

张翰听完重重点头,谢安说得没错,这个赵世安真的不是凡俗之辈,深得林青山的真传,林青山的交代抬头的肯定是让赵世安注意手下人的伤亡,第二才是带多少金银回林家庄,现在林谢两家的关系虽然很好,但是林青山一开始制定的路线未必经过陈郡,如果孙恩攻城之时挑一个离城门近的地方动手,赵世安他们就真的只能捞点边角料走了,林青山肯定不会指望最好的情况,派这么点人过来就是证明,倒是这个赵世安,一路的所作所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发现这么好的战机之后竟然用七十多人劫走了四十多车金银,可谓是撑破肚皮了,紧接着在最危险的那段追击战中没有按照林青山的吩咐丢下一部分金银跑路,而是算好战马的体力进入陈郡的地界再扔,扔到这里之后还有概率捡回去,最差的情况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陈郡现在谢家一家独大,其余的家族比如陈家,公孙家都以谢安马首是瞻,这笔银子不管如何辗转,最后的大头肯定都会流入谢家,这恐怕也是赵世安当时的权宜之计,之后有了谢家的过关文书之后,一行人肯定能顺利回到林家庄,只是要绕点路避开孙恩的眼线,谢安待张翰思考过后继续笑着问道:“张翰,你跟着林青山那么久,你认为我那封信到了林家庄之后,林青山会责难赵世安扔下那么多银两在陈郡吗?”,

张翰摇头道:“只要赵世安把人都带回去了,并且不是空手而归,林将军必定不会责难他,而且任务收获超出之前的预计一定会拿出额外的那部分来赏赐众军,这是惯例,林将军在这些方面还是很固定的”,

谢安:“嗯,听你对赵世安和他手下的这支部队评价如此之高。你可有办法把他们招揽过来?”,

张翰:“招揽他们?这万万不可,且不说这样挖墙角会招来林将军的记恨,而且赵世安作为林家庄的近卫军统领,肯定知道林家庄很多秘密,林将军虽然用人不疑,但是他决计不会让人或者把这些秘密带出去的”,

谢安:“你说的秘密是指什么?”,

张翰:“很多,比如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大风筝,还有他们在西南战场上用的传信手段,西南战役之时,赵世安他们长期在敌后活动,林家庄也没有豢养信鸽,用人送信或者快马在那险山恶水间更不现实,但是实际情况是,关键的穿插作战之前,林将军竟能把完整的作战计划经由西部战区后方传到敌军的东部战区后方,这种传信方式我实在感到匪夷所思,我曾向冯天佐打听这种传信方式,结果被他以军事机密为由直接拒绝,还有他们穿的轻甲,我曾贴近仔细观察,发现竟然是用厚布,麻绳,藤条和竹片铁丝等多种材料混编而成,虽然没有直接试过,但是末将后来曾仿制过几件,结果惊奇的发现,这种铠甲的重量比普通的皮甲还轻,防御力却仅次于重甲,至少普通弩箭是射不穿的”,

陈庆之听完质疑道:“说穿了不就是改良的藤甲吗?再怎么改良也改变不了藤甲怕火的事实,这种铠甲的防御力确实很好,但是耐久度远比不上金属鳞甲”,

张翰摇头道:“好不好要试过才知道,不恐怕还没见识过林将军设计的武器有多么精良”,

陈庆之:“张翰,平时跟你谈兵论道你都说的条条是到,但是为什么到了林青山这里你就这么偏执?难道区区一件藤甲由林青山的手做出来就能避水火,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张翰尴尬的说道:“陈将军你虽然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林家军的侦查兵在西南那种毒物丛生,长期阴雨连绵的雨林中来去自如,可见确实有不俗之处”,

陈庆之:“我。。。”,

谢安见陈庆之被怼得无话可说,连忙打圆场:“张翰说得没错,好不好要试过才知道,你们两个在这里争论不休不如去林家庄重金购置几件来穿在身上试试”,

不止是陈庆之,谢玄也对张翰的话极为不满,可是谢安说得也没错,张翰好歹见过实物,他们连实物都没见过在这里争个什么劲嘛,面对他们的争论,赵去病和方魁选择沉默不语,见识了林青山源源不绝的黑科技之后,他们早已认定战胜林青山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林青山不扩军的基础上,若有十万大军还可以试试,十万以下就算了吧,可现实的情况是,只要林青山振臂一呼,两三万人的队伍很容易就拉起来了,等林青山的部队达到了一定规模,人再多都是过去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