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五章-马文才的帮助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祝英台显然没有预料到明天到底有多么拥挤,这一天她拉着林青山去逛完夜市才慢悠悠的往客栈走,三人的晚饭也由沿途的风味小吃提供,这样对于林青山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祝英台就惨了,眼大肚皮小,一根烤串只能跟银心分着一人吃半截才堪堪品味所有小吃,一路吃回去,林青山撑得走路都变了型, 第二天一大早林青山就听见大街上携老扶幼去杭州东城门迎接谢安等人的声音,但是由于昨晚睡得太晚,林青山一点都不想起床,祝英台和银心的情况也相差仿佛,但是她们还是在日上三竿之前起了床,她们来敲响了林青山的房门,林青山穿好衣服之后跟着她们出了门,祝英台也不是林青山想得那么傻,知道下午去见谢安,要先去踩点寻个视野好的地方,可是越往东城走,祝英台的脸上就越苍白,人实在太多了,从城中的太守府到东城门的这段路上早就有密密麻麻的人群在此站好的位置,沿途的茶坊酒肆,别说座椅凳子了,连桌子,栏杆上都坐满了人,甚至还有不少胆大孩童爬上房顶准备一览即将到来的盛况,今天情况特殊,所以他们的大人也没有拉他们下来,只是站在稍后一点的地方盯着他们,防止他们从房顶摔落下来,

到了东城门,我勒个天,已经是两部人浪分列在两旁了,所有人只能被迫占着,估计只要蹲下去就别想再起来,城中尚且如此,估计核心地段城外更加夸张,祝英台看着人山人海的人群脸上浮现起绝望的神色,只得转身眼巴巴的望着林青山,林青山被祝英台看得起皮疙瘩掉了一地:“你看我干嘛,我能有什么办法,诶,有了,我们现在先回去,然后下午从东三街房顶上悄悄摸过去,那里视野高,说不定比地面上好”,祝英台听完环顾了四周的高楼,只得叹息着点头,现在看来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林青山与祝英台暗自离去之时,另一处高楼的雅间之中,有几人正从窗户中向城东眺望,这几人书生打扮,衣着华服,宛若世家公子,但是只要稍微细看,就会发现这几人面貌棱角分明,眉目间带着丝丝煞气,且华服之中也并非一副娇弱身姿,而是一具孔武有力的百炼之体,这几人绝对都是练家子,旁边一人见如此盛况,心有不悦:“那些士族门阀平日里那样欺压他们,他们竟还对谢安敬若神明,真是不可理喻”,不但是他,旁边几人也是一样的表情,只是他帮着其他人把心里话说出来罢了,他们这样想着,为首的那人脸上却是截然不同的一副表情,他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听闻手下对这些“愚昧”的百姓心有不满,他淡然的解释道:“王家,恒家,谢家乃是华夏国柱,谢丞相更是我华夏百年难遇的人杰,平生所为之事,并无丝毫不妥,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民,博学广记,人品高洁,性情真纯,岂是你等市井小人可以诽谤的?传令下去,城中所有弟兄暗中保护谢丞相,今日不可滋事,若跟士族有大仇怨者,晌午我一 一宴请,吃饱喝足之后即刻遣回武夷山。”,自杭州大战之后,他在武夷山的威望堪比日月,令行禁止,统治力达到巅峰,他话音落地,其余人心中的愤恨与不平缓缓烟消云散,众人齐齐拱手尔拜:“遵命”,

祝英台三人在焦虑中吃下午饭之后,正在谋划行动路线,这时一位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出现在客栈门口,他对伏在桌子上仔细研讨行动细节的三人大声喊道:“林兄,英台,你们在干嘛呢?”,三人回首一看,不是马文才又是何人,林青山回首一看,心思一转,连忙挥手招马文才过来:“诶,马兄,快过来,咱们一起议议”,祝英台也惊奇的招呼马文才过来,马文才过来看着桌子上被林青山和祝英台用茶水作墨,桌面作书画下的秘密麻麻的图案时,他还卖了个关子:“你们这是在画什么呢?”,祝英台皱着眉头回答道:“我们在画待会儿走的路线,诶,文才兄,你对杭州熟,你知道哪里的房顶可以看到谢丞相他们入城的车队吗?”,马文才闻言微微一笑,祝英台绝对被林青山摆了一道,以林青山的心计,要抢一个好位置易如反掌,再不济用他的身份换一个宾客的席位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按照礼制,谢安和王彪之作为朝廷丞相,来杭州巡视的前期,必定要举行一场盛宴来接见杭州地区的士绅和学者,这是礼制,是免不了的,然而林青山还是刷新了他的认知,竟然骗祝英台跟着自己去爬房顶,那现在自己要不要拆了林青山布下的大局呢,马文才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嘴里默念道:“爬房顶?东城的房顶最高的当属城楼,那儿无论是视野还是位置都是绝佳的,还有就是烟霞酒楼,不过现在哪里应该已经人满为患了,剩下的地方嘛。。。。都是两层楼阁,倒是没有特别好的地方”,

林青山闻言大笑一声:“哎呀,,马兄,你就别逗英台开心了,有什么好消息直接说出来吧!”,

马文才咧嘴一笑:“嘿嘿,什么都瞒不过林兄,我料想林兄不会忍心让英台大清早就去东城抢位置,要知道,即便抢到了位置也要在那里站上接近一整天,林兄绝对不会让英台吃这种苦的,但是要是不早去抢位置,那可就只能在外围的外围围观了,虽然我知道林兄一定有高招化解,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过来看看,确保你们此行圆满而归!”,

还不待林青山开口,祝英台就迫不及待的抱怨道:“他哪有什么高招?正教我爬墙呢!你有什么好办法快说”,说完还没好气的看了林青山一眼,

马文才微微笑道:“爬墙其实也是一个好办法,由于今天前来膜拜的百姓太多,根本就不可能分出良民与奸贼,所以不会将防务的重点放在围观的人群身上,而且房顶上的确是一个观礼的好地方,只是有违君子之道而已,我带来的好消息是我可以带你们上城楼去”,

祝英台疑惑的问道:“城楼?我们今天可以上去吗?”,

马文才:“呵呵,今天情况特殊,谢丞相与王丞相以及其他四部的大人来杭州视察,杭州的官员士绅身份地位比诸位大人低太多,再加上主人之位,我们当然不敢居于上位,由此,城楼上今天空闲得出奇,应该只有我们三人会上去,今晚太守府设宴为诸位大人接风,明日又是诸位大人借太守府的地方宴请杭州地区的士绅,连续两次大宴,我作为太守府的本家人,当然也可以邀请几个伙伴去混混场合”,

祝英台闻言大喜:“真的吗?我们真的可以进去吗?”,

马文才:“当然可以,但是好地方都有安排,我们只能找个角落凑凑热闹”,

祝英台:“也行啊,我们现在就去吧!”,

马文才:“现在还早着呢,我先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祝英台:“去哪?”,

马文才:“去了就知道了”,祝英台疑惑的挠了挠头,林青山凑上来指着门外说道:“说走就走,带路”,祝英台不明所以,也不知道马文才将要带他们去哪里,但是她和银心还是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