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五章-战局分析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林青山带着卫队出门,他们先绕道去了祝家庄,中午的时候车队感到祝家庄,祝英台盛情请林青山一行进入祝家庄起吃午饭,林青山稍稍想了一会儿,祝家庄这一顿饭吃下去吃到明天都说不定,说以在庄门出跟祝英台打完招呼之后就招呼她直接上车一起去书院,她言语之间似乎很挂念杭州的情况,人不大,心不小,跟赵幽兰一样的路数,心系天下黎民百姓,不一会儿祝英台的爹来到门前,自然多加挽留林青山在林青山吃完午饭再走,林青山不想在路上耽搁时间,于是跟他们约定放年假之后顺便来祝家庄住几天,祝家二老才放林青山和祝英台一路离去,总体看来,在祝家庄也不过耽搁了二十分钟而已,前往杭州的路上风平浪静,终于赶在夜幕降临之前赶到了书院,此时书院的人已有大半来了书院尼山从方位上看位于杭州的西南角,从大局上讲也属于杭州的地利,但是此次官军并没有在山上布防,土匪也没有上山来找麻烦,所以尼山只是荒废了一段时间而已,刚刚到书院,所有学子当然三五成群的仪器讨论杭州这次的战况,只是缺少了当事人和主角之一的马文才,他们的闲聊也只是谈谈各自的看法,林青山这个行伍中人来了之后众人不可避免的把林青山也扯了进来,来到人家的屋檐下,当然不可能揭人家的伤疤,所以林青山就把事情往对官府有利的一方说,从官报上的战损来看,此战匪军阵亡两万四千多人,被俘一万多人,官军一方阵亡七千多人,被俘两千多人,林青山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官军一方的阵亡数应该不假,但是被俘应该有一万五千人到七千人,匪军一方的阵亡数至少有一万两千人,林青山估计实际人数应该是一万七千人左右,被俘应该有五千人,要是照林青山这么一说倒是奇了,杭州被攻破数日,城中钱粮被掠夺一空,从实际战况上看匪军一方大胜,但是,战损为什么是反过来的呢?细细一想,林青山毕竟也是局外人,现在说的话也不过是凭空猜测,当不得真,晚上,山长还设家宴,宴请赵幽兰,然后导致林青山的晚饭没了着落,所以他们顺便也把林青山请了过来,小惠嫁出去之后,山长和师母也少了几分生气,多了几丝白发,饭局上众人也不可避免了提到了这次的战乱,山长和裴夫子这次在尼山上几乎看完了战役的全局,目睹了当夜杭州的陷落,山长绘声绘色的讲述了战役的全局,讲到杭州陷落那一段的时候,山长也感慨万千,次日杭州陷落之时他还曾下山去杭州劝说孙恩不要为难杭州的百姓,孙恩接见他时,刚好手下来来报城东的战败,据山长所说,当时孙恩脸色阴沉得可怕,并且做出了很多调整,原本孙恩就没打算把城里的百姓怎么样,所以山长的要求被孙恩悉数应下,但是后面的事情陆续发生,山长才知道自己多虑了,孙恩那么注重自己的名声,当然不会做出任何禽兽行径,最后裴夫子也问了相同的问题,林青山也做出了相同的回答,不同的是,山长和裴夫子等人对林青山的话深信不疑,裴夫子惊疑的问道:“为什么匪军大胜反而会折损这么多人马呢?”,林青山笑着说道:“因为匪军的目的是杭州的钱粮,所以杭州的钱粮被洗劫一空,因为官军的目的就是匪军本身,所以匪军才是死伤这么多人,如果孙恩从一开始就把目标对准官军,而不是杭州城里的钱粮,官军的损失绝对超过两万”,

裴夫子:“孙恩工于心计,为什么会犯这么大的失误?”,

林青山:“他没有啊,杭州的钱粮全部得手,粮草至少四十万石,黄金白银合计至少两千万两,这算什么失误”,

裴夫子:“可他损失了这么多人马,日后再有战事怎么办?”,

林青山:“孙恩的几万弟兄打起仗来固然给力,但是人非草木,孰能不吃饭啊,几万张嘴,吃起饭来同样很给力呀,你们想想,孙大王乃是贤明之主,事必躬亲,当他每次路过厨房,看着空空如也的米缸,该是多么的伤心啊,嘿嘿”,林青山最后的比喻实在是太妙了,以至于差点把前面的重点掩盖过去,山长和裴夫子,陈夫子三人闻言纷纷低头沉思,林青山这话说到了点子上,武夷山根本就养不了那么多人,除了外出掠夺,故意折损些人手估计也是孙恩计划的一部分,

想了半晌之后,山长轻笑着问到:“这么说来,杭州城东的那桩大劫案真的跟你有关系?”,

林青山不好意思的说道:“关系嘛,多少也是有点的,但是我们可只是一个帮手,主谋是谢丞相,若是没有他老人家神机妙算,我们哪能白捡这种便宜啊”,

山长和两位夫子闻言笑而不语,赵幽兰一脸气愤的盯着林青山,世上竟有如此无耻之人,得了便宜还要栽赃给一个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谢安,可能是林青山在惦记被谢安捡走的那部分银两,想着让谢安帮着分担“一部分”责任,而且这漏洞百出的假话从他口里绘声绘色的说出来就跟真的一样,

山长继续问道:“那你且细细说说,你们如何分享收益啊”,

林青山:“具体的了多少我们不知道,毕竟我们只是派了几个人协同行动而已,主意是谢丞相提的,具体行动流传是我们一起商量的,派的人也是我们两家一家一半,收益三七分,我们林家庄分才分了二十万两银子,谢丞相一定克扣了不少,据说当时杭州的全部富商贵族全部涌向东城门,随之一同带走的金银何止千万,匪军替我们收拢之后我们直接把车开走就是了,随便拉个三四十车都有数百万,三成何止二十万两,你们说是不是”,

山长笑盈盈的说道:“金银到手之后必定要从陈郡出去,不可能直接回林家庄,谢丞相先筛一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林青山满脸赞同的拍着桌子说道:“对啊,要是我,我肯定要先筛一波啊,虽然约定在先,但是事情做得隐秘一点又有何妨,好好的先机怎能拱手送人”,众人说着又是一片欢声笑语,包括师母也是,赵幽兰独自在一边惊愕的看着平时庄重严肃的山长夫妇和两位夫子,他们为什么会相信林青山这种一眼便能看穿的谎言?他们为什么会被林青山带得这么腹黑,难道这真的是人心不古的表现?

晚宴过后林青山先行离开,赵幽兰帮师母收拾厨房时疑惑的问道:“林远山今天的话漏洞百出,你们为什么会信?”,师母语重心长的说道:“就是因为他的这种谎话根本骗不了任何人,所以只用挑出你认为有用的那部分相信就行了,但是,你必须要全部相信,他说什么你就要信什么,不然你日后会吃很多亏的”,赵幽兰不甘的问道:“为什么?”,

师母:“从上次听说谢道韫逃婚之后我就大概猜到你的身份了,但是林远山心机之深,平生仅见,你想取得他的信任只能先信任他,不然就趁早离去吧,不要浪费大好的年华了”,

赵幽兰:“为什么?”,

师母:“谁对谁错,不是凭几句话,几件事就能看得清的,但是在你看到事情的真相之前,一定要相信他”,

赵幽兰:“什么真相?”,

师母:“华夏大地上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想象的,比如秦国二世而亡,比如篡汉的王莽,比如汉光武帝刘秀,比如几十年前持续至今的五胡之乱”,

赵幽兰:“这些事情有关系吗?”,

师母:“有关系,从春秋盛世开始,华夏貌似在汉武帝时期达到了巅峰,东汉和晋朝初统天下之时,也不输于春秋战国,可是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就能把几百年的积累败得一干二净,一次如此,可以说是意外,但是现在这种事情八百年之内已经发生了五次,周朝八百年内,华夏何时有过这种颓势”,师母说着,也陷入了遥远的回忆,赵幽兰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现在听师母说起有点意外,但是这跟林青山有关系吗?,师母接下来的话刚好回答了赵幽兰的疑问:“实际上华夏自从战国之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大势所倾已经说明了我们现在走的方向有问题了,林青山走的路在我们看来是一条旁门左道,可是短短几年时间,他就将林家庄建成了一个顶级的武勋门阀,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等你经历的事情多了,也就会知道,大多数事情,除了结局,起因和经过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