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三章-太守府内的战斗
作者:林某某297  |  字数:125508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时间倒退到二十分钟之前,谢安的演讲时间终于结束,并与王彪之完成了接力,张翰见状立马上来向他禀报了林家军朝太守府打过来的消息,谢安闻言第一时间瞟了一眼正在角落里蹭吃的林青山,谢安轻声问道:“你觉得他们打得过林家军吗?”,

张翰:“林家军武器精良,虽然兵力悬殊巨大,但是末将仍然相信林家军能完胜,但是由于最强大的战车和车载武器在狭窄的街道中无法充分发挥威力,所以林家军恐怕也会伤亡过半”,

谢安:“待他们战罢,你持我手令将林家军带出城去!”,

张翰:“他们要是向太守府杀过来怎么办?”,

谢安:“与陆家和周家等一战之后林家军还能这么强的战力吗?”,

张翰:“明白了,卑职遵命”,当南方大街的浓烟升起之时,面朝南面的诸位高官都第一时间将目光向谢安和王彪之投来,王彪之正在绘声绘色的讲述治军的政要,似乎没有看见南方天空发生的剧变,而谢安再度将目光投向林青山,林青山此时已经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祝英台正在皱着眉头苦口婆心的训斥着林青山刚才的不雅举动,而林青山用一只手撑着脸颊,眯着眼睛侦查下次出击的目标,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对祝英台的话肯定左耳进,右耳出,谢安转过头来什么都没说,其他人见两位丞相都没什么表示,他们也就当做没有这么一场事,皇上不急他们急个毛线,最终谢安和张翰的计划落空了,林家军以极小的伤亡击溃了陆鸣率领的联军,然后根本就没有停顿就直接攻向了中央大街,当谢安派去救场的人还没赶到,林家军已经和钦差卫队交上了手,那人见状连忙将这一重大消息回报,谢安闻言又是一愣,随后谢安再次将目光投向林青山,林青山此时果然又跑到另一个桌子上去蹭点心,谢安回过头来不禁的皱起了眉头,现在局势就复杂了,林家军跟钦差卫队交手,无论起因如何都是一个谋反的死罪,要解这个局可不是他一个人说就能算的,至少还需要争取王彪之的意见,余下的人中,恒冰很有可能会找茬,借此挑起林家与王家的矛盾,之前他也听张翰说起过陆鸣和周宗仁那几个世家公子为了扬名立万,意图去寻林家军的晦气,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恐怕不光是那几个年轻气盛的二世祖导致的,谢安正在苦思破局之策,一个慌乱的士兵证实了他的猜想,一个身着禁军装束的士兵慌乱的冲进院子,半膝跪地惊慌的喊道:“报!城东油坊失火,有歹徒持兵器袭击了东城门”,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之后不断有人报城中的各种混乱,到处都在失火,而且出现了十多个武装袭击的事情,针对的都是巡城小队,而且外面各种谣言满天飞,有说林青山造反的,有说几个家族的府兵与林家军发生了冲突,还有说孙恩又来攻打杭州的,林青山不是聋子,连续的急报无一例外落到林青山耳中,杭州城怎么乱跟他没有关系,反正现在谢安和王彪之还在这里就是安全的保证,若是真的出现具有威胁的军事行动,他们还会拖到现在不走?面子什么的还没那么重要,况且在危机情况下撤离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但是林青山从这些密集的报告中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现象,所有事情发生的地点几乎遍布全城,没有规律可循,这个是制造混乱的常见手段,但是在这些地点之中唯独缺少南部城区,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没有消息恰好证明南部城区发生了大事,张翰坐在原地急得坐立难安,方魁偏过去小声说道:“看起来林大人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还没人回报南部城区的情况,你来汇报吧”,张翰震惊的看了方魁一眼,随后目光逐渐坚定,张翰起身大步上前,朗声说道:“卑职有紧急军情汇报,林家军与周家,陆家,白家,公孙家组成的联军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情况紧急,请两位丞相速速定夺”,林青山闻言目光一冷,动手了?这是个什么情况,双方发生冲突的地点既不是城外,也不是演武场,很明显不是激将法,太守府?马勒戈壁的,林青山暗骂了一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林青山知道这是张翰在向自己报信,林青山稍加思考之后便起身准备悄悄摸出去,但是林青山才走出第一步,周宗仁便站起来大声喊道:“林远山,你想跑?禀告王丞相,林家军犯上作乱,目无王法,全然没把两位丞相放在眼里,卑职请求领兵出战,剿平叛逆”,他话音刚落,王献之大步进场:“你手下的人都死完了,禀报王丞相,谢丞相,林家军现在已经在冲击中央大街,来势汹汹,先疏散这里的士绅避难吧”,王彪之凝重的问道:“五千铁甲都挡不住?”,王献之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场瞬间充满了不安的气氛,周宗仁满脸震惊,这怎么可能,光是他周家和陆家两家人马加起来就有一千多人,而且这都是他们家族最精锐的府兵,怎么可能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就被林家军击败,而林家军已经在冲击中央大街的消息又从侧面佐证了这一事实,王彪之并未立即下令避难,可能是因为脸面,也有可能因为别的事情,但是现在林青山还在宴会上,林青山的底细他可一清二楚,如果林青山真的起了歹心,今天就不可能出现在太守府,所以即便林家军攻进太守府,林青山也能轻易解开这困局,不一会儿,外面有人一名士兵来报:“报,林家军距离太守府已经不足三百步,他们的推进速度太快了,请诸位大人赶紧避难”,王彪之看了这么士兵一眼,然后挥手示意他退下,还是没有发话,谢安也被王彪之的怪异举动搞懵了,王彪之究竟在想什么?谢安对张翰说道:“你出去看看!”,张翰连忙领命而去,不少人都把目光投向林青山这里,林青山再想混走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于是他只得主动对王彪之说道:“王丞相,还是我出去看看吧”,王彪之挥手正要答应,但是一声大喝打断了王彪之,周宗仁指着林青山大声说道:“林远山,你竟敢如此丧心病狂,欲对两位丞相不轨,冲击禁军可是灭九族的大罪,还不俯首认罪”,林青山冷笑着回答道:“刚才说我犯上作乱,现在又说我丧心病狂,我现在人都在这里,身上连一把剪刀都没有,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个不轨法?”,“还敢狡辩,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将此贼拿下”,周宗仁说完,瞬时便有不少禁军围了上来,林青山预感大事不妙,周宗仁这个官阶不过千夫长的小官能指挥禁军?恐怕这才是大餐!林青山起身警惕的环顾正冲过来的禁军,已经做好了死战的准备,如果是王彪之向对他动手,那外面林家军的行动也就能够解释了,他们可能听到了什么风声,这才走上了这条十死无生的路,王彪之见此情形,脸色骤变,他重重的拍了一把桌子:“住手”,正围上来的禁军听到王彪之的命令,立马停住了身形,周宗仁再度急促的解释道:“丞相,此贼已有二心,正好擒住他逼外面的林家军就范”,王彪之冷言回到:“两千精锐府兵加五千禁军都挡不住两百林家军,还有脸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为兵为将当决死于沙场,你出身的是武勋世家,周树安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吗?”,林青山闻言又是一愣,这又是唱的哪一出?王彪之这话很明显是说给林青山听的,但是说给自己听又有什么用呢?,王献之在一旁不明所以,他上前两步质问道:“林远山,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林青山冷言答道:“一个隔着皇城十万八千里,世家出身的一个小小千夫长都能对皇庭禁军吆五喝六,还问我要解释,你想听的话我可以把话说得明白一点”,“咦?”,王献之也回过神来了,今天的事情确实有点不对啊,那些禁军士兵闻言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王彪之对林青山招手到:“林远山,你过来”,王彪之言辞恳切,听起来不像是有歹意,而且自己坐在这边角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几支暗箭从外面射过来,王彪之让自己去中堂是想保护自己?这下林青山更加懵了,他跟王彪之非亲非故,他这是干嘛?想要拉拢林家庄?林青山没多想,还是警惕的走了过去,不料才走出两步,果然有暗箭从外面的偏房中射过来,一支无比巨大的暗箭—禁军的制式长枪,暗箭难防,但是用这种暗箭搞偷袭简直就是来搞笑的,很明显暗中投掷长枪的那人手里没有一样趁手的暗器,只能出此下策,林青山轻易闪身躲过,那把长枪直直钉在林青山右手边的圆柱上,这力道还不小,有此一节,众座皆惊,果然有人暗中窥探,后面的禁军连忙转身防御身后,但是那人一击即遁,众人连个人毛都没看到,林青山拔出那杆钉在柱头上的长枪防身,手里有个趁手的家伙心里也多多少少有了点底,林青山玩的还算溜的近战武器只有马槊,长枪与马槊构造差不多,林青山拿在手里也稍稍心安,现在起码不再是粘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也能反抗一二,林青山手持长枪继续继续警惕的朝中堂走去,“大胆!竟敢拿着兵器靠近中堂,弟兄们,把他拿下”,马勒戈壁的,林青山暗骂一句,这又是从哪里跑出的虾兵蟹将,林青山转身一看,就是刚走正准备围上来的那个小队长,只是他这一声号召,起到的作用似乎十分有限,只有三个人跟他冲了上来,这四人手里的武器都是腰刀,但是他们此刻面目狰狞,已然决定誓杀林青山,林青山哪里还不明白,这些人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刚才说的话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林青山虽然心里郁闷,但是现实情况已经容不得他过多考虑,林青山手持长枪主动向前刺去,意欲打乱他们的阵脚,一枪刺来,领头的小队长连忙躲闪,林青山随即变招,冲锋途中旋转蓄势一击,长枪做棍扇向一名士兵,那名士兵用手中的腰刀格挡,但是最终还是被这股巨力扇出去五六步才稳住身形,林青山再度变招,一脚将脚下的木桌踢向最后那人,长枪刺向右边的那名士兵,最后面的那名士兵受到飞来的木桌格挡,冲锋停滞了一秒,右边那名士兵见状也连忙躲闪,因为林青山手里的长枪比他手里的腰刀要长接近一倍,如果对攻,先倒下的绝对是自己,这种力道的突刺凭他身上的铁甲很难阻挡,林青山见那名士兵闪躲,冲过那名士兵身位之后长枪再度横扫,那名士兵同样用腰刀格挡,但也不可避免的被扇退数步,林青山再回身一个撑杆跳拉开距离,这套动作一气呵成,全过程只有三秒的时间,众人回过神来之后十分震惊,左边被扇飞的那名士兵向再度冲上来,马文才却拍桌跃起挡住那名士兵的去路,那名士兵显然顾不得马文才的身份,挥刀便砍,马文才纵步上千抓住那名士兵的手腕,同时脚下使绊,那名士兵身手也还不俗,摔倒的瞬间握刀的手上同时变招,刀刃也接着这股惯力向马文才挥去,马文才感觉到手上的异常,转头一看,脸色大变,连忙一个空翻躲过,那名士兵虽然被绊倒在地,但是刀还在自己手里,这已是万幸,刚才一番交手,他便知道马文才的武艺远胜于他,即便手上多一把刀胜算也不大,那名小队长和另外两人稳定身形之后林青山已经立身在十步之外的另一条走廊上了,此时王彪之大声喝到:“拦下他们”,说完便有四人从中堂之后冲上前去,这几人身轻如燕,轻轻一跃便有六步之远,林青山只瞟了一眼便知这些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每一个的武艺说不定都要超过马文才,那四人显然已知没了退路,只得再次向林青山冲过来,只要换了林青山,他们的目的也就办到了,林青山既然已经跟他们拉开距离,怎么可能再给他们机会,刚才林青山距离他们仅有七米,而且最要命的是林青山的后面是密密麻麻的坐席和人,再往后,也就是距离林青山二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长条形的花台,花台上还有高矮不一的花架,这个长条形的花台对于中堂来说,可视面只有几平方米,丝毫不影响视线,但是对于林青山来说,那则是一堵无法在短时间内逾越的障碍,左边是城南方向,如果林青山朝那个方向逃跑很有可能会被误认为去与林家军会合,正面则是更不可能的,林青山可没有信心凭借手里这杆长枪连过四人,毕竟他们也是活的,林青山如果不能在短时间之内拉开距离,被他们四人缠上难免一阵恶斗,而林青山对这种长时间的缠斗不报任何希望,只能先主动冲锋打乱他们的阵型,然后再向右边逃去,现在毫无疑问,林青山已经得手了,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撒丫子跑路,虽然看上去有些不雅但是林青山不在乎,第二是继续边退边打等王彪之手下的护卫赶到,中堂距离林青山这里约有一百米,王彪之派出的亲卫赶过来还需要大概十五秒,十五秒的时间换算过来也就是林青山还需坚持六至七个会合,再加上林青山退去的方向正好是中堂所在的北面,所以实际上林青山可能只需要坚持五个会合就行了,那四人继续向前攻来,马文才俯身拾起一张小桌子飞身上前砸在刚才那名士兵的后背上,木桌粉碎,身穿铠甲的那名士兵并无大碍,但是这名士兵显然不能再去对付林青山了,他非常不想跟马文才交手,但是现在已经没了别的选择,于是他双手握刀奋力向马文才砍去,一击不中立即收招,严防马文才再次夺刀,如今他有刀的情况下都是三七开,如果刀再被马文才夺走,两个会合之内他必定命丧当场,马文才空手对白刃也毫无惧色,反而不断在闪躲的同时以拳脚反击,对面少了一个人,林青山压力骤减,心里也不禁的表扬了马文才一句,好哥们,实际上一对四和一对三差距很大,三人阵,一攻一守一控场,对付三个人只要应付其中两人的攻击然后在将自己的攻击重心放在第三人身上就行了,如果应付不过来可以用位移频繁拉开距离避免三人的包夹,这种情况下还能勉强边退边打,而面对四个人一般情况下来说只有招架的份,手都还不了,四人阵多了一个后备的,加入了第四人就意味着你刚刚击退一个人,根本就得不到任何的喘息之机,第四人人会立即补上空缺,继续前压,被攻击的一方只能不断后撤避免陷入四人的包夹,现实世界的丰富多彩也决定了不可能拥有无限撤退的空间,无路可退的时候就意味着只能死战,这是一般情况,但是在双方单兵素质悬殊巨大的情况又另当别论,林青山刚才那一会合打得相当过瘾,见对面又少了一个人不禁的胆子又肥了起来,林青山再度主动向前攻去,原本坐在这条回廊和沿途厢房里的客卿在林青山他们动手的一瞬间就连忙向后退去,生怕被双方的械斗波及,此时的太守府外,林家军攻入中央大街之后,侦察兵便踩着人梯跃上房梁,用最近装备的破甲箭为军阵前推提供远处火力支援,林青山中秋节回林家庄研究的这几套武器当中,侦察兵专用箭虽然主要设计目的是为了携带更多的箭矢,但是这种铁芯箭矢本身便有不俗的穿透力,近距离射击中,对于禁军身上的铁甲有着百分百的破甲效果,但是由于这种箭矢存量不多,所以他们身上都是身后背两个箭匣,一个用来储存这种破甲箭,一个用来储存普通箭矢,普通箭矢对于禁军身上的铁甲几乎无用,只能用来攻击脸部,手部等防御空挡,但是这种机会很少,更多的时候是用这种箭矢来压制禁军的视野,因为禁军的头盔防御不了脸颊,所以只能举着盾牌来防御脸部,相对于而言,盾牌既为他们提供了保护也屏蔽了他们的大部分视线,齐达原本以为禁军会是一块硬骨头,没想到真打起来却比陆鸣率领的联军还软,但是这并不是说禁军战斗力不行,而是禁军的重武器数量太少了,前排只有靠中型盾牌勉强支撑,手里唯一对林家军重甲兵有威胁的就是铁枪,即便如此数量还十分有限,而禁军的重甲兵就更加搞笑了,他们全身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身上的铠甲看起来比陆鸣他们的重甲兵还好,比起林家军的不知道差距多大,因为林家军的铠甲是板甲,而他们的铠甲是鳞甲,谁好谁坏要交过手才知道,同样,他们手里的武器也是以腰刀长枪为主,队伍里只有十几个拿着钢鞭和铁锤,甚至有些人已经把腰刀和长枪扔了,不知从哪里抄过来的直径约有七八公分的粗木棍,这种行为在外人看来是很不可理喻的,但实际上这种粗木棍的破甲效果跟钢鞭差不多,双方的打击力度差距不大,只是这种粗木棍挥舞起来远远没有钢刀灵活罢了,可就是装备这么好的重甲兵竟然缩在最后面,真的搞不懂这是在干嘛,准备最后的绝杀?他们不上来,林家军的除了前排的士兵外,其他士兵体力也在逐渐恢复,反而给了林家军机会,当林家军推进到距离太守府仅有七十米的时候,张翰出现了,他对着纷乱的战场大声喊道:“住手!都给我住手”,双方的激烈交战奇迹般的被张翰喝止了,张翰走上前去对齐达说道:“齐达,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林远山正在太守府里,你们现在的举动等于谋反,会把他害死的”,齐达听完张翰的话之后,仅仅思考了两秒钟:“让林将军出来,我们即刻退走”,张翰:“你们已经打到这里来了他现在怎么可能出来?放下武器吧,我向你们保证,你们都能活着回到林家庄”,齐达闻言脸色骤冷,放下武器?就现在这局面放下武器跟死有什么区别,他相信张翰跟林青山的交情,但是他信不过现在坐在太守府里的那帮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些人每一个说话都要比张翰更有分量,而那些人的想法则是未知的,“前进”,随着齐达一声令下,林家军的军阵再度往前推进,张翰见此情形明白现在除非林青山亲自出面,否则事情根本就不会有丝毫转圜的余地,张翰走到太守府台阶上时,身后再度传来厮杀声,回头一看,双方再度打成一片,林家军凭借重盾和长枪的优势,一路往前推进,侦查兵在两边坊市的房顶上借助房梁的掩护为林家军提供点射火力,林家军身后,禁军没有重盾和长枪,在狭窄的街道上对战本来就不占优势,林家军后面还有四台投石器在不断往禁军的阵营中投掷石块,这种人员密度下,投石器简直就是神兵一级的存在,禁军没有任何方式可以应对不断从天而降的石块,这些石块都是从两面的民房里拆过来的墙砖,每一块都重达二十斤,这个威力相当于重甲兵手持钢鞭的全力一击,禁军凭借手里参差不齐的轻型和中型盾牌,如何能够抵挡,禁军的伤亡有一半都是这些投石器导致的,而被投石器砸乱的阵型又间接导致了正面防线的加速溃败,大约二十分钟后,林家军攻到了太守府外的台阶下,禁军的重甲兵也不再后撤,就在此处与林家军决战,林家军的军阵内也冲出七八十人与他们接战,石头再次将武器换成钢鞭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太守府内,林青山面临了第二波攻势,林青山先以长枪横扫逼退那名小队长,随即向左位移五步。与最后面的那人拉开距离,再纵身上前与另一人格斗,林青山一突刺起手,被闪避之后再一个长枪横扫,那人刚刚蹲下身位闪过突刺,面对林青山连续的低身位横扫,根本无法躲避,只得将腰刀挡在身后硬抗这一击,林青山这一击乃是全力一击,势能之大难以想象,打击的瞬间,林青山手中的长枪剧阵,那名士兵被这一枪打飞出去三四步,那名士兵被打飞出去只有连忙一个懒驴打滚稳定身形,林青山目测他单膝跪地的姿势和痛苦的表情,看来挨这一下滋味很不好受,林青山收回目光的时候,第三人的攻击已经来到身前,林青山连退数步拉开距离然后一个回马枪向后刺去,那名士兵再度闪身躲过,而后那名小队长又攻了过来,林青山这次没有后退,因为没有必要,那名受伤的士兵此刻才艰难的站起来,那名闪避突刺的士兵想要稳定身形再度攻来至少需要一秒的时间,而左边和后面一样空无一物,而左边不远处,与马文才对战的那名士兵已经挨了马文才两次重击,此刻的身法和动作已经大不如开始的时候,显然不出十秒必然落败,如果林青山过去两人合击解决了那一个士兵,马文才夺到武器,与林青山二对三胜算更大,林青山向前突刺,那名小队长往后闪去,林青山飞身上前,再度一个长枪横扫,那名小队长目睹了刚才林青山重伤那名士兵的连招,所以选择了再次后退来闪避这沉重的一击,另一名士兵此时又冲上来了,林青山先用长枪刺地助力加速后退,然后将脚下一张木桌踢过去,随后接连招往前刺去,那名士兵并未闪避,选择腰刀立劈,那张木桌被一刀两断,但是那名士兵发现林青山的长枪紧随其后时为时已晚,长枪枪头距离他的面门仅有五十公分,他选择挥刀向上来改变林青山枪头的攻击轨迹,但是林青山这一击两手持枪,再加上冲击的力道,枪头上的冲击力至少有一百斤,而他单手挥刀向上的力道最多只有二十斤,所以这一次的格挡并未使他脱险,受到那名士兵挥刀向上的影响,林青山的枪头向右上方偏移了约七公分,正好刺在那名士兵的太阳穴位置,那名士兵的左眼被枪头的利刃划伤,头盔也被这一击刺飞,林青山一击得手,立马再将长枪抡圆重重砸下,长枪重重砸在那名士兵头上,瞬时**四溅,一击毙命,那名小队长和另一名士兵见状满脸苦涩,三对一都奈何不了林青山,现在还少了一个,这怎么打?但回头一看,王彪之派来的护卫已经临近了,那名小队长和那名士兵只得再度向林青山冲过来,刚才林青山一套连招击毙一人实际上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首先不用多说,还是兵器的原因占了大头,其次就是那名士兵在情急之下选择的应对措施有问题,将那张桌子劈烂是最直接的办法,但是实际上除了视觉效果满分之外没什么用,导致林青山长枪过去的时候他刀身向下的力道还未完全消失,而且整个人的姿势也不适合变招,之后他选择腰刀上撩更是一大败笔,林青山全力一击是何等威力,岂是他单手一刀就能挡下的,所以林青山这一次的击杀完全是对方给了机会,跟林青山这边没多大关系,那个小队长攻过来,林青山再次横扫起手,但这次那名小队长竟然不躲,反而双手持刀对林青山斜劈过来,竟想凭借身上的铠甲硬抗这一轮林青山的重击,我擦,林青山暗骂一句。林青山身上就算有铠甲也不会选择跟他这样互相伤害,更何况没有,林青山收手向后遁去,,那名小队长一刀落空,再度挥刀向林青山攻过来,林青山看他起手又是双手持刀,这摆明了要跟自己换命啊,林青山闪身躲过,长枪抡圆打击他的后背,这次他竟然还想对林青山对换一击,可惜他的兵器长度比林青山的长枪差太多,当他刀刚刚举起来的时候林青山的长枪就打在了他的左肋上,他受到这股巨力冲击倒向一边,而他手里的攻击也随之落空,此时之前那个受伤的士兵也发了疯似的冲上前来,林青山大退三步然后长枪横扫,长枪形成一直径一米五的扇形攻击面,那名士兵见无法近身只得后退暂避这一击,林青山一击得手之后继续朝马文才那边冲去,马文才对战之余往林青山这边扫了一眼随即会意,马文才开始了超高爆发,用快攻干扰那名士兵的视听,林青山临近之后一个扫堂腿攻那名士兵的下盘,而此时他又感到阴风阵阵,回头一看才见林青山正一脸狞笑的朝自己冲来,他下意识的向往后退,但是突然脚下一空,马文才的攻击已至,他整个身体立即打横失去了重心,而林青山这边翻身又是一个向下的立劈重击,那人情急之下只得用手上的腰刀招架,但是此刻他身体悬空无处借力,这一招格挡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果然,林青山重击之下,那人的身体几乎被打成了V字型,最后随着长枪重重的落在地上,林青山这一套打完之后,随即俯身左移,准备下一套连招,就在这时,马文才疾呼一声:“小心”,林青山回身看去,却看到一把飞刀朝自己飞来,相比是刚才那名小队长见自己身体腾空想用飞刀寻个机会,他扔出了手里唯一的武器,对于大局来讲肯定是正确的,失去了腰刀他基本上就不在对林青山具有半点威胁,但是他当时与林青山已经相隔近十步,飞刀是他唯一的攻击方式,更致命的是,如果林青山与马文才会合解决了与马文才对战的那名士兵,二打二根本没有半点胜算,马文才有一把腰刀就可以单挑他们两个,那把刀飞来的轨迹十分耿直,看起来那个小队长应该是预判了他落地的位置,只是由于林青山落地之后习惯性的下压身位和侧身位移。所以这把刀林青山目测会从自己右肩上二十公分的地方飞过,而且随着自己的唯一趋势,这个距离还会拉大,所以这一击对自己并无威胁,但是接下来却发生了让林青山极为“感动”的事,马文才慌乱的飞身上千将林青山用力左推,加速林青山的逃逸,而自身则因为闪避不及被刀锋划破了右肩,林青山稳定身形之后迅速一个回马枪刺向先去被打倒那名士兵的咽喉,禁军的铠甲没有面罩和围脖,这也是他们最致命的防御空挡,当然,这并不是设计上的缺陷,而是这两个地方都是人身体最易守难攻的地方,设计额外的铠甲没多大必要,一般的制式铠甲也是这个样式,林青山再次一击毙命,林青山对马文才的受伤并不感冒,而是直接冲着那名小队长和那名先前被林青山所伤的士兵冲了过去,那名小队长失去了腰刀只能算半个人,另外一名士兵先前被林青山所伤,估计战力也就只剩全盛时期的六七成了,此时王彪之派来的护卫也临近了,还有大约三秒的时间就能赶到,这个时候林青山还能再打一套,林青山再度冲上前去,那名小队长虽然失去了武器,但还是握紧拳头向林青山冲过来,林青山突刺起手,然后变招横扫他下盘,重击之下那人应声倒地,此时另外一名士兵又冲了上来,林青山连刺两枪,然后一个倾斜四十五的向下竖劈,那名士兵举刀格挡,但挡下的力道不过两三成,大部分的打击力还是结结实实的传递到他的左肩上,那名士兵被打得单膝跪地,一口鲜血从口里喷出,随即手上的腰刀也从手中震落,看起来受伤不轻,此时王彪之的护卫已经冲了过来,林青山连忙闪身后退到马文才身边,虽然这些人看起来像是来救自己的,但是之后事情的发展走向就只有鬼知道了,那四个护卫分出两个分别去收拾那名小队长和那个已经重伤垂死的士兵,还有两个竟然跑到厢房的最外围拔刀戒备着剩下的那些禁军士兵,那些禁军士兵见状连忙后退数步以示没有抗争之心,这回林青山算是出了风头,装逼成功,想必这次之后没有人会把他当成一个战斗力仅有大头兵水平的花瓶了,虽然林青山实际上就是这个水平,

林青山这里的事情已经平息,正转念担心太守府外的局势之时,太守府外已有异变,外面喊杀声震天,林家军竟是攻到太守府门前来了,不待众人做出决策,外面有人高呼,“林家军打进来了”,呼声还未落地,太守府门前便有十余人被击飞进来,太守府南边的所有大门都被拆光了,所以也没有破门而入这个说法,十几人像是从车上掉落下来的南瓜办滚落一地,然后便是一排银亮的长枪探进门来,紧接着,大门两边的围墙也轰然倒塌,土石混筑的围墙倒塌之后,墙外出现石头为首的重甲兵,看来他们是直接用手里的重武器强拆了围墙,当林家军众人看见林青山持枪而立,枪尖上还有血迹未干,立马确认林青山真的遇到了危险,于是嘶喊着向林青山这边冲过来,庭院里的宾客见林家军浑身浴血向他们冲来,连忙起身避祸,林青山见状连忙喝止了他们:“住手!”,林青山一声令下,大部分人都稳住了身形,站在原地警戒周围,而石头等四人还是不顾林青山的命令迅速冲到了林青山的身边来,林青山大致瞟了一眼林家军身上的装备,所有人身上都血迹未干,而部分士兵身上的铠甲上都有利器造成的划痕和钝器造成的凹痕,毫无疑问林家军确实经历了一场血战,周宗仁看着这些林家军彻底绝望,林家军能冲到这里证明王彪之刚才说的话一点都没错,只是击溃自己和陆鸣手下的府兵之后还能击溃上千名禁军冲进太守府,这是什么战斗力?庭院里其他人的表情也相差仿佛,当今杭州防备最为森严的太守府竟然真的被林家军攻破了,不久的将来林家军身上必然又会多一段传奇,齐达和吕铮来到太守府门前,他们见到林青山之后并没有松气:“列阵!”,随着齐达一声令下,林家军再度结成一个防御阵型,并蓄势进攻,林青山看这个形式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不跟他们一起出去他们决计不会走的,于是便将长枪掷出钉在原先的那根圆柱上,对王彪之拱手道:“王丞相,要不然我现在跟他们出去,日后有空再叙?”,王彪之哪里会不明白现在的局势,于是无奈的挥手道:“你去吧,众军把路让开”,王彪之说话明显比林青山好使,王彪之命令传下,所有人立马退开给林家军让出一条退路,实际上他们进过刚才的战斗,一点都不想再跟林家军交战了,林青山扶起了倒在地上的马文才,然后对祝英台喊道:“帮我照看下”,祝英台迷茫的点了点头,马文才却捂着左肩对林青山说道:“我跟你一起出去吧!”,林青山:“多谢,不用担心我,待会儿送英台回书院,拜托了”,马文才:“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林青山说完之后便在石头等人的簇拥下快步回到林家军的阵营,虽然王彪之依旧明确下令放他们离去,但是齐达丝毫不为之所动,依旧保持着战斗阵型,林青山回到军阵中后才拱手向王彪之告辞:“多谢王丞相!”,林青山闻言多看了一眼齐达,一个百夫长向王彪之道谢,他算哪根葱?王彪之果然没有回话,而是目送他们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