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1章 应该很贵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你就不懂了吧?”刘氓微微一笑道:“交往女生的前提是,相邻班级内最多交往一个,即使那个女生的闺蜜和朋友再漂亮,也不能再有心思。一个楼层最多交往三个,而且必须保证彼此之间互不认识。

尤其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要表白!千万不能表白,否则你将失去主动权。

如果无法安抚她,那可以给她承诺。因为‘承诺’廉价又讨喜,尽管没有谁会把自己的未来真正送人,可女孩就是喜欢幻想未来和愉悦当下。”

“——你赢了。”

武修对刘氓伸出了大拇指,为防止被刘氓洗脑,他决定以后不会再与刘氓谈论有关感情的问题了。自己只是一个感情小白,还是安安静静好好学习吧!

不过很快武修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刘氓每天白天在外面瞎浪一天后,晚自习下课回到宿舍,他也是晚上不睡觉,拉着武修他们打牌瞎侃。这让武修很压抑,难道宿舍里就不能出现学习的氛围吗?

“大哥!我们是来上学的呀!”

不过显然没有人关注武修这个问题,尤其在钱进被开除后,新来的宿管根本就不管事,这更加导致310宿舍每天晚上都会折腾到天快亮。

而更让武修压抑的是,刘氓他们每人的充电台灯和折叠小桌子,这些名义上是学习的配料,可似乎从没有人用它们学习过。

随着跟刘氓他们的接触,武修也听刘氓大概给他讲了下他们以前的潇洒日子。他们除了逃课、上网、抽烟、泡妞,打架更是家常便饭。

据说他们兄弟几人刚开始也想扛二中大旗,不过随着与二中各方势力不断交恶,他们被联合打击,势力也越来越小。

直到后来,他们觉得太累了,便放弃了大旗。而其他方势力经过一系列“厮杀”后,二中决出了新的大旗。

不过按照刘氓的说法,那个大旗就是个水货,不仅战斗力一般,号召力也不行,这也是导致二中会在与一中大战中失败的主要原因。

当武修提到段聪时,刘氓很不屑地说道:“那小子以前在学校不怎么样,后来跟了杜峰才有了点名气。”

“杜峰?”武修隐约觉得有些耳熟。

“他是目前学校最大的一股势力,跟我们也没少作对。听说他家里有点事,还没来学校。”

武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至于自己以前的日子,他并没有提起多少,刘氓只是从郝运来口中得知武修哥几个的关系很好。

其实倒不是武修不愿意提,只是那些事已经过去了,现在有了新的开始,要向前看。他告诉刘氓他们,自己之前没好好学习,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他只想考上大学,实现老头子的大学梦。

经过在教室里学习的这段日子,武修的同桌任阳也充分展现了他学霸的功底。

尽管每天只要老师一讲话,任阳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可无论是老师提的问题,还是一些补习资料的习题,他都能很快把答案解出来。

这让武修很压抑,为什么自己上课也睡觉,就是什么都不会呢?

转头看看睡的一塌糊涂的任阳,这让本来晚上就休息不好,老师讲课什么都听不懂的武修更困了。即使他强忍着让自己不睡觉,可每天上课大脑还是处于一种很迷糊的状态,有好几次上课还被老师点名批评了。

武修很想问问任课老师,为什么不批评任阳?不过想到任阳的学习情况,他便放弃了这种想法。毕竟在老师眼里,学生还是以学习成绩为主。

尽管任阳听到老师说话就睡觉,不过每到课间或者自习课时间,他又会很精神,前后左右聊的不亦乐乎。

这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武修跟周围的人也慢慢熟悉了起来。他觉得除了学习的时候,其他时间都过的很快,并且很开心,尤其是现在周连海不在,也没有人管束。

通过这段时间与周围的人接触,武修发现了一个问题,他的前桌洪月好像有些暴力倾向。因为洪月说话的时候,会时不时的握拳或者抬脚,经常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当然这或许只是洪月的一些习惯性动作,毕竟武修也没见过她真的打人,而且跟她还蛮聊得来的。

于是武修觉得自己应该换个地方了。

尽管现在的这种状态武修过的很舒适,可如果继续这么发展下去,武修很担心他明年高考的结果,他可不想复读,或者继续回到村子里过曾经那种挑水洗衣、放牛割草的日子。

就在武修琢磨着要不要换个地方时,周连海回来了,那已是两周后周一的第一节晚自习上。也是在这个时候,武修才发现原来时间可以过得这么快。

周连海回来后的第一句话是:“同学们好,老师回来了。”

第二句话是:“听说你们还没有调座位,大家收拾一下,老师先给你们把座位调好。”

由于同桌是自己找,武修不想和任阳继续坐同桌,也不想回到之前的学习环境。可万一任阳找上自己,那到时候自己拒绝任阳,会不会让他伤心?

正好这时刘氓叫武修去厕所抽烟,武修点点头便跟过去了。

等二人回来后,班级座位已经被排好,班上的人也都回到了教室。

“你们是哪个班的?”周连海看着站在教室门口的武修和刘氓眉头一皱问道。

“啊?”

二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周连海记性这么差?

“回答我的问题。”

“噢,三15班的。”刘氓回答道。

“是吗?”

周连海冷笑了两声,他走到武修和刘氓面前,抬起胳膊,将手腕上的表递到二人眼前,然后便一直盯着二人。

武修正准备解释,这时却见刘氓冲周连海赔着笑脸说道:“老师,这表不是我的。”

噗——

武修差点没忍住笑,而教室里则有不少人直接笑出了声。

看到周连海表情有些不对劲,刘氓愣了下,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老师,你的表真好看,应该很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