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8章 不肯开门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众人喝下酒后,齐远继续说道:“其次,为兄弟们再次相聚,走一个!”

众人碰瓶,又饮了一大口。

“最后是老规矩,第三口干了这瓶!”

武修、齐远、肖乐、晁仲都一饮而尽,只有刘氓喝的有些犹豫。

“妈的!刘氓你还能不能用?”肖乐嘲讽道:“我们都干了,到你这怎么就这么费事?”

“靠!你们一个个什么状态?我刚吃完泡面,还喝了汤,早都饱了。”刘氓委屈道。

“别说那些没用的,我只问你,大老爷们还能不能用?”

刘氓一咬牙,先是把酒喝了,接着对肖乐比划道:“能不能用——要不要试试?”

肖乐握紧拳头露出结实的肌肉,挑衅道:“酒桌还是拳头,你挑?”

刘氓瞥了眼肖乐,没好气道:“妈的,下次等老子状态到位,让你挑。”

众人笑了笑,边吃边喝边聊天。

由于都不是矫情的人,很快武修便和刘氓他们慢慢熟悉起来了。

武修这才知道刘氓他们也都不是一个班的,而他们的宿舍也是自己私下换的,不过现在武修对这种事已经释然了。

当看到晁仲和刘氓两个一米八多大高个站在一起时,武修这个一米七六的身高就有些显眼了,于是他会很自觉地离二人远点。

武修有些郁闷,这些人没事长那么高干嘛?万一将来找的女朋友太矮,接个吻都费劲。长到自己的身高,不是刚好合适吗?显然他已经忘了刘氓是“情场小王子”。

一箱酒很快便被众人解决了,除了刘氓表示自己已经撑到喝不下外,其余人都表示:没喝尽兴,下次一定要不醉不归。

由于折腾了半晚上,时间已经很晚了。本来武修打算赶紧睡觉,他也觉得有些困了,何况明天还要上课。结果这时刘氓他们又拿出两副扑克牌,然后拉着武修开始斗地主了。

这让武修更郁闷了,大家都是来考大学的,你们大晚上不睡觉不学习,刚喝完酒又玩扑克牌,还能不能好好上学了?

“对二!哥几个,再不要可就春天了。”武修得意地扔出了剩下的牌……

或许是昨晚玩的太晚,亦或是刚过假期还没有适应上学的节奏,武修和刘氓他们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晨读课早都上了。

众人很麻利地洗漱过后,急忙从宿舍跑了出去,结果宿舍楼下的大门早已被锁。

“你们几个是哪个班的?都几点了才起来,还有没有规矩了?”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宿管办公室里传来,接着昨晚将武修“骗”回段聪那边,然后留下武修独自一人的钱进一脸严肃的表情,缓缓地走了出来。

“我去,怎么遇到他了?”刘氓小声嘀咕道:“钱进这老小子只认钱不认人,而且胃口还不小,我可不想把我那点生活费拿去喂他。”

“赞同!”齐远、晁仲和肖乐异口同声道。

“好!既然咱们都不打算向这种邪恶势力低头,那接下来怎么整?”武修看着四人问道:“这是你们的地头,你们应该比我更有办法。”

齐远一脸无所谓地说道:“反正我老班那人好说话,我不去教室了。”

肖乐笑道:“我打算给我老班请假。”

“我也请假。”晁仲看着武修和刘氓,笑侃道:“你们老班是周连海,那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啊!”

“我去,你们还是人吗?”武修一脸郁闷地瞥了眼三人。

“还嘀咕呢?”钱进这时已经走到了五个人面前,他看着五个人问道:“你们这刚开学第一天就迟到,是不是太没规矩了?还想不想上学了?”

“叔,现在也不是太晚,何况我们是第一次,您大人有大量,开门让我们出去上课吧!我们保证下不为例。”

“呦?怎么又是你啊?”钱进看到武修后眉头一皱,不过很快他笑道:“不是我不想放你们出去,按照学校的规定,学生在上课时间离开宿舍,应该由你们班主任亲自来领。我要是私自放你们出去,便是违规了。若被发现,我一个月那点奖金就全被扣光了。”

说着钱进转身背对着五个人,他两手背在后面,连着做了几个钱的手势。

“你们觉得我该怎么办呢?”钱进假意问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绝不为难您。”齐远率先对钱进说道:“我这就回宿舍,等到规定开门时间了再下来。”

说完齐远摆摆手,转身很潇洒地朝楼梯口走了过去。

“我们肯定为您考虑。”肖乐和晁仲也摆摆手走了。

武修看着三人逐渐远去的背影,正打算跟随“大部队”的步伐回宿舍,却见刘氓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冲他摇了摇头,然后刘氓对钱进说道:“我打电话让我们老班来接我们。”

“——”

钱进的脸色瞬间变的铁青,他没想到眼前这几个学生会这么不配合自己。要知道,其他学生在遇到这种情况时,都是很积极地收买自己,希望自己能把他们放出去。

这几个学生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哼!”

钱进用力甩了下衣袖,很气愤地离开了。

周连海的速度很快,刘氓的电话打过去没多久,他便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

武修和刘氓看到周连海出现在宿舍门口时,二人均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我等会再收拾你们。”周连海瞅着二人,没好气道:“去,先让宿管过来把门打开。”

武修和刘氓走到宿管办公室,看着坐在凳子上悠哉喝茶的钱进,武修开口道:“叔,我们班主任过来了,能把门开一下吗?”

看到钱进不理自己,武修有些恼火,他语气不悦道:“哎!我们班主任过来了,可以开门了吧?”

钱进眉头一皱,不过依旧一副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

钱进的态度让武修和刘氓很郁闷,就在武修犹豫着要不要再说一遍时,刘氓一拽武修,二人走出了宿管办公室。

“老师,那个宿管不肯开门。”刘氓看着周连海说道:“我们说您来了,让开一下门,结果他根本就不搭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