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88章 受人所托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江天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得到武修和郑鹏的答复。他叹了口气,表情有些落寞地说道:“好吧,我知道了。无论如何,兄弟一场,就此别过,愿我们以后都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江天又等了等,然后才起身走出办公室,他以上厕所为由离开了。

守在门口的保安并没有多想,毕竟在他眼里,江天只是个不良学生,而自己守在这里也只是起到震慑作用。

看着江天的背影逐渐消失,郑鹏又看了看武修,他犹豫了下,问道:“你怪天哥吗?”

武修摇摇头,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脑子里现在很乱”……

郑鹏的父亲下午才急匆匆赶到学校,他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带郑鹏离开了。

没过多久,武贤来了。他看到武修的第一句话便是:“早猜到我会因为你被叫到学校,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事已至此,赶紧好好想想,你知道你妈心脏不好,我现在唯一的要求是怎么想办法哄住你妈。要是让她不高兴,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武修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低着头一副很诚恳的认错态度。

“行了,你已经不再是这里的学生了,走吧!”

武修一路上默默地跟在父亲身后,两个人刚到校门口,一辆黑色帕萨特开了过来。武修在学校见过这辆车,知道它是副校长郗志怀的座驾。

嘎——

帕萨特停在武修旁边,后座车窗被摇下,郗志怀对武贤说道:“还好你们没走,您是武修的父亲吧?我是一中副校长,我姓郗。武修的事我也是刚听说,有时间的话,来我办公室聊聊,武修知道地方。”

帕萨特行驶离开,看到武修站在原地发呆,武贤拍了下武修的肩膀,没好气道:“愣着干嘛?走啊!”

“去哪?”

“见你们副校长啊!”

“都被开除了还去?”

“废什么话?有的聊就说明还有机会。”

武修虽不太情愿,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带着武贤来到了郗志怀办公室门口。

嗡——

二人刚要进办公室,武修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洛诗雨的电话。他看着武贤犹豫了下,默默走到一边按了接听键。

“你在哪?”洛诗雨焦急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郗志怀办公室。”武修小声说道。

“太好了,你还没离开……”洛诗雨有些激动地说道:“等我,马上去找你。我没来,你千万别走。”

“噢!”武修虽然疑惑,却还是应了下来。

“快点!”

听到武贤的催促声,武修点了点头。他和洛诗雨简单聊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咚咚咚——

武贤轻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

二人走进郗志怀办公室,郗志怀正端坐在办公椅上,武贤赶紧为其递上自己特意买的中华香烟。

“谢谢!我不抽。”郗志怀摆摆手,对武贤说道:“闲话少叙,我就不浪费时间了。叫您过来,主要是想问一件事:您还希望武修上学吗?”

武贤点点头说道:“那是当然!校长您愿意给他机会吗?”

郗志怀想了想,说道:“实不相瞒,武修这次事情闹的比较大,他想在一中继续上学肯定不可能了。按理说我可以让他转去别的学校,可他打伤的学生,其父亲在教育局工作。人家已经放话,不让其他高校接收这几个孩子,所以这才是问题的重点。

我叫您来就是想说,如果您认识什么有分量的人,或许武修就能继续上学。”

武贤叹了口气,为难道:“唉!我一个农民能认识什么有分量的人……”

气氛有些压抑,郗志怀见没机会了,便打算结束这次谈话:“既然如此,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等等校长,武修能转校。”这时洛诗雨的声音从办公室门口传来。

武修回头看去,发现不仅洛诗雨来了,她父亲洛峥也来了。

“洛教授,您怎么来了?”郗志怀急忙站起来和洛峥打招呼。

“唉!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我实在气愤。都怪我教女无方,上学时间她不好好上学,居然跑去我办公室威胁我……”

看得出来,洛峥很生气。本来他正准备研究一个课题,女儿却突然打来电话。听到女儿想让自己帮武修重回学校,他毫不犹豫拒绝了。而还没等他气消,没想到女儿居然亲自跑到他的学校,并用辍学威胁自己。

若非亲眼所见,洛峥绝不敢相信,养了十几年的乖女儿如今会跟自己“作对”。他气得将自己最喜爱的保温杯都摔碎了,可女儿的态度依旧很坚决。

无奈之下,洛峥只能和女儿谈条件了。

“好!我可以答应你……”

“谢谢爸……”

“不过作为交换,出国留学的事你不能再拒绝,而且我不会让他再留在一中”……

洛峥告诉郗志怀,他已经托人打过电话。武修可以继续上学,但不能在一中。至于哪所学校敢收他,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有您这句话就行。”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洛峥并不想在这种事上浪费太多时间,他这次主要是送女儿回学校,顺便确定让武修离开一中,以免影响到自己的女儿。

武贤本想好好感谢洛峥,不料洛峥根本不愿搭理他。

郗志怀送洛峥父女离开后,专门为武修写了一份推荐信,然后说道:“二中校长是我的大学室友,你拿着它就能进二中。”

武贤急忙感谢道:“郗校长您真是太好了,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

“感谢就不用了,其实我也是受人所托。”

“受人所托?”武贤和武修均疑惑了。

“你还记得李托吗”郗志怀突然看着武修问道。

“李托?”

武修愣了下,他自然记得李托,那是他的好兄弟。只是李托去外地上学后,就再也没跟哥几个联系过了。

武修曾给李托以前的号码打过很多次电话,刚开始一直关机,后来直接成空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