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87章 开除(二)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听到杨汕的话,郝运来的父亲转头盯着武修和江天,表情凶狠道:“你们想做什么我没权力干涉,可为什么要害我儿子……”

武修和江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默默地低着头。

郝运来见状,急忙阻止道:“爸,你别……”

“干什么?还不都是你闹的?以后离他们远点。”郝运来的父亲瞪了眼郝运来,然后对杨汕说道:“杨主任,我儿子以后会听话的,您就再给他一个机会吧!”

“算了郝家长,你还是在文件上签字,然后带你儿子回去吧!还有你们,武修、江天,给你们各自家长打电话,让他们来学校领人,然后过来签字……”

武修知道现在想继续留在学校已经不可能了,他看着杨汕,试探性说道:“老师,能不能不给家里打电话,我们自己收拾东西走人。”

“不行!让你们自己离开算什么事?出事了谁负责?本来昨天就要给你们各自家里打电话,不过没想到你们几个留的号码居然一个也打不通,都够可以啊!

赶紧打电话,或者让学校派人找专车送你们回家,将你们亲手送到父母手里。当然,车费由你们父母报销。”

武修本想再争取一下,却见郝运来的父亲突然扑通一下跪在杨汕面前,他哀求道:“杨主任,我给您跪下了,求您别开除他,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个孩子……”

郝运来愣了下,急忙想拉起父亲,却被父亲一把拽倒,并被呵斥道:“给我跪下!求杨主任原谅。”

杨汕摇摇头,拒绝道:“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啊!”

看到杨汕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并不忘对郝运来父子冷嘲热讽,江天不悦道:“呵!政教处主任,为人师表,我呸!”

“江天,你说什么?”

“我说你妄为人师。”江天一字一句毫不畏惧道。

杨汕的脸色瞬间变了,他指着江天说道:“你……过来签字走人。”

“签就签,你吓唬我啊!”江天上前在一份开除通知单上签了字,然后瞪着杨汕威胁道:“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以后别让我看到你,否则见你一次打一次……”

啪——

江天话音未落,杨汕一巴掌打在了江天的脸上。

杨汕身为政教处主任,早已经在学生面前耀武扬威惯了,此刻被江天当着众人的面**裸威胁,他自然不能忍了。

“呵呵!”江天冷笑着摸了摸被杨汕打过的脸庞,突然他表情一变,一脚踹到了杨汕肚子上。

杨汕往后退了两步,他愣了下,瞬间暴怒着一拳朝江天抡去。

江天侧身一躲,反手一拳打在了杨汕脑袋上。

“妈的!来人,来人啊!”发现自己在江天面前占不到便宜,杨汕急忙开始喊人。

江天知道这里不能再待了,转身准备离开。

杨汕有些不甘心,他顺手拿起旁边一个凳子砸到了江天后背上。

江天顿了下,回头怒视着杨汕。他从兜里掏出匕首,指着杨汕威胁道:“你他妈是不是想死?”

“你……要干什么?”

杨汕这下害怕了,他朝门口看了看,还没有帮手过来。他不愿江天就这样离开,又担心江天会有什么过激行为,为难之际,正好他的余光瞥到了郝运来的父亲,于是便对其说道:“你要想让你儿子继续留在一中上学,那就帮我抱住他。”

“真的吗?”郝运来的父亲一听事情有转机,急忙起身跑去抱住江天,说道:“小伙子,你不是我儿子的兄弟嘛,为了他的前途,委屈你了。”

“爸,你干什么?”

郝运来上前想阻止父亲,却被父亲一把甩开。

“滚开!还不都是你闹的?”

江天被郝运来的父亲死死抱着,他有些不知所措,包括站在旁边的武修都犯难了。

杨汕走到江天面前,抢过他手里的匕首,然后照着他的脑袋打了一巴掌,得意道:“小小年纪不学好,还随身携带匕首,你以为自己是谁?这么嚣张吗?来,再动手让我看看?”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郝运来的父亲不忘提醒道:“杨主任,说好了,您可要保证不开除我儿子啊!”

杨汕嘴角上扬,手里把玩着江天的匕首,笑道:“放心,我会考虑的。”

“考虑你妈!这学老子不上了。”郝运来突然大喊着一把从杨汕手里夺过匕首,顺势刺进了杨汕的腹部。

政教处瞬间安静了,里面的人都愣住了,显然没人想到郝运来会朝杨汕下这么狠的手。

“啊!杀人了!”一个女子的尖叫声突然从门口传来。

武修转头看了眼,女子是郑鹏的班主任。她刚带郑鹏来政教处,便看到杨汕被刺的场景。

“你……”

杨汕满脸不可思议地指着郝运来,低头看到自己腹部的鲜血流了出来,他下意识伸手摸了摸,然后瘫倒在了地上。

“你疯啦!”郝运来的父亲嘶吼着打了郝运来一巴掌,然后急忙上前观察杨汕的伤势。

很快来了不少学校老师,他们急忙报警并打了急救电话。杨汕被直接送往医院,郝运来则因为用匕首刺人被警察带走了。

由于这件事闹得太大,武修、江天和郑鹏不得不给各自家长打电话,然后他们被学校安排坐在一间办公室等各自家长来学校带他们离开。而学校为了防止三人私自离开,还特意安排了保安守在门口。

三个人坐在凳子上,表情都很难看。

此刻武修觉得脑子里很乱,他双手抱着脑袋一直没说话。

“小来的事……我很抱歉。”江天愧疚道。毕竟郝运来这次事件,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郑鹏本想安慰江天,不过看到武修依旧低着头沉默不语,本就不善言谈的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等,还是走?”

尽管武修和郑鹏都没理自己,江天却依旧说道:“咱们这学肯定上不了了,我也不会让我家人来学校。我要走了,你们跟不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