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86章 开除(一)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唉!这也是没谁了,教了这么多年书,我是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学生。”

说着王存孝叹了口气,指着桌上的烟,示意道:“抽吧,好歹咱们师生一场,这个就算是给你们送行了。”

“什么?”武修愣了下,心里瞬间慌了,他试探性问道:“真要开除我们?”

“你们本来身上就有开除学籍留校查看的处分,然后昨天还带片儿刀进校园,更是当着杨主任的面砍高一学弟,你们觉得自己还能留在学校?”

“可事情的起因是景超和杨浩他们先联系社会上的混混堵我们,还砍伤了我弟弟。”

“但人家是在校外,你们是在校内。”王存孝没好气道:“你们就知足吧,本来你们这件事非常严重,学校准备交给警方处理,可也正是由于事情的起因是他们,对方家长才没让警方插手,不然你们以为你们现在能安然坐在这里吗?”

“我知道我们这次确实过了,但景超他们的行为性质和影响也很恶劣,可学校却只给他们开除学籍留校查看的处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处罚。”武修看着王存孝,一字一句道:“这样的处理结果,我不服。”

“我知道。”王存孝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按道理他们也必须被开除,可……”

王存孝看了眼办公室门口,然后小声说道:“谁让景超有一个好父亲呢?”

“看来我们只能转校了。”武修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不过无论如何,老师您都挺照顾我们的,等以后我们再转回一中,一定会好好谢谢您。”

事已至此,武修知道一中肯定待不下去了,只能想办法花钱去别的中学。他可不敢让家里知道自己被开除了,不然到时候搞不好会被老头子打死。

和很多学校一样,一中也经常会开除一些学生,不过一般被开除的学生,大多都是先花钱转到二中、三中或者其他不怎么样的高中继续上学。等过段时间,再花一笔钱以转校生的身份回来。当然,那也将是一大笔钱。

毕竟一中是重点高中,升学率很高。

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重点中学上学,所以即使花再多的钱,受再多的苦和累,只要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到他们认为的最好教育,他们会竭尽全力供自己的孩子,给孩子最好的受教育环境。

“情况可能没你们想的那么乐观。”王存孝从烟盒里取出一根烟点着抽了口,他叹了口气,解释道:“景超的父亲在咱们凤城教育局上班,而且还有些权力。

听说他已经放话了,具体内容我就不说了,只是你们几个想要继续在咱们周边学校上学恐怕不可能了。当然,那个冯飞除外,因为他是受害者,没参与你们这次事件。”

“什么?”武修和江天瞬间愣住了。

“难怪!”武修喃喃道。他想起之前杨汕对待景超等人的态度和景超一直以来的有恃无恐,这下他释然了,苦笑道:“呵呵,人家有背景啊!”

江天摇了摇头,倒没什么太大反应。

武修叹了口气,伸手准备从王存孝的烟盒里取烟。

“喂!你还真敢拿?”

看到王存孝瞪着自己,武修尴尬地笑道:“没有,我只是想看看什么牌子。”

“那烟盒上面不是有吗?”

“我——”

“好了,开玩笑的。”王存孝取出两根烟递给武修和江天,笑道:“抽吧!”

武修有些郁闷: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当然武修只是在心里抱怨一下,他给自己和江天点着烟,然后拉过来两个凳子直接坐着开始抽了。

办公室里慢慢变得乌烟瘴气,王存孝也没说什么。

一直到武修和江天抽完第三根准备接着抽的时候,王存孝一把拿起烟盒,说道:“行了,年轻人少抽点,这玩意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走吧,跟我去政教处办手续。”

三个人刚走出办公室,突然发现洛诗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她静静地站在门口,表情很复杂。

“你怎么来了?”武修诧异道。

洛诗雨没理武修,她看着王存孝问道:“老师,没办法了吗?”

王存孝摇摇头,解释道:“这次事情太严重了。”

洛诗雨想了想,看着武修问道:“你还想上学吗?说实话,别骗我。”

武修犹豫了下,说道:“虽然我确实很不喜欢学习,但我喜欢上学。”

其实武修还有一句话没好意思说:“因为学校有你。”

“好,你先别放弃,我试试。”说着洛诗雨拿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离开了。

“行了,走吧!她能有什么办法,别为难她了。”王存孝催促道。

武修想想也是,便和江天跟着王存孝朝政教处走去。

三个人刚走到政教处门口,里面一个中年男子的恳求声传来:“主任,求您了,别开除我儿子,让他上学吧!”

王存孝第一个进门,武修和江天紧随其后。只见杨汕正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个保温杯。他眯着眼,表情十分惬意。

在杨汕面前,站着一个穿着朴素、皮肤粗糙的中年男子。他弯着腰,一脸期望地看着杨汕,在他旁边站着他的儿子郝运来。此刻郝运来正低着头,表情很难看。

“呦!这下来齐了。”杨汕看着武修和江天笑了笑,然后对郝运来的父亲说道:“郝家长,不是我不给你儿子机会,他当着我的面用刀砍同学,我没把他交给警察已经够仁慈了,你就别为难我了。”

“不是,杨主任,这其中肯定有误会。我儿子平时很乖巧,他怎么会砍同学……”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杨汕有些不悦道:“我不知道在你眼里你儿子有多乖巧,但他在学校从没让老师省过心。你问问你儿子,抽烟、打架、逃课等等那些违反校纪校规的事,他哪件没做过?”

“他怎么会……”

“那就要问你儿子了。”说着杨汕话锋一转,指着武修和江天笑道:“当然,你也可以问问你儿子那些所谓的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