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5章 宿舍风波(一)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别瞎想!我是大汉天子的刘,正人君子的氓。”刘氓很坦然地说道,显然对自己的名字被误解已经习惯了。

“难道你的名字不是根据你的长相起的?”肖乐这时补充道。

“去你大爷的小乐子,你是不是想死?”刘氓佯装生气道。

肖乐毫不畏惧,他展示了下自己的肌肉,挑衅道:“怎么,你挑得过我啊?”

“粗鲁!”刘氓瞥了眼肖乐,嘲讽道:“你知道什么叫君子动口不动手吗?”

“我……”

“好了好了……”看到肖乐举起拳头,刘氓急忙岔开话题,说道:“难得认识新朋友,我给你们正式互相介绍一下。

这位就是我徒弟的好兄弟武修,别小看他,那可是一中的风云人物。而且他刚来二中就学咱们学霸睡觉,结果被周连海一顿吊,当然这件事可以忽略。这位的话……直接叫小乐子吧……”

“滚蛋!是不想死了?”

肖乐一把抓住刘氓,佯装要动手。

刘氓赶紧求饶道:“不是,我说的是小乐哥……你再不放手,我叫修哥帮忙了。修哥,以后大家都是兄弟,咱俩还是一个班,你必须帮我啊……”

“可以确定,是小来的师父……”武修暗暗笑道。

由于三个人挺聊得来,很快他们便慢慢互相熟悉了。

一支烟抽完,刘氓说道:“你俩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肖乐不耐烦地摆手嫌弃道:“赶紧滚!”

“哈哈,你就羡慕哥吧!”

看着刘氓跑出去的背影,武修和肖乐也朝外面走去。二人刚走到操场,就看到一个女子搂着刘氓的腰,仿若一对校园情侣,正在前面不远处缓缓地走着。

“难怪那么着急,原来是有佳人等着。”武修笑了笑,问道:“那个是他媳妇?”

“是谁媳妇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刘氓的。”

看到武修疑惑的眼神,肖乐笑着解释道:“那小子身边女子换的比衣服还勤,你现在看到的是这个,保不准下个课间就是另一个了。”

“——这么狠?”

“人家‘情场小王子’岂是浪得虚名?”

看到武修半信半疑,肖乐便给武修讲了一件刘氓的往事。

那天,肖乐和刘氓在厕所抽完烟,正要回教室,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长相及格的女孩。

由于顺路,刘氓便好奇地搭讪了一句:“美女,单身吗?”

“嗯!”女孩点点头,疑惑道:“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时此刻,缘分让我们相遇了。”说着刘氓很绅士地伸出手,躬身说道:“既然彼此单身,何不试着过过?”

女孩疑惑道:“这算表白吗?”

“可以吗?”

“不可以!”女孩摇摇头,顿了顿,她将手放在刘氓手心,笑道:“不过我接受”……

“那是我见过最快的一场交往。”肖乐感慨道:“初次见面,甚至都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双方就在一起了。若非亲眼所见,我绝对不相信。”

武修一脸诧异地点点头,他一直以为郝运来口中的“师父”是杜撰的,现在看来此人不仅存在,而且还名副其实。

告别了肖乐,武修回到教室,上课铃正好响了。这让武修不自觉地怀疑,教学楼到厕所的距离是不是学校专门计算好的,刚好是抽两支烟的时间。

刘氓进教室的时候,这节课已经上一半了。索性这是开学第一个晚自习,并没有老师管束,教室里的气氛很热闹。武修他们前后桌聊的很开心,不知不觉晚自习便结束了。

男生宿舍302,这是武修所分到的宿舍。

由于下午来的匆忙,武修的床铺还没弄好。他推开宿舍门时,里面已经有三个人了,他们此时正拿着辅导资料在讨论着什么。看得出来,高三的学习氛围已经越来越浓了。

武修跟他们礼貌性打了个招呼,便开始整理床铺。

二中男生宿舍是八人间,武修看了看,除了自己的床位,还有四个床铺的主人没回来。不过眼前那三个室友看着那么好学,武修觉得自己今年应该能好好学习了。

哐——

宿舍门被人一脚踹开。

武修转身看的时候,六七个男子笑呵呵地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男子掏出烟,给他们每人一根点着,然后几个人找空床坐了上去。

很快,门外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七五,身穿灰色运动裤和黑色半袖,身材偏胖,嘴里叼着烟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看了看宿舍周围,伸手指了指武修和最开始在宿舍的三个人,一脸张狂地说道:“四位同学,这间宿舍是我们兄弟以前的宿舍,我们住着有感情了,所以希望你们能腾个地方,重新找间宿舍搬进去,如何?”

“你是什么人?凭什么你说搬,我们就得搬?这是学校分给我们的宿舍……”宿舍最里面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振振有词地说道:“我们是不会搬的。”

“呦?”

半袖男笑着走到眼镜男面前,他深吸了一大口烟,直接吐在了眼镜男脸上。

“咳……咳……”

在眼镜男被呛的眼泪快流出来时,半袖男笑了笑,说道:“现在的年轻人火气还真是大,不过我段聪就喜欢给年轻人灭火。”

啪——

段聪话音未落,便一巴掌打了上去。眼镜男的脸上瞬间多了五个手指印,眼镜也被打飞了。

“去你妈的!”

段聪又一脚踹去,眼镜男直接被踹倒在地上。他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很痛苦。

“你怎么样了?”眼镜男旁边一个男子赶紧蹲下去扶他。

“段聪,你不要欺人太甚了。”眼镜男这边另一个比较健壮的男子走到段聪面前与段聪对峙着。

“不知死活。”段聪笑道。说完他表情一变,一拳打在了男子的脸上。

男子顿了下,刚准备还手,就听到“嚯”的一声,刚才坐在床铺抽烟的几个男子全都站了起来,同时从宿舍外面也冲进来了十几个人。他们站在段聪身后,都是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而此时,眼镜男和另一个男子只是默默地站在一边。看得出来,他们已经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