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章 一触即发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教官话音落下,一个身形瘦削的“新兵”从队伍里走了出来,他来到陈教官面前,偷偷看了他一眼,眼中充满了恐慌和不安。

“叫什么名字?”教官目光紧逼,一点情面也不留。

“徐……徐人坤。”那瘦削的新兵结结巴巴地答道。

教官从口袋里抽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问道:“名字怎么写?”

徐人坤见教官要登记自己,心想是不是要扣分了,大家辛苦训练,都是为了那点分数,如果在这里被扣掉的话,那真是前功尽弃了。

想到这里,他顿时吓得双腿一软,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徐……徐是徐徐的徐。”

教官一听便迷糊了,嘀咕道:“嘘嘘的嘘?这个姓倒是少有。”说完,在笔记本上“刷刷刷”地写了下来,又继续问道:“然后呢。”

“人是小人的人,坤……坤是乾坤的坤。”徐人坤这下真的语无伦次了,专挑自己最熟悉的词语来说。

“扑哧!”有人忍不住了,也不知是谁带的头,惹得下面的同学们发出了一阵轻声的哄笑。

“嘘嘘,小人?”教官摇了摇头,在本子上记录好之后,对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的徐人坤道:“入列,记住,下次别冒泡了啊。”

徐人坤满脸羞愧地回到队列中去,他也知道这次丢人丢到家了,不过也是实在没办法,面对这样一个凶神恶煞般的教官,不尿裤子已经算是心理素质好的了。

教官望着哄笑的人群,双眼渐渐眯了起来。

众人看见他这个反应,心中不由一凛,大家对他已有所了解,知道这是他要发难的前奏,顿时都闭上了嘴,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尽量避免自己成为出头鸟。

“第三排第五列,出列!”教官的声音像催命符一样,震慑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话音刚落,一个中等身材的同学便走了出来,径直来到陈教官面前,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看上去心理素质不错,没有当场吓尿。

“报出你的名字!”陈教官厉声喝道。

“汪航。”男生回答得比较干脆,看他那副从容不迫的模样,不难猜出,这是一个见过大场面的人。

不料教官听了之后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问道:“什么!汪涵?”

男生只是淡淡道:“不是汪涵的涵,是航天的航,教官。”似乎对他这种反应早已习以为常,想来以前定是不少遭到类似的误会。

“哦,汪航是吧?”陈教官背负双手盯着他,问道:“知道本教官为什么叫你出列不?”。

汪航茫然摇了摇头,假装不知道。

“不知道?他妈的,你还不知道?好,好,好!”陈教官连说了三个“好”字,显然是被他气得不轻,他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无视自己的威严,在那么多人面前跟自己耍赖皮,对于这种人,必须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才行。

汪航听到教官连说三个“好”字,也不禁头皮发麻,心中暗暗叫糟,正在保持军姿的众人也暗暗紧紧注意着事态的发展。

陈教官收拾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回复了常态,瞄了一眼汪航,开口问道:“那本教官问你,刚才你在笑什么?”

汪航知道这个时候要是再耍赖皮的话,后果肯定会更严重,只好如实回答道:“大家都在笑,我实在也忍不住,教官。”

教官一听怒道:“忍不住?忍不住个屁!其他人虽然笑了,身子却没有动,但是你……”他说到这里,开始变得激动了起来,直接伸出手指,指着汪航怒骂说:“他妈的,你个兔崽子,居然敢弯着腰笑!他妈的,这是军训的时候应该有的动作吗?啊?这简直是目无军法,目无教官!”

不单只汪航,就连众人也都被他一连串的质问吓住了,这是军训开始以来,陈教官最失态的一次。

汪航自知理亏,不敢反驳,只好低头不语,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反抗只会让自己遭受更多的罪。

教官见他不说话,平复了一下心情,又道:“好吧,既然你那么喜欢笑,本教官就罚你当着大家的面,做一个牙膏的广告,给你十秒钟准备!”

众人听得一愣,这是什么情况啊?汪航本人也完全蒙圈儿了,不知道为什么教官会提出这么个惩罚。

不过也有人猜想,这种惩罚对于铁血男儿来说,也许比体罚更加残酷。

时间却不容人多想,十秒后,教官喝道:“时间到!开始!”

汪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脸色不由得一红,想起以前电视上播放的那些广告,只好硬着头皮,做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广告:“我刚刚之所以笑得那么自信,全靠爽爽牌牙膏,用爽爽牙膏,牙健康,人更爽!”

“爽你个头!滚回去!”教官抬起腿,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

汪航如蒙大赦一般,灰溜溜地回到了原位,感受着四周人异样的目光,他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

整个下午,大家都泡浸在一种惨烈的气氛之下,不光是七连二排,操场上其他队列的情况也大同小异,有些新生不堪教官的折磨,纷纷以中暑为理由,逃到学校医院避暑去了。

好不容易才终于熬到了晚饭时间,解散的时候,操场上的人作鸟兽散,黎少钦几个也飞速逃离了现场,生怕多逗留一会,便要多遭一分罪。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太阳依然那么毒辣,教官依然严厉,军训依然残酷,每个人皮肤都不可避免地晒成了棕黑色,艰苦的训练甚至让每个人都脱了一层皮。

但艰苦归艰苦,大家也慢慢地适应了这样的训练,甚至跟教官的关系也变得熟络了起来,于是,人们渐渐发现,教官其实也有人性的一面。

军训的第四天早上,军姿依旧,大家正在朝阳下做着立正的动作,不过如今这种动作已经不再让人觉得如何难受了。

相对于刚开始的几天,现在大家的队列已经完全规范化了,教官一声令下,底下众人绝对会在半秒钟之内完成动作,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

忽然,一段轻快的嘻哈摇滚打破了训练场的宁静:“哼!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

正在站得笔直的众人,被这歌声吓了一大跳,就连陈教官也被吓到了,他是万万没想到,经过了四天的军事化管理,三令五申之后,居然还有这样冒泡的人存在。

他双眼渐渐露出凶光,冷眼扫视了一遍整个队列,他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可以说早已深入人心,注意到的人,心中已经开始暗暗同情起那个不关手机铃声的人来。

“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铃声依然在继续,这给陈教官的感觉很糟糕, 这仿佛是对自己的嘲笑,嘲笑自己的管理无能,嘲笑自己那点可怜的权威,嘲笑一直以来他引以为傲的威严。

这是他绝对不能忍受,经过整整四天的整顿,居然还有坏规矩的家伙存在,要知道这可是军训,军令如山!

“三排二列,出列!”教官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但谁都知道,这不过是火山爆发前的宁静而已。

此刻人们除了在心中同情那个倒霉的家伙之外,能做的,就只有努力站好自己的军姿了,免得在这个时候引火烧身。

一个瘦削的男生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盯着教官,脸色早已煞白,与他口袋里“哼哼哈兮”的轻松愉快形成鲜明的对比。

“叫什么名字?!”陈教官严词喝道,暴怒一触即发。

“徐……徐人坤。”瘦削男生几乎是用哭丧的声音说的,可以看出陈教官在他心中是多么可怕。

黎少钦站在人群中,看见居然又是这个家伙,不由得一阵无奈,同时心中也只能替这个可怜的家伙默哀了。

“徐人坤是吧,好胆色!看不出来啊,你年纪轻轻……哎?你这是……”陈教官话没说完,就看见徐人坤吓得双腿一软,居然直接瘫倒在地上了。

“这是干嘛呢?”教官本来正要发作,眼看他如此不济,只好把一肚子狠话都咽了回去,思考着怎么处理这个局面。

忽然,又是一阵悦耳的铃声响了起来:“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 ……”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约而同地用余光向手机铃声响起的地方瞄去,都觉得这他妈也太刺激了,简直比美国大片里的冒险还刺激啊,心脏不好的人还真受不了啊!

陈教官也惊呆了,心道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挑战自己底线的行为接二连三地出现,难道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大胆奔放了吗?

很快,铃声的主人便确定了下来,这一次居然位是一位女生,黎少钦定睛一看,赫然便是大美女李姗姗!

只见此时李姗姗那楚楚动人的脸上,正流露出一种蹴鞠不安的神色,紧张兮兮的看着陈教官,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再过来我要大声叫了……”

陈教官来到李姗姗面前站定,静静的望着她,完全看不出来他此刻是个什么表情,不似平静,也不似发怒。

男生们的心中开始焦躁起来,密切的关注着陈教官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在必要的时刻站出来,当护花使者。

而这个时候,最紧张的莫过于李子通了,只见他双眼恶狠狠地看着陈教官,心中暗忖道:“他妈的,老陈,你要敢碰老子的女神,老子立马跟你拼命!”

全场似乎有一股浓烈的**味儿开始弥漫开来,危机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