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4章 情场小王子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是,好歹也是一个初中的,你能不揭我老底吗?”任阳郁闷道。

“哎呀,这有什么关系?难得有人肯和你坐同桌,不得让人家多了解你?”洪月一副完全为任阳考虑的表情,她对武修笑道:“咱们学霸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上网。”

洪月一副回忆的表情,说道:“记得那是一个天朗气清的好日子,距离中考已经没几天了。我们都在努力备考,只有我们的学霸每天还不忘记去网吧上网。

那天中午刚放学,他又一次狂奔到网吧去抢机器。结果刚冲到网吧门口,由于冲的太猛,还没来得及停下,便撞上了一辆行驶而来的摩托车。

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把人家摩托车直接撞翻了,更有趣的是——”

洪月指着任阳的门牙,笑道:“没想到他还特别狠,用他那两颗大门牙大战人家摩托车头的保险杠。结果两颗门牙以一死一残的战果完败,而他也把自己顺利搞进医院,直接影响了接下来的考试。

对了任阳,你张开嘴让我仔细看看你那两颗门牙。虽然我们是一个初中,但那时跟你不熟,只是听别人说过,还没亲自看过呢?”

扑哧——

看到洪月转身双手伸向任阳的嘴,再想到任阳说他那是智齿,武修直接忍不住笑了……

学生之间的友谊总是来的很快,不一会儿,几个人便愉快地开始互相熟悉了起来。

转眼一节课下了,武修初入新学校,并没有精神睡觉,于是准备去抽根烟。

厕所一直是学生抽烟的首选之地,当武修过来的时候,里面已经聚集了一大批“烟民”。他们或独自抽烟发呆,或三两成群,有说有笑。

武修找了一个没人的位置,他点着烟刚抽了几口,这时从厕所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怪谁?他自己老是那一套词,他不烦,我听着都烦……”

武修顺着声音看去,刘氓和一个穿着牛仔裤蓝色T恤,个子不高,看起来挺壮实的男子走了进来。

由于武修跟二人不熟,便依旧自顾自抽着烟发呆。

“哥们,有火吗?”

刘氓的声音由远及近,接着武修感觉到一个胳膊搭在了他肩膀上。

武修并不喜欢被人搭肩,他有些不悦地看了眼,是和刘氓一起来的男子,同时男子手里拿了一个什么东西抵在了武修后腰上。

武修下意识想回头看一眼,却被男子威胁道:“别乱动!”

“借火而已,不用这样吧?”武修假装平静地问道。直觉告诉他,眼前二人肯定不止借火这么简单。不过迫于被威胁,他还是掏出打火机递了过去。

“仅仅借火的话,确实不必如此。可我还有些问题想问你,担心你不配合,只能先委屈你了。”说着刘氓用武修的打火机点着烟抽了口,很随意地问道:“你叫武修?”

“嗯!”武修点点头,他之前在教室被周连海问过名字,刘氓知道并不让人意外。

“转校生?”

“有问题?”

“我问你答就好,别逼我。”刘氓接着问道:“是不是转校生?”

“是。”

“之前在哪所学校?”

“一中。”

刘氓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很认真地问道:“认识郝运来吗?”

武修愣了下,说道:“一中的郝运来?那是我兄弟。”

“你兄弟?那你们把他害进少管所?”刘氓嘲讽道。

武修想了想,问道:“你是他什么人?”

“承蒙他看得起,叫我一声师父。”

“情场小王子?”武修下意识问道。

“看到没刘氓,你的名气都传到一中了。”威胁武修的男子笑侃道。

刘氓并没接男子的话茬,而是看着武修脸色一变,不悦道:“亏他还当你们是兄弟,你们却那样害他。现在他在少管所受苦,你们却依旧潇洒地上学,合适吗?”

看到武修没说话,刘氓威胁道:“所以我身为他师父,替他讨个公道不为过吧?”

武修想了想,很认真地解释道:“说真的,我本来不愿意提我兄弟的事,不过鉴于你也是为他着想,我可以解释一下。

那件事谁都不愿意发生,可它确实发生了。不管你信不信,小来一直是我的好兄弟,从前、现在和以后都是,而且我从没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我问心无愧。”

说完武修偷偷将手伸到兜里拿着折叠刀,他已经准备好大不了和二人打一架。

“果然,和小来说的一样。”刘氓这时一招手,对威胁武修的男子笑道:“上烟!”

男子将抵在武修腰间的东西拿了出来,原来是一个芙蓉王烟盒。

“来修哥,受惊了。”男子取出一根烟递给武修,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肖乐,刘氓的好兄弟。”

武修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刘氓解释道:“抽吧修哥,刚才跟你开个玩笑。我以前常听小来提起你,早就想跟你认识了。之前在教室里听到你的名字不太确定,正好抽烟看到你了,于是确认一下。”

武修接过烟点着,抽了一大口,说道:“小来的事……”

“我知道不怪你,而且我听他说过,你一直都对他特别好。他谁都不服,就服你。”

武修暗暗松了口气,不过想到郝运来,他苦涩地笑了笑,担忧道:“唉!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那小子吉人天相,肯定会没事的。”

“但愿吧!”

武修看着刘氓,想到郝运来曾对刘氓的描述:“他也是学生,跟我一个初中的。由于上学时总泡妞,没考上一中,现在在二中,人称情场小王子。别看他个头虽只有一米五,但女朋友躺下摞起来,超过一米八。”

“听小来说,你不是只有一米五吗?”武修好奇道。

“咳!刘氓刚上高中那会确实只有一米五,谁知道这两年长疯了,一下窜到了一米八。”肖乐调侃道。

武修笑了笑,然后问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你的名字叫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