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3章 反面教材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是来学习的,是准备考大学的……”

就在周连海讲的滔滔不绝时,从班级角落里突然传出了另一个声音。这声音伴随着周连海的说话声,似乎对周连海非常了解。

周连海自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他话未说完,便转头盯着这个学他说话的人,然后拉着脸喊道:“刘氓,你给我站起来!”

“流?氓?还有人叫这个名字?”

就在武修诧异时,教室另一侧后排一个男子站了起来。

目测男子的身高超过一米八,身材消瘦。一双剑眉下长着一对细长的桃花眼,五官十分俊美,从武修一个男生的角度都觉得男子很英俊。

“你想干什么?学我说话很有意思吗?”周连海质问道。

刘氓有些尴尬地解释道:“不是,主要您每次抓到睡觉的学生,都是这么说的。我觉得吧,好歹您也是教语文的,就不能换点台词,给我们些新鲜感吗?”

“新鲜感?”周连海嘴里嘀咕着,朝刘氓走了过去。

由于二人有将近十公分的身高差,周连海抬头看着刘氓想了想,说道:“你坐下吧!”

刘氓一脸警惕地看着周连海,提醒道:“老师,今天是开学报道日,按照你的规矩,你不能打人。”

“嗯,老师知道,你先坐下。”看到刘氓坐下了,周连海冷笑道:“我是有这么一个规矩:每年的开学报道日不对学生动手。我觉得毕竟刚认识,总该给大家留个好印象。

可去年我差点就忍不住了,因为我们的刘氓同学。呵!不知道是不是我命里注定有这一劫,没想到今年他又来祸害我了……”

说着周连海表情一变,一巴掌朝刘氓打了下去。

“今天我就为你,坏了规矩。”

只听到“啪”的一声,而同时刘氓的反应也很迅速,他急忙双手抱着脑袋趴在了桌子上。

周连海连续打了七八下,然后气喘吁吁地说道:“一个假期没活动,看来得锻炼身体了。”

说完周连海指着刘氓挥手道:“给我站外面去。”

刘氓一脸幽怨地瞥了眼周连海,然后起身朝教室外走去。

“我靠!这个老班这么虎?”武修一脸诧异的表情,心里暗暗想道:“看来今年得老实点了。”

“好了,那个——武修是吧?念在你是初犯,先坐下吧!记住,下不为例。”周连海缓缓地走上讲台,然后说道:“我想你们其中肯定有人觉得我小题大做,可你们要知道自己来学校的目的,是学习,是考大学,是改变人生。

如果能考上好的大学,你们将来的人生便是选择题,会有很好的将来。否则人生便是填空题,将来任人宰割。

有些人说,考不上大不了提前走上社会——就你们现在这样?天真烂漫,在社会上只会上当受骗。

所以我奉劝你们,从现在开始好好学习还不晚。虽然已经高三了,但只要你肯努力,一定会考上好的大学。我一直相信,没有低智商的学生,只有不努力的学生……”

周连海一副慷慨激昂的表情,仿佛连自己都被感动了。他边说边看着讲台下面,除了任阳,其他人都在很认真地听他说话。他满意地点点头,接着讲了很多校纪班规和一些鼓励学生学习的话。

和以往开学的时候一样,周连海接下来开始任命班干部。基本都是他认识的学生,估计之前他应该都带过。

“还是那句话,你们都是为自己而学习,所以给我放正态度。我知道你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喜欢惹是生非,但你们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不要给我惹事,但也别怕事。如果被别人欺负了,不欺负回来,就别说是我15班的学生,我丢不起那人。

事惹你,我会是你们强大的靠山。你惹事,我会亲手把你上交给学校。好了,就说这么多,大家好好学习。”

看着周连海迈着大步很潇洒地走出教室,武修先是看了眼窗外走廊上站着的刘氓,然后转头看着依旧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任阳,喃喃道:“听老班的意思,被外面那位那么祸害,他好像都没放弃。你这是做过什么,这是从一开始就放弃你的节奏吗?”

“你是外校来的吧?”这时前桌一个女声传来。

武修抬头看了眼,前桌女生正看着自己。她长发披肩,发尾带些微卷,皮肤白皙,戴着一副黑色大框眼镜,脸上有些婴儿肥。

武修点了点头,回答道:“嗯!我是转校生。”

“怪不得你不知道。”女生指着任阳说道:“他这听到老师说话就睡觉的情况,基本全学校师生都知道。不过由于他是我们学校的学霸,每次考试都是全校第一,所以老师们也就对他这种情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着女生笑道:“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洪月。”

“厄——学霸?全校第一?”武修有些难以置信地指着正在睡觉的任阳,疑惑道:“这样都能当学霸?”

“你看,我就知道你不信。我们这届高一刚开始时,任阳有个学习不错的同桌听说了任阳的事,跟你一样也不相信。于是他便和任阳打赌,如果任阳真能在上课一直睡觉的情况下,考试得第一,他愿意为任阳管一学期网费。若不能,那任阳为他管一学期学习资料费。

后来期中考试,任阳果真得了第一。那个同桌为支付任阳的网费,一学期瘦了二十斤,从此学习也一蹶不振。之后便很少有人愿意与任阳同桌,当然主要还是受不了他睡一学期还能考那么好的成绩。

其实说实话,要不是我跟他上过同一所初中,我也不可能相信。”

武修想了想,半信半疑道:“那他怎么没考上一中?”

“这还不是因为……”

“因为我心情不好,所以就没好好考。”任阳这时突然抬头说道。

“切!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洪月瞥了眼任阳,说道:“而且自从你那件事迹后,据说母校的校领导每次说到让学生不要去网吧时,都会拿它来当反面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