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9章 心生寒意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飞哥!”武修大吼一声,眼睁睁看着景超这一片儿刀招呼到了冯飞后背上。

“妈的,敢跟老子作对……”景超叫嚣着对冯飞一顿踹打。

可能觉得还不解气,景超又举起片儿刀,这时不远处传来杨汕愤怒的叫吼声:“住手!快,给我报警,抓住他们……”

“散!”

景超大手一挥,周围的学生瞬间朝四面八方跑去。长毛他们见势不妙,也赶紧上面包车离开了。

“飞哥!”武修扶着冯飞,看到手上沾的冯飞身上流下的血,他一下慌了:“飞哥,你不能出事,你千万不要出事啊!”

“安了修哥,没事的。”冯飞强忍着痛苦,很勉强地笑道。

“啊——武修,飞哥,你们这是怎么了?”洛诗雨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武修回头发现洛诗雨正一脸焦急地朝他跑来,或许由于太慌张,一不小心摔倒了。不过她毫不在意,一咬牙爬起来继续朝武修跑去。

看到洛诗雨来了,冯飞本想起来,可后背的剧痛让他不敢乱动。

“嫂……嫂子,那是我修哥送给你的礼物……呼,还好没坏……”

顺着冯飞手指的方向,武修看到他刚才交给冯飞的鲜花和生日蛋糕完好无损地放在那里。

洛诗雨没说话,她摇摇头,眼泪已经流出来了。

“飞哥,你怎么样了?”哥几个充满担忧的声音传来。

武修转头看到江天和郑鹏很费劲地爬了起来,二人脑袋被打破了,浑身埋汰。另一边的郝运来一脸痛苦的表情,身上有不少血迹。

“安了,我没事。”冯飞转头冲哥几个很勉强地笑了笑,一脸虚弱地说道:“我就是……有点困了……”

看到冯飞缓缓地闭上眼睛,武修慌了,他冲周围疯狂地吼道:“快点,来人啊!送医院,快来人啊!”

此刻四周围了不少人,却没有一个人肯上前帮忙,他们均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妈的,你们都死了吗?还有没有一点人性?”武修愤怒地叫骂着,可依旧没人肯帮忙。

“飞哥,你要挺住,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武修挣扎着站起来,他咬牙抱着冯飞,刚走了没几步,脚下不稳摔倒了。

洛诗雨见状,赶紧冲上来要扶二人,可她一个女孩子哪有那么大的力气。

“没事,我可以。”

武修冲洛诗雨笑了笑,安慰她别担心。他咬牙站起来,准备背冯飞。

“来!”江天说道。他和郑鹏、郝运来都过来了,哥几个看着都摇摇晃晃,不过还是顺利将冯飞抬到马路边上。

洛诗雨看到不远处有出租车行驶而来,直接站在路中间将其拦下。

哥几个急忙将冯飞抬上车,然后让司机驶向医院。

校门口。

杨汕目送武修他们离开后,无奈地摇摇头,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凤城第一人民医院。

此时急救室外面有一堆人,武修、江天、郑鹏和郝运来的脑袋、身上都被简单包扎过了,他们靠着墙坐在地上,表情很难看。

洛诗雨一直默默蹲在武修旁边,彭佳、陈静、包括赵茜也来了,不过最让武修意外的是雒邻居然也来了,她们都很安静地站在一边,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担忧。

急救室走廊的长椅上坐着一对中年夫妻,他们是冯飞的父母。

冯母斜靠在冯父的身上,由于哭过,眼眶有些红肿。冯父一个手搂着冯母,另一个手紧紧地握着,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急救室门口。

此刻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空气中透漏着一股压抑的氛围。

冯飞在急救室里待了将近四个小时,这期间副校长汪一平和政教处主任杨汕、冯飞的班主任都来过,而且他们还带着警察。

汪一平他们都是一副很关切的样子,做着各种保证和慰问,警察只是做了简单的调查和笔录就离开了。

当冯飞被人从急救室里推出来的时候,脸色苍白,身上绑着不少绷带。冯飞的母亲瞬间哭了起来,其父亲的眼眶也红了,同时还不断安慰着身边的妻子。

从急救室出来后,冯飞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看到冯飞的样子,武修的眼眶红了,刚才的场景又浮现在脑海里,他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嘶——”

脑袋一阵剧痛传来,武修“咚、咚”使劲往墙上撞了几下,紧接着突然感觉两眼一黑,直接栽倒了。

当武修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觉得脑袋还是有些疼,于是伸手摸了摸,脑袋上缠着绷带,再看看胳膊上和手上的绷带已经被换过了。

武修转头看了眼,发现洛诗雨趴在床边睡着了。他轻轻地下床,小心翼翼将洛诗雨抱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看着洛诗雨一脸憔悴的样子,武修觉得很心疼,很难受。

看了好一会儿,武修将洛诗雨前面的头发轻轻拨开,然后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武修刚走不久,洛诗雨缓缓地睁开眼睛,她盯着武修离开的方向表情很忧虑。

“我该怎么办?”洛诗雨喃喃道……

武修给江天打了个电话,问了他们的位置和冯飞的情况。听到冯飞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他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来到冯飞的病房外,江天、郝运来和郑鹏正在病房门口蹲着,他们身上、脑袋上都绑着绷带,表情都很难看。

武修透过病房门上的窗户看进去时,冯飞的父亲一脸关切的表情,静静坐在床边。他的母亲抓着冯飞的一个手直接趴在床边睡着了,身上盖着他父亲的外套。

病床上的冯飞另一个手上挂着点滴,由于后背受伤太严重,他是趴在病床上的。此刻冯飞的脸正好朝着门口的方向,武修可以看到冯飞双眼紧闭,一脸憔悴的样子。

武修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昨天的场景,他心里很难受,很自责。

“飞哥,你安心养着,我这就送那小子来陪你。”武修咬牙切齿道。他表情阴冷,让人不自觉心生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