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6章 借酒消愁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不是也没上学吗?而且我这也是为了保护你。”林梦看着武修,打趣道:“想想看,万一你要是想不开寻短见,我还可以帮你打急救电话啊!”

“——”

武修不想说话了,他转头继续盯着天花板发着呆,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而林梦依旧在他耳边不停地说话,不过说什么他一点也听不进去。

没多久,房间安静了。过了一会儿,有人进来了。

武修又听到了林梦的声音,他依旧没有理会。

“来,借酒消愁,走一个!”

这时武修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瓶啤酒,他愣了下,从林梦手中接过啤酒,直接用牙咬开,一口气喝了一瓶。虽然胃里有些难受,不过心里总算感觉好了些。

武修觉得意犹未尽,他转头看了眼,这才发现林梦不知道什么时候搬进来两箱啤酒。

看到武修要继续拿酒,林梦无奈地摇摇头,她递给武修一瓶酒,说道:“我看过这么一句话,觉得说的很好:使人颓废的不是道路的坎坷,而是自信的丧失。

使人绝望的不是生活的不幸,而是希望的破灭。

使人痛苦的不是感情的失败,而且自我的迷失。

你是一个大老爷们,自暴自弃可不是爷们该做的事。该面对而不是躲闪,该勇敢而不是逃避,这才是你该做的。”

看到武修依旧自顾自喝酒,林梦接着说道:“其实没有什么过不去,因为不会再回去。既然你要喝,我陪你。

上次请你喝了杯鸡尾酒,你肯定不尽兴。这次算补上次的,保证管够。你可着劲喝,不够我去买。不过有一点,喝完明天醒来后,我要看到我所认识的武修。”

这是武修第一次见到林梦一脸严肃的表情,他想了想,又拿起一瓶酒打开,直接对瓶一饮而尽。

武修不知道自己喝了几瓶,只记得他一直喝到吐了,然后又接着喝,又吐,直到最后他都已经没有了意识。迷迷糊糊中,好像自己都吐出血了。

武修最后的意识停在林梦推了自己几下后,一脸焦急地开始打电话。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嘶——”

痛!

脑袋一阵剧痛,让武修有种快要死的感觉。不知道又吐了几次,他感觉到周围好像有不少人在忙碌。

武修看到了哥几个,恍惚间,好像还有洛诗雨的身影。洛诗雨表情焦急,眼眶通红。他想安慰洛诗雨不要担心,可不知道为什么嘴巴张了张就是说不出话。

等到武修再一次清醒的时候,周围白茫茫一片,他知道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此刻武修觉得脑袋还是很疼,他突然很后悔,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酒了。

“以后一定要戒酒。”武修暗暗想道。

“你终于醒啦!”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武修转头看过去时,洛诗雨一脸关切的表情坐在床边。

“我怎么在医院?还有……你怎么来了?”武修疑惑道。

“你还好意思说?”洛诗雨有些责备地说道:“幸亏那个林梦把你及时送过来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就服气了,不能喝就少喝点,酒那东西有那么好吗?这下好了,酒精中毒,你满意了吧?”

武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移了话题,问道:“哎,天哥他们没来吗?”

“他们听医生说你已经没事了,就去学校了。那个林梦也走了,我是请假过来的。”

武修心里一阵暖流,他知道此刻洛诗雨的处境。洛诗雨为了来医院照顾自己还特意请假,那回去肯定又要承受很多压力。

武修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就像林梦说的那样,大老爷们,就要做爷们该做的事。

“知道吗,能听到你这样正常和我说话,感觉真好。前段时间你不理我,我真的很难受。说实话,你这种性格真的很不好。有什么事你完全可以说出来,不管是问题还是疑问,都不应该藏在心里,即使是我错了,也该让我知道错哪了对不?”

洛诗雨想了想,很认真地问道:“那好,你告诉我,你和那个林梦什么关系?你们当时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去上课,反而喝那么多酒?”

“——”

武修突然很后悔,他刚才为什么要说那些。

“她是咱高一学妹,我也是通过天哥认识的。我那会正在家喝酒,她旷课路过小区……”

武修一顿瞎扯,不知道洛诗雨有没有信,反正他自己差点信了。

“小雨,我想通了。以后我必须一直守着你,陪着你,不然以你这种性子将来肯定会吃亏,弄不好还会被人家欺负,那我绝不能答应。”武修看着洛诗雨,一脸深情地说道:“不过如果说注定有人要被欺负,那就让你欺负我吧!我习惯了。”

看到洛诗雨的眼眶一下红了,眼泪都已经开始打转,武修急忙说道:“哎,你别哭啊!你知道的,我看不了女孩哭,你千万不要哭……”

武修一下有些手足无措,他想找个东西安慰洛诗雨,就在他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还在挂着的点滴。他表情一愣,顺手就要拔针头。

“你干嘛?”看到武修的动作,洛诗雨一下急了。

武修焦急道:“嘘!赶紧拔了,我要出院。你快去外面看看走廊有没有医生和护士,要是没人,咱们就赶紧跑。医院的花费太大了,我没钱。”

“——”

最终武修还是选择留在医院打完点滴,倒不是说他有钱了,根据洛诗雨的说法,林梦已经替他付过医药费。这让武修很压抑,不知不觉又欠林梦一个人情。

江天他们是在晚自习下后才来的医院,由于武修还有一小瓶点滴没挂完,而女生宿舍晚上要关门,因此洛诗雨必须要回去了。

江天他们将洛诗雨送上出租车再返回来时,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怎么了?”武修疑惑道。

“我们只是在想,昨天晚上你还好好的,不就是笑笑叫你去了趟办公室嘛,回来就要死要活的,他这是怎么着你了?”

武修瞪着郝运来,使劲调整着呼吸,他突然不想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