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4章 怎么说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呦,你还学习呢?”王存孝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老师,您这话就有失公允了,我一直很爱学习的。”武修一脸委屈地答道。

“是吗?”王存孝笑了笑,问道:“那你知道你这次考的第几吗?”

“不知道。”武修摇了摇头。

王存孝说道:“年级排名我就不说了,班级是第五。”

“啊?不会吧?”武修一脸诧异的表情,他记得自己卷子上的答案大多数是蒙的。

“是我们班学生实力都太差,还是我运气太好?”武修暗暗想道。

“别多想,你是倒着数的。”

听完王存孝的补充,武修瞬间不想说话了。身为班主任,你这样“欺负”自己的学生真的好吗?

“孙好学倒一,江天倒三,你倒五。这么算的话,你的成绩在你们小哥几个中应该算不错了吧?”

“——不是,老师,孙好学跟我们不是一起的。”

“嫌他拉低了你们的平均分?”

“——”

看到一脸郁闷的武修,王存孝想了想,说道:“洛诗雨这次考了年级第十一,班级第六。”

“还好。”武修点点头,他知道洛诗雨的学习好。在他的意识里,这个名次已经很好了。

“好吗?”王存孝盯着武修,说道:“你知道吗,洛诗雨以前考试可从来没有出过年级前三,无论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一刚开始,她一直都是班级的佼佼者。可高一最后一次期末考试时是年级第四,现在到我这了,成了年级十一。”

“所以您的意思是?”武修这下猜到王存孝想说什么了,他的语气也开始不太对劲了。

“之前我就跟你讲过的,其实我没什么意思,虽然你学习不好,不过说实话,我心里还挺喜欢你这个孩子。毕竟老师也年轻过,也是从你这个年龄段过来的。很多事,我都懂。可有一点你应该知道,老师都更喜欢学习好的学生。”

王存孝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这么跟你说吧,按照学校领导的意思,他们让我找你谈个话,他们的原话我就不说了,只是你以后别再和洛诗雨同学走太近了。”

“噢,那——之前你也是这么跟洛诗雨说的?”

“你知道了?不对,看你这反应应该知道的不全。其实不是我和她谈的,我那时只是隐晦地跟她提了下,她就很激动,还让我不要戴有色眼镜看你。

她说你也在很努力的学习,她会帮你补习,让你成绩上升。可结果呢,她的成绩下来了。

你应该听说过,她父亲不仅是咱们省城重点大学的教授,也是我的老师。我知道洛教授的脾气,他很重视洛诗雨的成绩。

知道吗,前段时间洛教授刚给洛诗雨打过电话,听说差点要冲到学校。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父女怎么谈的,但肯定和学习有关。现在洛诗雨的成绩又下降了,为了你们好,我才特意叫你过来。”

看到武修沉思的表情,王存孝接着说道:“洛诗雨出身书香门第,无论是家境,还是自身条件,她将来肯定会上重点大学,可能还会出国深造。虽然我不想说这话,但事实是你们确实有很大的差距。”

武修点点头,表示知道。

王存孝话锋一转,突然问道:“你真没和洛诗雨谈恋爱?

“没有。”武修摇摇头,他确实还没和洛诗雨确认关系。

“真的?”王存孝有些不相信。

“真的。”

“其实谈也没事,你可以跟我坦白。你应该能看到,我跟其他班主任不一样,我很开明。”

“真没有。”

武修都有些无奈了,他觉得自己很真诚,可为什么王存孝还是不相信?

“那算了,我本想着要真谈了,我就安排你们坐同桌。”

看到武修并没有辩解的意思,王存孝打趣道:“呦?还不上当?很聪明啊!”

“——”

“好吧!”王存孝点点头,很认真地说道:“既然你没和洛诗雨谈恋爱,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以后你……”

“离我女儿远点。”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打断了王存孝的话。

武修顺着声音看去,一个中年男子缓缓地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曾见过男子一面,知道男子是洛诗雨的父亲洛峥。

“老师,您怎么来了?”王存孝诧异道:“不是说让我……”

洛峥摆摆手,继续对武修说道:“小子,说实话,要是你刚才敢承认和我女儿谈恋爱,我一定毫不犹豫让学校开除你。不过既然你没和她谈,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当然前提是远离我女儿。”

看到武修沉默不语,担心洛峥会生气,王存孝赶紧打着圆场,对武修说道:“话就说这么多,你也不小了,有自己的是非观。

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别嫌我烦。如果你真为她好,那就离她远点,别害了她。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你回去上课吧!你也要好好学习,你要知道,现在的社会只有学习才是正途,才能是你以后的出路。像现在这样每天打架逃课,这是不会有出息的。”

从王存孝办公室里出来,一直到下课回家躺在床上,武修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这种感觉让人很难受。

第二天整整一上午,武修依旧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这让江天他们都很郁闷。问武修的时候,武修也只是笑着摇摇头。

中午放学后,江天本来是要叫武修一起去吃饭,不过在看到洛诗雨朝武修这边走过来后,他拍了拍武修的肩膀自己走了。

洛诗雨坐在江天的位置上,看了眼武修,也没说话,然后两个人就一直很安静地坐在凳子上。

好一会儿,随着去吃饭的人不断离开,很快,教室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笑笑昨晚叫你去,应该都跟你说了吧?”最终还是洛诗雨率先打破了沉默,她看着武修,问道:“你怎么想的?”

武修思索了下,看来洛诗雨并不知道她父亲也跟自己谈话了。

“你呢?”武修反问道:“你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