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63章 有点喜欢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吓唬我?”李承冷声说道:“你知道在这里闹事的后果吗?实话告诉你,我在这里出了事,你肯定走不了。”

“你别误会,我从来不吓唬人。”武修赶紧解释道:“我只是告诉你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这不是猜测,而是剧透。反正我烂命一条,无所谓的。你也别拿这里多厉害压我,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

反正出了事也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有你和你这帮兄弟这么多人陪着,那我是赚了,你觉得呢?”

说完武修的手开始慢慢用力,李承脖子上的血也已经流了出来。

“等等!”

李承已经感觉到武修的异样,他发现这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小子却有种成年人的沉稳和凶狠。

“他是真敢下手啊!”这样想着,李承说道:“好小子,你走吧!我李承今天认栽。敢不敢留一个姓名地址,我有时间想请你喝杯酒。”

“可我没时间陪你喝啊!而且你也别再吓唬我了,万一吓得我手一哆嗦再扎了进去,那到时候我就只能抱歉了。”

说着武修继续卡着李承的脖子朝包厢门口走去,林梦见状也赶紧跟了上去。

“对了,你刚才说要请我喝酒?”

听到武修突然这么说,李承赶紧答应道:“当然。”

武修笑道:“我刚才没反应过来,其实喝酒这事我还挺喜欢的。既然你想找我喝,那我还真不怕告诉你,我叫关晓,在京都大酒店上班。老鼠可是我大哥,你要想好了,随时欢迎来找我。”

武修站在包厢门口,使劲将李承往前一推,接着转身打开门,一副很热情的样子冲包厢里打着招呼:“承哥,酒量不好就少喝点,别再踩杯子上摔着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下次一定让我请你啊!”

看到武修拉着林梦离开了,长毛赶紧上前扶起李承,问道:“大哥,你没事吧?要不要去追?”

李承一脸痛苦的表情,他捂着脖子和脑袋,这会鲜血还在不停地往下流。

“妈的,先送我去医院”……

在一辆白色面包车上,李承坐在后面,嘴角叼着烟,冷声问道:“刚才那小子说他是京都大酒店的关晓,老鼠是他大哥?”

“我不知道关晓,但老鼠这个名字我听过,他好像是彭辉的表弟。”长毛试探性说道:“如果是老鼠罩那小子的话,我们不太好下手啊!”

“妈的,难怪那小子这么敢干。”

李承一脸犹豫的表情,他不想白白吃这个亏,可是彭辉的名声他听过,他自然是惹不起彭辉的。

“不对承哥,我刚才好像听嫂子叫那小子什么武修,我怀疑那小子说的名字和地址都是骗咱们的。”这时长毛旁边一个男子提醒道。

“靠,还嫂子呢?”李承一巴掌打到了男子脑袋上,他一脸愤怒地骂道:“她就是个贱人。”

“是啊,我想起来了,那个贱人确实没叫他关晓,所以那小子是骗咱们的。”长毛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妈的,这小子太可恶了,必须干他。可问题是我们怎么找他?”

“你傻吗?”李承依旧一脸的愤怒,他恶狠狠地说道:“不是还有那个贱人吗”……

在李承他们离开不久后,武修和林梦才缓缓地从酒吧里走了出来。为了防止被李承他们跟上,两个人从包厢出来后,并没有直接离去。

林梦带着武修点了两杯鸡尾酒,武修以前没喝过这种酒,于是尝试了一次。他也不懂酒,只是喝着感觉味道怪怪的。

看到李承他们出去了,武修这才和林梦离开酒吧。

“现在我们两清了。”武修有些气愤地对林梦说道。

“干什么?你刚才还好好的。”

看到林梦一脸无辜的表情,武修没好气道:“你让我假装你男朋友,就是跑来跟人结怨的?”

“是你自己和他结怨,我又没逼你。”

“你……”

“再说了,我不是还请你喝酒了?就当赔罪了。你一个大老爷们,能不能有点气度?”

“得,还成我的不是了。”武修点点头,无奈道:“算你狠,告辞。”

“哎,等等!你就不想知道李承他们是什么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林梦在武修身后喊道。

“不想。”武修边走边回答道,此刻他只想远离林梦。

“那你就不怕他们报复你吗?”看到武修依旧自顾自往前走,林梦继续喊道:“你可不要以为你说了一个假的名字和地址,他们就反应不过来。我刚才可叫了你的名字好几次,而且他们也知道我是一中的学生。”

“——”

武修愣了下,他记得郝运来当初跟杨浩刚闹矛盾的时候说了自己讨厌的人名字,结果杨浩就去找那个人报仇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还有,刚才那第三杯酒里有药,我是知道的。”林梦补充道:“我也是故意说要喝的,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让我喝。”

“——”

武修站在原地深呼吸了一口气,他没回头,而是看着前方的路灯使劲平息着自己的呼吸。好一会儿,他无奈道:“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么耍我,有意思吗?”

“我只是想谢谢你。”林梦笑了笑,接着说道:“还有,我突然发现好像有一点点喜欢上你了。”

“——”

武修并没有回应林梦所谓的喜欢,甚至他都没叫林梦跟他回郑鹏家,尽管当时已经凌晨了。

因为当武修转身看向林梦时才发现——她已经坐上一辆出租车,只留下一个汽车的残影。

“这个骗子,还说有点喜欢我。把我带过来扔在大马路上,自己却坐车离开,都不送我回家,也太不负责任了。”武修忿忿地想道:“这种人——恐怕也只有眼光还不错了吧”……

周一的期中考试如期进行,这次考试武修和江天被安排在了同一个考场。武修坐在角落,江天的位置正好在武修前排。

这让武修非常压抑,以他的学习实力,考试就相当于渡劫。要不是心态好,他都不敢面对试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