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38章 目标明确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郝运来刚躲过前面男子一棍子,却被侧面的男子踹了一脚。冯飞回手一拽男子,接着一拳抡上去,而自己却被另一个男子一棍子打到了后背上。

“去你妈的!”

郝运来叫骂着踹开男子,同时他也被抡了一棍子。

冯飞看到又有人朝郝运来冲去,他一个跨步绕到郝运来前面,与对面的男子打了起来。

旁边武修连续打倒几个人后,一把抓住正朝自己挥来的棍子。他往后使劲一拉,将对面男子挡到自己身前,然后使劲推着男子往前冲。对面的人来不及收手,好几下都打到了男子身上。

这时侧面一个男子一棍子朝武修的脑袋招呼下来,武修一看躲不过了,便将身前的男子往边上一推,将准备袭击他的男子撞倒了。

一顿奋力厮打后,武修前面的人已经不多了。他回头看了一眼,江天就在他斜后方不远处。不知道江天从谁手上夺了一根棍子,正在与边上的人厮打着。冯飞和郝运来此刻由于被人群冲散,与他拉开了将近一米的距离。

“这边!”武修急忙冲二人喊道。

冯飞和郝运来朝武修的方向看了眼,眼里似乎有了一丝希望,二人赶紧朝武修的方向冲去。

“妈的,他们好像要跑,给我堵死了。”站在一旁的景超突然喊道。

他本来以为武修哥几个会非常有血性,与自己的人狠狠地厮打,直至打到胳膊和腿都抬不起来——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可现在看武修哥几个的意图,他知道自己想错了。那些可以打到胳膊和腿都抬不起来的人,一般都是正派人士的行为,武修是正派人士吗?

景超赶紧摇了摇头,显然他可不这么认为。

听到景超的话后,景超的人赶紧朝武修刚才即将冲开的地方补了上去,一下就将武修前面围住了。

武修一看前面冲不出去,他冲江天点了点头,转身朝郝运来和冯飞的方向冲去。

两个人挨了几棍子,打倒几个人后,终于来到了郝运来和冯飞边上。

原本他们打算四个人朝不同方向攻击,最后选择最合适的方向突围。可现在被景超察觉到,他们只能另谋打算。

四个人背靠背站着,四周则是一群跃跃欲上的男子。

“小来、飞哥、天哥,等会我打头,咱们这样……”武修小声嘀咕着。

“妈的!你们愣着等过年呢?给我上啊!放开手干,出事我扛着。”

景超看到自己的人突然围着武修他们不往上冲,一下就有些生气了。

“哥几个,给我先干了景超那个王八蛋。”武修突然大声吼道,他带头朝景超的方向冲了上去。

“去你大爷!”

武修一脚踹开一个男子,接着一把抓住了前面抡过来的棍子。他使劲一拽,同时抬脚一踹。前面男子的手一下松开了棍子,往后面退了两步。

武修没再管男子,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景超。

哥几个连续打倒了好几个人后,与景超已经拉近了一些距离。

后面很多人看到情况不妙,都拎着棍子,挡到了景超前面。

这时武修偷偷用眼角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觉得差不多了,小声说道:“撤!”

武修一棍子抡倒前面一个男子后,转身开始朝斜后方一个人数不多的地方冲去。

江天、郝运来和冯飞都在武修的边上,听到武修这么说,赶紧站成一排,朝武修所选的方向冲去。

武修一棍子抡到前面一个男子脑袋上,男子脑袋上的鲜血便流了出来。

这时武修被侧面的男子踹了一脚,他往斜前方踉跄了几步。不过他并没有管侧面,而是咬牙依旧往前冲。又连续挨了好几棍子后,终于打到了最外围。

“滚开!”

武修一声怒吼,他撞开前面最后挡着的两个男子后,带头朝前面跑了。

紧随其后的江天三人看到被武修撞开的豁口,赶紧跟着冲了出去。

“我靠!别让他们跑了,给我追。”景超指着武修他们逃跑的背影愤怒地吼叫着。他知道,像今晚这样能顺利偷袭的机会很难再有。

毕竟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以后武修他们肯定会有所防备。而且这也是间接向高祥他们宣战了,之后要么踩死他们自己扛一中,要么被他们踩死。

当然在景超心里,后者绝对不可能发生。

“妈的,你们不是牛逼吗?跑什么啊?靠,真让我看不起。”

景超有些不甘心地点着烟,他本想今晚狠狠地教训武修等人,只是没想到被他们跑了。

“希望你那边会有收获。”景超抽了口烟,看着一中的方向嘀咕道……

郑鹏家,客厅,武修他们终于跑回来了。

四个人均气喘吁吁,此刻他们顾不上休息,急忙开始打电话。

“怎么样了?通了没?”武修焦急道。

郝运来摇摇头,说道:“刚才还是暂时无法接通,现在直接关机了。”

“那怎么整?鹏哥不会出事了吧?”

“眯眼飞,你是不是缺心眼?别咒鹏哥行不?他肯定不会有事。”

“我出去看看吧!”武修说道。

他们回家发现郑鹏还没回来,想到刚才景超一伙人中没见到杨浩,担心杨浩会去堵郑鹏,于是急忙给郑鹏打电话。结果刚才还暂时无法接通,现在变成关机了,他们自然心急如焚。

“我也去。”江天上前一步,说道:“多个人多个照应。”

“这种事怎么能少了我们呢?”郝运来和冯飞也说道。

由于他俩刚才在景超那边吃了不少的亏,受了些伤,武修便想让他俩休息一下。不过看到两个人一脸坚定的表情,武修自然不好阻拦。

哥几个刚走到小区门口,一下都愣住了。

只见在他们前面不远处,郑鹏低着头,嘴里叼着烟,正边走边抽,此刻他缠在脑袋上那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纱布尤为明显。

“我靠!鹏哥,你怎么了?”

郑鹏抬头看到哥几个,表情有些诧异。他走到哥几个面前,一脸无所谓地笑道:“刚才路上不小心被几只狗咬了,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