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47章 管不了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确定要找鼠哥算账?”关晓有些不确定道。

“说,他在哪?”武修一字一句道。

关晓笑了笑,不屑道:“别以为自己认识几个人,就觉得天下无敌了。看在共事一场的份上,我送你一句忠告,鼠哥你惹不起。”

“妈的,能不能别废话了?”

关晓无所谓地笑了笑,拿出手机,按了个号码。

很快,电话通了。关晓按了免提,手机里面传来一个男子很随意的声音:“阿晓,你们到哪了?”

“我们还没上车。”关晓淡淡地说道。

“怎么这么慢?”老鼠疑惑道。

“被人堵了。”

“什么?是谁?”

关晓看了眼武修,说道:“就是之前在酒店上班时,我让你帮我堵的那个人。他还带着四个人,说要找你报仇。我现在开着免提,你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跟他说。”

电话那边顿了会,老鼠说道:“算了,没什么好说的。你带他们来我们常去的那家台球厅吧!我们在那里见。”

听完老鼠的话,关晓将手机递到武修面前,问道:“敢去吗?”

武修知道关晓在故意激自己,他自然不会傻到跑去人家的地盘。

“有何不敢?只不过我的时间很宝贵,没空陪你们浪费。”说着武修冲哥几个使了个眼色,对着话筒说道:“酒店员工宿舍旁的胡同口,我等你。十分钟之内你要是不过来,就直接去医院找关晓吧!”

武修话音刚落,哥几个便将关晓三人围住,同时江天便从身后拿出一把片儿刀,他踹了关晓一脚,喝道:“走!”

关晓本想反驳,但看到江天手中明晃晃的片儿刀,瞬间怂了。他边走边冲手机话筒喊道:“鼠哥,他们有片儿刀,快来救我们……”

“妈的,烦死了。”

郝运来瞪了关晓一眼,替关晓按了挂机键。

一行人刚到胡同口,郑鹏和江天抬腿便是一脚,关晓和张康没防备被踹倒了。

“你们干什么?”关晓回头对武修不满道:“武修,说好我们两清了。你要找的是老鼠,我也给他打电话了。”

武修点点头,理所当然道:“知道!所以我没动手。至于他们——都是我大哥,我管不了。”

“——”关晓气的咬牙切齿。

旁边郝运来和冯飞面前站的是小胖,他看看关晓他们被踹倒的身影,又转头看看江天手里的片儿刀,试探性问道:“我自己来行不?”

说完不等郝运来和冯飞回答,小胖弯腰翻滚到关晓旁边,接着脸上呈现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武修他们直接郁闷了,郝运来一看这情况,跑到小胖面前补了一脚,骂道:“你妈呀!你就不能让我踢一脚再滚吗?”

说完郝运来觉得还不解气,又连着踢了小胖两脚。

关晓并没有理会小胖,他看到江天他们不怀好意地朝自己走来,急忙说道:“武修,你这样不道义。就算咱不说之前已经扯平的事,你刚才给我们鼠哥十分钟时间,现在时间还没到,你就让你的人动手?”

“哎!关晓是吧?有两件事你搞错了。”江天解释道:“第一,你们之前的事是过去了,但那是你和他之间,他的兄弟们可还没过。第二,现在打你们,与约定的时间无关,只是看你们不爽,单纯想打你们。”

说完江天刚要动手,武修突然喊道:“等等天哥!”

看到江天回头疑惑的眼神,武修说道:“意思一下算了。”

其实说实话,刚住院时武修确实对关晓他们恨之入骨。可当他们赔钱道歉后,武修便觉得无所谓了。

不过现在是哥几个想为自己出口气,武修自然不会拦着。可他并不痛恨关晓他们,所以希望哥几个能下手轻点。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江天他们一步步朝关晓三人走去。

关晓一看躲不过了,冲张康眨了下眼。两个人后退了一步,一把将小胖推向江天他们,同时二人转身就往胡同里面跑。

“我靠!追!”

江天将小胖甩给身后郝运来和冯飞,自己和郑鹏则去追关晓和张康。

没多久,二人追到前面胡同拐角处。

“小心!”只听到江天大喊一声,急忙侧身一躲,同时往旁边拉了郑鹏一把。

嗖——

一块板砖从拐角另一个方向飞出来,接着撞到墙面,落到了地上。

“妈的!”

江天指着胡同另一边,怒吼着和郑鹏冲了过去。

其实对于这个胡同,武修以前只是路过,今天是他第一次进来,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此刻听到里面传来厮打声,担心江天和郑鹏出意外,武修便朝胡同里面跑去。

至于冯飞和郝运来,他们已经将小胖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当武修来到拐角处时,只见郑鹏一拳打在张康脑袋上,接着一脚将张康踹倒了。

另一边关晓骑在江天身上,江天手里的片儿刀掉落在一旁。

“拿刀吓唬谁呢?”

关晓看了眼片儿刀,拿起来准备招呼江天。

武修正要出手帮忙,却见江天手里突然出现一把匕首。

刺啦——

江天毫不犹豫朝关晓胳膊上划去,鲜血便顺势流了下来。

关晓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江天一个翻身将关晓压倒。

江天用腿将关晓的两个胳膊压在胸口,接着匕首贴在关晓脸上,一脸冷漠地问道:“刚才朝我扔板砖的是哪只手?”

“你想干什么?”

“没事,就是给你长个记性。”

关晓一听,脸色变了变,嘴硬道:“哼!你敢吗?我告诉你,我是鼠哥的人,鼠哥是辉哥的人,你知道辉哥……”

“停!我没时间听你唠家常。”江天打断了关晓的话,他手里的匕首滑落到关晓手背上,冷笑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自己找吧!”

说着江天一匕首扎到关晓左手上,关晓顿时感觉右手一阵剧痛传来。

“啊!你妈呀!”关晓一下惨叫了起来。

“听这叫骂声——应该不是这只手。”

说着江天将匕首抽出来,在关晓还没感觉到匕首拔出所传来的疼痛时,关晓的右手被匕首扎到了。